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个太监来到市上,立即有群闲人围上来,打听擒拿鳌拜的情形。此

          刻听得那侍卫说道,这个小太监便是擒拿鳌拜的大功臣,街市之间立即哄动,无数百姓鼓掌

          喝彩。

          我看周围人付追星族的模样,不由得心花怒放,自己仿佛成了4周杰伦似的天皇巨星,恨不的也拿出副双截棍,耍上两下,好显显我力擒鳌拜的真功夫。众闲人只是碍着两名手按腰刀的侍卫在前开路,心有所忌,否则已拥上来。

          等我们五人来到康亲府,竟已过了半个时辰,可叹追星族力量的可怕,哪个时代都是样。

          根据各位大大的强烈要求,特此保住海公公宝贵生命,并将原本快到结局才出来的真太后提前,有位大大提出建宁公主出场的问题,为此,偶特地去翻了原著,发现建宁的出场远在双儿之后,连方怡小郡主都比她出场早,不过考虑既然真太后回来了,偶会介绍她早点出来各位大大猜测的"七女变七男"可能性只占半,也就是会有三到四个变成男的,或是基于情节考虑,将七人缩减成五人,至于是谁变成男的,又是谁会被偶痛下杀手喀嚓掉,得看偶的心情了,呵呵

          再探鳌拜

          今日上来重看,发觉有几处不合理的地方,特此修改下。晚间会发新章上来

          我看周围人付追星族的模样,不由得心花怒放,自己仿佛成了4周杰伦似的天皇巨星,恨不的也拿出副双截棍,耍上两下,好显显我力擒鳌拜的真功夫。其实他哪来的真功夫,吹牛的功夫倒深厚,呵呵众闲人只是碍着两名手按腰刀的侍卫在前开路,心有所忌,否则已拥上来。

          等我们五人来到康亲府,竟已过了半个时辰,可叹追星族力量的可怕,哪个时代都是样。

          康亲王听得皇上派来内使,忙大开中门,迎了出来,摆下香案,准备迎接圣旨。

          他也算是我熟识的朝内大臣,双迷死人不赔命的丹凤眼,给我印象还是很深刻的

          我赶紧阻止他,笑道:“王爷,皇上命小人来瞧瞧鳌拜,别的也没什么大事。”

          康亲王道:“是,是!”

          他又知我擒拿鳌拜出过大力,眼前正是小皇帝的红人,又听闻太后对我也是青眼有加,自然是大献殷勤

          他笑嘻嘻的挽住我的手,说道:“桂公公,你难得光临,咱们先喝两怀,再去瞧鳌拜那厮。”

          当即设下筵席。四名侍卫另坐座,由王府中的武官相陪。康亲王亲自和我在花园中对酌,问起我的嗜好。

          我心想:“嗜好?我对钱自是喜欢的,但索额图给我五十万两是足够我花辈子了,加上宝藏,我是几世也不用愁了,再接下来,呃,很喜欢和小皇帝爱做的事,呸呸呸,这种事哪能告诉他”便道:“我也没什么喜欢的。”

          康亲王寻思:“老年人爱钱,中年少年人好色,太监可就不会好色了。这小太监喜欢什么,倒难猜得很。这孩子会武功,如果送他宝刀宝剑,在宫中说不定惹出祸来,倒得担上好大干系。啊,有了!”笑道:“桂公公,咱们见如故。我厩中养得几匹好马,请你去挑选几匹,算是小王送给你个小礼如何?”

          我刚学会骑马,正在兴头上,就跟刚考到驾照的本本族般,就盼着有自己的马,当下大喜,道:“怎敢领受王爷赏赐?”

          康亲王道:“自己兄弟,什么赏不赏的?来来来,咱们先看了马,回来再喝酒。”他亲自携着我手同去马厩。

          马夫已经牵出几匹个头较小的马候着,我看,立时不悦。什么嘛,看我个小好欺负,居然给我这种马,就像是开辆小奥拓,哪有什么神气劲可讲!

          康亲王多少会察言观色,看我脸色,便训斥马夫:“这些个货色怎配得上桂公公!快去换我的玉花骢来。”

          马夫愣:“那不是王爷您的座驾?”康亲王呵斥:“叫你去就去,啰嗦什么!”

          回头来又对我赔笑道:“下人不懂事,叫公公笑话了。”

          正说着那马夫到内厩之中,牵出来匹高头大马,全身白毛,杂着块块淡红色斑点,昂道扬鬣,当真神骏非凡,贡金辔头,黄金跳镫,马鞍边上用银子镶的宝石,单是这副马身上的配具,便不知要值多少银子,若不是王公亲贵,便再有钱的达官富商,可也不敢用这等华贵的鞍鞯。

          我当然不懂马匹优劣,见这马模样俊美,心里头就是觉着跟看到辆宝马似的,忍不住喝彩:“好漂亮的马儿!”

          康亲王笑道:“这匹马是西域送来的,乃是有名大宛马,别瞧它身子高大,年纪可还小得很,只两岁零几个月。漂亮的马儿该当由漂亮的人来骑。桂兄弟,你就选了这匹玉花骢怎样?”

          我心里万分欢喜,道:“王爷,可真多谢你的厚赐了!小人这就去瞧瞧鳌拜,回来再来陪你。”

          康亲王道:“正是,这是奉旨差遣的大事。小兄弟,请你禀报皇上,说我们看守得很紧,这厮

          就算身上长了翅膀,也逃不了。”康亲王每次见到鳌拜,总给他骂得狗血淋头,原不想见他,当即派了本府八名卫士,陪同我查察钦犯。

          八名卫士引着我们走向后花园,来到座孤零零的石屋之前,屋外十六名卫士手执钢刀把守,另有两名卫士首领绕着石屋巡视,确是防守得十分严密。卫士首领得知皇上派内使巡查,率领众卫士躬身行礼,打开铁门上的大锁,推开铁门,请我入内。

          石屋内甚是阴暗,走廊之侧塔了座行灶,名老仆正在煮饭。那卫士首领道:“这铁门平时轻易不开,钦犯贩饮食就由这人在屋里煮了,送时囚房。”我点头道:“很好!你们王爷想得甚是周到。铁门不开,这钦犯想逃难得很了。”心里却道:难逃?他逃不出来,难道不会叫人进来救吗?

          正想着,却见那灶上煮着五花肉,哼,鳌拜那厮关着伙食还那么好,口中边道:“这钦犯平日里饭菜怎么样?”老仆连忙站起身:“回大人话,照着王爷的令,二个菜碗白米饭。”我上前装做视察,揭开锅盖,将准备好的穿肠散倒在里头,有用勺子搅。“恩,还不错,你们可不要私下偷吃犯人的饭菜!”老仆连忙回答:“不敢不敢!王爷吩咐过,剩下的率喂狗!”

          那康亲王被鳌拜骂得多了,便想出这么个法子羞辱他,将他的饭菜当着他的面喂狗,也算是出过口恶气。

          走进座小堂,便听得鳌拜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正在大骂皇帝:“你奶奶的,老子出生入死,立了无数汗马功劳,给你爷爷父亲打下座花花江山。你这没出息的小鬼年纪轻轻,便不安好心,在背后通我刀子,暗算老子。老子做了厉鬼,也不饶你。”

          卫士首领皱眉道:“这厮说话无法无天,真该杀头才是。”

          我循声走到间小房的铁窗之前,探头向内张去,只见鳌拜蓬头散发,手上脚上都戴了铐镣,在室中走来走去,铁链在地下拖动,发出铿锵之声,哪里还有当日的男子气概

          鳌拜抬头斗然见到我,叫道:“你你你这罪该万死没卵子的小鬼,就是你,就是你,那天晚上就是你!你进来,你进来,老子叉死了你!”双目圆睁,眼光中如要喷出火来,突然发足向我疾冲砰的声,身子重重撞在墙上。

          虽然明知隔着座厚墙,我还是吃了惊,退了两步,见到他狰狞的形相,不禁甚是害怕。

          卫士首领安慰道:“公公别怕,这厮冲不出来。”他发现铁窗上的铁条极粗,石墙极厚,而鳌拜身上所戴的脚镣手铐又极沉重,时是冲不出来的,不由得精神大振,说道:“又怕他什么?你们几位在外边等我,皇上吩咐了,有几句话要我问他。”

          众卫士齐声答应退出。

          鳌拜兀自在厉声怒骂。

          我笑道:“鳌少保,皇上吩咐我来瞧瞧你老人家身子好不好。你骂起人来,倒也中气十足,身子硬朗得很哪,皇上知道了,必定喜欢得紧。”

          鳌拜举起双手,将铁铐在铁窗上撞得当当猛响,怒道:“你奶奶的,你这狗娘养的小杂

          种。你去跟皇帝说,用不着他这么假心假意,要杀便杀,鳌拜还怕不成?”

          我见他将铁窗上粗大的铁格打得直晃,真怕他破窗而出,又退了步,笑道:“还有个人也要我问候鳌少保您呢!”

          鳌拜顿时失声道:“是不是他?他还记得我,叫他来见我,我有话要对他说,快叫他来见我!!”话语中竟夹哽咽之声

          我笑吟吟道:“你是什么东西,也配叫他来见你,他要我告诉你,叫你安心呆在这里,辈子也别想再见着他了。”

          鳌拜呆楞半晌,痴痴道:“不会的,他最听我的话,怎么会不理我?”自言自语中眼光又见狠毒,“是你,定是你,把他勾引去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