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9 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荩谖颐堑姆考淠诠餐邮芰思讣冶ㄉ缂钦叩牟煞谩!?小荣肯定被歹徒伤害过!这不会有错,我们妇联已经在案发后对此事作了调查,她受到伤害已是毫无疑问的。"见到我们这几位早在房间等候多时的记者,韶关市两位妇联主席如是说。她们还透露,目前,受到伤害的卖花女小荣情绪稳定,已受到专人保护。就"9·20"强卖花女案,李幼章和甘义娣表示愿意借助南方日报南方都市报和南方周末,代表全市所有姐妹们以及市妇联,发表以下4个观点:第,希望有关执法部门定要依法严惩摧残未成年少女的暴徒蔡尚斌。作为妇联领导,她们对在现场不阻止暴徒恶行的公路局局长,法庭庭长及其他有关人员的麻木不仁深表愤慨!要求有关部门要依法追究这几个主要涉案人员的责任,给予他们党纪政纪处分。第二,强烈呼吁全社会为儿童的健康成长营造个良好健康的环境。孩子是祖国的未来,应依法接受九年制义务教育,要以未成年人保护法来切实维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保护他们的身体健康。第三,强烈呼吁有关部门,要马上采取有力措施,严厉打击和取缔各类娱乐场所的情服务,决不允许类似"三陪"之类的丑恶现象存在。第四,作为妇联,定要旗帜分明地维护好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坚决与"黄赌毒"及社会上各类危害妇女儿童的丑恶行为做斗争。我们根据有关韶关市妇联领导访谈写就的两篇报道,于第二天,即9月28日以小荣肯定被歹徒伤害过!和小荣是幼女还是少女目前各方面说法不为题,同时发表在这天的南方日报和南方都市报的头条显著位置上,署以我和赵世龙实习生左志红三人的名字。10月3日,韶关市北江检察院决定以涉嫌强罪批准逮捕蔡尚斌,以涉嫌包庇罪批准逮捕孔均林谢树东,潘中灵免于追究刑事责任,接受党政纪处理。邹国良由于当时的身份比较特殊,被隔离审查,具体情况外界律不知。10月初,广东省委宣传部发出通知,案件尚在审查中,省内各媒体律禁止报道。至此,这宗在海内外造成了极大反响,广东省内外持续了七八天热潮的"强卖花女案"才算告段落。在这几天中,我代表南方日报,与实习生小左起,在韶关连续作战多日,不仅为当时我所供职的南方都市报发出了十几篇相关报道,而且还有七八篇在广东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的头条显著位置予以发表,其中有两篇是独家新闻,受到了报社高层领导的表扬。由于赵世龙所在的南方周末是周报,结果他花了个多星期采写的报道还是胎死腹中了。虽然当时由于些媒体不负责任的报道,使本案在当时社会各界兴起多种版本,声浪不,但事实终究是事实,犯罪嫌疑人最终也被绳之以法,然而留给社会各界思考的东西却难以言蔽之。有点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当初没有众多新闻媒体的介入,没有众多新闻记者不畏压力,不畏强权,勇于冒着生命危险深入相关各层挖掘内幕,充分行使舆论监督职权,最终以新闻人的正义和良知将此案真相及时向全社会公开,促使有关部门大力破案,我想,结果也许会是另种。

          韶关火车站午夜惊魂强卖花女案扑朔迷离5

          在参与采访韶关"强卖花女"案的近十个日夜中,虽然没有诸如我暗访广州王圣堂特大黑社会团伙芳村地下大赌场以及客村立交桥野鸡群落等事件那样险象环生,命悬线,但那种身陷数十家新闻同行的撕杀和争夺中孤军奋战甚至是背水战的感受,至今令我感慨不已。在这宗被众多新闻媒体密切关注,被社会各界传得沸沸扬扬的强案中,留给人们的思考太多了。首先,此案的最主要涉案人员蔡尚斌固然可恶,那些庭长局长固然也很可恨,但如果受害人小荣当时要是不进入酒店的歌厅里卖花,还会发生后面的恶性事件吗?我国有关法律早就明文规定,未成年人严禁进入各娱乐场所,为什么这位不满14岁的小姑娘能长时间出入这附近的酒店歌厅卖花呢?小荣虽然没有14岁,作为她的监护人,她的父母亲和那些带她来韶关的老乡亲戚难道能逃脱有关责任么?还有更为重要的点就是,那位在幕后操纵小荣等些未成年人卖花的老板,更是严重地触犯了有关法律,单凭非法使用童工这条,就足以令其受到重罚。如果这些老板能及时被当地有关主管部门法办,还会出现小荣这样的悲剧吗?可喜的是,从2002年12月1日开始,招收不满16周岁未成年人的单位和个人,将面临更为严厉的处罚,国务院第364号令禁止使用童工规定比1991年施行的旧的禁止使用童工规定处罚力度明显加大,最高额度可达每使用名童工每月罚款万元。这则刚出台的新法规中明文规定:凡用人单位使用童工的,由劳动保障部门按照每使用名童工每月罚款5000元的标准给予处罚,而旧的的标准是3000元。新旧规定的最大不同是,新规定指定了具体的处罚标准,操作性强。比如,新规定指出,单位或者个人为不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介绍就业的,每介绍人罚款5000元。使用不满14周岁的童工,或者造成童工死亡或严重伤残的,还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愿小荣的悲剧永远不要在我们的生活中重演!1998年11月上旬,蔡尚斌以涉嫌强未遂罪,被韶关市北江区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孔均林也被涉嫌窝藏罪同时被提起公诉。检察院认为,被告人蔡尚斌采取暴力的手段,强行与幼女发生性关系,因为意志以外的原因,强未遂,已构成强未遂罪。蔡在犯罪后能投案自首,可从轻或减轻处罚。1999年2月26日上午9时25分,负责"9·20强卖花女案"案审理的审判长韶关市北江区法院院长张海力庄严宣布:被告人蔡尚斌在公共娱乐场所使用暴力手段,强行与幼女发生性关系,其行为已构成强罪。该案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被告人蔡尚斌犯强罪未遂,判处有期徒刑7年。因涉嫌窝藏罪被韶关市北江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的原韶关市郊区公路局局长孔均林,当天上午被宣布无罪。法院在判决书上说,被告人孔均林在本案中没有为被告人蔡尚斌提供隐蔽住处财物,帮助其逃匿的行为,主观上没有窝藏被告人蔡尚斌的故意,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孔均林犯窝藏罪证据不足,故判决被告人无罪。审宣判后,原被告双方均表示,暂时没有决定是否进行上诉。接到法院的判决书后,卖花女廖荣的家人表示,赔款的数目太小了。在起诉时他们提出要被告蔡尚斌赔偿物质损失名誉损失精神损害共645015元。审判决中,法院判定被告蔡尚斌赔偿的数目为3059元。据了解,"9·20"案件发生后,韶关市法律援助中心向小荣伸出了援助之手,小荣的亲属亦在湖南老家聘请了律师。11月24日,小荣的委托代理人向北江区法院递交了民事诉状。诉状中称,1998年9月20日晚9时许,小荣在韶关市金都酒店11楼"潮都"包房卖花,被在该包房内唱卡拉的蔡尚斌强行污,后被该酒店何经理破门救出并报警。蔡尚斌的行为给小荣造成了无法估量的名誉和精神损失。为此,特向法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小荣请求法院在追究蔡尚斌刑事责任的同时,判令刑事被告人赔偿交通费误工费伙食费等;判令被告人赔偿名誉权损失精神损失6万元。但他们都没有料到法院只支持他们3059元。至此,轰动海内外人神共愤的"98韶关歌厅强卖花女案"终于尘埃落定。b2

          血腥谋杀和不见血谋杀三年后有人要取我人头1

          1999年6月7日,受3号台风登陆的影响,广州地区突降狂风暴雨。此时市郊的番禺市现改为番禺区风雨交加。全国最大住宅小区之,位于番禺钟村镇的祈福新村,此时更是雨雾笼罩。排列成行行的西班牙式别墅若隐若现。突然,从其中座装修考究的三层别墅里接连传来了几声枪响,这惊悚的枪声很快就被风雨中各种异响所湮没宗震惊省内外震惊港澳地区震惊国内外的特大惨案发生了!6月7日下午,祈福新村民居中,2男5女被暴徒开枪射杀,当场丧命!这是广州地区建国以来被杀人数最多的特大凶杀案!回顾我在南方的几年记者生涯,就不可能不提及这个祈福新村;而这宗特大凶杀案,不仅使七名死者命赴黄泉,而且,作为众多参加采访此案的广州地区记者之的我,也因此而惨遭某些掌权者的"谋杀",从而使得我在南方都市报的记者生涯也被无情扼杀,成了众多采访此案的记者中惟被追究"责任并受到严肃处理"的人。令我痛心不已的是,关键时刻,策划全盘采访事宜的有关领导情知不妙,竟也眼明手快将我推上替罪之席。所以此后,常有知情的朋友为我打抱不平,愤慨地称我是此案中的第八个被"谋杀者"。案发当天,我即接到两位居住在当地的香港读者的报料。就在我准备出发时,同事张蜀梅也打来电话告诉我此事,并说她已就此事向任天阳等人请示过,但有关领导迟疑着尚未拿定主意。同时她还说,现在羊城多家新闻媒体早已闻风而动。尽管时间极为紧迫,我仍迅速向任天阳做了汇报,任也是迟疑了半天,最后让我最好还是赶往现场看看再说。见领导批准,我不顾倾盆大雨,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了案发现场。在祈福新村门口,我看到案发现场早已被封锁,我和其他先到步的记者们样,被警方设置的警戒线远远隔离在案发现场之外。经过多方打探,我了解到案情的大概情况:7日下午4时许,业主伍某的司机王某驾车回到位于祈福新村第7街b区靠路口栋3层别墅,发觉屋里静悄悄。他推开门,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楼客厅满是血迹,屋主伍某等6人横七竖八倒毙在沙发地板上,死状恐怖。王某惊叫声,慌忙打电话报警。不久,警车呼啸而至,大批荷枪实弹的公安民警赶到案发现场,将现场周围的道路封锁。同时,警方还在番禺各主要交通要道设卡,检查过往车辆。广州市公安局接到情况报告后,紧急从刑警支队调派刑警技术员到现场协助侦察。经法医检验,此次共有7人遇害。7具尸体身上共有近20个弹孔。技术员在现场捡获5个小口径子弹壳,估计为同1支手枪发射。在楼客厅的麻将台上,摆放着手机和叠叠现金。公安机关确认,凶手使用小口径手枪作案。民警在向现场周围的住户了解情况时,住户称下午下大雨,没有听见枪声。经查,死者为:屋主伍某,伍母亲姐姐,其女友李某及其母亲,伍某的司机之妻张某,在二楼洗手间内的尸体为伍某生前好友龚某。伍某的司机王某反映,6日晚,伍某等人在别墅打麻将,案发当天上午,他们到广州饮茶,然后返回祈福新村。下午1时许,王某驾车离开别墅到市里洗头,之后接了儿子回别墅,结果在4时许发现这宗惨案。7个人被人当场杀死,这可是广州地区建国以来死亡人数最多的凶杀案!此案不仅令当地的警方忙碌异常,也令我们这些新闻记者极为关注!对于这样宗影响巨大的惨案,作为地方新闻媒体,我们没有理由不关注。因此,此案立即成为当地及港澳所有新闻媒体极为关注的焦点。凶手究竟是如何进入村内作案的?为何将别墅内的7人全部杀死?作案动机是什么?这些谜团当时直成为社会各界议论的焦点。由于警方及当地政府部门对此案严密封锁,记者们多日全力以赴的连续追踪仍收效不大。但各家媒体记者对此事件的热情路高涨。第二天,我的稿子并没有发出,因为报社接到有关部门的通知,在案子未破之前,不允许地方媒体报道。但对于此宗社会各界极为关注的特大新闻,自然还是有媒体敢"顶风作案"。第三天,先是新快报以最快的速度在当日的头版第个向羊城广大读者公开了这重磅新闻。接着,下午的羊城晚报也发出了同样的报道;第三天,广州日报在头版显著位置以主题祈福别墅7人被枪杀,副题为此为广州迄今死亡人数最多的凶杀案警方全力侦察全面披露了这骇人听闻的特大案件。眼见广州地区的几家媒体均对此案进行了大篇幅的报道,向以抢独家新闻著称的南方都市报自然也坐不住了,报社编委会连几次为此事商量对策。最后,为了弥补这重大遗憾,报社领导决定派摄影记者魏东和女记者王均带着司机轩慧,前往案发现场采访,企图能抓到有关猛料,但无功而返。案发的第四天,我设法打听到,这天,警方正在此对有关受害者的遗体进行尸检。我赶紧把有关情况告诉了任天阳,任马上在电话里头再三叮嘱我说:"定要想法摸清有关情况,最好能偷拍到有关照片"我不是摄影记者,也没有掌握深奥的摄影技术,平时出来采访般是随身携带个轻便的小相机。这种无法调焦的"傻瓜"小照相机不便于远距离拍摄,也无法拍到什么。最后我只好双手空空返回报社。我们汇报了采访过程,任天阳显得筹莫展:"太遗憾了,这样的文字如果配上幅照片就更好了,更能给予观众震撼力这样吧,我再想想办法"

          血腥谋杀和不见血谋杀三年后有人要取我人头2

          过了不久,任天阳来到我办公室,当时我的办公室被调到了1613房,而此时已从采访部主任升至报社副主编的任天阳,当着与我同办公室的同事曾华锋和张蜀梅的面,说道:"这次关于祈福新村的案子,其他报纸都及时作了报道,惟独我们不见动静,这早就令我们很被动了。现在定要想法抓到独家的东西,这样才能扭转被动局面。"接着他又当着这两位同事的面叮嘱我说:"我和香港那边几家报社的朋友说好了,咱们就从他们那里拿张照片对付对付,保证误不了发稿,你快把稿子写出来"在任天阳帮助下,我从位仍在广州值勤的香港某报同仁手中,拿到了几张有关当天警方验尸的照片,后经任天阳挑选,最后选择了其中张。由于无"米"下锅,后来,位副主编及刚担任采访部主任的杨斌前来找我商量有关写稿之事。在报社各层领导的频频催促下,后来由我执笔写了篇300余字的消息。6月12日,南方都市报在第三版刊发了此篇由我和同事魏东王均共同撰写署名本刊记者已不算"新"闻的新闻,同时配上了任天阳从香港记者处手淘来的张照片。图上是两名着警服的干警和3名身着便服的侦察人员正在验尸的情形。谁知,此张"祈福新村命案"现场的照片,引起了广州市某部门的不满,该单位的有关人员,不停地给报社施加压力,最终迫使南方日报和南方都市报领导只好对此进行"调查"。随后,副主编任天阳和报社的另位领导多次特意把我找去询问有关此案的采访过程,还多次问及关于祈福新村凶杀案中那张照片是如何拍到的,当时还有谁能证明,云云。据悉,由于此案在没有得到公安部门的批准下,广州几家媒体均予以公开,引起了有关部门的强烈不满,当即要求各报社对有关记者和责任人进行处分。几家刊发此案消息的报社认为,他们只是真实客观地报道了有关情况,忠实履行责任深入现场采访报道的记者们并无任何违法乱纪或是渎职行为,自然也不应予以处分,所以其他报社均以各种理由,积极采取措施保护自己的记者。但是,至今我不明白,尽管此稿是在报社多位领导的再三指示下采访的,尽管此次采访还有另几位同事参加,并共同写稿,但由于我是主要作者,特别是,那张"独家"照片"出自"我手,我就这样成为了最大的受"审"者,像十恶不赦的犯罪嫌疑人?为何我成为惟的例外?!6月30日,南方都市报编委会经过天的开会研究,最终把此事的所有责任全部推到了我个人身上。更令我目瞪口呆的是,报社有关领导经过天的紧急磋商,根据上级有关部门的决定,竟然称我在"祈福新村命案报道中,采访不深入,报道不实,导致严重不良后果"我至今不明白,这篇报道"不实"之处在哪里?这严重不良后果到底是指什么?而更令我心寒的是,报社有关领导对此事的冷漠和推脱。仰望天空,我不由悲哀长叹:在我几年的政法记者生涯中,我没有倒在敌人的黑枪口下,没有倒在黑帮的屠刀和棍棒下,最后竟然被自己人用冠冕堂皇的手段,将我无情地"谋杀"了我们这些记者不怕什么黑社会,不怕黑暗中的刀枪,怕就怕白道的打击报复,特别是黑白道的联手报复更令我心寒和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也就是因为此张广州某部门认为"严重失实"的照片,在南方都市报上发表后,据说又被国内某地的另家报纸原封不动地借用了,有关部门竟然对我以"涉嫌出卖国家情报"为名,调查了我长达三年之久!不仅仅如此,三年多以后,当浪迹京城的我重返羊城与因被我在国内多家媒体揭露其恶行的新闻败类对薄公堂时,我居然又因此事被广州某部门以"涉嫌出卖国家情报"为名而非法拘传继而非法拘禁了我长达11天。在对我的所有"犯罪"情况进行深入细致的"调查"后,他们在教训了我顿之后,要求我严格按照对方的要求,写了个诸如"不得向新闻媒体,尤其是港澳媒体透露此事"的书面材料,最后才不得不让我重获自由。1999年7月1日,我离开了南方都市报。在南方都市报,在这个供我成长和战斗了3年的地方,在这个我曾多次为之以生命换取新闻的地方,在这个我多次为之经历九死生的地方,在这个同时也给我留下了诸多创伤和永远的痛的地方,我的感慨太多太多。1999年秋,我离开广州,来到北京,进入北京鲁迅文学院学习。半年后,我被家中央级报纸邀出山,担任采访部主任和首席记者。因为几篇有力度的报道,渐渐我在北京新闻界小有名气。三年时间,我先后在科学时报·今周刊京华时报法制日报等新闻单位供过职。但我还是热衷于流浪,有次,我和古清生商量好了准备起徒步走黄河,但因种种原因计划搁浅了。有朋友笑我心比天高,流浪成性,但鲜有人知我的苦衷。千辛万苦搜集来所有居心险恶措辞恶毒的匿名投诉信黑假材料,我知道那只报复的黑手必欲置我于死地而后快。新闻记者是行无法隐身的职业,我更从不试图掩藏我的名讳。流浪京都的路上,时时有被疯狗路狂追乱咬的愤怒与无奈,但我还是要走我自己的路

          血腥谋杀和不见血谋杀三年后有人要取我人头3

          2002年3月4日的天夜晚,华灯初上。正在北京的街头匆匆行走的我突然接到远在南方的昔日同事此时正在出租屋里复习考研的曾华锋的电话,他在那头颇为感慨地对我说,"石野,我们虽然都离开了南方都市报,但报社没有忘记我们这些人,同事们没有忘记我们"此时正在复习考研的他,也像我样,经常在晚饭后外出散步,这天,他在广州天河街头散步时,像往常样买了份当天的南方都市报,时值南方都市报改为日报后的五周年纪念日,在由老同事谭智良以"西凉"的笔名发表的篇纪念文章中写道:"想起来了,下面的人不得不敬:石野曾华锋罗斯文。想当年,你们也曾风里来雨里去,写下不少有影响的报道。南方都市报是个大舞台,只要尽情表演,就会获得掌声。你们谢幕离去后,是否有过留恋的时分?"当曾华锋在电话里将这段话念给千里之外的我听时,我时竟无语凝噎,忍不住热泪双流三年来,这可是我离开报社后第次流泪!那是百感交集的泪水!是呀,谁说我们不爱自己的报社呢?谁又说报社不爱我们呢?虽然那里有难言的缺憾,但也有我们奋斗的艰难和战斗的快乐,有我们尊敬的师长,更有我们并肩作战的亲如兄弟姐妹的同事们。虽然时过境迁,虽然供我们成长又给我们留下了永远伤痛的地方已成为昨日黄花,但她却早在我们青春的道路上长成了道独特的风景线。我不能忘记,我不会忘记。做了九年记者,虽然至今我仍没有钱买房子,更没有钱买车,至今我还是像九年前样住廉价的出租房,直过着清贫的生活,甚至,我至今仍无力将我的白发双亲从那遥远而又贫穷的乡村接到城里与我起生活。相反,因为为河南光山弱女子陈良琴母子打抱不平,伸张正义,我不但遭受到别人四年的诬陷和诽谤,引出场国内首宗记者自诉案官司,同时,也因这场官司欠下了十多万元的债务。不仅如此,来自南方的危险如影而随。2002夏末初秋的天,我正在法制日报大楼的办公室里整理材料,突然接到个电话,对方用明显带有广东口音的普通话,很客气地说:"石野在吗,快找他听电话。"我心平气和地说:"你好,我就是石野,请问你是哪里?"对方确定了是我,沉寂半晌,突然爆发阵得意忘形的欢快笑声:"噢,南方都市报的石野大记者,不记得哥们了吗?我们可没有忘记你呵,对你过去的关照我们真是时时铭记在心,你走这么久,叫我们这帮兄弟找得好苦!"因为实在记不起这个诡谲多变的声音,我颇觉纳闷正要抱歉,对方突然恶狠狠地叫骂道:"我是广州的,不记得了么?别以为你躲到北京,我们就找不到你,我们随时随地都可以砍下你的人头!"话音刚落,那头电话就"啪"下被挂断。窗外,残阳如血。这正是个血色黄昏。我的胸口连连起伏,如跌宕的海洋与山脉。不知怎的我心头竟涌起金庸武侠小说里这样的句子,似乎与我此时心境投合——它刚由它刚,它强由它强,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1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