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9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花费所有心机,只为得到你;面对你的疏离和淡漠还能做到不离不弃;厚着脸皮引诱你;你说有多爱?”说着,忽然开始觉得有些委屈,想起之前的日子,真是不堪回首啊蜈!

          “你啊”季随意轻轻的叹。放手是为了给爱情成长的空间,给她自由呼吸的能力,给她开拓人生的魄力,给她步步走向成熟的勇气和磨砺。

          所幸,她成长的同时依然是他的小魔女!

          “我们很快就能成为夫妻了吗?”她说着,自己偷偷笑了,那样的喜色看得季随意笑意点点:“好像是这样。”

          她说:“会不会太早了?”

          “早?”

          “我们还没恋爱呢?”

          他眸光温柔:“十六年,还不足以说明切吗?”爱是渗透进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不是三言两语,不是两个生活细节就能描述出来的。

          这么多年来,她只有他,他的心里也只有她。

          他等待她的成长,她渴望成长。他等待她爱上他,她逐渐爱上他。他花费心机只为独占她,她耍尽心机只为得到他。

          他和她注定是体的。他相信她不会爱上别的男人,可还愿意放她自由让她去尝试。她相信他不爱身边的那些女伴,可还放任他跟那些女人出席各种宴会。只因他和她之间容不下别人,容不下第三者。

          不管是谁都不足以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毕竟十六年,他们又哪里再有心力和那样的热情跟别人培养出那样的十六年来?

          “你是不是早就爱上我了?”她抬头微笑,笑容明媚。

          他笑,他把他的回答全都付诸在了低头深吻里。

          她直以为是她追他,又怎么知道他追她已经很久很久了

          坐在床头,将被子围在身上,给卓越通电话。

          “卓越,对不起。”她答应卓越跟他起回国的,但是今年的圣诞节注定是卓越个人乘飞机回国了。

          卓越很久都没有说话,句对不起其实道尽了切。

          卓越问:“,你现在开心吗?”

          “卓越,我不想骗你,我现在很开心,也很幸福。”她忽然觉得有些伤心了,她觉得自己纵使开始跟卓越说的明明白白,可还是伤害了他。

          卓越温柔的说:“这就对了,只要你快乐,你幸福,那我也就是快乐的。”

          “你值得更好的。”除了这句话,她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卓越笑:“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能喜欢上最坏的,为什么就不能喜欢上最好的呢?别为我担心,说不定我登机回国就能遇到我的命定妻子呢?”

          她笑,但笑容终究太过复杂。

          最后,卓越挂断电话前,他说:“过不了几天,你就要加入到已婚女人的行列中,婚姻和事业要同时经营,这些都是看不到硝烟的战场,打起精神!”

          卓越说:“睡觉,什么都不要想,天亮,你和我,还有我们所有人都会发现未来和希望就在眼前等着我们去创造和实现。”

          挂断电话的时候,她终于明白在这世上爱情有千万种,有种叫成全,有种叫祝福!

          有人揉了揉她的头发,含着无言的安慰,抬眸,她直直的跌进那双漆黑温柔的双眸里

          拥有这双眼睛的男人,她爱了他很久,而且以后也将直爱下去,只因他是她的心之所在!

          他们没有举行婚礼,说婚礼是做给别人看的,她以前演了太久的戏,累了。不想把自己的婚礼也演给别人看,所以她选择低调结婚。

          真的很低调,两人办了结婚手续,只和双方父母和家人坐在起吃了顿饭,他们就成为正式夫妻了。

          季随意并没有马上公开他们结婚的消息,是的意思,她毕业后要进入总统府做事,第夫人的身份旦施加在她的身上,只会让她束手束脚。

          季随意切都由着她,但他想找到合适的机会,婚礼还是需要补办的,他不想委屈了她。不是做戏,而是他需要告诉世人,他的妻子是。

          结婚证拿到手里的那天,像个小傻瓜样站在他们的婚床上兴奋的跳来跳去。

          他站在床边含笑看着她。

          “我们结婚了。”她搂着他的脖子,额头与他相抵,柔柔的说。

          “嗯。”

          “我们结婚了。”这次笑容在扩大。

          “嗯。”他的脾气很好,可是到了第三次,第四次还像个小鹦鹉样,不停的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无奈的抚额失笑。

          他还好,妻子这样,自己忍忍也就过去了,可是当她拉着父母的手臂也这么说个不停的时候,母亲开始笑的勉强,最后索性不笑了,端着餐盘进了卧室。

          父亲呢?父亲清了清嗓子,含笑听了会儿,最后实在也忍受不了,拿着报纸进书房前对他说:“随意,对你妻子说,适可而止,这话说的多了,容易走火入魔。”

          季余音和叶赫相视笑,他们夫妻两个还算淡定的,尤其是怀里的叶扬兴奋极了,听到的话,坐在季余音的怀抱里,拍着手鼓掌,笑的哇哇叫。

          遇到了知音,连忙跑到季余音身边,握着叶扬的手,笑眯眯的说道:“我的小外甥,你要记住我这张脸,我是你舅妈,你舅舅的妻子,我们结婚了。”

          叶扬倒也配合,哈的笑着张嘴,流着哈达子新奇的看着发笑。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