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接再厉(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估着时间,青儿捂着饼往回赶,到家刚刚好。惠娘刚打回粥,正在念叨:这丫头,怎么还没回来。青儿笑嘻嘻的拿出饼,凑过去说:“娘,你看我看带啥好吃的啦。”惠娘闻到香,不由叫到:“妞儿,哪来的?”青儿说:“昨天那个老爷爷今早过来了,还提了很多葡萄便宜卖给了我,我就把它拿到西市倒卖了,赚了不少呢。娘,青儿厉害吧?”惠娘笑眯眯的点了点头。李贵在一旁追问:“他们干啥让你一个娃去啊?自己不去卖,到这里离西市已经很近了”

          青儿暗自点头:还是李贵见识多。不由把早想好的一股脑全说了:老爷爷说他家在西山深处,他们护林一族世代隐居在山里,与世无争,不愿多与外人接触。只是偶尔出来换些生活用品。最近看到外面世道成灾,更不愿意出山了。他们怕引人注意,带来祸事,就让我以后单独一个人跟他们爷俩接头,承下水果生意。不过,你们不用担心,他们也是好心想要帮我。再说他们护林一族身上都带有祖传秘药,猛兽毒虫都不敢近身,进出山里很方便。水果蔬菜清早运出来既新鲜又安全。李贵听完急忙问:“那秘药卖吗?”青儿瞟了他一眼,说:“肯定不卖啦,人家是祖传秘药。再说那一族人,不欢迎别人进入山里深处的。”

          古人大多憨厚,还有些迷信的,青儿说要一家人保密,大伙儿都点头说好。大人们在这边唠叨时,两个小孩流着口水目不转睛的盯着饼。惠娘微微一笑,把饼分给了大家。青儿掏出熟蛋,递给杏娘:“二嫂,给小豆子的。”杏娘高高兴兴接过去,小心翼翼剥了壳,碾碎拌着米汤,喂小豆子。小豆子吃到嘴里一阵欢腾,在他娘身上蹦着他的小胳膊小腿。杏娘也没有道谢,青儿明白,大伙儿在心里都默认是一家人了。

          两个孩子狼吞虎咽的吃着饼,让他们慢点吃,似乎也停不下来。大人们还好只是比平时吃得急些。惠娘一边吃着饼,一边还问:“这饼老贵吧?”青儿啃着饼,一边敷衍的点了点头说:“今天赚得也多,铜板还有剩余。”这饼是用面,夹了少许末,煎成的,吃起来也没多少油水,作料也只是盐,糙得很。如果在现代青儿肯定是看不上的,不过现在吃起来感觉却是很美味。

          吃完后,巧儿眼巴巴的问:“娘,这饼真好吃,以后我们能天天吃吗?”果儿也在一旁期盼的望着。惠娘在一旁默不作声,青儿赶紧了弟弟妹妹的头说:“会的,以后会吃上更好的。”

          李贵心想:这丫头真能干,这么短时间就能赚到饼,感觉也非常是可靠,不像寻常农村丫头。从此他把青儿提到一个很高的高度,不再把她单纯当一个小孩子。青儿要是知道,一个饼就收买了李贵,肯定会无比惊讶。

          中午外面太阳很毒,家家户户都躲在屋子里。青儿听李贵在一旁讲:“……牌符上面刻满了线条,大约也就需要二十天。后面要换牌符才能领吃的了。打听好了,换牌符按人头算,一个人要五十文,算起来还是要比自己买来吃划算。……这些时间做了些零活,也攒了些铜板,但是还是远远不够七人份的……好多人没银钱换牌符饿肚子的也是有的……”才高兴没多久,大家又开始沉默了。青儿明白得赶紧赚钱了,饿肚子可不好受。

          “二哥,你下午忙不忙?”

          “下午没活干,这段时间找事做的人太多了,很多人开始成群结队,单个人真不好找事做。”顿了顿,“但是闲着也不是个办法,下午我还是想四处看看。怎么你有要紧事吗?”

          “想让你编个篮子,装葡萄用,家里没有装东西的好物什。”

          李贵斟酌了一下,说:“行,下午我去山下找些藤条回来编个篮子。”

          下午,青儿怕晒没跟着去。虽说森林是宝库,古代森林没被开发过,更是其中之最。但是不知山中是否有虎,不敢向虎山行。青儿只是有些遗憾,但是也不敢以身犯险的。

          李贵满载而归。农村人大多会编一些常用筐篮子什么的,李贵编起来也是熟门熟路,青儿在一旁还时不时建议,让他编成现代挎篮模样。李贵听了青儿建议,改良后的篮子也像模像样的。还剩些藤条,青儿让李贵编了个小小花篮,又少不又是一阵建议。编完两个物件,李贵深有感触。改良后的挎篮好用多了,现在活也不好找,他打算在家编篮子卖,也是个无本生意,还可以照看家里。现在外来人口越来越多了,他心里隐隐有些不放心。

          第二天一大早,青儿发现葡萄有一半成熟了就往西市赶,刚放好葡萄没多久,李贵赶了过来说:不放心她一个人。青儿心里暖暖的,接受了他的好意。周围刚开始有些人不停打量青儿,看到一个壮汉一起守在那里,也都收回了目光。青儿心里松了口气,看来昨天葡萄卖得太好,有些人眼红了。

          一会儿,昨天那个比较熟悉葡萄的仆妇,挽着个篮子,走过来看了看说:“所有的果子我都要了。”青儿吃了一惊,这里好歹也有二十几串,不由问:“全部要啊,大婶,这么多吃得完吗?现在天气热,放久了会坏掉。”那位大婶感觉青儿说话很贴心,笑了笑说:“主家买回去送人用。”青儿手脚麻利的把葡萄捡到一旁篮子里,那位大婶在一旁看着,还赞叹装葡萄的篮子好看又实用。算了算钱,抹去零头,报了个整数一百五十文,那位大婶也是明白人爽快的付了银钱,提着葡萄,乐呵呵的走了。

          李贵在一旁说:“这葡萄也愣是招人,这么快就卖出去了。青儿你什么时候会算帐了,还算得这么快。”青儿笑了笑说:“我喜欢银钱,算账自然就快了。”不骄不躁的态度,引得李贵不由对她刮目相看,后面有什么大事他都想着找青儿商量。

          揣着一袋铜板,青儿还是坚持买了昨天一样的吃食,李贵在一旁看着她往外数出去的铜板,很是心疼,不停唠叨。青儿把剩余的铜板和饼蛋递给李贵让他先回去,自己还要逛逛。李贵犹了犹豫,还是提着篮子,独自回去了。青儿给她自己留了一个饼,提着小花篮,看天色还很早,直奔东城区。

          路上遇到一个杂货铺,她走进去没想到淘到不少好东西,肖想了很久的蔬菜种子终于也到手了。虽然是些陈种子,而且还很贵,青儿还是爽快的付了钱。掌柜刚开始不相信她有银钱买东西,但是现在是特殊时期没人买卖种子,存侥幸心理想把滞销货销出去,就把种子从柜子底拿了出来。现在看到青儿爽快的拿出百多文来,很是高兴,最后还送了她一些放置太久卖不出去的不知名种子。青儿很是高兴,西市都没有种子卖,灾年农家没有种子留下,一直没买到,害她还沮丧了好久。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