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血之爱,爱之痛(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zi幽阁秦王政來到客栈即刻让人安排洗浴昨夜急着赶路连沐浴都废了对于每天养成习惯的他來说很不习惯现在到了客栈第一件事便是要洗浴更衣同时他也命令让客栈安排丫环给栀子洗浴这些日子她为了逃跑也把自己折腾成个灰姑娘了

          栀子默默地坐在客栈的浴桶里仍凭丫环给自己洗浴月季的花瓣黏在她雪白的肌肤上她有多久沒这样悠闲地泡过花瓣澡了难道又要回到过去了吗

          一身浅红的缎子睡裙送到栀子洗浴的房间里來

          栀子换上衣服坐在窗户边晾着她那头如瀑布一样的美

          这时有丫环过來请道:“小姐那边的客人请您过去一趟”客栈里的人自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只是看架势看相貌气质知道一定是很有來头的人

          栀子知道肯定是他沒动身

          过了一会儿有脚步声向这边逼近栀子转身看见秦王政走了进來他此时已经换上一身暗红色的绸缎袍子应该是刚刚洗浴过头也洗了垂下來只是梳了一缕别到脑后去看着还别有一番风度因为新鲜栀子竟一时沒移开目光一直看着他走到自己面前

          他走过來一把拉住她细细的手腕拉着她走了

          他拉着她來到他的寝房里一把将她摁倒在床上她带着芳香的美铺了一床

          栀子感到害怕起來“你要干什么”

          “不是很明显吗让你铭记你的身体属于寡人”他说

          栀子慌忙抗拒起來一双纤细的手臂拼命地抵着他的肩想要从他的禁锢中挣脱出來他不慌不忙伸出右手來轻而易举地将她的两条手臂拿下翻上去按在她铺满一床的头上

          他俯下身去要吻她如桃花一般的红唇栀子突然偏过头去执拗的很明显不想让他吻

          他沒想到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她竟然变得执拗和任性可越是这样他越想要征服她

          于是他左手捏住她的下巴扳过她脸來强势地吻了上去他撬开了她的嘴舌伸了进去纠缠着

          栀子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一切都不能自主所有的所有都为他所控制为他所主宰自己于他而仿佛就是他享乐的物品

          她越想越委屈越想越陷入消极的绪不可自拔

          而他则已沉浸在她的芳甜里享受着已经好久沒有尝到她的芳甜了

          栀子忧郁之余趁他正放松享受之间她突然猛地咬了一口

          突然而來的刺痛让他放开了她有血从他的嘴角流了出來显然刚刚栀子咬破了他的舌头

          他俯视着她微微冷笑了一下“这血就送给你吃吧”

          他说着又俯身吻住了她这一次的力道比刚刚來得更大刚刚还顾及着她的感受而这次则完全不顾她是否能承受了

          他的血不断得从舌尖渗出來

          栀子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她快受不了了但她却被迫地吞咽了好几口他的血液

          终于他放开了她

          血液涂在两个人的唇上显得格外触目和妖娆

          栀子咳嗽着喘着血从嘴角流了出來

          “我的血的味道怎么样”他冷冷地问道

          栀子看了他一眼眉眼间尽是忧郁的神色

          而他此刻的心冷冷的

          他突然一把揽过她的腰她被迫地被他托起腰身如一段彩虹一般弯着长顺势一缕缕垂下铺叠

          他解开了她的衣带继而生生地进入了她她惊叫因疼痛而倒在床上挣扎着头散乱地铺满了一床芳香四溢

          她哭喊着求饶着可他却无动于衷最后她也只是无奈地喘~息着直到失去意识

          他心中的恨也算是…了他尽兴了满足了才现她早已昏了过去冷漠的心田里又生气了一丝怜惜之他将她凌~乱的头一缕缕理好将她纤细修长的身子放平给她盖好被子

          他默默地看着她的脸此时她白皙的脸上正泛着红睫毛很好看得在眼下投出剪影这张美丽而可人的脸总是让他那么恨又那么爱

          此时有侍从來报蒙恬和王贲在外面求见秦王政想着自己本來打算要出去微服私访的于是他换了身衣服让客栈的丫环照看着栀子便离开了

          他要蒙恬和王贲陪他出去走走

          “陛下那么我们该怎么称呼你呢”王贲问

          他想了想说:“就叫我紫微君吧”

          “紫微君…”蒙恬笑起來

          这位自封的紫微君看了蒙恬一眼说:“别笑我还沒治你的罪呢竟然敢自作主张放寡人的夫人回赵国”

          “紫微君你的自称是否应该改一下”王贲提醒说

          “嗯”

          “紫微君你还真不能治我们的罪若不是我和王贲及时赶到跳下崖去夫人和公主现在就沉在那忆乡镇的湖底了”蒙恬说

          “沉在湖底是怎么回事”紫微君忙问

          于是蒙恬和王贲便把事的经过讲了一遍当然他们两个心灵相通配合默契地把在草地上过的一夜省略掉了如若不然会引起巨大的麻烦

          “是谁”他急问居然有人敢冒充他号命令还差点杀了他的女人同时他惊怒之余感到一阵强烈的后怕她居然被迫跳入悬崖的湖里差点丧命幸好她沒事否则

          “是谁还不知道但是抓住了几个凶手已经押往咸阳回去审问一下就知道了”蒙恬说

          幸好她沒事否则他会……

          怪不得她会那么想回赵国去怪不得她的性会有所改变

          走在外面他开始心不在焉起來心里的后怕也越來越强烈他想回去守护着她但是已经出來了蒙恬和王贲又在身边他若突然折回去肯定会被蒙恬拆穿心思继而被他嘲笑

          茜草那边她到了客栈后便吃饭洗浴更衣然后睡一个舒舒服服的觉毕竟昨夜在草地上沒有睡好

          天渐晚时茜草醒了过來她起身舒展舒展身子推开阁楼的窗户想透透气她看到远处河边的街道上开始掌起了花灯路上游人络绎不绝很是热闹的样子茜草突然想去逛逛她想起了栀子于是她立即去找栀子

          此时栀子仍然睡在床上还沒有清醒过來

          茜草來到房间里将栀子摇醒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