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26 部分阅读(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地拽他的衣角:“你吃得好多!”

          “什么都可以作假,只有肚子不可以。”

          “你这样子真不像个少爷。”

          “你也可以把我当乞丐。”他倒从容,“王子和乞丐没有区别,肚子饿的时候都会大叫。像这样——老板再来三扎啤酒,要冰的。”他的吼声中气十足,大有帕瓦罗蒂的风范。

          我小声对他说:“我还不会喝酒呢!”

          “哪有人出娘胎就会的,学嘛!”还是不客气,抓了把烤好的羊肉串塞给我,“快吃!你太瘦了!女人要丰满点哦!”

          我还未来得及腾出手来教训他下,已经被扎冰啤冻了手:“好凉。”

          大森林伸手过来要端我的杯子:“不会喝就不要勉强了。”

          明阳却说:“小乌鸦!人生有太多没有尝试的事情是个遗憾,你试试,没准你会爱上冰啤的。”

          我面前站的两个男人个是冰,个是火;个墨守成规事事谨慎,个狂放不羁热情豪爽。手中的冰啤已经渐渐和手的温度融为体,我却犹豫着。这次我决定听明阳的,像他那样喝了大口:“好苦!”我挤着只眼睛念道。

          明阳哈哈大笑:“多喝几口就适应了,酸甜苦辣都尝尽了,人活辈子才值得。”

          我再试着小口小口地抿,果然感觉到种回甘和淡淡的泡沫清香。

          “好喝吧?”明阳毫不忌讳地大口吃肉,从火板上切了大块儿递给大森林。

          可是大森林接过托盘拿着烤牛肉到边去了。

          我问明阳:“他是不是生气了?”

          “哪儿能呢!总生气不气死了。”他才不理会,把烧烤摊老板换下来,自己站上去烤肉串去了,嘴里还哼着首熟悉却叫不上来名字的桑巴。我笑他:“你真像个乞丐王子。”

          “你的评价很高嘛!”他乐得很,像喝了二斤烧白样摇头晃脑唱个不停。

          我回头看大森林的背影,为什么总是踽踽独行呢?他像个贵族,但是个贵族乞丐,总是落寞寡欢,和欢乐热闹的气氛格格不入。

          烧烤夜市旁边是商贩云集的小商品夜摊,明阳拉着我闲逛:“你们女孩儿就喜欢在这种跳蚤市场淘小东西。”

          大森林在后面跟着,沉默不语。

          “物美价廉不好吗?”我回问他。

          “好!但是你若去参加上流社会的聚会,我会把你打扮成女王,让你受万众瞩目。”明阳说,“让大家好像看烟花样仰起头看你,赞叹不已:哇——真美!”

          “我不喜欢,”我说,“只为了被人赞美穿得漂漂亮亮有什么意思呢?生活简单才最快乐。况且烟花虽美,消逝得太快了,我可不希望我的人生也是眨眼就衰败,那可比昙花还惨!”

          “哇——说到人生了,”这个没正经的,他伸直胳膊画了好大个圈,“好大个话题哦!”

          而我的注意力,已经集中在马蹬烟斗兽皮布囊这些东西上了。真稀奇,这是小摊老板收集当年马帮随身携带的各类小物件。我们仿佛重拾了散落在悠远历史繁杂角落里的点点碎片。

          “回去吧!”大森林劝道,“明天要早起。”

          瞧,他就是这么个守规矩的人。

          我们向来时的方向走,我却对坐公交车产生了恐惧症。明阳推我上车,并在我耳畔说:“其实我方才也在车上看见了些奇怪的事,我想你也看见了。”

          “啊?”我惊讶地抬头。

          他正冲我傻傻地笑。

          “你看见什么了?”我小心翼翼地问。

          那个俯在耳边的声音好像魔音:“我看见你坐在我旁边时变成了块儿木头。”

          “嗯?”我惊讶得合不拢嘴。他也看到了?我也变成了木头?“那你怎么没叫?”还看上去镇定自若好像没事儿人样。

          他冲我眨眨眼睛:“是不是直有个鬼跟着你?”

          我点点头。

          他却笑:“那我告诉你破除障眼法的秘诀。”

          “嗯。”我乖乖地把耳朵凑过去,听他说:“那是因为我爱你。”

          我慌张地后退,脸蛋儿顷刻间红得不像话。

          第83节:河口“鬼楼”11

          他却很认真:“我说真的,假象骗得了眼睛骗不了心,只要我心里告诉自己,我旁边坐的是我心爱的女孩儿,所有障眼法都会自己破除的。”

          “那我”我会害怕慌张,就是因为我相信了眼睛看到的,反而心盲了。

          “嗯!”他摸摸下巴重重地点点头,“你如果心里默念着,我爱狄明阳,那你看见的肯定不是木头。”

          这话听来不可思议,但是琢磨下好像很有道理。是呀!假象骗得了眼睛骗不了心。切都是心魔作祟,原来最强大的是人心,只要你心有所想,不论千难万险,总能冲破阻碍。

          侧目偷偷地看眼大森林,他好像睡着了样,休闲帽扣着,靠近车窗在打盹。我们说的话他定听不懂,这时候他和我就好像处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谁也靠近不了谁。

          这夜过得安稳,倒没有再见鬼魅。早晨坐火车到昆明,再转机去香港,之后转去欧洲。大森林似乎已经安排好切,计划周密,只吩咐我们该转哪个出口,该去哪个候机室。明阳根本漫不经心,我却是路张着嘴巴。

          没办法,就好像乡下妞进城样,我还是第次到香港机场,瞠目结舌地感觉就是:大。到处都光可鉴人,明亮堂皇。候机厅内绿树红花,莺莺翠翠,浓郁芬芳。候机楼从中间把机场分成两部分,明阳拉着我进了左边的国际航班停机坪。登机闸口共80个,免税店更是林林总总繁茂齐全。

          我在候机,没有别的事可做,广播里反复出现句话,我就学来好玩儿:洒够好杂口十九号闸口。

          明阳把绒线帽子扣在脸上睡觉。候机时小憩下无可厚非,可他偏要拿我的腿来当枕头,实在有些作威作福。我把他的脑袋搬起,腾开身子,像抱了个古董花瓶样把这贵重的脑袋轻轻放在座位上。

          “哪儿去?”刚要跑就被他钩住了单肩包背带。

          “洗手间。”

          他闭着眼坏笑:“去吧!领导批准了。”

          走过几个免税店后面去找洗手间,忽然看见大森林在拐角处打电话。不是我有意偷听,可有些话还是传进了耳朵。他正在以肯定的口吻说:“放心!我保证把他们都带回来!定不会出差错!”

          这种说辞令人担心!难道电话另端真的只是律师吗?

          我去洗手间,洗了洗脸,再抬头看镜子。

          不可思议的画面又出现了,光滑的镜面里出现了影像,就像是六十年代的那种黑白电影。

          个穿着裙子白色衬衫的女孩儿,她只有大片后脑勺对着我。她的对面站着个个子高高的男生,背景有很多杂物,包括篮球排球和切球具器械,是个储物室。没有声音,就像场哑剧。女孩儿似乎在哭泣,因为她的肩膀抖动得厉害。她和那男生说话,越说越激动,说着说着不知从哪里拿出把刀,狠狠地朝自己手腕上划去。我看见血飞了出来,男生的瞳孔突然睁大,却站着没有动。女孩悲愤地倒地,倒下之前她竟然回头看了我眼。只这眼,让我如被雷击,僵硬得无法动弹。

          那张回首的容颜正是小芫。

          完了,这鬼又跟来了。

          [第19卷]相识比邻

          老朋友们,感谢你们这些日子来陪我共同走过。鬼眼新娘2在网络上的连载已经有二分之了,早已过了我当初签订协议时与出版社的约定。像我在起初的博客公告中所言:备注:因鬼眼新娘1在网络上发表了完整版,虽是网络版,但也导致了作者与出版方不洽,实属为难。故青鸟与北京磨铁文化有限公司解除了关于鬼眼新娘2及今后所有创作小说作品的出版权利及合作事宜。因此,鬼眼新娘2也不能够将完整版本在网络上发表,但是青鸟会尽可能的多贴些,也希望读者朋友们理解。青鸟在此感谢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