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6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女才有的羞涩。

          嫁过来的第yi个早上,她和他yi起去给老夫人磕头敬茶,老夫人将晴儿照顾的很好,晴儿也很喜欢老夫人。总之,屋里暖融融的画面,让敏惠再也忍不住流下泪来。

          至少,他和老夫人对晴儿是真心的好。

          她告诉自己,她该满足了。可yi连几天,到了晚上,他都很晚才回来,往往是她已经睡下了,他才上床,没有任何动作,到头就睡。

          敏惠不知道自己心里是庆幸多些,还是失落多些。或者,夫妻之间,并非yi定要有别的才叫夫妻,这样也是夫妻吧?

          这样的安慰,其实起不了什么作用。更多的,她是觉得他介意,介意她非完璧之身,甚至还生养过。

          回了yi趟顾家,表嫂问起,她含糊带过去。

          十天c二十天cyi个月。天气越来越冷,冷的即便抱着汤婆子也手脚冰凉。不是被子盖得不够厚,是她体质如此,以前抱着晴儿睡,母女两人yi起取暖。现在,也是两个人睡,可都是单独盖着各自的被子。

          他从来不越雷池yi步,直到那个晚上,北风呼啸,下起了这yi年的第yi场雪。她卷缩在被窝里,身子微微发抖。他发现了,伸出手才发现她手脚冰凉的好似冻僵了yi般。

          “怎么不早说?冷就多盖些被子!”

          他很生气,浓眉后面,那双眸子似是冒出火星子。她也不知怎么了,突然就流下泪来,她是做了母亲的人,她早就过了撒娇的年纪,她也不应该觉得委屈。可她就是觉得委屈,“已经盖了很多了。”

          三床厚面被,几乎压得她喘不过气。可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她记得是生了晴儿之后,她才落下这个毛病。她生晴儿的时候,是初冬,前婆婆怪她生的是女儿,不给她多余的被子,月子里头,晴儿的衣裳c尿片都是她去冒着严寒去井边打水清洗。

          他似乎嘀咕了什么,她没听清楚,因为她已经觉得不冷了。他宽阔的胸膛,就如今燃烧的火炭,烫的她睡意全无,将眼底的眼泪也烫干了。

          她不敢动yi丝yi毫,他明显急促的呼吸即便是狂风也掩盖不过去,不知是不是生气的缘故,他的胸膛起伏剧烈

          他生气,他为什么生气?

          “敏惠”

          那沙哑漂浮的嗓音真的是他的么?他在祈求什么?她是失聪了听不懂么?

          不,她明白,夜夜相对。她以为他嫌弃她,还准备给他安排别人。可他时而不经意落在她身上炙热的瞩目,让她又打消了念头

          “我以为你介意只是可怜我们母女”这话不是她说的,可那带着幽怨委屈的嗓音,分明是她陌生又熟悉的。

          他长叹,“我不想勉强你做任何你不愿意的事儿。”

          她那么娇柔,那么善良,受了那么多苦难。他不能,也不忍心再看到她受丝毫伤害。从他第yi眼见到她,见到可爱又可怜的晴儿,他就萌生了要将她们护在羽翼之下的冲动。

          “如今,你在我身边,我已经心满意足。”

          他真诚的话语,让敏惠热泪盈眶。yi个月yi来,他处处小心翼翼,甚至进门三日就要将当家的权利交给她。她是他的妻子,他在外面奔波辛劳,不管他对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心境。敏惠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她只想他能了无牵挂,她细心照顾老夫人,是发自心底的去关心老夫人的yi切。不论做什么,都希望他能少操心家里的事儿。

          这样的关系,对敏惠来说,是该满足的。可人心,岂止那么容易满足,他所做的yi切,她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向源”敏惠失声,这个名字在她心底已经徘徊多日,终于叫了出来。

          他紧紧地拥着她,哪么紧,似乎要将她融为他身体的yi部分,再也不能割舍了那yi部分。敏惠喘不过气,断断续续说道:“为你,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晴儿,晴儿到底不是向家的血脉,又是女儿身,向家不能后继无人断了香火”

          她违心地给自己找了这样的理由。

          再也没有任何心理顾忌的向源,同如日中天的骄阳,即便是严寒,也不低他身上的温度。

          红帐之中,缠绵悱恻,奏响旖旎的乐意。

          番外003:后记

          冬去春来,万物复苏,大夏玄宗帝十二年春,殿试童若远摘下榜眼,yi时之间声名鹊起,童家冷丁的门楣热闹起来。

          “如今,总算是熬出头了。”顾老夫人如此说道。

          周氏微笑,眼底是无法掩饰的欣慰,以及真诚的感激,“多谢这两年老夫人的眷顾,总算是熬过了这yi两年了。”

          顾老夫人轻轻摇头,“亲戚之间何苦说这些客套话。”

          童若瑶抱着麒哥儿去找大嫂蒋蓉华,虽然大哥金榜题名是可喜可贺的事儿,然而童老爹还有孝在身,与礼法而言家里不宜过于热闹。所以,这两天也多是送礼的来,拜访的少,门庭热闹,院子里倒是十分安静。

          熙哥儿已经开始“呀呀呓语”,吐字不甚清楚明白,却总是说个不停。很奇怪,大哥和童老爹都是安静的寡言的性子,熙哥儿却完全不yi样,只要醒着就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嘀嘀咕咕对着树枝也能说上好yi会儿。

          这不,人还没进去,就听见某个小东西,呀呀叫嚷不休。蒋蓉华正给熙哥儿换衣裳,见童若瑶抱着麒哥儿进来,不禁苦笑道:“小时候挺好带的,如今是半刻也离不得人,才眨眼的功夫,他就屁颠屁颠跑去厨房,将yi盆水泼了全身都湿透了。”

          熙哥儿瞧见童若瑶怀里的麒哥儿,马上就挣扎着要从榻上下来,嘴里叫嚷着:“弟弟弟弟”

          童若瑶惊喜不已,这弟弟他倒是吐字清楚。

          蒋蓉华道:“如今也就爷爷c奶奶c爹爹这些字喊得清楚。”

          童若瑶走过去,笑道:“难道不会叫娘么?上次回来的时候,我可听见他叫了。哎,我等麒哥儿这声娘,还不知要等多久呢!”

          “急什么?还怕以后他不叫么?现在才多大,横竖还没yi岁呢。”说着,给熙哥儿扣上纽扣。穿戴整体的熙哥儿,立马朝童若瑶这边围过来,蒋蓉华教他喊姑姑,熙哥儿喊了yi声“哭哭”敷衍了事,就对着麒哥儿喊“弟弟”。

          麒哥儿睁着大眼睛,表情淡定呃,大抵就是没表情的意思,甚至还嫌弃熙哥儿吵闹似地,将小脑袋别开。

          熙哥儿更为大声地叫“弟弟”,童若瑶把麒哥儿的脑袋板正,结果这yi回,麒哥儿索性闭上眼睡觉去。

          童若瑶很无奈,“也不知像谁,如今哭闹都少有,只要有人逗他,他就这样。”

          熙哥儿未免有些失望,闷闷不乐地退回去,怪麒哥儿不理他。独自闷了yi会儿,立刻就要蒋蓉华抱他到地上,蒋蓉华刚松手,熙哥儿就屁颠屁颠地跑了。yi旁的夏青急忙追上去。

          蒋蓉华更无奈地摇摇头,“你说熙哥儿像谁多些?也只有他爹在家,他才能安静yi会子。”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