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主子,你有事吗?”奇怪了!这个火爆的主子,居然会特地找他们三个人来这里恐怕是事出有因。

          “老实说,你们三个快要有麻烦了。”

          嘿!吊人胃口可是他最拿手的把戏。

          警觉心较高的左翔立刻的问道:“主子,请明讲。”

          擎浩轩没说话,立刻开了三张空白支票给他们三个,此举更是让他们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你们定很奇怪我为什么要给你们支票吧?”看到他们那种呆愣的表情,他就觉得好笑。

          东铙开口:“主子,请明示。”

          “告诉你们吧!你们的主子准备要把云擎企业集团交给你们处理。”他这样说,他们应该懂了吧?

          “什么?!”

          他们三个听到这话,吓得整个脸都青了半,毕竟,经营间企业可不是件很容易的事。

          “你们考虑下,如果想要接收的话就留下来,如果不想的话,就拿着支票走人。”

          看来,这事恐怕是真的了。

          此刻,他们三人如此想着。

          首先反应过来的左翔,立刻说:

          “好,我决定今天就离开这里,你们认为呢?”他可没那么闲可以空出那么多的时间来经营云擎。

          当东铙听到左翔的话,立刻附和地说:“好,那么我也跟左翔样,今天就离开这里。”

          “我也是。”西昊也随即说。

          有哪个人会笨到主动留下来经营云擎呢?

          除非那个人是白痴转世,要不然的话,根本就没有人会想经营这样庞大的企业。

          “好吧!既然你们已经做好决定,那么就可以开始行动了。”

          这次擎浩轩决定要让他们那三个家伙,知道下他的厉害他的嘴角不自觉地扯出抹得逞的笑容。

          果真,左翔西昊东铙在当天各自离开夺焰门这个组织,从此他们三个人仿佛消失在这世上,毫无消息。

          他们这样的举动,最高兴的莫过于擎浩轩了。

          接下来,真正的好戏才在后面呢!

          嘿!看着吧!

          看我擎浩轩怎么整你们这三个家伙。

          到了隔天,当凌季翔云书伟致村拓擎浩轩正打算宣布要将云擎企业集团交给左翔西昊东铙时,才发现为时已晚,因为这三个小子已不知跑到何方去了。

          究竟是谁告诉他们这件事的呢?

          这是他们三个心中最大的疑问,但这个疑问也只有那个始作俑者——擎浩轩才知道。

          不过,他可不打算将这事说出来,他还打算等着看好戏呢!

          相较于擎浩轩,云书伟可是快气疯了。

          “该死的,左翔这小子不可能会知道这事的啊!既然不知道的话,那么他怎么会离开夺焰门呢?”

          “对啊!况且西昊那小子也不可能会知道我们打算将云擎交给他们三个人才对。”

          真是的,究竟是哪个家伙那么大嘴巴告诉他们这些事?致村拓想了许久,仍旧想不出个所以然。

          “唉!我们已经把夺焰令用完了,这次我们要从何找起?”凌季翔在此时说出这件事的关键所在。

          “妈的,究竟是谁把这事说出去的?如果被我知道的话,我非把他杀了不可!”擎浩轩说这话时气愤得要命,同时他左耳那只耳环也不停地闪烁着。

          “轩,先别急,这事就交给我们三个来想办法吧!”

          本来,他还有些怀疑是轩干的好事,但看到他如此气愤的神情,云书伟不禁心想:也许是自个儿猜错了。

          擎浩轩听到云书伟这么说,他立刻就放下了心,毕竟,躲过这个专门透析人心的小子也是挺难的。

          不过,他还不是办到了。

          唉!反正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们又能如何?

          但,这也只是他的第步罢了!

          他的第二步正代表着这些家伙嘿

          看着吧!

          看我擎浩轩怎么恶整你们。

          此时,他在心中坏心地想着。

          “既然如此的话,我得先回去看飞苓了,毕竟她现在人还在医院,我先走了。”

          他可不敢保证这件事不会被他们查出,现在他还是先走好了,免得被人。

          正当擎浩轩要走出去时,刚好看到陈子苡朝他的方向走来,等到她的人站在他面前时,他对着她展开抹酷酷的笑容,“子苡,你有事吗?”

          “总裁,我有件事想对你说,方便吗?”毕竟这样的话,可是她生平第次对男人说出口。“可以啊!走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