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5手快也是罪过(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225也是罪过

          “嗨,我的老朋友,你也是来找我们的小骑士吗?”

          还隔着老远的距离,一个看起来风度翩翩的瘦个子老外,就张开了胳膊迎上来。

          但看艾伯尔曼脸上,却是一副存折被人偷走了的惨样,两腮上的肉清晰可见抽搐几下后,才又堆上满脸的笑容:“亲爱的亨特,真是在哪里都能碰上你。怎么,难道你的来意和我一样?”

          瘦个子很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并没有马上回答他,而是笑吟吟地转向白晃:“你好,我是国际马联副会长亨特,朋友们都是这样叫我的,你也可以,我亲爱的小伙子。”

          “副会长先生您好。”白晃眉毛跳了一下,心里面不住地泛着嘀咕。

          这年头,是个老外就会中文?

          但不管怎么样,总比跟艾伯尔曼交流起来方便多了。

          “不,不,你看,你这样可真不热情,小伙子。”瘦个子笑着摇摇头:“叫我亨特。”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虽然心里面这么想,但白晃还是从善如流:“亨特你好。”

          “很好,这样更加轻松自然不是幺?那我就叫你白好了。亲爱的你听着,我这次过来,是想要邀请你作为骑手,征战今年即将开始的速度赛马。第一站是墨尔本杯,这个赛事你听说过吗?”

          又是赛马……

          看来,哥哥我的潜力很被人看好啊。

          “真是没想到,你也是为了这个事情而来,但我从来没有参加过速度赛马。”白晃已经打定主意了,就算是奥巴马来邀请他当骑手,也照样不去。

          偶尔玩玩赛马算是过瘾,他可不打算放弃德鲁伊这么有前途的职业。

          “也是?”亨特第一时间捕捉到了这个词汇,然后波澜不惊艾伯尔曼,还有心情冲后者挤眉弄眼一下,然后才转过头来:“这个真的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你有参加速度赛马的资本,而且一定会大放光芒,请相信我!而且我们的关系是合作,不会有任何欺骗在里面,我看好你的实力,仅此而已。”

          不得不说,这个亨特的坦率更让人有好感。

          但无奈……

          白晃又把先前对艾伯尔曼的说辞,跟这位副主席讲了一遍。

          “噢,我该说什么?不可思议幺?”相比于技术局主任艾伯尔曼,亨特的语言虽然夸张,但却丝毫不拉仇恨:“那么我能不能问两个问题,你的资金场地以及人员,另外,有关无疫区的限制……”

          “这个你大可以放心。”白晃拍拍胸口,决定把王伯川和薇玛裴娜做成定心丸:“不知道关于大不列颠之花,您清楚多少?知道这位小姐的具体情况吗?”

          “你是说可怜的小薇玛裴娜?噢,作为和你同时代的骑手,简直太悲哀了。当然,她的情况我当然清楚,我甚至经常去她家的庄园上小住。”亨特摊摊手,然后回头看看插不上话的艾伯尔曼,眼睛里全是得意的神情。

          “呃,她的祖父已经决定,要和我建立合作关系了,如果你有他的电话,现在就可以打过去问一问。”白晃轻松地歪歪脑袋。

          “难道你说的,是那位男爵阁下,王伯川先生?”亨特眼睛又瞪大了一些,很是惊讶于中国小子的交际范围。

          但既然白晃都这么说了,他也没什么好扭捏的,马上就拿出电话拨打起来。

          片刻后。

          “真是让人意想不到,你要知道,这位男爵阁下可是有着自己的马场,他的那匹玫瑰夫人,也是全英屈指可数的赛马。”副主席象是看外星人一样,盯着白晃目不转睛:“这简直不可思议,你知道幺?难道你给王先生施展了什么巫术?”

          “没有,但你现在清楚了,我是不会去参加赛马的,参加奥运会只是意外而已。”

          这次只是要来钓鱼而已,而且除了王伯川,你们也是两条傻鱼。

          白晃在心里毫不客气地嘲笑着,然后一本正经地看向亨特:“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合作?你出人脉,我出技术,包揽所有冠军可能不太现实,不过速度赛马和现代马术每样一半,应该不会有问题。”

          “小伙子,你自信到近乎狂妄。”听了白晃的话,亨特一眨不眨地看着德鲁伊,似乎是想要重新认识她。

          “我就而已,您大可以当做没听到。但不管怎么样,做骑手就算了,感谢两位的厚爱。”白晃见亨特不置可否,立马掐断了这条线。

          这厮不来就算了,反正还有一个踏板呢。

          “不,我同意,不过这里并不适合谈判,我们是不是可以换个好点儿的环境?”出乎白晃的意料,刚刚还显得毫无兴趣的亨特,直接当着众人的面拍板决定。

          “啊?为什么?”

          这次轮到白日光傻眼了,喂喂,老兄你的节操呢?态度变得也太快了点儿?

          “那位老先生的性格我可是非常清楚的,如果他没有十足把握,又怎么可能轻易相信你呢?”副主席耸耸肩膀:“而且只是一些小便利和人脉关系而已,我支付得起,到时候你拿不出顶级赛马,我大可以终止合作。”

          “您真坦诚。”白晃在心里猛翻白眼儿,嘴上却拼了命地奉承。

          “那既然这样,我直接跟你合作好了,我只需要种源,一批半岁左右的顶级赛马后代。其他的全都不用你操心,坐等分成就好,怎么样?当然,最后赛马培育成功了,还需要你帮忙推销一下。”白晃立马就把王伯川抛到了脑后。

          合同?那是什么?

          只要老头儿拿得出来,自己绝对会履行诺言,但他要拿不出来,就不能怪德鲁伊没人品了。

          “直接跟我合作?你的意思是……”

          副会长一愣,随即了然地笑了笑。可就在白晃以为,自己提出来的条件一点儿都不过分,这家伙肯定会答应时,亨特却摇摇头:“漏,漏!这样不符合骑士精神,你已经跟男爵先生签订了协议,那么就算我们合作,也不应该绕过他。这样,我觉得三方合作是个好主意,你怎么看?”

          骑士精神?

          嚓,白晃顿时就无语了,也不知道这位是自我催眠过度,还是一时间脑袋抽经。

          狗屁的骑士精神,这话骗骗幼稚园小朋友也就算了,亏他好意思在成年人面前说。

          要真有骑士精神,这厮怎么可能混到副主席的位置上?还是国际马联这种油水丰厚的组织?不被人吃的骨头渣渣都不剩那才叫见鬼。

          “好,我不喜欢跟王老先生合作,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合适的人选,所以我才打算绕过他。”白晃一副既无奈又诚恳的模样,对亨特示意一下,意思是现在该你了。

          “降低风险,有个认识的人在一块儿总会安心很多。”副主席也不拐弯抹角了,毕竟他的理由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这能有什么风险,小马我花钱买,有什么需要也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到时候培育成功了,你转手卖掉就行,我看不出有半点儿风险。”白晃继续自己最后的努力,他不能让王伯川掺和进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