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6 部分阅读(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时间到,韩薇丝便背起背包,向蔡碧玲确认还有没有事情要她帮忙的。

          “应该没事了吧。你和人有约吗?这么赶?”蔡碧玲用狐疑的眼光看着她。

          韩薇丝向是科里最晚走的个人,因为是单身嘛,回到宿舍也没什么消遣,所以她喜欢留在办公室里。她会逗逗同事刚从托儿所接回来的小孩,听听大家天来所经历的事;要不就看看还有谁需要帮忙的,而今天居然破天荒地想要准时下班?实在是件稀奇的事!

          对于蔡碧玲的疑惑,韩薇丝尴尬地笑了笑。

          “,我正式宣布,韩薇丝小姐,你现在可以下班了。”因为韩薇丝没有要进步说明的意思,所以蔡君玲也不好有什么意见。

          “谢了,拜拜。”听到蔡碧玲的这句话,韩薇丝带着满足的笑容,迅速消失在她眼前。

          看起来就像个热恋中的女子,绝对是!蔡碧玲的心里肯定地认为。

          过了会儿,杨子旻也结束自己手边的工作,回到办公室。

          “薇丝还没回来吗?”她看见办公室只剩蔡碧玲个人,以为韩薇丝仍在工作。

          “人家早就下班了。蔡碧玲没好气地说。

          “不可能吧?”因为韩薇丝目前仍是单身,也没听有什么男朋友,每天在下班前几乎会来跟她们聊聊天的,现在居然下班了?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

          “人都走了还不可能,看来八成有男朋友还瞒着我们。我刚刚问她的时候,她还支支吾吾地装神秘呢。”蔡碧玲对韩薇丝刚刚的态度有些不满。

          “不会吧?”这样说起来,那她们准备撮合阎翊和薇丝的计划不就要宣告胎死腹中了?

          就在韩薇丝离开不久之后——

          “喂喂喂!我要告诉你们个大八卦啦!”娥姐的大嗓门让在办公室的两人听得十分清楚,没隔几秒,就见她人闯进了办公室里。

          “什么事值得你这么大惊小怪的,你难道下用上班吗?”蔡碧玲觉得很不耐烦。因为娥姐老是喜欢说些八卦流言,无聊时听听还满有趣的;要是有事情在忙,她又来掺脚的话,那就让人觉得烦了。

          像现在,讨论薇丝的事都来不及了,谁有空理她!

          “呼呼呼等我,等我休息下再告诉你。”冲进办公室之后,娥姐不停大口喘着气。

          “好了吗?”杨子旻不耐地说。

          “我刚刚看见薇丝和严医师走在起呢!”

          “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无聊!”蔡碧玲和杨子旻几乎都是啐地声,觉得娥姐实在无聊至极。

          “不是这样的,我不只看见他们两个人走在起,还有更劲爆的是”娥姐不肯次说完,想吊吊她们的胃口。

          “是什么?”薇丝和阎翊根本就是死对头,会有什么劲爆的新闻?蔡碧玲觉得很无趣。

          “劲爆的是,他们的手居然挽在起啊!”娥姐公布答案,而这个答案也的确是让她们惊讶不已。

          “什么?”

          “挽在起?”

          她们两人听到娥姐的话之后,同时大喊。

          “是真的,我没有骗人!”姐还怕他们不相信,急忙拍胸脯保证。

          但是杨子旻和蔡碧玲早就这个消息震得头晕目眩,忙着到旁去商量要怎么好好教训韩薇丝顿!这种天大的好消息居然让好姐妹不是第个知道,谁还管娥姐在做什么呢?

          虽然得不到眼前两人的赞赏,娥姐倒也不觉得怎么样,因为她还得去病房四处发放消息呢!

          这下可真的是得到第手消息了,看谁还敢小看她娥姐的功力,她愈想愈觉得意,都笑不拢嘴了。

          看来,阎翊和韩薇丝会有好阵子耳根不得清静了。

          自从和阎翊开始正式交往以来,韩薇丝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知道愈多阎翊的事,她就更多爱他几分。

          她知道阎翊虽然表面上是个板眼的人,其实有的时候却是挺好笑的,他也会做很多小孩子气的行为。

          譬如前阵子阎翊得了重感冒,却不肯去看医生。说起来好笑,自己当医生居然会怕吃药打针!

          不论她怎么样好歹说连哄带骗,阎翊不吃药就是不吃药,连像被蚊子叮下似打个针也不肯,害她只好陪他休假了好几天,在家里秉持多喝水自然会好的原则,用冰毛巾敷在额头上退烧。还好情况没有继续恶化,要不然她非要请仕华里的保全人员把阎翊架上救护车不可。

          他是这么样的固执,但是她无法将自己的眼光从他身上移开。

          或许是爱上个人之后,和那个人有关的切都会变成美好的吧!

          虽然阎翊从不曾当着她的面说些甜言蜜语,这多少会让她有点沮丧,不过她知道阎翊是爱着她的,很多事不需要语言,彼此的心灵就能相通。

          爱以及被爱的感觉都很幸福,幸福到让她觉得好不真实,害怕这样的时刻会稍纵即逝。

          她老是认为自己是个很平凡的人,所以自然而然地养成了胸无大志的个性。她人生中之前的二十几年的确也没做过什么大事,仔细想想,阎翊居然会选择自己?她还真有些不敢相信。

          当医院的人都知道他们在起之后,很多关爱的眼神也接踵而至,大家都说又是个麻雀变凤凰的故事;也有人提起阎翊是将对旧情人的爱转到了她身上,但她试着用平常心去面对,阎翊也常常要她别在意那些八卦流言。

          因为阎翊对她的好,还有和他在起时的快乐,多少冲淡了她心中忐忑不安的想法;她也告诉自己要勇敢地继续爱下去,而这段感情也这样维持了两个多月,并稳定发展中。

          这个礼拜是她和阎翊相恋后除了各自回老家以外,第个没有同度过的周末假日。她原本就不是个很黏人的女孩,谈起恋爱自然也不曾有太多改变,刚好阎翊这两天医院有事要忙,所以他们这两天并没有联络。

          韩薇丝刚从住处附近的黄昏市场回来,她提了满满两大袋的东西,准备到阎翊家去。她勉强举起手表看了时间,四点多了,她心想着阎翊医院的事不知道忙完了没,或许已经早回来了在睡觉也不定

          点头跟管理员打了招呼后,她进电梯往二十楼去。

          电梯到达时“当”地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她决定用最不会吵到阎翊又能给他惊喜的方式见面。

          她先将袋子放下,然后翻了翻随身的包包,拿出串钥匙——这是上次阎翊感冒她来这里照顾他时,阎翊交给她的备用钥匙。

          虽然当时阎翊是为了不要让她每次来时都那么麻烦地要按门铃,但是她知道,这样的动作代表他们之间的关系更进了步,现在想起来还是曾觉得心里暖暖甜甜的。

          阎翊不太会说什么动人的话语,大部分的时候他还是像刚来仕华时样酷酷地不爱说话,但是他用行动来表示。她手上这串钥匙就是个最好的证明。

          她还记得当阎翊要把钥匙给她时,说话吞吞吐吐满脸通红的样子。

          她就是深爱着这样的阎翊啊!

          韩薇丝轻轻地转动钥匙。她想如果突然站到阎翊床边去吓他的话,不晓得他会不会跳起来?怀着恶作剧的心情,韩薇丝竟有点紧张,要是阎翊刚好出门不在家,那不就自己吓自己,穷极无聊吗?

          她关上大门后,脱下鞋子,提着东西蹑手蹑脚地往阎翊的房间走去。

          她隐隐约约听到水哗啦啦的声音,应该是在洗澡吧!韩薇丝停了下来,心想那就没什么好吓的了,正想转身到客厅把东西放下时,她听到阎翊的声音模糊地从房间的浴室里传出来。

          “对不起,我忘了拿浴巾进来,你帮我拿好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