• 全书完(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白艳妮的办公室内,高洁被捆绑着,双手在身后高高吊起,使她不得不弯下了要,翘起了屁股,双腿被强迫分开,不得不露出了阴户。

          白艳妮仍蹲在高洁两腿之间,没有吕新的命令,她坚持着用自己的香舌舔舐玩弄高洁的性器。高洁已经连续高潮多次,春药的强力刺激下,她的阴道已经多次射出阴精,多次潮吹,屁股上,还插着一个黑色高跟鞋!

          两个小时过去了,白艳妮的舌头都要麻木僵直了,高洁的下体更是没了知觉,只是本能地在倾泻着子宫排出的分泌物!

          吕新悠闲地坐在白艳妮的办公桌前。今天派出所没有任何大事,大家都在悠闲地等待下班,没有人回来找所长,所以没有人会来打扰这场女警官和女检察官的性戏。

          看着面前赤裸着下体,低垂着头的女检察官,吕新已经清楚,高洁满脸的疲惫和绝望,表示她的内心防线已经崩溃,她慢慢地陷入自己营造的性爱地狱,将会慢慢地屈服。

          “好了,艳妮起来吧!辛苦我的艳妮,陪高检察官玩了那么长时间,几乎三个小时了!”

          听到吕新的话,白艳妮如蒙大赦,疲惫地站了起来。穿着半警装半女王装的白艳妮,倒不只是因为羞耻,而是因为两个多小时蹲得她全身发麻,张开嘴舌头都僵得发痛,听到命令才令她轻松下来。

          吕新取下高洁的塞口物,女检察官已经意识恍惚,嘴里只能小声的说着:“放了我,放了我。”

          “想让我放了你吗?”

          听到吕新说这么一句,高洁愣了一下:“什么,你真的放了我?”

          已经被面前的男警员蹂躏多时,此时的高洁才恢复些体力和精力,她不是笨女人,也不天真,她怎么会相信面前的男人那么好心,会这么容易放了她。

          “只要再做最后一件事情,我就可以送你回家了。”吕新突然语气温柔起来。

          高洁疲惫地冷笑:“你会那么好心,真的放了我。”

          女检察官的内心已经感到不安,落到一个流氓的手里,失身是早晚的事情,自己的下体虽然被折磨多时,但真正的奸淫,还没有开始,在强奸自己之前,这个恶魔怎么会放过自己?

          吕新把高洁屁眼内插着的黑色高跟鞋拔了出来,没有了鞋跟的充塞,高洁突然感到屁眼有了一种空虚感。

          “难道非要我上了你,你才肯离开?”吕新嘲弄起高洁来,同时摸了摸高洁那流满淫水的大腿内侧。

          高洁厌恶地晃动自己的双腿,甩开了吕新摸过来的淫手。吕新也没有继续纠缠,解开了高洁的束缚后,将女检察官抱了起来,抱到了白艳妮的大办公桌上。疲倦充满全身,高洁躺在办公桌上懒得动弹,她也清楚自己若是继续反抗,恐怕还要再被捆绑起来,遭受折磨。高洁索性躺在办公桌上,任由吕新在自己全身上下揩油抚摸,自己则尽量平静下来,尽全力恢复体力,好考虑逃脱的计划。

          吕新分开高洁的双腿,爱惜地抚摸着高洁的阴户:“看看,你的阴户如此饱满,被艳妮的舌头舔了那么几下,就涨成了这样,轻轻一捏都要出水了!”

          说着,吕新地手指轻轻夹住高洁的一片阴唇一捏,女检察官娇嗔一声,一股淫水又流了出来!

          “真是人间极品啊,像你这样性欲旺盛的女人不多,在女检察官中更是稀少啊!像你这样的女人,每天只会想着从男人身上得到满足,每天期盼地只是让粗大的阳具肆意蹂躏自己的阴户,精力都用在性上,还能取得高检察官这样的成就,高洁你可真是了不起啊!”

          听到吕新的品评,高洁羞得扭过头,沉默以对。

          吕新继续爱抚着只留下阴毛毛根的阴户,兴致勃勃地继续道:“这当然要怪那些不懂得珍惜你的男人们,你的淫欲那么旺盛,你的淫荡潜力如此巨大,这些笨蛋却没有完全开发出来,害你压抑了那么久,真是犯罪啊!不过不要担心,有我在,我会挖掘你的潜力,让你的性欲一点都不保留的激发出来,让你得到女人最大的快乐!”

          “不,不要,放了我!”听到吕新的话,高洁胆战心惊,再也不能沉默,小声地抗议道。

          吕新根本没有听高洁再说什么,依旧饶有兴致地看着女检察官一片狼藉的阴户,忍不住舔了舔高洁阴唇上冒出的淫水,又深情地在高洁的阴户上用力吻了一下。

          “不!”倍感羞辱的高洁不禁本能地弯曲双腿,身体收缩了一番。

          高洁这时回复了一些体力,试图爬起来,更想冲出办公室求救。吕新却对白艳妮使了个眼色,白艳妮从柜子里取出了一个红色的皮质项圈,在高洁来不及挣扎时,戴在了她的脖子上。

          “你,你要干什么!”高洁怒视着白艳妮,为自己戴上了一个狗项圈,这是什么意思!

          高洁本想自己扯下项圈,不过已经晚了,项圈上带有暗扣,扣上后自己很难把颈后的暗扣解开,而且项圈两侧竟还带有两个小小的连接环。高洁的双手在手腕上戴上了皮铐,而皮铐又和项圈通过连接环连在了一起。回复了自由没有多久,高洁的双手又被束缚在了颈部,成了一个举手投降的俘虏!

          “你不是要放了我么,干嘛又绑我!”高洁扭头向吕新怒斥,她一扭头,双手被束缚着也不得不扭动!

          “你自己送上门让我玩,这么放你走,不是太便宜你了?”吕新仍然一脸的微笑,说的话却让高洁暗叫不好。

          白艳妮内心既为高洁惋惜,却又无能为力,在主人吕新面前,更是一句话不敢说,只能默默地看着女检察官,尽量让自己面无表情,眼神中却流露出无比的怜悯,更是同病相怜的叹息。

          “那你想怎么样?你干什么!”高洁刚问,自己已经被吕新抱了起来!

          此时的吕新坐在白艳妮办公桌前的皮椅上,高洁则坐在了他的怀里,她的双腿被强迫着分开,膝盖弯曲,小腿和大腿紧贴,肉色吊带袜包裹的美腿组成了一个m型。吕新搂住她的小腿,上下摩挲着。原本肉色长筒丝袜上沾满了高洁自己的淫水,还有不少泻出的阴精,办公室内开着空调,空气干燥,肉色吊带袜上的混合液体都已经干涸,结成一块块乳白色的精斑,使得丝袜紧紧贴在高洁的美腿上。

          “愿不愿意和我打个赌?”吕新摸着高洁的美腿,向怀里的美女检察官问道。

          “你这个变态,谁愿意和你打赌!”高洁回复了体力,在色狼的怀里也回复了以往的尊严,对着吕新怒斥道。

          “好吧,你要是不愿意打赌,那么就乖乖地在我身边服侍我,做我的性奴,做我的宠物美人犬!”

          “混蛋,我就是死也不会屈服的,你敢侮辱我,我就自杀!别指望我会向白艳妮那么软弱,任由你凌辱。我会自杀,我会和你同归于尽,就算我死了,也要把你送进地狱!”

          听到高洁刚烈的宣言,吕新反而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你可是误会了我的艳妮。白艳妮可是堂堂地公安民警,还是派出所所长。若是没有可以威胁她的东西,她会乖乖地听我话,让我随便玩弄?”

          吕新说着,看了看站在办公桌另一边的白艳妮。白艳妮红了脸,也是一阵胆战心惊,却不得不努力地装作平静,脸上波澜不惊,任由高洁骂自己,任由吕新羞辱自己。

          吕新继续对着怀里的高洁温柔地说着:“你以为白艳妮是死心塌地心甘情愿地做我性奴,她也反抗过,她想过要逃脱,可惜,她是落在我的手里。可以这么说,现在的艳妮,虽然不再反抗,但对我的调教,还没有完全接受。毕竟,四十岁的女人,观念太保守,在调教中,虽然感到了快乐,却还要受着观念道德的约束,还有羞耻感,还有负罪感,还有抵触情绪。虽然身体上很满足,很欢愉,可是心理上还是不舒服。我们的小艳妮还是蛮坚强的。若是换了别的女人,可能已经神经错乱了。就好像你,若你坐在她的位子,搞不好现在已经成了任我玩弄的母狗了!”

          “不,不要再说下去!”

          “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一个赌约。你若是不答应,就乖乖地和我在一起,让我好好玩弄,好好调教吧!至于你所谓的自杀,被我调教的女人,哪个没想过一死了之,我会让你得逞!你以为你死了,就可以保得住清白,不落在我的手里。”

          “你……你会怎么样!”高洁不禁心惊胆战地问。

          “雪白的肉体,白嫩的肌肤,身材很迷人,性器更是极品。若是没有了生命,你会成为一件绝世的艺术品。我有几个朋友,对于女体改造颇有研究。他们会好好保管你的肉体,让你的肉体永远不会变质,皮肤连一个皱纹都不会生。你这美妙的肉体会成为艺术品,让所有男人欣赏,让所有男人抚摸,你的乳房会让所有男人揉捏,你的性器会让所有男人抽插!我会保留你最完美的躯体,成为所有人的性器,所有人的性爱玩具!”

          “你……你……”高洁恐惧无比,说不出话来。

          “你若是死了,不过是一件没有生命的性玩具罢了。所以,我也不会让你死,你看看面前的白艳妮,还有落到我手里的其他女人,哪个没有考虑过死?若是那么轻易在我手里就可以死去,我身边恐怕没有活的性爱玩具了。我搞到手的女人,生死可不是自己说着就算的。我会用尽一切手段,让女人乖乖地听话。你可以看看这个东西,也许对你有点警示作用。”

          吕新说着,腾出自己的右手,打开了白艳妮的电脑。在自己的网络文件夹里,吕新下载了一个视频文件。打开视频文件,高洁大吃一惊!

          高洁看到了自己的姐姐高敏,j省南方的cz市市第一中学的语文教师。高洁本是cz市人,考公务员后来到了北方的xz市,她的家人都在cz市。

          “这个东西,是前天拍摄的。本来是等你到手后再用来做威胁你的证据的。不过你提前到了我的手里,只好让你先睹为快了。”

          高洁瞪大了眼睛!画面中的姐姐高敏和自己的女儿方佟睡的正香,高洁也看得出来,这是在高敏自己的卧室内。33岁的高敏,女儿方佟如今已经10岁。由于高敏已经和丈夫在三年前离婚,母女俩住在一起。画面中的母女俩很正常的睡在卧室的床上。这时出现了一个黑衣人,头上戴着黑色的丝袜,看不清长相。黑衣人掀开了母女身上的被子,高敏和女儿方佟都穿着浅黄色的短袖连衣睡裙。母女俩的裙子都被掀到了腰间,露出了内裤。高敏是粉红色的三角内裤,方佟是白色小内裤。母女俩的内裤很快就被黑衣人脱了下来。

          “想不到啊,你们家在阴毛上可是有遗传的。你姐姐高敏的阴毛比你的还有我浓密啊!你这个外甥女也了不起,才10岁,阴户上已经长出毛了。阴毛多,性欲强!看来你们家族盛产骚货啊!”

          “闭嘴,不要再说了!”

          原来在黑衣人脱下了母女俩的内裤后,摄像机对母女的性器都做了长时间的定格特写,吕新便是欣赏着母女的阴户,对她们的阴毛进行品评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