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0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也许有比您美妙百倍的音乐和歌舞,但是如果不能感动于我,那它就其实没有丝毫价值——判断是不是美妙,难道不是以我们的心来判断切吗?”阿斯摩蒂尔斯如此说着:

          “如果真要说个理由,那拿人类的公主王后还有自己姐姐妹妹女儿都是这样的原理,公主王后和自己的姐妹女儿,难道就是最美丽的吗?她们难道和其它女子有区别吗?但是前者无非就是身份高,格外给人带来征服感,而后者是伦理的禁忌,格外使人刺激而已。”

          “对我来说,您的智慧和力量,才是使我为您的音乐所感动的原因。”阿斯摩蒂尔斯鞠躬的说:“正是因为是您在演奏,所以我才为之喜悦,并且真正感动了心灵。这是无论多少天才演奏家,都无法办到的事情。“沁和力量太强大了,所以只有强者才能给予你感动吗?”安尼恩立刻明白的说。

          “就是如此,所以邪恶不过是幻觉,对我们地哲学来说,物以希为贵,以及打破禁忌的快感,也同样起作用。既然这样,那何必不人为的制造道德,然后再打破它们,来获得快乐呢?这就是邪恶的本意之吧!”阿斯摩蒂尔斯说着:“我曾经制造过许多许多道德,然后把它变成许多位面许多社会的准则,再把它们打破,享受其中的快感,但是遗憾的是,这样的快乐不常有,因为太过泛滥地打破。等刺激过。

          也就等闲平常了。”

          它的语气中,带着无限的遗憾。

          “邪恶不过是游戏,只要是快乐和快感。都不会持久吗?所以那些现在沉迷于邪恶快感中的存在,还算是幸福吗?比如杀戮,比如破伦,比如毁灭,比如痛苦。”

          “完全沉迷快感,无论是邪恶还是善良,那下场必是毁灭,但是如果保持自我,那再强烈的刺激也会疲惫,什么快乐能够延续到永远呢?

          伟大的安尼恩。您的时间还不够长,您在十万年后,也许才会真正明白我的感动和喜悦的心情。”阿斯摩蒂尔斯笑着说着。

          “我不觉得您会因此而淡漠毁灭。活过如此悠远岁月的您,能够明白,您所说地感动,也不过是种幻觉,唯有力量和存在才是唯。”

          安尼恩平淡地说着:“您来到这里,来到我的领域内,就是等待毁灭吗?”

          “果然是真正明白。回归到尽点,我刚才说的永恒智慧也不过是幻觉,不过我这次来,本是为了杀您,因为深渊地战争已经无可挽回,那我只能选择斩首刺杀了,我甚至屏蔽了您二十小时的感知,包括您的其它化身和外界的天使的联系,毕竟您在过去的百年中,使我无数的阴谋变成了泡影,这使我明白,您已经有资格和我对话了。”阿斯摩蒂尔斯鞠躬着。

          “您什么时候潜入亚列埃的心呢?”安尼恩询问的说。

          “就在您争夺战争之主的那刻,脱诸神屏障地福,它脱离了您的掌握,我将丝神性潜伏在它的心中,然后等待着成长的天,我与同在,直到它点燃了神火,直到它产生失望——您似乎没有对它论功行赏呢!”

          “我想也是,其它时间,您是不可能潜入它的心灵而我不知道,不过这次您,已经转移了您的本质吧,至少在这个晶壁系的本质,看来,您的确有杀我之心,毕竟您是这个世界二位神格刀的存在之啊!”安尼恩点头说着:“亚列埃也真是可怜,它怎么分辨出,到底是您地意志,还是它真正所想呢?或者说,对它,无所谓真假了,因为您与同它同在。”

          “只是我进宫殿,您就知道了,就凭这点,我知道这次刺杀已经不可能成功了,在您的领域核心,就算是我,也起码被压制三成实力,而您,却完全可以等同于神格20,是晶壁系所能够容纳的极限。”

          “您是这个晶壁系的肿瘤,毁灭了您,我就可以获得这个晶壁系完全承认,而成为神格20的存在。”安尼恩微笑着说。

          “肿瘤?真是恰当的比喻呢?看来您已经知道了,我的存在就是肿瘤,先将丝本质依附和投影于个晶壁系,然后这点细胞,就会变成肿瘤细胞,而不受晶壁系影响,吸取营养而无限繁殖,直到有天,整个晶壁系的自我循环全部被摧毁,那我就可以彻底掌握这个晶壁系。”其实肿瘤是的球的话,但是神之间,无论什么话,都可以知道本意,它立刻明白了。

          “夺取了这个晶壁系,会发生什么后果呢?”安尼恩好奇的问着。

          “也没有什么后果,随我想法而创造世界,有的世界,变成了黑暗的深渊,类似于地狱,有的世界,变成了黑夜中世界,有的世界,变成了光明中的世界。有的世界,仍旧恢复到了原来唯的区别就是主宰权换了而已。”阿斯摩蒂尔毫不在意地说着:“我也不会次次把世界变成黑暗地狱,那实在太无聊了,有时我也会创造个和平的国度,或者日出而耕日落而归的普通世界——没有诸神,只有唯的主宰,甚至这种主宰不必让凡人知道。”

          “嗯,您不是原力的奴隶。而是原力的主宰。”安尼恩点头表示明白:“在我杀死您之前,我能够继续问些问题吗?”

          “当然可以,您问吧!”

          “爱欧是什么存在呢?”安尼恩询问着。

          “这个问题,您应该有些答案吧?”阿斯摩蒂尔笑了。

          “我觉得它没有您这样的高度,您如此轻描淡写,我不觉得您是毫不畏惧毁灭,这个世界上,没有存在能够超越毁灭,除非是白痴或者疯子,您如此从容大度。无非是因为。您不过是无限大海中的滴而已,就算我毁灭了您,其实您地真正本质也不过是退出这个晶壁系。”安尼恩说着:“而爱欧的态度。我觉得它没有这样的高度,它仍旧必须依靠这个晶壁系,态度自然就没有您这样的高度——这无关觉悟,唯的仅仅是站的高度,拥有的力量差别。”

          “说的好,您真是让我愉快,虽然有许多错误,但是您至少说对了些本质,您对我的理解,还有其它吗?”

          “嗯。您应该有无差距的感应,任何个您地投影,都能够与您地本体,或者和其它所有同类在信息上实现共享,是不是完全共享我还不能确定,但是有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您和本体之间,仍旧受制于力量,是的。您和您的本体,没有力量无条件共享这点,如果有的话,您早就可以从其它个体中获得足够的力量而轻易腐朽整个晶壁系了。”

          “说的好,说的好,无限个体的意志汇聚成了无限的知识,无论是失败和成功其实都无所谓,比如说这次,您制造的天使大军,掌握了这个世界的大势,这连我也无法匹敌,但是您的经验,您的天使,我全部已经将这笔财富告知了其它个体和本体,这使我们非常高兴。”阿斯摩蒂尔张开了翅膀:“因为下次我们就获得了您这部分力量——真正地强者和弱者之间的区别,仅仅在于,强者有着无限再来的本钱,失败几次,甚至千次万次,都根本无所谓,而弱者次失败就万劫不复,其它的差别,比如觉悟啊,境界啊,全部是幻觉而已。”

          “如果这样说来,那我也是弱者了。”安尼恩苦笑的说着:“我失败次,就万劫不复了。”

          “不过你赢了,不是吗?因此有着再来赌次的机会,不过,如果不能超越晶壁系,你哪怕拥有再强的力量,也不过是弱者——爱欧就是明显的例子,它获得了另外个投影的赏赐,而部分获得了这个晶壁系地认可,因此才被称为诸神之王,可是它还是弱者,它与这个晶壁系的联系太深了,无法脱离,本质上说,它在我眼中,不过是蚂蚁而已。”阿斯摩蒂尔从容的说着:“至于为什么那个投影不是如我样本体降临,嗯嗯,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善,这个与我匹敌的家伙,它喜欢从当地晶壁系挑选选民而不是直接降临。”

          个或者多个庞大的存在,触角延伸到无数位面,投入各自的信念和投影,这就是无数世界中,总有相似的传说吧!不过,这个念头在安尼恩的脑海中闪而逝,它徐徐拔出了剑:“感谢您的教导,解开了我许多的迷惑,现在,就让我踏实的上前步,先斩杀了您,以获得这个晶壁系的奖励吧!”

          就算日后,在大宇宙中,获得无数的敌人,也只能踏上这步,原因很简单,不踏上这步,连成为敌人的资格也没有,踏上这步,也许将来面临恐怖,但是却从蚂蚁变成了人,有资格在宇宙赌局上发牌了。

          何重何轻,目了然,还用得着半点犹豫吗?

          身为十二翼的阿斯摩蒂尔不再说话,它也举起手中的光之剑,没有言语,也不需要了,宁知必死也必须战斗到底,这是身为投影的信念。

          只是次呼吸之中,整个神国的力量集中于瞬间。安尼恩在此时,已经直接达到了个晶壁系所能够容纳的顶点。

          没有必要刺中要害,它们都不是人,二剑相交,上面的意志和力量,已经足够分出胜负,以及存在和毁灭了。

          二剑相交之后,二神都停顿了半刻。然后,阿斯摩蒂尔的光之剑,开始崩解,片片光辉漂浮而出,在空中回旋,这就是这个晶壁系的肿瘤,地狱主宰地灭亡,灭亡只是瞬间。

          安尼恩有些遗憾的收回了剑:“我想不到,刚才瞬间,爱欧竟然没有出手。”

          “您感觉到遗憾了?”阿斯摩蒂尔的本质已经开始崩解。但是它的表情不变。

          “嗯。如果它忍不住出手了,我就可以连它也斩杀了,在此颠峰之时。”

          “这就是弱者的想法啊。身为强者,它出不出手,其实根本没有丝毫区别。”阿斯摩蒂尔说着,下刻,除了点水晶外,它就开始在这个世界变成虚无:“伟大的安尼恩啊,容我欢迎您来到宇宙,我们之间还刚刚开始,真是让我期待啊!”

          “也许您说的对。”安尼恩鞠躬的说着,就在这句话时。它已经彻底灭亡了,而余下地,仅仅是十二翼的黑暗天使。

          凝视着高空上点阿斯摩蒂尔留下的水晶,安尼恩知道,旦自己吸取了它,就可以立刻获得连这个晶壁系也无法赏赐的东西,它可以成为永恒的强大神,并且立刻在宇宙舞台上出现,这代表着本质的差别。

          但是此时。安尼恩只是笑,不能掌握的力量,再强也没有用,机关算尽的阿斯摩蒂尔,到了最后,还留个香饵给它呢!

          途中可以受到帮助,但是最后步,不是自己跨越,又有什么意义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