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7章 吾家有女初长成(下)(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车子朝着江边的方向快速开去,司徒醒清了清嗓子,语气是克制温文的:“警官,请问,你这是要去哪里?”

          甘一诺这才现车上还坐着一个人,她头也没回,只给他两个急促的音:“下车。”她可没有将无辜的人带入险境的习惯。

          司徒醒心里有七分确定她是抢劫的,车上还有他的行李,他当然不会轻易下车。

          这么想着,他稳稳坐在椅子上,淡淡的说:“我为什么要下车?”

          “下车,车上有炸弹。”

          听她如此严肃的语气,再看了看副驾驶上安静躺着的炸弹,司徒醒一下子就明白了个大概。但是态度还是不为所动,说出的话却也不容改变:“不,下。”

          他很想知道,眼前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人要怎样处理这颗炸弹。

          时间快速地流逝,甘一诺没有时间再与他多做纠缠他的去留问题。稍稍思考,她做出了决定,继续将车子开得又快又稳,微微沙哑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她对身后的人做出指示:“那就坐好了,等下,听我的指令。我让你跳,你就跳。”

          还没有一个人可以对司徒醒这样下过命令,更何况是一个女人。只是,此此景,司徒醒沉默着接受着,一双幽深的眸子带着微微探究的意味,看着前方笔挺的后背。

          距离江边越来越近,而炸弹引爆的时间也越来越近,最后三十秒,甘一诺快速地打开中控,对身后的人吐出干脆利落的一个字:“跳!”

          车子瞬间冲出大桥的护栏,飞了出去,在坠入水面的同时,炸弹立时爆炸,平静的水面上顿时掀起了好几米的浪花。威力不容小觑。

          随后不久,只听“噗通”两声,两道身影翻滚着也双双掉进了临江,所幸,他们两人掉落的地方堪堪避过了炸弹的波及范围。真算是九死一生。

          关键时刻,司徒醒倒是一丝不苟地听从了女警的指令,配合默契的跳下了车。

          甘一诺还未从死里逃生的欣喜中收回绪,又现了况的不妙,这男人怎么还没浮出水面?

          她当然不会放任一个无辜的人在她面前丧生,深吸一口气,她猛的扎进江水里,不多时便找到了那个不断下坠的男人。

          初夏的夜,江水还是沁凉的,甘一诺拖着一个大男人,本来就有些吃力,再加上冷水刺激,双腿差点抽筋。咬咬牙,她拼上最后一点力气,总算平安到达了岸边。

          上了岸,她再也忍不住了,四肢大开地瘫倒在江边的细沙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

          坐起身,接着微暗的路灯,她现那个男人双眸紧闭,她伸手摇了摇他,那人却纹丝不动。

          甘一诺有些担心,抬手探了探他的鼻息脉搏,还好,人还是活着的。只不过,鼻息和脉搏都非常微弱。

          救护车一时半会儿赶不过来,她只有自己先进行急救。没有迟疑,她快速而专业地为他做起了cpr。

          甘一诺的动作不停,借着微弱的光线观察他的反应,他看起来似乎并不严重,只是为何一直不醒?

          终于,过了不多久,司徒醒吐出一大口水,醒了过来。他张开那双墨黑深邃的双眸,一张精致小巧的脸庞霎时撞入眼底,让他微微有些呆愣。迷糊间,双唇传来的柔软触感,不是幻觉。

          他这是在哪儿?

          缓了两秒,他的意识恢复了清明,记忆才慢慢回笼。他的目光也不由自主地开始打量眼前的人,莹润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妩媚中带着不容忽视的英气,这个女人美得很不一般。

          刚才就是她吻了他?不,应该是救了他?斯文的某男人,不觉双颊浮现两片微红,幸好光线昏暗,并不会引人注意。

          甘一诺见他没有什么反应,还以为炸弹的威力波及到了他,心也有些往下沉:“哪里伤到了?我送你去医院。”她伸手想拉起他,却现自己也浑身乏力,这下真是体力透支了。

          “咳咳咳……”司徒醒坐起身止不住地咳嗽了几声,向她摆摆手,示意他没有事。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警察很快就到达了现场,甘一诺和司徒醒也被随之而来的救护车送往了医院。

          ————

          医院的急诊室永远是忙忙碌碌,等到她走出急诊室,周霖已经心急火燎地迎了上来。他的脸色因为紧张有些白,看她身上还穿着半干不湿的衣服,二话不说便脱下自己的衬衫给她披上,身上只留一件白色背心,露出他一身坚实的肌肉。

          将人前后仔细看了一圈,他的嗓音都带着微微的颤音:“没事吧?”

          甘一诺按着缠着绷带的左臂,此时对于他的关心已经无力抗拒,只得默默接受,朝他微微一笑:“我没事。”

          她本来就生得美,这么一笑更显动人,周霖看着竟有些怔,轻咳一声,他将自己不该有的念想赶出脑外,转而板起脸来:“还说没事,下次不能这么冒险!”他才刚刚睡着,便接到了她出事的电话,吓得他心脏差点停跳,不过短短一个小时,他就差点与这个女人天人永隔,想想都后怕。

          甘一诺没有接过他的话头,心思一下又回到这起案件来,询问他有没有有效的线索。

          提到这事,周霖有些咬牙切齿,嫌犯非常狡猾,作案时,带着口罩,根本看不清楚长相。

          一筹莫展。

          周霖看她非常疲倦的样子,半抱办扶着甘一诺坐到医院的长椅上。甘一诺一时也顾不了那么多,实在没有力气,不得不将身体大半的重量都依靠到他的身上,直到后背完全靠在椅背上。此时,她脑中一直盘旋着一个疑问。

          疑犯如果真的要杀毫无反击之力的陆非,大可以直接在他的大动脉上划上一刀,或是关掉维持他身体机能仪器就可以轻松办到,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地放定时炸弹?

          这么做,只会给谋杀增加失败的风险。

          这么想着,她便将想法和盘托出:“师兄,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疑犯的杀人方式会不会——太多此一举?”

          看着周霖并不惊讶的表现,甘一诺明白他跟自己是想到了一块儿去了。

          甘一诺想了想,说出了自己的猜想:“很明显,策划这件事的人目的绝不仅仅只为了要杀人,他选用这么高调的方式,不是在挑衅警方,就是在昭告天下他的能力。”能随时取你性命的能力。他是想要震慑某些人?比如说警方?

          说话间,周霖的手机响了起来,甘一诺不知道电话那头到底说了什么,但是从周霖越来越沉的脸色来看,一定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收了线,周霖告诉了她一个坏消息,特警队的一位警官就在刚刚被炸弹炸死。

          同样是炸弹,又是在今晚这么接近的时间里,甘一诺绝不会认为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巧合,略微沉思一下,她询问了周霖一个问题。

          而周霖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让另一位同事去查找这方面的资料,两人再次不谋而合,不由相视一笑。也算是苦中作乐。

          两人正要对此做进一步的讨论,不料却被一个声音打断。

          说话的是已经做过治疗的司徒醒,此时他身上的衣服也是半干不湿的,皱皱地黏在挺拔的身躯上,如果是一般人在这种况下便显得狼狈不堪。只是眼前的人,立体深邃的五官微微漾开,斯文俊雅,嘴角带有一丝温文的笑,让人很容易忽略了他此时的狼狈。

          周霖很不喜欢他看向甘一诺的目光,虽然带着礼貌的温雅,那双黑亮的眸却异常幽深,不自觉地像是带着微微的诱惑。

          “一诺,案子的事有我们,你现在必须马上回家休息。”他扶起她,准备送她回去。

          甘一诺却纹丝不动,别说这件案子还没有一丝的进展,只要是对陆非的安全有一丝一毫的威胁,甘一诺就算是趴下了,也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回家去。

          周霖无奈,只好找医生给她安排了一张床位,强迫她躺上去休息。

          “我可不想案子没破,你倒先倒下了。对了,你还没吃饭,我去给你买完粥。”

          站起身,周霖这才现身后还站着一个陌生的男人,他正若有所思地看着两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