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pter 46(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事情进行地如预期般顺利,在布置完诈死现场离去后的第三天,瀞灵廷派来了死神。在那几日一直在镜野和空座边境转悠的清水雾离,毫不费力地认出了其中一人的灵压——正是十二番队第三席的灵压。

          因为穿上了义骸的缘故,清水雾离不必担心自己会被追踪到灵压,所以就站在那里看着三席用一块白布将灵骸盖住,摇着头叹息了几声后和其余的几名队员一同将灵骸抬上担架,最后开启穿界门步入了白光中。

          眼中最后看到的风景,就只有那几只缓慢飞入门内的黑色地狱蝶。

          有点发愣,又有点悲伤。

          看着自己被别人抬走的感觉果然不怎么好。

          当灵压完全消失时,一只手突然从后面搭上了她的肩膀。

          “想哭就哭吧。”

          清水雾离没有回头,因为不用猜都知道身后的人是谁。

          虽然心里是很难过没有错,但是她觉得自己不应该哭。

          正因为是这种时候才更应该笑啊。

          “虽然感觉很奇怪,但是我还在这里。”清水雾离在前张开手掌又攥紧,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不是有一句话嘛,‘一个人只有当世人都将其遗忘的时候,才会死亡’,虽然瀞灵廷的人会随着时光的流逝将我忘掉,但是最起码在这个现世还有人能够证明我的存在,这就足够了吧。”

          “是吗。”浦原喜助用手压低了帽檐,黑影下的眼神变得不可捉。

          “嗯。”清水雾离转身看向浦原喜助,露出淡淡的笑容道,“那么就回去吧。”

          即便现在不能相见,必须靠着谎言与欺骗活下去,但总有一天,等到一切都结束的时候所有的苦衷伤痛就都能彻底抛开了。

          纵使离那个结束的时间还有百年时光,也应当有足够的耐心等下去。

          日薄西山,西沉的红日妖冶而迷人。

          迟疑着牵过对方的手,清水雾离带着微红的面色开口道:“呐,队……喜助,我会陪着你一起看日出日落,永远。”

          浦原喜助的脸上掠过一丝诧异,嘴角微微上扬,开口时的声音异常温柔,“我知道了,那么以后就一直在一起吧。”

          “约定了哟。”

          “嗯。”

          某一日,刚刚起床准备用餐的清水雾离,发现桌边并没有浦原喜助的身影,再加上正在忙活着的握菱铁斋拜托她的缘故,她便肩负起将浦原喜助叫来吃饭的光荣使命。

          但是最可能在的卧室和实验室都没发现浦原喜助的人影,清水雾离抓了抓头发,叹了口气后便朝店门笔直走去。

          剩下的地方也只有店门前了。

          当清水雾离看见浦原喜助正蹲在场地的一角,不知忙活着什么的时候,顿感无奈和疑惑。她搞不懂大清早不去吃早饭的浦原喜助,除了研究和实验外,还能为了什么理由。

          但当她走到浦原喜助身边时,却被吓了一跳——

          身为科学家的浦原喜助的手上竟然拿着一把铁锹,身前是一个被挖开的土坑。清水雾离带着满满的疑惑也蹲下身,开口问道:“……喜助,你想种树?”

          浦原喜助扭头看了看她,对于她的突然出现颇为惊讶,但表面上还是显得波澜不惊,“是啊。”

          “……种树,苹果树吗?”

          “不是。”

          “那……梨树?”

          “不是。”

          “香蕉树?”

          “也不是。”

          “橘子树?”

          “……雾离,你能不能不要尽往果树那类猜。”

          “我以为如果是商人的话一定会种果树,因为等果实成熟时可以拿去卖掉赚钱。”清水雾离当真是这么想的。

          浦原喜助摇了摇头,颇有些无奈,“是樱花树啦樱花树。”

          清水雾离眨巴了几下眼睛道:“樱花?”

          “在瀞灵廷的时候带你去过夏日祭的庙会,也看过花火,但是赏花……更不要说樱花了没有带你看过呢。”浦原喜助说着将树种撒进土坑,“所以想在现世弥补一下。”

          “但是为什么一定要亲自种呢,赏花应该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啊。”清水雾离一时间没法想得那么深远。

          “现世不像瀞灵廷,在这里即便是野樱也很难免费看见呢。”浦原喜助说道,“除非跑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才能看到山樱,所以还是自己种比较好啊。”

          清水雾离理所当然地问道:“那不是要等很久吗?”

          “正因此才显得有意义啊,就像实验一样,过程远比结果更有趣。”浦原喜助站起身用铁锹把土重新填上,“等待的过程虽然很漫长但是也很有趣啊。”

          清水雾离跟着起身,但这次并没有接话。

          浦原喜助拿起水桶替泥土下的树种洒下甘露,“而且这也算是送给你的礼物呢,所以更要耐心地照料啊。”

          “诶?”清水雾离指了指自己,“送给我的……礼物?”

          浦原喜助了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嘛,因为突然想起来自己从来没有给你送过什么礼物,所以就自作主张了。”

          “谢谢你送给我这么好的礼物。”清水雾离正对着浦原喜助露出笑容,“这是我这辈子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

          眼前仿佛出现了一颗樱花树,清风吹拂下,落英缤纷。

          再美不过的景致。

          然后,到这里故事就该结束了。

          所谓的爱情并非必须轰轰烈烈,爱到肝肠寸断的,那种太过恐怖了。

          有时候平平淡淡也许才是才最好的,至少对于故事中的两人是最好的。

          这两个人会一同携手面对一切,无论是艰难困苦,还是伤痛别离。

          “永远在一起的”的约定也会一直不变,就如同金刚石那般坚不可摧。

          等千百年后,回头看看一起走过的路,回想起沿途走过的风景也一定会相视而笑——

          能够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