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2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柳母原本带笑的唇角下子跌了下去,微皱了眉头,像是再度掉入痛苦之中。

          她时手足无措,这些年早已经习惯母亲大人强悍的面,却怎么也没想到这样句话,会让她有这么大的反应。

          "妈"柳如烟试着叫了声,"我"

          "烟子。"柳母突然开口道,"你知道,那小三是谁吗?"

          柳如烟愣了下,点点头,"柳华衣她妈啊。"

          这回答也够经典。柳母无奈地摇摇头,"那小三长得像柳承恩那个情人。"她叹了口气,伸手握住柳如烟的手,"烟子,你要记得妈妈的话。找个爱你的,别找个你爱的。"

          柳如烟也不好再问,点了点头。

          只觉得母亲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脸上,像是直能够看进她的心底。不知道为什么,柳如烟别开脸去,正看见月光从阳台照进来,落在地上,映着黑色的大理石地板,像是在上面笼上了层白雾。冰冰冷冷的。

          第二天早,方才六点过点儿,柳如烟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因为睡得晚,所以眼下有着淡淡的青影。好在她化妆技术流,遮瑕笔淡扫,花了十来分钟,就让自己的妆容恢复到了最完美的状态。

          柳母特意让司机送她去了证交所,省得她心里总是不定。

          证交所这会儿已经开门,柳如烟向保安出示了下大户卡,便直接从安全电梯进了大户室。世泰是比较大的上市公司,所以有自己的专用房间。

          姚经理两眼紧紧盯着电脑,手边的电话此起彼伏,都是下面的操盘手打来报告的。

          柳如烟没有说话,静静在边坐了,顺手取过放在桌上的百威,拉了拉环。砰的声在房间里显得有些突兀,不过姚经理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仍旧头也不回,紧紧注视着眼前的电脑荧光屏。

          时间似乎过得很快,时针圈圈转过,似乎只是眨眼间,就已经十点半了。

          姚经理长长舒出口气,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肩,这才转了身,"柳特助,不好意思"他脸微笑,从他的眼神中柳如烟就能看出,事情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没事,你正事要紧,我这方面是门外汉,还得多仰仗你。"柳如烟浅浅笑,站起身来,"走吧,我们先去吃点东西。早出门,什么都没有吃,真觉得有点饿了呢。"

          "啊,我知道这附近有家店的东西很好吃,就是不知道柳特助吃不吃辣的?"姚经理连忙开口道,仿佛有些不好意思。

          "当然,我不忌口的。"柳如烟仍旧微笑,"那就请姚经理带路吧?"

          "好的好的!"姚经理说着,便将她引了出去。两人谁也没有注意到,姚经理的手机丢在了电脑前面,静静地躺在那里。

          吃饭的地方离证交所不远,只走了五分钟,便到了。

          姚经理做主点了四菜汤,在等候时,他流利地将情况向柳如烟做了汇报。个早上操盘下来,流失在外面的股票收回了百分之十,目前情况良好。因为是采用多家公司分别收购的方式操作,所以虽然股价有所上升,但每股也只涨了19元,看形势还是非常有利的。

          柳如烟满意地点了点头,心情下子愉快起来。

          估算了下形势,应该不会有大问题。但柳如烟还是有点不放心,再叮嘱姚经理加紧反收购,要保证公司的股权在百分之五十。

          抬步跨入蔚蓝的天空下,柳如烟伸手揉了揉略略发涨的太阳|岤。

          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凑在了起,乱成团。柳如烟咬了咬唇,世泰的事稍稍松,心底那枚胸花便又在脑海浮现。赵龙她暗自念着这个名字,垂在身侧的手渐渐握紧。

          那胸花的瑰色花纹就好像从脑海中跑出来,映在眼底,诡异地攀在她的每寸皮肤上。像是刻在那里,刺痛双眼。

          柳如烟猛地闭上眼睛,又用力睁开。

          天空仍旧蓝得清透,阳光从淡淡的云层上直射下来,明亮得有些刺目。她深吸了口气,抬手拦了辆车直奔医院。

          r虹书吧

          第89节:第十三章真相6

          此时,周定睿不在病房,他自个儿转了轮椅在医院的花园里散步。柳如烟眼便望见了他,那轮椅停在花园的个角落处,周围并没有什么人。

          他手上捧了小小的笔记本,正聚精会神地看着什么。

          她不由得扁嘴笑,想来是在病房里不允许使用,这人只好偷偷移到了花园里。也多亏他不是什么必须靠仪器才能存活的病,否则肯定连摸电脑的想法都不能有。

          像是感应到她的目光,轮椅上的周定睿回头看了眼,正迎上她带笑的面庞。他似乎没有想到柳如烟这会儿会来,目光中闪过丝讶异,旋即迅速合上电脑,脸上带了抹僵硬的微笑,道:"这么热的天,你这样奔波,我心里实在难安。"他的声音有些虚弱,眼神也有些飘浮。

          柳如烟不由得微微皱眉,道:"不必这么客气。"她的目光落在周定睿膝盖上的电脑上,心底泛起些许疑惑,她似乎看到刚刚电脑屏幕停留在红绿曲线上。难道是她眼花?

          她不动声色,上前步推着周定睿的轮椅,"我刚从证交所过来。"

          周定睿的身子似乎僵了僵,几不可闻地"哦"了声,反常地没做别的反应。柳如烟眉头皱得更深,只是周定睿看不到。

          她暗暗深吸口气,"你什么时候能出院?我看你好得差不多了。"

          周定睿只是轻轻地"嗯"了声,而后沉默着。柳如烟也不再说话,就推着他慢慢地在花园里转悠。

          看到自家的股票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做什么这么紧张?她低头看去,只见周定睿的手紧紧地按在电脑上,似乎怕人抢了去。她仍旧没说话,目光却像是被凝固住,待在那里。

          他的另只手缓缓地移动,将笔记本的电池给卸了下来。

          他想瞒什么?

          柳如烟的心止不住地阵狂跳,心情阵紧张,个可怕的想法跳进她的脑海,世泰这次被收购不会是周定睿

          她觉得自己握着轮椅的手出了汗,汗水附着在金属的把手上,湿漉漉的很难受。气氛也下子闷起来,空气像黏稠的流质,让人呼吸不畅,像是要窒息样。

          柳如烟正思量着要不要直接问周定睿,却听到周定睿开了口,虽然他的声音极低,听在柳如烟的耳朵里却如惊雷。

          "如烟,宣布公司倒闭吧。"他的声音听上去点生气也没有,像是风中的枯叶,随时会飘落,不复存在。

          柳如烟惊,不由得脱口而出,"你说什么呢?"

          她快步走到周定睿的身前,蹲下来直视他的眼睛。周定睿的眼睛里少了以前那种自信的光芒,甚至少掉了她经常会看到的算计的光芒他整个人就像失掉了灵魂,僵僵的,像尊泥胎。

          "我说,"周定睿声音平板,似乎不带丝感情,"把世泰结束掉吧。"他沉默了下,又道,"会儿带我回公司,我要开股东会。"

          柳如烟眉头紧紧地锁在了起,她将周定睿的手握在自己的手中,"周定睿,你说什么呢?世泰好好的啊,被收购的股票我已经想法子收回来了,今天早上姚经理还收了百分之十回来,情形很好,你在乱想什么啊!"

          周定睿缓缓地抬眼看她,脸上露出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如烟,你不知道吧你来前十分钟,世泰"他说到这里,脸色更加难看,从苍白变成雪白。

          柳如烟见状吓了跳,赶紧叫医生。

          可花园里根本没有什么医生,她连忙推了轮椅就往前跑。刚跑了没几步,周定睿的手猛地抓住她的手腕,声音虚弱,"不要去,没事"

          虽然是带了颤音,可非常坚决。

          那手冰凉有力,紧紧地扣住了她的手腕。重得几乎要在她的手腕上抓出道道青痕来。柳如烟心里着急,却也不好忤逆他。只好停了下来,又赶紧走到侧看他。

          他口接口地喘气,脸色差得吓人。额上豆大的汗珠颗接颗地冒出来,沿着脸颊往下滑。这会儿已经不是先前的雪白,而是蜡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