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吃喝嫖赌抽大烟,想当流氓不容易(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有道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一泡屎急死孙大圣。

          这老孙看完蹴鞠比赛,刚和土体老儿扯淡了几句,便感到小腹一阵绞痛,直奔着茅厕而去。人有三急,猴子也有三急,他冲到茅厕门口,却见一尖嘴猴腮长相颇为龌龊的中年谢顶发福男挡在茅厕外,这男人手上举了一木头牌子,上面写着:“入厕五文。”

          悟空翻遍了全身上下,竟然没寻找一文钱。他一抿嘴,赶紧赔着笑脸说道:“这位仙家,我今日出门急了,忘带荷包,能不能通融一下,让我……”

          “哼,忘记带荷包,却忘不了拉屎撒尿。”男子没好气地打断悟空的话,他把牌子戳到地上,张牙舞爪地对孙悟空吼道:“也不瞧瞧这是什么地方!我开的这间茅厕,它隶属于南天门,上一年度曾被评为南天门十佳茅厕。

          你以为,这张红彤彤的奖状是怎么来的啊?!一人入厕五文,要上交三文,我自己累死累活一整日才拿小头。这还不都是为了保障南天门的税收嘛,一看你就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最近几年天庭式微,税收盈利远远赶不上西天。可是,我们不怕艰辛,坚定地围绕在玉皇大帝的领导下,要努力在天庭人口生产总值赶上西天,甚至超越西天,成为有天庭特色的仙境强国。

          如何赶超?自然要从小事做起,决不能小看一文钱。今日我放你进去,说不定就是这五文钱,导致天庭生产总值下降。你别翻白眼,事实如此。懂啥叫积少成多,水滴穿石不?小小一泡粪,社会大舞台。为了天庭的发展,你就憋着吧,大不了拉裤子里。你你,你要做什么……别乱来,随地大小便罚款五十两!”

          猴子双手捂着肚子,疼得是死去活来,他咬牙切齿地问道:“有种你报上名来!”

          “小神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羊名女,自日比。”男子洋洋得意地说道,他见孙悟空脸色发白,欲说还休,便又开口道:“我知道你认出我来了,本神还兼任南天门曲艺表演协会会长,本神最近的政绩便是成功地打压了田鼠郭大缸,把他列为三俗典型代表人物。”

          “你不好好当你的会长,为何还弄这么一个茅厕?”孙猴子气若游丝,他斜靠着茅厕门口,幽幽问道。

          “会长是副业,茅厕是主业。你想想看,一帮小妖小神,听什么曲艺相声,能吃能拉就足够了。总有一天,这曲艺事业会被取缔消亡,但茅厕永存。”羊女哈哈大笑道。

          “就你这样的,也能成神?”孙悟空只觉头晕脑胀。

          “那自然,我原本是山羊,最擅长往那悬崖峭壁上爬,那郭大缸混一辈子也就一妖,而我,只用短短二十年,便成为有编制的小神啦。”

          最近一个时期,编制这个字眼充斥在孙悟空的耳朵里,基本已经到了绕梁三日,而余臭不止的地步。

          他不愿与这位羊神仙再做纠缠,只是拱拱手,面露狰狞之色地走开了。他一转弯,却与一人撞了个满怀,待他定睛一看,那人正是适才在球场上被绝了后的小虾米。

          “你是……”小虾米双目通红,一看就是刚哭过,他见到孙悟空,一吸鼻子,赶紧拱手作揖道:“抱歉抱歉,我有些头晕,没看清楚路,撞到了您。”

          “无碍。”孙猴子只想赶紧找到免费的茅厕,没工夫与这小虾米纠缠,谁知小虾米抬头一看,但见悟空额头刷刷地冒着冷汗,心里猜到了八九分:“这位仙人恐怕是被那羊神仙挡在了门外吧,我家离这儿不远。您若是不嫌弃,不如就去我家方便一下。”

          “好好。”此时猴子也顾不了那么多,先解决生理需求才是,他跟着小虾米,七拐八绕进了一狭长的小胡同。

          小虾米的家就坐落在胡同的尽头,一进门,悟空便冲进茅厕,片刻之后,他才提了裤子优哉游哉地走到正厅。

          一个年轻女子正怀抱小婴儿,低头嗡嗡地哭着,而小虾米立在一侧,只是搂着那女子的肩膀,并不说话。

          悟空看了一会儿,仍猜不透发生了何事,他便走上前去施礼道:“适才多谢小弟仗义出手,不知府上是否出了事情,为何这位大嫂哭得如此之伤心呢?”

          小虾米瞥了女子一眼,沉了半响,才哑着嗓子说道:“今日比赛,我受了伤,再也无法踢蹴鞠了。没想到记者刚走,那南天门领队便把我赶出队,别说是医疗赔偿,就是这场比赛的薪水,也只发了我一半。我家就指着我出去上工赚钱养活,本想若是踢得好,分食仙桃,位列仙班,只是现在,什么都没了……

          这位是我未过门的媳妇,名叫比目鱼,她今天上午带我们刚刚半岁的女儿去深海医馆查身子,这孩子已经好几天尿不出来,不光尿不出来,她还……”说着小虾米涨红脸:“她还竟然生出了女儿家前那两块,您说说,这真是要多邪行有多邪行。”

          “大夫说那是微小青春期,不碍事的。但女儿尿不出来,要开刀,可咱们哪来的银子啊……”比目鱼说着又哭起来。

          “哭哭哭,你就知道哭,早就跟你说别去看大夫,你偏不听,他们都是骗钱的,上次我三大爷家的龙虾小妹就是生孩子,被缝了菊花,到现在还没拆线呢。这要是给女儿做了手术,万一,万一再落在肚子里些针头线脑,可怎么办?!再者说,咱家也没银子包红包递上去啊!像咱们这种虾头鱼脑,命轻贱得很,能活着就凑合活着,不能活,大不了一蹬腿,死了算了。早知如此,当初还不如不修炼,直接被人红烧,省心。”

          “这还不都是你没本事……”比目鱼一边瞅着怀中的孩子,一边忿忿说道:“人家送来银子让你打假球,你倒好,把人赶出门去。要是当初收了那笔银子,现在不也就……”

          听到这儿,悟空灵光一闪,话道:“我愿意提供孩子的医疗费用,但是,我有个条件。”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