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郎变新娘_分节阅读_5(1/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爬起来,“吃什么?”

          “你说呢?”凌一笑站起身,贝晓宁拿挂在**口儿的滚刷儿给他粘了粘背后的****。凌一笑把大衣穿上,“这儿附近新开了**泰国菜餐馆儿,咱们去看看怎么样?”

          “好。”

          从饭店回到**,贝晓宁把打包回来的菠萝饭和绿咖喱**塞进冰箱,开始准备喂白板和同**儿顺。两个****伙儿相当识时务,很快不再理会凌一笑,又脚前脚后地跟着贝晓宁跑了。

          凌一笑抓过同**儿顺,按在怀里**x搓了一阵,“你们两个势利眼的**东西,真会见风使舵。”

          同**儿顺拼命地从凌一笑手里挣*出来,义无反顾地再次奔向了贝晓宁。

          两个****伙儿吃完了,贝晓宁又拿出几个钙片儿放到手里喂它们,“这疫苗打完了,该给它们**了。”

          凌一笑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听见**立刻一转头,“我也要。”

          “你洗你的吧。我在外面的卫生间给它们洗。”

          “我也要你给我洗。”

          贝晓宁一翻白眼儿,“你全手全脚的,那么大一坨,自己洗。”说完他拎起****进了客用卫生间。凌一笑自己在外面狼嚎了几声,没了动静儿。

          等贝晓宁出来的时候,凌一笑已经自己洗完澡了,围了个浴巾,正横在沙发上一边吃**一边看电视。贝晓宁把xx漉漉的白板和同**儿顺往他面前一递,“你给它们吹**吧。我去**。”

          凌一笑吃完最后一口**,把**皮往白板脑袋上一扣,“它们跟你那么好,**嘛要我吹?”

          白板摆出一脸衰相,一低头,**皮掉地上了。

          “所以你要多跟它们增进感情。好好吹,吹好了有奖励。”贝晓宁一弯腰把凌一笑嘴角儿上的一块儿**渣儿**掉,转身走了。

          凌一笑脑袋一热,飞快地冲到楼上拿了一把吹风机下来。

          **吹**了,贝晓宁的澡也洗完了。

          “一笑。”

          凌一笑一抬头,下巴差点儿没掉地上,贝晓宁换上了万圣节时买的护士服。

          “这是……给它们吹风的奖励?”

          “是x。”

          “那以后可不可以每天都给它们**?”

          贝晓宁笑笑,一回身儿往卧室走了。凌一笑一把扯掉浴巾,跟着冲进去,扑倒了贝晓宁。

          贝晓宁的脸扣在**上,一动不动地任凌一笑在他的后脖颈子上啃得惊天动地。过了一会儿,他转过身,“一笑,要是我爷不同意我跟你在一起,我也一直不肯见你,你打算怎么办?”

          凌一笑把手**贝晓宁的衣服里**磨蹭,“那我就天天到你爸妈**去求他们,风雪不误。”

          贝晓宁乐了,“风雪不误?你当自己拜师学艺呢?”

          “拜师学艺?”凌一笑nienie贝晓宁的下巴,“这可比拜师学艺合适多了,我到手的可是一个大活人x。”

          “那要是你去求也**呢?”

          “那我就把你杀了,放冰箱里,隔三差五地拿出来**一**。”

          “那要是……”

          “你哪儿那么多‘要是’?”

          呲咔!贝晓宁身上的护士服完**了它的使命,在凌一笑的手中碎**了两半儿。

          “来吧,**护士,我是心灵受伤的病人,你可得好好安慰我一下。”说着凌一笑**出一脸xx,厚重的身体紧紧压住了贝晓宁。抱住他又**又啃了一番,凌一笑什手拿过了润滑剂。

          准备工作做完,凌一笑已经有点儿急不可耐了,他憋红了脸,架起贝晓宁的**,慢慢地把自己**胀的凶器探入甬道的深处。

          毕竟一个月没做了,贝晓宁的身体**而有些僵**,凌一笑的**让他不禁皱起了眉头。凌一笑掐着他白里透红的脸蛋儿想**一口却没够着。

          “医院里的护士要都像你这样,我愿意天天去挨针。”

          贝晓宁抬手在他脸上**扇了一下,“x!”

          “什么?!”凌一笑**顶了一下自己的腰。

          “x!”这种又疼又让人**仙**死的**最要命,贝晓宁**了一声。

          “那就看看谁……更‘x’……”凌一笑的气息喷到贝晓宁的脸上,开始加快速度。

          贝晓宁迅速地陷入到神智不清的状态当中,哪还有心思还击,张了几下嘴,飘出来的除了**还是**。

          凌一笑知道贝晓宁还是有点儿疼,没有拖延太**的时间就释放了自己。然后他栽到贝晓宁身边慢慢倒气儿。

          “你看,我能这么快就结束战斗。说明你不在我身边的这段时间我没有**搞吧。”

          贝晓宁一翻身把脸埋进枕头里,“快吗?我不觉得,这样正合适,省得你每次都没完没了的。”

          “好x!你还嫌我没完没了,那你每次还都叫得那么**。歇一会儿,**再来一次。”

          “**,我好累,昨天一夜没xx呢。其实这一个月我都没xx好,xx着了也全是梦。梦见你,梦见白板,梦见同……**……”贝晓宁的声音变**了均匀的呼吸声。

          凌一笑支起身体看过去,发现他已经xx着了。凌一笑笑笑,**他摘掉头上用卡子别在头发上的护士帽儿,又在他的耳后**了一下,“奖励?其实是补偿吧。”

          凌一笑醒过来的时候,贝晓宁已经洗完澡收拾**当,正把大半个身子探进衣柜,不知在翻找什么。

          “你**什么呢?”

          贝晓宁回头看了一眼,又重新把脸埋进衣服堆里,“吵醒你啦?我看看你冬天都有什么穿的,再给你搭出几**来。”

          说完贝晓宁抱出一摞儿衣服堆到了地上。

          凌一笑拿起烟和烟灰缸儿在**上调了个个儿,托着腮**子趴到了**尾,看着贝晓宁全神贯注地摆**着一件件衣物。他发现贝晓宁不仅仅是在搭配颜**和款式,他还像在布置展台一样地把上衣和**子摆**各种zs。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他的眼睛始终在闪闪发光,每当配出合适的搭配了他还会先是莞尔一笑,然后再心满意足地把衣服叠起来放到一边儿。

          看了一会儿,凌一笑突然叹了口气,“晓宁。”

          “**?”贝晓宁继续摆**手里的衣服。

          “你从**儿就**鼓捣这些吗?”

          “**,**的时候我爸总给我买**具枪,买**汽车儿。三叔就**给**菁买各种娃娃。我俩每次带着自己的**具碰到一起,都会**换着**儿,后来**脆就变**了她**儿我的,我**儿她的。”

          “你**里人没觉出什么异常吗?”

          “异常?男生**儿娃娃就异常了?你没看大多知名的服装设计师都是男的吗?再说我俩**儿完会换回来的。”

          “但男设计师里gay也很多x。”

          贝晓宁撇撇嘴,“不是的也有嘛。”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