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50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地底下夺走了。

          “慕容珏!”孟紫幽磨牙,凝神观察慕容珏的位置。

          这里血腥气和煞气太重,以至于掩盖了有人靠近的气息,而且慕容珏还是在地底下

          这是土灵根特有的功法,遁地术,慕容珏正好有土灵根,而木克土,孟紫幽当即使出招“荆棘丛生”来,遍地冰雪里长出密密麻麻的藤蔓。

          深紫色的身影从重重绿色藤蔓里飞出来,鬼魅般的游移,避开想要将他缠绕的藤蔓,祭出他的金色长剑来,使出金系法术来。

          “金刀剪影”的法术,万千金色的刀光剑影,如暴雨般的落下,藤蔓被斩得七零八落,化作元气消散。

          孟紫幽眼睛眨不眨,全神贯注的再使用“星火燎原”,火克金,黑漆漆的夜色被漫天火光烈烈焚烧。

          慕容珏在火光里模糊了身影,但他依旧兴味盎然,低笑道:“女人,你就是这样思念本公子的?不是该对我这个夫投怀送抱么?说不准本公子高兴,就把那破灵矿送你了呢?”

          慕容珏说着轻挑的话语,手上却丝毫不含糊,又是招金木土三种灵根而形成的法术,三色光芒形成屏障,挡住孟紫幽火光的同时,肆无忌惮的逼近过去2

          孟紫幽冷笑着勾了勾唇,红绿的法术从指尖迸发,通过红丝带散发出去,狠狠的击破了慕容珏的屏障。

          孟紫幽这招没有再克制修为,慕容珏“啧”了声,把抓住孟紫幽攻击过来的红丝带。

          他身上有灵力护体,小红红却顺势绑住了他的双手,小彩强悍的飞过去,暴力的啄他的眼睛。

          慕容珏似无奈的叹了口气,全身的修为忽然暴涨,灵力爆发的瞬间,挣掉了小红红,避开小彩闪身晃,朝孟紫幽而去。

          孟紫幽也不躲避,就那么动不动的站着,等慕容珏靠近过来的时候,用她才

          做出来的千面刃棍砸了过去。

          孟紫幽是等慕容珏靠近半步之时才出手,这招极为危险,在她的千面刃捅进慕容珏胸口的同时,慕容珏也掐住了孟紫幽勃颈上。

          慕容珏的深紫色锦袍浸出鲜血,然后有人发出声低低的痛哼,不是慕容珏,而是孟紫幽。

          孟紫幽脸色瞬间苍白,不可置信的捂住胸口,并没理会脖颈上的那只手,因为,她感觉疼痛的地方,是她的心脏位置。

          “痛么?”慕容珏松开了她脖颈上的手,也不去理会胸口处还插着锋利的千面刃,抹了抹她苍白小脸上的冷汗,薄薄的红唇越来越浅淡。

          孟紫幽双眸死死的盯着他胸口处,忍着痛疼去扭了下千面刃,那经过她细心磨砺,有着千面锋利刀刃的武器,让她的心口凌迟了整整千刀3

          孟紫幽连呼吸都困难了,又猛的盯向慕容珏,却见到小红红和小蓝蓝他们又要从后面偷袭慕容珏,咬牙吼道:“住手!”

          三个契约物不明所以,但主人有命,只好停下来,凶神恶煞的围着慕容珏打转,随时准备上去咬上口。

          慕容珏嗤笑,手指还在孟紫幽脸颊上轻抚:“发现了?女人,我们同命相依了,怎么办?”

          “你给我种下了本命契约!”孟紫幽咬着牙,字字道。

          “嗯”慕容珏回答得很温柔,将她腮边的发丝撩到耳后,俯身过去邪魅轻笑。

          “你这么不听话,还敢毁了我的命根子,我也只好出此下策了,女人,还想要杀我么?嗯?”

          他将她的手拉起,让她握住千面刃棍,语气里带着蛊惑:“我的命交给你,杀我,还是救我?”

          孟紫幽气得浑身发抖,那么伶牙俐齿的人,此刻却被逼得说不出半句话来,憋屈得头顶冒烟。

          她当然想要杀掉这个人,可是,他死,她也会死,这个混蛋,竟然成了她的契约主?!

          孟紫幽心中郁结,个不忿,吐出口鲜血来,生生脏了慕容珏半边衣襟,顺着他还在溢出的胸口流淌,分不清彼此。

          “慕容珏——”孟紫幽狠狠的磨牙,把扯出千面刃棍,干净,利落,鲜血喷涌而出,也打湿了孟紫幽的衣衫。

          慕容珏没有反应,动也不动,已经惨白的薄唇还噙着蛊惑人心的邪魅笑靥,带着明显的戏谑。

          孟紫幽却不得不认命,尽管自己痛得要死,却咬牙忍着给慕容珏疗伤,红花绿叶的法术流泻到他血流如注的胸口。

          他的伤很重,血肉被千面刃绞成了碎末,就软软的靠在寒冰累积的山壁上,鲜血从白雪上汨汨滑落,凄凉而绝美。

          孟紫幽痛得咬破了唇,鲜血在唇角流淌,慕容珏垂眸看着,慢慢的伸出白皙的手指,在她的嘴角拂弄,暧昧流连。

          “委屈了?呵果然是本公子看中的女人,能屈能伸啊”

          “拿开你的脏手!”孟紫幽扭开头,狠狠的瞪了他眼,脸上很阴郁。

          “慕容珏!我是不想死!可是你若把我逼急了,我不介意和你同归于尽!你不是说过,我就是疯子么?和疯子契约,哼哼”

          孟紫幽想通这些,忽然就释然了,现在木已成舟,她再愤怒也于事无补,慕容珏绝不会主动解开本命契约。

          唯的办法,就是她的修为超过她,然后就能脱离他的掌控,而且慕容珏的修为

          她和慕容珏有本命契约的存在,用神识感应了下,能感觉到他也是大乘后期的修为,而且没有丝毫的魔气。

          孟紫幽很不解,挑眉问道:“现在我们同在条船上,你是不是该拿出点诚意,回答我个问题?”

          第二十四章诚意

          ?

          孟紫幽很不解,挑眉问道:“现在我们同在条船上,你是不是该拿出点诚意,回答我个问题?”

          “我是契约主,该是你拿出诚意来才对吧?否则我捏死你,就跟捏死只蚂蚁样。”慕容珏似笑非笑道。

          孟紫幽:“纺”

          “说说看吧。”慕容珏欣赏着孟紫幽恼怒的表情,很好心的道:“看在你是我的女人份上。”

          孟紫幽压下想要爆出的粗口,深吸了口气,问:“你是什么时候给我契约的?狐仙洞里?瓯”

          “不是。”慕容珏看着她掌心里还在释放的木系治疗术,幽幽笑道:“我们的第二次美丽邂逅,花月楼,蝶恋花。”

          邂逅你个毛线!孟紫幽又想要骂人了,她自认为自己很能忍耐,可是碰上慕容珏,所有的理智都被击得粉碎。

          花月楼,蝶恋花孟紫幽记起,那次她在花月楼里无辜晕倒,还是在慕容珏的怀里晕倒。

          然后,她又在碧月和桃香的面前醒来,她们说她是中了媚香,只是她当时太相信她们,才会觉得无懈可击。

          桃香,碧月孟紫幽自嘲的勾了勾唇,还是觉得不对劲,问:“你说是花月楼?那狐仙洞那次你受伤,我怎么没感觉?”

          慕容珏闻言,笑得更风情万种了:“呵呵,你伤我的是哪儿?你有那玩意儿么?蠢女人!”

          孟紫幽:“”

          好吧,这个问题的确有点白痴,孟紫幽懊恼的垂眸,再度思忖着心里的疑惑。

          突然想到,是不是因为楚云飞发现了她和慕容珏存在的本命契约,所以才留着慕容珏?

          毕竟,白绯雪是个很难缠的魔头,楚云飞那人并不优柔寡断,即便察觉不到慕容珏身上的魔气,也不该留着他这个祸患1

          孟紫幽深深的吸了口气,再问:“你身上怎么没有魔气?白绯雪。”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