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2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直夫人是仲达的救命恩人,而仲达又是曹公子的恩人,最后,仲达希望曹公子能够成为阿直夫人的恩公!

          “她其实是皇帝陛下的女人,但是太后因某种缘由将她赐死,现在的她处于假死状态,请公子将她带离此地后以金针扎入人体几处大|岤——”仲达塞给藏舒本医书,“照着此书上的记载做,稍有差池便会功亏篑!”太后要她死,本无人能救,因为那是与皇家对着干,但仲达相信藏舒不会拒绝。

          “我知道!”惊讶于阿直的身份,但很快接受并下了决心,不管这是陷阱还是今后会为其所累,阿直的事情就是他藏舒的事情!好不容易再度见到,他说什么都不能再放手了!

          “只是假死药的负性太强,她恐怕辈子都无法生育!”仲达的眼不自觉地向旁瞥了下,他撒了谎,那味重药是他故意加上去的,因为那对夫人而言反而是最好的解脱!

          黄初七年,丁巳,曹丕去世,时年四十。

          皇帝驾崩的消息自北部南传,庐江附近的小镇,左邻右舍讨论着曹丕的是非功过。

          唯独藏舒与阿直三缄其口,两人就像生活在世外桃源般,对如此爆炸性的新闻绝口不提。

          几个月后,位居高位的仲达微服出访——

          “夫人这几年来过得可好?”

          女人显然小日子过得很滋润,面色红润,含羞点头的时候竟能见到略隐略现的双下巴:“托大人的福!”正要开口说什么,门外约莫十岁的女孩扎着羊角辫,天真无邪的眼睛忽闪忽闪。

          “安安——”阿直喜上眉梢,“这是娘的朋友,来见过仲达叔叔!”

          家教良好的小女孩行了礼,甜甜叫上声叔叔后,识趣地不再打扰,退出门找藏舒去了。

          “那位是——”仲达感到不可思议,她应该不可能有后了,更何况女孩的年龄。。。

          看出他的疑惑,阿直告诉仲达,这孩子是领养的,藏舒已经告知过她,她因为之前的假死而丧失了作为母亲的权利!

          “看她再过个几年就要及笄了,我的几个儿子皆人中龙凤,你在司马府的时候也接触过的,如果可以的话——”仲达的意思再明显不过,父母间交情甚好,为何不加门亲事呢?

          果断地摇头:“我与夫君无地位,我们的女儿嫁进司马家必定为妾。我是做过妾的女人,没有做妾的期望自己的女儿再为小,仲达的好意,阿直心领了。”

          抱歉地笑,他只是时有了想法便提出,现在想来的确欠妥:“对了,小玉如今嫁了司马府的马夫,夫妻过得也算和睦。”见阿直心情不错,他掏出袋东西置于桌上“这个希望你能收下,仲达也好向陛下交代了。”

          阿直的浅笑在听闻“陛下”二字后,嘎然而止,伸手去取那袋子,打开,看清零零碎碎置于袋内的碎玉,她又收紧袋口将它推回仲达身边:“是他让你带给我的?死了都不让我安心吗?如果是——”她没有说完,如果是仲雍事的线索,她倒愿意接受。

          “陛下南征回来,知道你被赐了毒酒,直很内疚很自责。虽然他就像平日样处理公文以天下大业为重,但是仲达总是能见他个人对着这袋碎玉发呆。。。”见阿直不为所动,他继续试着说服,“陛下临死前托孤于我,弥留之际告诉我,他这辈子最后悔的——”

          “我不想听!”阿直的心中已经彻底否定了那个男人。

          仲达带着遗憾悻悻离开。

          仲达仍旧记得仲雍大礼的那日,吐血晕倒的阿直夫人命悬线,直以来给她诊脉的仲达才发现了她的毒症,那是平日潜伏得很隐秘的毒症,但旦心绪激动便会夺人性命的奇难杂症。

          之前不论怎么盘查仲雍房内的丫鬟都未果的局面,在这次意外的发现后有了改观,仲达对阿直病例的研究以及推断下,切都明朗了。

          没有人有时间和机会毒害孩子,孩子是母体带毒所害。就像夫人早年中的毒渗入心脉以及周身血液那样,孩子自出生就血内有毒,只是平日不显见,某个特定的条件下下次爆发出来,而幼小的孩子无法承受故结束了幼小的性命。想来之前孩子毛发的异变也是毒素造成的,而以夫人的体质,是不可能再有孩子了,毕竟让她再眼睁睁见证下个孩子被毒死,那太残忍了!

          听闻仲达汇报的曹丕很震惊,但他以最快的速度作出指示:“此事绝对不能让夫人知道!”曹丕不能告诉阿直真相,因为那无疑告诉阿直,是阿直间接害死了仲雍,当然,曹丕自知自己才是切悲剧的始作俑者,如果那日听阿直的留下军医的话。。。曹丕以己之力扛下了所有,包括阿直的不理解与怨恨。

          作为文帝的曹丕掌权后立即广招名医,为的就是治好阿直,就算女人再恨自己,他都不能对她放手不管。

          曹丕享年四十岁,也许与他早年使用奇毒缩短二十年寿命有关,临终他交代了大小诸事,潜走所有人,他有句话直憋在心中不吐不快:“仲达,直以来,都有件事,后悔至今——如果当日我没有残忍地处罚那个军医的话——”

          不是最清楚曹丕的意思,但跪于龙床前仲达很清楚曹丕的不甘与惆怅,那是个伸手就能将天上星星取下男人,但是却把握不住眼前的幸福。

          “呵呵呵——”身后田间女童的清亮笑声将仲达的思绪拉回,回眸望,藏舒正与安安小打小闹,父女两乐在其中。

          无奈摇头,藏舒就快三十了,这个时代人的平均寿命六十已算高寿了吧,那么之前因为服药而需耗去半寿命的藏舒。。。

          但愿他能与阿直多相守些时日,能多日是日——

          作者有话要说:本文正文部分已经完结,后记部分请看下掌,谢谢各位的支持,能够看到最后是对瓦的肯定。

          很得意哦,我竟然也些了25+的字数,真了不起啊。

          后记

          如果只是陪读正文部分已经完结,感谢各位大大长久以来的支持,如果没有各位的支持,瓦断然没有如此的热情能够写出洋洋洒洒那么多的字。此文是瓦第篇完成的长篇,想来自己都佩服自己哦。

          那么以下有些东东瓦要在后记中作说明:感谢非常感谢各位的支持,不管是谁,能够读瓦的文,瓦都从心底表示感激。长久以来很多大大都有留言表示支持,当然更有几位的评论直陪伴着瓦的文文,几乎每章都与瓦展开讨论,感觉能够在写文外还能结识各位是很大的荣幸。

          二番外此文已完结,结局有的人带着遗憾,有的人永远被蒙在鼓里,有的人得到幸福但维持不久,不知道有多少大大看到这样的结局会暴走不过瓦还是决定不再给他们写番外了,瓦的番外会写阿直女儿的故事,篇幅暂定两个章节左右,不会长,但是也是与历史人物有关的,有兴趣的大大支持下吧。

          三新坑如果只是陪读文,是瓦很用心完结的第篇长篇,但不是偶第篇开的长篇的坑,有心的大大其实已经发现,文案部分有瓦的另架空文文难抉择,因为写了将近10字突然萌起了曹丕,所以开了此文,现在此文完结,瓦就要乖乖地回去填那个坑了,不过因为是第次着手写古言的长文文,所以开篇视角节奏等稍显混乱瓦准备大修下后继续更新。

          难抉择的类型是穿越文,当然女主也非万能,但走的是比如果只是陪读轻松的路线,看此文看得无力的各位,如果想调剂下心情,可以哦,保证温馨又甜,而且有招人大爱的男配,不过最近情节正好又到了小虐+阴谋的地方,瓦好郁闷哦

          放上地址:难抉择——点我点我的86b1224358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r晋江原创网四系列文以后会不会有新文呢?

          至少偶现在在筹划篇三国文,这次写的是东吴的故事哦

          有人说,写到东吴,逃不过的定有小霸王孙策,美周郎周瑜,瓦承认瓦会写到他们,不过都是配角,根据瓦b的程度,各位可以自行想象哪位是男主,欢迎竞猜。

          当然,此文会在难抉择完结后开坑,相信乃们不会等太久的,毕竟瓦是个很有坑品又很勤劳的好孩子,以上,鞠躬,谢谢各位了。

          安安番外上

          “周安——”药材铺的掌柜的总是连姓带名称呼她,“去城内的酒楼跑趟,替我把这个交给酒楼掌柜。”

          “是!”寄人篱下的日子并不好过,自从爹走后,娘不久也抑郁而终,十岁刚出头的周安下子举目无亲。村里的大叔大婶念在她人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倒也十分照顾她,毕竟当年若非父亲给村中带来大笔银两,久逢旱灾的村子早就名存实亡了。周安谢绝了所有人的好意,踏上了北上的路途,她并非不热爱自己的故乡,只是娘临终告诉她,她可能是北方某大户人家失散在外的孩子。很小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是爹娘从好心的村长那领来的,但直以来他们三口之家却过得和乐融融。现今的她人到了北方,边打探消息边替药材店打下手维持生计,本就有些医理知识的她年纪小小,但从未在办事上出过差错。

          “哪里来的小乞丐?滚滚滚!”周安刚来到酒楼门口,看到店小二在驱赶前来乞讨的小孩。虽然那孩子的装扮着实破旧不堪,但那毕竟是个为了生存才会乞讨的孤苦孩子,更何况他没有偷没有抢更没有害过人,何必如此待他呢?周安从兜里掏出个包子塞在孩子的手心,并且替脏兮兮的孩童抹了抹脸颊上的尘土。孩子朝着她发自内心的笑,暖暖地热流涌进周安的内心。

          “你挡道了!”两个人高马大的练家子在替身后欲进门的主子开道。

          “不好意思,两位大哥。”周安迅速将小乞儿拉到边,乖乖给身后的贵公子让开条道,身华服的公子有着冠玉般的美颜,而明眸上方的那对剑眉又让周安读出了此人大致是个品性不啊之人,只不过——也许有点高傲。来人留意到周安对他的直视,没有太过在意,在他想来,她定和那群庸脂俗粉样,看到自己承袭自父亲秀美文质彬彬的外表就被迷得神魂颠倒不分东西。他近乎无视地,目光直接略过周安,带到了她身边的小乞丐。不自觉地,他眉头蹙。

          “哪来的脏小鬼?”自认为读懂主子皱眉意味的练家子把拎起骨瘦如柴的孩子。

          “放开他!”与高大威猛的男人比起来,周安原本娇小的个子更是不够看,但嗓门不小。

          “放了他。”余光带到身边的下人,公子哥只是冷冷句,随即绕过周安进了店堂。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