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1与妖救亲(一)(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听到夏梦歆的想法,许妈妈非常不赞同。夏梦歆虽说有异能,可到底是体凡胎,挡不住枪弹,更挡不住市内大批饿惨了的人群,再说这来回两三天的路程全部要靠双腿在雪地里跋涉,女儿怎么能吃得消。夏梦歆听了妈妈的意见,更加犹豫了,两人在院子里纠结了许久,始终做不出决定。

          虎子蹲在夏梦歆的脚边,乖乖的安静的不说话,小黄好像不是很懂主人为什么在这种天气下还要去很远的地方,用自己细嫩的声音表示反对。倒是小红,见识比大家都多,开口说话了,“你一定得去接他们过来。”夏梦歆吃了一惊,忙问小红原因。小红显出身影来,双臂环抱,淡淡地说:“你和你父亲之间仍有因果,如果他们死在这一场灾难之中,而你作为女儿,有条件去救他们却没有去,这对你以后的修炼会很不利,甚至会产生心魔。”

          夏梦歆被说动了,又问:“那我救了他们一家人,是不是就把因果还清了?”小红高深莫测地一笑,道:“这要看你自己的心,你觉得还清了,那就还清了。”见许妈妈仍然有些迟疑,小红轻描淡写地说:“不用担心,我可以陪你一起去,我来照顾你。”夏梦歆考虑了一会,决定和小红一起进城救人。许妈妈拗不过女儿,又觉得小红本领不错,便只好答应了放女儿和小红两个去。

          不知道小红今年几百岁了呢,居然懂得这么多。夏梦歆在心中猜测,又笑着感谢小红的帮助。小红一下子就回复了平常骄傲的模样,只说是夏梦歆的唧唧歪歪、优柔寡断,把他这个在旁边打盹的妖都吵醒来了。夏梦歆捂着嘴笑,也不说话,直把小红笑得脸上通红,一个转身躲到本体里面不出来了。

          夏梦歆计划如果天气允许的话,第二天一早上就出发,估计晚上得在城里过一夜,第三天上午才能走到夏爸爸家,回程也是如此。对着外公外婆,许妈妈和夏梦歆没敢说真话,只说是太无聊了去邻居家玩几天。因为前一阵子夏梦歆才去过孙家,二老这次并没有起疑,还为夏梦歆准备好了礼物。

          因为雨雪下个不停,等到夏梦歆能够出发了,时间已经到了一月十日,距离春节只有十二天了。刚刚过了小寒,进入了一年之中最冷的时候,夏梦歆喝过外婆炖的羊汤,背着背包高高兴兴地出门了。等到外婆进了屋,夏梦歆又踩着及腰深的雪回来,换过妈妈准备好的帐篷、食物和简易药品,带上小红,用异能开路往山下去。许妈妈虽然有些担心,不过看着女儿轻轻松松的模样,便觉得心里安定下来。虎子趁着许妈妈没注意,一溜烟地顺着夏梦歆开出来的小路跑了。

          夏梦歆正玩得高兴,还摘下印有高飞形象的手套去触碰自己抛洒出去的雪花。虎子“汪汪”叫着追了上来,想要陪着主人去。夏梦歆见虎子来了,也很开心,多个妖多份热闹,自己也不会那么害怕了。小红鼻子里哼了几声,也不发表意见,跟着玩闹着的夏梦歆和虎子下山去。到了山腰上平时班车经过的地方,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夏梦歆就觉得有些累了,清理出一块地方坐下来休息,又把身后的一截路用雪掩盖好。

          要走到人群聚集的镇子附近了,夏梦歆有些烦恼,怎么样才能不被人发现呢?呆坐了一阵,夏梦歆便上路了,用着最原始的方法在雪地里艰难行走,到了山腰上,积雪更加的深了,有些地方甚至没过了她的口。小红白了夏梦歆一眼,嘲笑道:“亏你还是个修道中人,连这点技巧都不会,你仔细看看我。”夏梦歆见小红轻飘飘地站在雪层之上,只留下淡淡的脚印,不由得吃了一惊。定睛一看,小红的双腿上正流动着月白色的光芒,虎子也有学有样的在雪层上撒欢了。

          夏梦歆想了想,指挥着蓝雾把自己的双腿包裹起来,再试着往雪地上踩。这一脚下去,还没挨到雪面上,夏梦歆就用不下力了,只能当空站着。她又将雾气减少几分,便慢慢地降落了下去,直到雪淹过鞋面这才作罢。指挥雾气夏梦歆最擅长,比用异能控制物体的运动轻松多了,她用异能把背包抬起来,只虚虚地挂在背上,轻轻松松随着小红出了景区大门。

          夏梦歆见风又大了起来,便做了个蓝璧将三人围住,遮挡住刺骨的冷风。小红见夏梦歆尚有余力,抱起虎子时不时的加快速度,夏梦歆控制着蓝雾流转,让雾气在体内循环往复,毫不吃力的跟上去。两人只留下一行浅浅的脚印,不一会就被风刮去了痕迹。在旁人眼中,只觉得一阵风过去,本看不到夏梦歆和小红的实影,不过现在仍在外面行走的人着实不多,所以夏梦歆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两人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了镇子附近,却只花了半个小时便到了横断市区东西的湘江边上。江中白茫茫的一片,看起来江水都结冰了,不过节省时间,夏梦歆决定还是从桥上过去。此时天气沉,江上的风非常大,天上又飘起了小雪花,阻拦着人们的视线。平常经常堵车的大桥上空无一人,雪花还未落地便被风刮走了,桥面上只剩下厚厚的冰。夏梦歆远眺四周,刺目的雪光让她眼睛流下泪水来,又把妈妈的墨镜戴上,这才好受了许多。她发现仍有几个人趁着风雪不大,正在外面走动,搜寻着马路旁边的商店,不过商店里早已被经哄抢一空,那些人注定是要失望了。

          过桥可难不住现在的夏梦歆,甚至都不需要碰到桥面,夏梦歆便和抱着虎子的小红悠哉悠哉的到了桥的另一头。夏梦歆看了看时间,才刚刚十点半,便决定再接再厉,一口气跑到目的地。过桥之后,大马路上的雪便更深了,虽然走大路的话只不过半个多小时的路程,夏梦歆还是绕了好大一个弯子,从小巷子里穿过去,总算在午饭时到达了夏爸爸单位所在地。

          单位大院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想必大家都躲在家里避寒。夏梦歆来到大楼底下,电梯早就没用了,楼梯间的一些地面上还有薄薄的冰层,几个桶子歪倒在一边,看起来像是被泼上了水。夏梦歆有些害怕了,会不会看到尸体•••

          幸好一路上得楼来,并没有遇见其他东西,夏梦歆有些胆怯,站在夏爸爸家门口,犹豫了好一会才敲门,不过过了很久,都没有人来应门。夏梦歆更加紧张了,小红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让开。夏梦歆和虎子退到楼道后部,小红只一脚便将防盗门踹开了。发出这么大的声响,隔壁的几家邻居置若罔闻,仿佛变成了空楼一般,夏爸爸家也没有人出来查看。

          夏梦歆胆战心惊的推开摇摇欲坠的大门,往家里面走,小红则跟在她身后。家中弥漫着一种腐败的味道,窗户都关上了,窗帘也放下来,整个屋子黑漆漆的。小红将窗帘拉开,让室外的光线照进来。客厅里并没有人,夏梦歆将视线移到通往卧室的木门上,定了定神,握住把手将木门打开。

          卧室里也是黑糊糊的,只能隐约看到床上似乎有个人,夏梦歆拉开窗帘,发现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正是夏爸爸,夏梦歆依偎在夏爸爸身边,眼睛紧闭,微微的发着抖,而他的妈妈吴林燕并没有在家里。夏梦歆为夏爸爸苍白的脸色和脱皮发紫的嘴唇吓了一跳,赶紧扑上去夏爸爸的额头。小红倒是比夏梦歆镇定多了,先是拎起装死的夏梦宸扔到一边,又给夏爸爸进行简单的检查,最后结论是,夏爸爸重感冒又肺炎,还有些缺水,营养跟不上,饿成这样的。

          夏梦宸倒是无病无痛,只瘦了些许,此时正在角落里哇哇大哭。夏梦歆没空理会他,赶忙把酒炉拿出来,烧了些热水给夏爸爸喂了药,又让小红把木地板敲下来烧火,她自己拆了面条放在锅里煮。夏梦歆在家里转了一圈,这里能烧的东西都已经烧光了,只剩下木地板可能因为没有工具弄不下来,还保持得好好的。

          点燃火堆以后,房间很快就暖和了起来。夏梦歆哭累了,见无人关注,便大着胆子伸手往锅里捞面条。夏梦歆把他的手拿开,从背包里拿了一包饼干给弟弟。夏梦宸一见饼干,立刻抢在手里,躲到墙角猛吃起来,也不管其他了。面条很快就煮好了,散发出阵阵香味,夏梦宸吮吸着手指,贪婪地盯着夏梦歆给爸爸喂食。

          夏爸爸躺在床上张开嘴,一口一口的吃面条,意识似乎有些清醒了,只是还不能睁开眼。小红倒了一杯热水给夏梦宸,开始问话。夏梦宸捧着水杯坐在火边,好奇地看着这个金发碧眼的青年,他只穿着一点点衣服,难道不冷吗?小红先是问了夏梦宸他的妈妈在哪里,夏梦宸回答说前几天吴林燕拿着家里最后的一点吃的出门了,说是去换些药品,不过到现在也没有回来。小红冷笑一声,又问他夏爸爸是什么时候生病的。听到这个问题,夏梦宸有些害怕,说夏爸爸已经在床上躺了好多天了,又问夏爸爸什么时候能够好起来。小红随口安慰了夏梦宸几句,便不再说话了。

          吃完一碗面,夏爸爸勉强睁开眼睛,看着夏梦歆喃喃说不出话来。夏爸爸心里悲喜交加,悲的是妻子不顾自己和儿子,自顾自走了,还带走了家里所剩无几的食物。喜的是女儿竟然甘愿冒这么大的危险,从山上走到这里来看他,又想到自己不停女儿的劝说,才到了这般境地,夏爸爸一时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