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了里面的气。”

          虽然不是很明白小仙说什么,但是到了这个境地,只好死马当活马医豁出去算了,勉强摸出了自己失而复得几秒钟的火机。

          “就要走了吗?”穆奇拉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两个人的身后,依然优雅的神情,招牌的银色头发,“我的羊腿怎么办?”

          “东,东山大人,您的头发”脸惊恐,从没见过这副打扮的东山,而且居然开口也是“羊腿”,难不成他年没有出去,“羊腿”成了替代的新词?这年头真是离谱啊,当年他在香港哪儿时髦往哪赶,如今却沦落到这破地方。

          小仙正在紧张地摆弄着火机,没空注意旁时而惊恐时而悲愤的。还是传说中的,破火机!关键时刻打了次,只听见咔嚓的响声就是见不到半点火苗,虽然气放得差不多了,应该还有次把希望吧,怎么搞的!

          豆大的汗滴从小仙的额头滚下来,怎么办?大拇指都发麻了。不管对方是东山还是穆奇拉,惹火了结果都不是,怎么办?怎么办?绝望的小仙转向求助。

          发现小仙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手还没停顿地拼命按打火机,心里就阵怒气。先还感激爷爷派了个女侦探来救他,现在看来这个女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本来还可以苟且偷生继续观察等待,反正不会老,现在偏偏她还什么忌讳做什么,明明这是禁火林,明明东山出现了,她还拼命按打火机,她就算找死也不用拖着他呀!越想越愤怒,他恼怒地把抢过小仙手里的打火机,猛地超地下摔去

          无心插柳柳成荫。往往就是这么件无意的事情,却起到了竟想不到的效果!摔倒地面的火机突然扑哧声腾出小缕火苗,然后瞬间变成巨大的火球朝穆奇拉飞去

          “小心!”话出口小仙就后悔了,貌似目前对方跟自己并不算是朋友,甚至还有点敌对的味道,这样会不会太暧昧了,不过万他有什么事,那么自己小命没了不说,大自然也完了,后果还是蛮可怕的

          想到这些,小仙跑向丝毫不准备躲闪的穆奇拉,幸而火球在空中漂浮了会,然而才准备“进攻”。取得先机的小仙在火球攻来的同时猛地去推穆奇拉,让他躲闪,谁知道双手扑了空,只觉得右手多了什么圆圆的轻轻的滑滑的东西,眼前又是片火光,炙热袭来,难道火球保卫了她?会毁容的!小仙本能地去捂住脸,耳边是无尽的火苗声

          这是什么地方?炕,绣花大棉被?为什么每次醒来总躺在床上?不过想想也总比躺在地上好。不过这次条件似乎好了许多,砖瓦墙水泥地,青瓦盖顶白纸糊窗,从撑起的卷窗可以看到外面不大的院子,相连的房屋,彩漆的柱梁,这是大杂院?

          小仙蹭下跳下床,却听到咣当响什么东西掉地上了?捡起来仔细瞧,圆圆的明晃晃的小圆镜般大小,无论触觉视觉都像是层薄薄的锡纸,泛着微弱的银光。可是,镜子却照不出人,只是模糊的片。小仙回忆起火球和穆奇拉,赶紧跑到雕花的大镜子前看看,终于松了口气,还好花容月貌没毁,不然死也不放过和穆奇拉!

          说到穆奇拉,小仙突然想到个恐怖的问题,他变成这个银色的圆盘了?记得当时忙着去推他,结果他好像瞬间蒸发,然后手上就多了这么个东西。

          想到此,小仙颤抖着右手再去摸摸那银色光滑的锡箔圆盘,边摸还边喋喋不休的悼念:“可怜的小穆穆,呜呜,你咋就这么去了?你去了我怎么办啊!呜呜,我去哪里找那个粉晶啊。而且,现在这个地方是干什么的啊!你去了就去了,怎么不把我送回家啊,四合院虽然好玩,拍电视还可以,离香港太远了点啊!”

          第十二章星火燎原4

          “吵死了!还让不让人睡啊!”慵懒微怒的声音把小仙吓了大跳,小仙找了好久,才在坑下拖出睡得口水直流的。

          “喂!快起来,看我们到哪儿啦?”小仙不客气的猛推他。

          “嗯。”嘴上答应,却丝毫没有点准备起来的征兆,看来这次在洪噶坟脑袋受的震荡不小。小仙干脆放弃了摇醒了,免得他心灵脆弱醒来接受不了现实,疯了给她倒添麻烦,起身把“小穆穆镜”揣在怀里,推开镂花门走出去。

          京都的四合院果然别具风情,中间宽敞的庭院中摆放几盆很大的常青植物,在初冬显得格外青翠。这是北京极其正宗的四合院了,院子坐北朝南,大门正辟于宅院东南角“巽”位,正所谓“财从东南来,大门迎接之”,不愧是传统大宅子,风水果然好。

          小仙刚刚走出来是东边的间厢房,不过唯让她有点疑惑的是这里似乎很久没人住过了,炕是冷的不说连被子都有淡淡的霉味。想想自己身上这么多辟邪宝贝,应该不会这么倒霉掉到鬼屋来吧。况且这庭院啊,怎么看都是有人经常打理的。

          “真的有人啊!阿弥陀佛,菩萨显灵啦!”北房那边传来的声音把小仙吓了大跳,定睛看,老年胡婶?不对,自从掉入了那个棋局,切都显得诡异非常,还是不要唐突。学乖了的小仙这次终于忍着没有叫出声来,反而看着对面双手合十念念叨叨的“胡婶”好笑,难不成上次的“角色扮演游戏”她玩得不过瘾,这次又来扮演慈祥的老太太?

          “原来今天遇到的人说的是真的啊!神仙显灵啦!”“胡婶”见小仙无视她,居然跑到小仙面前,激动地去抓小仙的双手

          “什么真的假的啊?”小仙边躲闪边擦汗。在老太啰啰嗦嗦的描述中,小仙终于听懂了个大概。原来这个大宅子是老太太祖上传下来的,老人两个女儿都已经长大成|人有各自生活,每逢过年过节都会回来探望老人。她们之所以不住在这里,方面是因为女婿们都有自己的房子,另方面,则是由于她们在老宅子里住直体弱多病,倒是住在外面后身体慢慢好起来了。如果说宅子有问题,可偏偏老人家的身体又很好。宁可信其有的胡婶请了好几趟风水师道士之类的都说老宅子没什么问题,但是俩女儿包括各自的孙儿就连过节住住都会生病,所以只敢来探望不敢居住。

          老人家年纪大了,女儿们劝了好几次都舍不得离开这宅子,就个人养养宠物花草的,日子也过得滋润。今天老人家早出去遛狗,遇到了个白衣老人。据老太描述,老人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样子,告诉老人今天如果从东厢房里走出的男女两个人,可以帮她解决老宅的心结。于是,她急忙跑回来了,等候了大半天,这么深的宅子门也没开,按理般人也不可能明目张胆地跳进来,小仙凭空地出现,自然让她觉得神仙显灵的样子。

          听得云里雾里的小仙被突然从脚背上跃过的白影吓了大跳,安静下来的她留意看,原来是只白色的宠物狗,看样子应该是京巴的串串,虽然不是很纯正,但是从细心梳理过的齐整的毛发和头上系着的粉红头绳,可以大致猜出老人对它的宠爱。平素就很喜欢狗狗的小仙看到了白白的小狗,准备悄悄扑过去抱住,谁知道刚快靠近,小狗就敏捷地窜跑了,溜进的正是小仙刚出来地上还睡着的房间。紧接着,就是声惊恐凄惨的嚎叫

          “没事,这是我的宠物,叫超超”“胡奶奶”笑呵呵地说,慈祥的脸上洋溢着的笑容,像盛开的菊花,不过小仙听到“超超”这个名字,背后阵发寒,小穆穆变成了小银镜不说,难道阿超也被这老巫婆陷害了?或者,这个“胡奶奶”就是幕后的主使者?那凯伦斯都呢?

          “过来,超超和嘟嘟是我养的两条宠物,他们陪我都八年了”老人家唤过来只蓝色的波斯猫猫和狗?小仙被惊得动弹不得,她的小吸居然成了只波斯猫?!蹲下来看着嘟嘟蓝色的眼睛,多么熟悉的眼睛啊!蓝色妖魅的眼神,温柔流转的眼波,想到第次遇到小吸,起铲除鬼盾,乐山江底的奋不顾身,小吸的离开和回归,锦里吹猪这切的切,难道都真的只是幻觉,切只是场梦?或者小仙更希望她和凯伦斯都不过陷入了场棋局,人生如棋棋如人生,如果是真的那么是谁在九寨布下了那盘无子棋?又是谁到底在摆弄这些棋子?是穆奇拉吗?他摆下这局目的何在?何况他自己不也变成了小银盘?凯伦斯都?更不可能,她可怜的小吸啊,居然成了波斯猫,呜呜难道真的是那个“主上”?难道这样做就可以拿到他想要的粉晶的盒子?或者他根本不需要要什么,只是喜欢这样变态折磨玩弄大伙儿?

          第十二章星火燎原5

          小仙想到这切,阵绝望,轻轻地把手伸向优雅坐在地上的嘟嘟,嘟嘟跟超超不同,温柔多了,任小仙轻轻抚摸它背上的毛发。小仙边抚摸边想下面该怎么办。如果那个“许”字的主人真的需要什么还好说,就怕他只是变态地想折磨他们,这样她还不如抱着小吸猫猫和穆穆银盘起跳崖殉情,也比今天这儿明天那儿的被人耍好

          “这是谁家的狗啊,老扯我衣服?”的咆哮声打断了小仙壮烈的殉情念头。扭头看见是愤怒的和咬着他裤脚不放被拖进庭子好远的超超看着如此滑稽的幕刚刚还悲悲切切的小仙立刻转悲为喜。

          看着抱着嘟嘟小猫的小仙,仿佛见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般激动地冲过来作拥抱状,还好他拖着超超跑不快,加上嘟嘟的突然袭击,因而拥抱没有得逞。不过还是不死心的大喊:“终于找到你了!怎么会在这里啊?这些猫啊狗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们到哪里了啊?”

          “显灵啦男女,心病全无真准啊!”胡婶更加哆嗦地摸索过来,机灵的小仙拉着预备暴走的赶紧闪开

          “那个老妖婆不是洪噶村人吗?我以前就被她骗过,现在她把我们带到这里”

          没等说完,小仙拼命眨眼示意他住口,然后把他拉到庭院里偏僻的角,确定胡大妈激动得时半会跑不过来,就开始猛说:“那啥,哦小蜜,不,现在情况很复杂,时半会说不清楚,我们不要轻举妄动,看他们到底在搞什么把戏。”

          “那我们现在在哪儿?我居然没有变老!”反复摊开看到自己光滑细腻的手掌,激动得又嚷嚷起来,“不过我记得我们好像是遇到东山,打火机变成了火球,然后”突然痛苦地抱住头,似乎想不起来什么。半晌,他突然紧紧抓住小仙的双手,惊慌地盯着她的双眼问道:“东山呢?东山去哪儿了?要是被他抓住,我们惨了!东山?天啊!”

          小仙看着那没出息的样,撅撅嘴巴从怀里掏出那个小银盘:“喏,你家东山变成这个了!”

          接下来的表情变化更加多样,先是惊恐然后欣慰,不久脸怀疑,最后莫名其妙:“喂,那个什么仙,这是个什么东西?我现在精神状态很好,不要拿这个来忽悠我!”

          “信不信由你!反正火球快吞噬他的时候,他就变成这个了!”小仙作出副骗你是小狗的样子。

          半信半疑地接过盘子看了看:“这个是用来干什么的,难道是辟邪的?”

          “拜托!辟邪的怎么也是铜镜,这个根本就是锡箔纸镜!”小仙起先对的崇拜已经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不管是常胜蜜还是,此刻遇到这种事情那些博学多才抛到哪儿去了?

          放弃了对银盘的研究,环顾了下四周,强忍着沉默许久终于憋不住了,说了句惊天动地的话:“这里不是香港!”

          小仙忍着没有昏过去,气得把抱着的嘟嘟猫猫扔到地上,嘟嘟发出喵声的惨叫就溜去找超超了。小仙继续:“这是北京的四合院!而且,刚才那个像胡婶的老奶奶还拜托我们侦查件奇怪的事情,就是关于这个古怪的大宅子,为什么她的女儿外孙在这个宅子里身体老是不好,但是她却相安无事。”

          “你告诉我干什么,我又不是侦探,我先回家去了。我到后剩下的钱我会让祖父打到你们侦探所账户上去的。先借我个路费”厚颜无耻地说。

          小仙开始发飙威胁:“我们现在是条绳上的蚱蜢!你要是走了,我就告诉东山大人!”

          “耶?不是变银盘了吗?”开始紧张

          “嘿嘿,你还真相信啊?”小仙这么多年磨练出来的说谎技巧也不是吹的。看逃避无望,只好勉强同意当侦探所的临时员工了。

          小仙又收了个后勤人员,而且还是香港某少爷自然心里暴高兴,虽说少了阿超和小吸两个主力,她还是有自信个人处理好这件事情,将这些被变化的帅哥们解救出苦海。

          “这猫和狗怎么感觉怪怪的?”又不恰当地打断了女超人的梦。

          “这个啊”小仙决定还是不告诉的好,不然吓跑了他,待会就真没后勤人员了,于是换了个角度说,“你知道为什么人类喜欢养猫养狗吗?”

          第十二章星火燎原6

          根本没给表现的机会,小仙又开始继续:“般狗用来镇宅护主,猫用来聚财敛物。狗属阳性,适合阴气过盛的家饲养。譬如有多病的老人,全是女性,或者极少人拜访等情况的家,狗的公母不限。相对于猫,狗的报复心很小,只要不是刻意虐待,并且按时补给食物,即使有时候责备几句,狗仍然很忠诚。如果是饲养生的狗,死亡时般会选择离家自己偷偷死亡,避免主人伤心,同时更可避免屋中晦气。作为阳性之物,狗肉可以避邪,罗宋狗肉亦可增加人的三昧真火,是极佳的家庭饲养宠物。嘿嘿!”小仙边说着“罗宋狗肉”边邪恶地盯着不远处的超超,看得它愣愣,还不断后退

          “你这么喜欢狗,怎么不抱抱刚才拖着我的那条狗,反而搂着个波斯猫不放,是不是听说猫可以招财啊?”开始抬杠。

          “哦,猫啊。”小仙趁机望了眼优雅蹲在超超旁边可怜巴巴盯着她的嘟嘟,那蓝色的猫眼硬是要看出水来了,“这样的,猫属阴性,适合开店家饲养。因为店面不断有人来往,故而易火气过旺,饲养猫可以平衡店中的阴阳格局,亦可以软化主人的火暴性格,所谓和气生财就是这个道理。当发现主人与顾客有争执时,猫般会温柔叫唤提醒主人。另外,猫报复心很强,所以不要轻易得罪它,即使是主人也要精心爱护,用体罚或者断食来惩罚她的调皮绝对不是良策。同时猫不易养熟,与人有特殊距离,这与其通灵方面有关。猫眼能见常人所不能见之物,在夜间易见鬼魅,因而与人有距离感,个别基因好的猫能够预感死亡。猫脚掌柔软有弹性,从高空摔下亦不会死亡,并且寿命很长,因而有‘猫有九命’之说。猫能敛财,在于其猫爪经常在空中挥摆,把气场吸引过来,故而又有‘招财猫’说。猫很敏感,建议生人不要轻易抚摸靠近。另外,如果主人为女性,猫有助于提升主人的性魅力,虽然猫在特殊阶段喜欢叫唤,但是亦可增加主人的阴柔和性吸引力,但是猫的滥交和多情亦不可模仿,否则影响家庭和谐。”

          小仙口气说了这么多,旁边边听边猛点头,只是嘟嘟似乎有所不满,喵声窜出来往小仙腿上跳,逗得小仙哇哇乱叫把沉静了多年的老宅子整得猫飞犬跳。胡奶奶虽然无奈,但就算是女儿外孙们回来看她,这老宅子也多年没有这么热闹了,心里还是挺高兴的,乐得屁颠屁颠地去准备吃的了。小仙也觉得既来之则安之,虽然对老人家提出的那个问题很困扰,但是来京城趟也不能浪费,趁老人家个人忙上忙下的当儿,换上老人送的稍微正常点的衣服,带上施舍的零钱,拖上溜出宅子侦查情况去了。

          本来小仙是要抱着嘟嘟猫咪出去的,可惜此鬼自从成猫之后就举止“诡异”,会儿温柔得不得了,围着小仙蹭来蹭去,会儿又利爪毕露,中邪般除了老人家谁都接近不了。于是,小仙彻底放弃了抱着可怜的小吸逛街的念头,只好撇开那猫犬,扯上去侦查。

          小仙还是很小的时候来过北京,发现首都变化实在很大。当年的老四合院确实不多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化的高楼大厦和壮观的立交桥,川流不息的人群,国际化的大都市,干净美观的街道,跟香港样的都市气息中,却多了份首都的大气和开阔。从王府井街头走到巷尾,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如此热闹的步行街,小仙却觉得少了点什么似的,到底少了点什么呢?是少了身边那个经常被她欺负的阿超?少了温柔英俊的凯伦斯都?还是少了他?那个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神秘和若有似无的亲切?小仙想着不自觉用手摸了摸胸口,碰到衣服下的银盘子,感到种莫名其妙的温暖。城市越大,却越容易落寞,越繁华的地方,人往往越容易孤单,难道不是这样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