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越山逢旧怨(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千山笑意11-第十一章越山逢旧怨

          萧泽不语,但是神情似乎对接下来的对话充满兴趣。

          “嗯,不错。你这么强大……”墨语忽然凑近,“砰!”的一声,接着萧泽“哎呦”一声,没料到她会来这么一下,说话间刚才还完好的另一只眼睛瞬间就遭了罪。

          墨语闲闲的接着说道:“我是说,你这么无所不能,这对称的眼圈对你来说本不是问题。”说完看也不看萧泽一眼,转身大步离开,这厮鬼话连篇骗鬼去吧!

          微微的晨曦中,萧泽捂着一只眼睛,看着墨语离开的背影,眼里玩笑的神情不见,神情略显担忧和严肃。

          暗处飘来一个人影,开口:“公子,陌封庭果然派人去查墨姑娘了。”

          “无妨,连你们也不能肯定的事他是查不出来什么的。”萧泽语气淡淡,“派人盯着他。”

          “公子……”黑衣人犹豫了一下:“这封信的事情是个好机会,为何……”

          萧泽打断了他的话,神情稍稍严肃:“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只是现在还未到时机,不能打草惊蛇,要么就不动手,要么就要彻彻底底。”那人看着他壮观的眼睛还想说什么,萧泽摆摆手,“家里怎么样?”

          “一切都在公子预料之中。”

          “那就好。”萧泽利落的转身,踏着晨起的微白的光线走在夏日的凉风中。那人在他转身的那一刻已经翩然消失,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

          墨语回到客栈,天边绚烂的朝霞已经出现,橙黄色、绯红色各种色彩在天边渲染开来,显得无比绚丽多姿。街上陆陆续续有上街的人,迎着晨起的凉风,感觉很是舒爽,墨语越想越觉得萧泽这人不是区区商人那么简单。

          边想边推开门进屋,关上房门回过头时吓了一跳!辰枫正端端正正坐在椅子上,墨语往床上看去,果然,裹了一个枕头的被子已经被掀开来,彻底露馅了,也不知道这小子什么时候来的。墨语假装很镇定,打了个哈欠说道:“一大早就到我房里来干嘛?”

          辰枫坐在桌旁,桌上放着酒壶,还有一个未斟满的酒杯,黑着脸道:“你昨晚干嘛去了?”

          墨语干笑道:“就知道瞒不过你,嘿嘿,昨天那个什么陌小姐言语中像是知道什么,你知道我是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的。”

          昨天在酒楼墨语和那几个人搭讪的时候,辰枫就知道墨语会趁机尾随,可是也没想到她会那么胆大。陌府的守卫之多比之皇都不差,大概得罪的人多了,陌封庭格外怕死,护卫格外多。听了这话,辰枫面无表情:“哦?那这么说你得到消息了?”

          墨语只是笑着含糊:“那倒没有。”

          辰枫不说话,不知过了多久,辰枫开口:“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墨语看着他的神色,也不像是多么生气:“啊?我现在怎样?”

          “以前你做什么事都会拉着我一起,现在这么大的事你竟然一句话也不说。”辰枫昨晚是被那些人看的不自在,饭没吃完就上楼躺在床上,大约是太累了,一觉睡了过去,待到醒来去墨语房间才发现她不在,床上蒙了一个枕头。辰枫虽然年少,但人机灵,一看这情景就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一路奔去,整个陌府掩在黑夜之中,似乎没什么动静,只期盼她别被发现。直到快要天亮时,才发现墨语和白天认识的那个萧泽一起从正门中大模大样的出来。一看这情景,辰枫心里就有气,提心吊胆等了大半夜,结果人家好好地和另一个不相干的人说说笑笑。当下看也不看那两人,直接回来。

          墨语笑着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我现在不是很好么。”

          辰枫冷笑“是啊,是很好,昨天才认识的那个什么萧公子你就那么相信他?”

          墨语愣了一下才明白他在说什么,当下说道:“什么呀,我遇到他纯属巧合。”说完凑过来拉着辰枫的手,上下打量着他:“你昨晚在外面等了一夜?”

          辰枫不说话,使劲挣开她的爪子,抬脚向外面走去。墨语拦住他,“你干嘛去?”

          辰枫头也不回,像是更加生气,“你管不着。”又回过头来看着她:“最好把你脸上的东西洗掉。”

          墨语被噎住,愣了一会,看辰枫的样子像是回房间去了。当下叫来店里的小二,吩咐要了些热水,再给隔壁的小公子准备早饭端到他的房里,那小二看着她神色奇怪,墨语也没多想就让他去了。

          回头找来一面镜子,一看吓了一跳,镜子里的这张脸不是昨晚出门的那张脸!这张脸显得更加硬朗,愣了一愣,墨语似是想起了什么,用毛巾在脸的边缘擦了擦,果然擦下一层颜色,想起昨晚在墨府内,萧泽无缘无故了自己的脸,这才知道他目的何在,大概易容后的脸像他那什么幼弟吧。

          待热水端来,墨语稍稍洗漱了一下,吩咐小二伺候好隔壁的小公子,完了被子一拉,躺下美美的睡了一觉。睡前还寻思着他们什么时候离开,离开之前得先搞一些银子付账,现在她基本上身无分文了,还邪恶的想不知道客栈要不要人抵债,要的话把那别扭小子卖了换钱。

          这一睡大半天就过去了,醒来后已是下午待墨语梳洗完了,到隔壁去找人,结果辰枫不在房间内,桌子上放着早上的饭菜,一碗黄澄澄的玉米羹,两碟小菜,几个馒头,已经凉透了,一双筷子躺在旁边,看样子饭就没动过。叫来小二问话,小二着头道,早上送饭菜的时候还见到了那位小公子,那小公子心情似乎不是很好,冷着脸问了一句饭菜是谁让端来的,然后就没再说话,之后就不曾注意过。

          墨语翻了翻床铺,还好,包袱还在。下了楼叫了一份饭,慢悠悠吃完然后出门去,此时夕阳正好,天边云霞浸染,这几天天气不错,景色美得让人心醉。业城西南方向有一座山,此山不高但绵延了好几千里,业城的这边叫做越山,此山乃皇家的福地,皇家寺庙建在半山腰山上,每天人来人往,祈福的求姻缘的人络绎不绝。

          墨语的脚步不知不觉已经朝着山脚走去,准备去寺庙转转,岂知今天运道不好,听说正赶上陌大人家的女眷进庙上香,还仗着权势清了场,等闲人是进不去的。看着山脚下守卫的士兵,个个冷脸黑面,手握兵器,寻常百姓本不敢上前。瞧着这阵势,墨语转身就走。

          可惜,天不如人愿,刚转过身准备迈步,后方就传来了一个娇媚且嚣张的声音。这声音墨语有深刻的印象。那声音的主人今日一身浅紫色百褶裙,裙角处用金线绣着几只蝴蝶,随着她的步子在裙间起伏飞动,面容上的妆容也无比细,眼睛大而水灵,朱唇不点而红。真是一个美人,只是虚有其表,墨语在心里补上一句。

          果然,那响亮骄傲的声音出自这位陌之瑾美人之口,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特意加重了语气:“呦,这不是刚刚认识的那位公子嘛。”声音娇媚柔软,惹得人纷纷侧目。跟在陌之瑾身后的各个年龄段的小姐妇人和一群奴仆都看好戏似的瞪大了眼瞧着这位陌小姐口中的“公子”。而在这群女人中有一个修长男人显得特别突兀,面目俊朗,容貌和陌之瑾有三分相似,此时也正怔怔的看着墨语,而一位妇人的声音在此时恰好响起:“恒儿,你先骑马回家报于你爹,咱们就往回返,这么多侍卫用不着时时刻刻在这里,省的你爹担心。”

          “是。”那位被叫的男子恭了一身,“那么孩儿先回去了。”看着墨语,心里忍不住幸灾乐祸,不知道这是哪位倒霉的兄台被妹妹盯上了,妹妹那脾气,一般人还真吃不消。心里这么想,面上却不露声色,待家仆牵过马,翻身上马,绝尘而去。

          陌之瑾走近了,挑挑眉又道:“还记得上次离开时我说过什么吗?”

          墨语心里暗暗叫苦,怎么惹上这么个麻烦,但是她不动声色,并不说话,只是不畏惧的看着眼前的美人。

          “我说,我不会就那么算了的!”陌之瑾凑近,口吐幽兰,“不知公子还记不记得?”

          墨语无奈地心想,真不知道那里惹你了。她不知道,有一类人天生就相互看不惯,就算你不惹我我也恨不得天天找你麻烦。

          看见墨语不说话,陌之瑾道:“呦!看不出来公子挺健忘的。”回头看了众人一眼继续,“我说今天怎么这么晦气啊,原来如此。”

          陌家小姐的名声全京城都很有名,家里权势高,人又长的美,即使脾气骄横,一般公子也是恨不得巴结着。看见墨语不说话,以为他怕了,众位女眷们掩着扇子娇声笑了起来。

          墨语往众人处瞟了一眼,挑挑眉道:“是晦气,在下今天出门急没看黄历。”顿了顿又道,“不过,适才小姐给了在下一个建议,在下记住了,下次出门一定不能忘了看。”

          众人笑容僵在了脸上。

          陌之瑾秀眉蹙起:“你!”

          “小姐你还真是容易动怒呢。”墨语呵呵一笑,哗的一声张开折扇,脸上笑意浅浅。陌之瑾被闪了闪眼睛,待回过神来,气急败坏的说:“你这小子太野了,来人,替本小姐教训教训!”

          话音刚落,刚才还站得一排整齐的带刀侍卫,哗哗啦啦都围了上来,招呼都不打,拿起手中的兵器直接开打!墨语注意到,人群里还有长辈,那长辈站着不说话,竟然默许了这种行为!

          靠!墨语在心里暗骂了一声,这姑娘火气也忒大了!当下二话不说,唰的一声合起扇子,堪堪抵住了一柄招呼到肩膀上的长刀。要是她的动作再慢一刻,这肩膀非要塌了不可。墨语暗自心惊,本来还以为陌之瑾只是吓唬吓唬自己,也没想真跟她动手。天子脚下,为了这么一点小事而大动干戈,可见陌家如今滔天的权势!

          思考之间,好几柄刀呼啸而来,并不伤害要害,但是任何一刀下去,都足以使人残废。一时间,刀光剑影不歇,刀花身形舞的人眼花缭乱。

          墨语自从来到这里,虽然很是用功的练习武功,但是真刀真枪的动手,这是头一次。想到这美丽女子的残忍之心,墨语手下也不留情,利用自己的轻功,身法灵活地飘在众人之间,手中折扇的力道也加重了不少,不要人命,只是手法诡异的点麻了众人的道,这种手法在过后几天会让他们吃些苦头,同时还卸去刀仞上的力道。墨语穿梭在这些侍卫之间,身形仍旧灵活自如。

          陌之瑾冷眼看着,越看越觉得这人与小时候和自己争强东西的那小子一样,自以为是,目中无人,长着一张俊脸,却偏偏令人讨厌!那些侍卫非但占不了他一点便宜,还被她轻松地戏耍。

          今天出来庙里祈福上香,平时都是只带着自家奴仆,今天因为和楼家女眷一起来,为了显示对未来亲家的重视,陌封庭特意叫了侍卫跟随保护众人安全,可是侍卫也不能太多,否则冒犯皇家天颜,皇帝出行才带侍卫,况且只是个小小的祈福。陌封庭纵使猖狂,表面上也不能太过分,因此只带了八九个侍卫,对于寻常刺客,这些侍卫的身手足以应付。

          到底是老爹了解女儿的情,生怕她惹事,临行前亲自吩咐,寻常惹事的狠狠教训一番便是,但凡刺客,一律斩杀,不必客气!

          这情形下,这些侍卫只能教训,否则就会给陌封庭惹来麻烦,朝堂上看不惯他的人多得是,生怕抓不到把柄。放不开手脚,这些侍卫暗暗叫苦,对方武功不低,一身轻功更是出神入化,九个高手依然奈何不了她半分。其实,墨语也有弱点,身为女子,长时间打斗气力方面肯定是输,可惜对方并不知道。

          眼看这些侍卫占不了对方便宜,一位妇人款款而出,曼声细语的止住了这场打斗。那些侍卫有苦说不出,待妇人出声,齐齐停住,训练有素的退到一边。

          陌之瑾不解,上前一步:“娘……”话还没说完,被妇人一个眼神制止,乖乖地不说话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