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6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迎面,齐嗜云侧著身体替祁遮挡“祁,回去吧,这里风大”

          “恩”

          走在下坡的路上,祁还在想著齐嗜云方才的话,yi不留神踩上了松软的土壤,眼看就要滑落,幸亏齐嗜云yi把抓住了他。

          “怎麽了?”齐嗜云紧张的看著祁,记得刚才并没有摔到啊,祁却白著脸,蹲在地上。

          豆大的汗水滴落,肚子好痛过了yi会,腹部的疼痛缓解,祁才道,“没事,可能凉著了!”

          心里清楚不是著凉!祁突然为另yi个可能心惊!难道不,不会,自己并没有想吃酸的!也许多心了,吃坏了肚子吧!这样yi想,祁才放心。

          挤出yi个笑容,“我们回去吧”

          不敢再让祁单独走了,齐嗜云扶著他小心翼翼的走了下去。

          第59章

          到了营帐,齐嗜云就要为祁传唤随军而来的御医,却被祁严词拒绝了。

          “让御医看yi下吧看你刚才疼的,现在脸还是青的!”齐嗜云担心祁是否因为舟车劳累宿疾又发了,不死心的又道。

          依旧摇头,却有些不耐,“不用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

          叹气,祁的倔劲来了,怎麽说都没用。齐嗜云拿了毛毯为倚在床上休息的祁披上,祁心里正是说不出的烦躁,随手就将毯子又拿下来。

          “祁,你身体不好,盖上”

          这话在今天怎麽听怎麽刺耳,祁尖锐的道,“身体不好,身体不好你们只会这麽说我为什麽会身体不好?是你们都是你们”

          祁的话让齐嗜云准备重新为祁披上毛毯的手顿在了半空这样焦躁的祁即使在最初的日子也不曾的。祁的话,却像打入水中的石子,在水面引起波澜,齐嗜云心里yi痛,你果然还在怪我们当初吗

          惊讶的望著帐顶,祁才醒悟过来自己刚才都做了什麽呐呐的对著沈默的齐嗜云道,“是我失态了刚才的话,请忘掉!”

          “”牵强的笑笑,齐嗜云把手里的毯子递给他。

          接过齐嗜云手里的东西,祁心里像卡了根刺,静静披在自己肩上!

          “你休息会儿等你休息好了,我再来”说完,齐嗜云就转身。

          祁本想拦住他,可是,拦住後又能怎样?yi样是无话可说,自己把气氛给弄僵了,祁苦笑,自己都不清楚不知道方才那话究竟是心里话还是发泄之语。

          而齐嗜云yi走出营帐,就靠在旁边的木桩上沈默

          下午见面,两人都尽量不去想上午的事,yi时倒也看不出什麽不妥

          商讨了yi下午但由於意见不yi,也没什麽大的进展,只是猜测是毫无用处的。

          而就在这时,齐嗜云的心腹陆子溪回来了,带来了喜忧参半的消息。

          当他费尽心机接近了百济清的营帐时,却发现场是yi片混乱,原来,竟然已经有人先下手了!想再近yi些探清生死是不可能了,营帐已经里里外外围了好几圈,在这生死关头,尹封更是片刻不离的守在那儿

          “你怎麽看?”齐嗜云偏头问著祁。

          “很难说,先不说是真是假,假如是真的,刺杀他的又究竟是敌是友?!”祁敲著手指,轻吟。

          点头,“我也是这麽想”转向跪地之人:

          “子溪,你退下休息吧”

          “是,陛下!”

          第二日yi早,天色未亮,齐嗜云就yi脸深奥的找到了祁。

          “这麽早就醒了!”yi掀开帘子,祁居然已经坐在桌前,疲倦的用手撑著翻阅著书卷,“yi夜没睡?”齐嗜云皱眉,早知道自己应该等他入睡再离开。

          “睡不著而已你也很早啊”

          接过齐嗜云递来的卷轴,“这是什麽?”yi早上就为了这来找我。

          “看看吧很有趣的东西,昨天夜里有人送来的!”

          匆匆扫了yi眼,祁愕然抬头“确实很有趣真是出人意料啊”低头细细看起来。

          第60章

          祁合上手上的卷轴,确定了信上的印章确实属於尹封後说道,“没想到会是这样!”

          “不过,这就解释了尹封的行为为什麽只是试探”齐嗜云接著道。

          祁点头。“没错,让我们假设yi下吧!尹封要利用我们,可以这样说吧!”

          狡猾yi笑,齐嗜云回道,“没错!”

          “虽然他说得很好听”祁歪著头,“可是事实上就是这麽回事!”

          “那麽,我们要不要顺便也利用yi下呢!”

          齐嗜云望向祁,两人目光相接,相视而笑。

          清俊文雅的尹封国师,正在大发雷霆。

          “混蛋既然敢这麽做!”

          “封儿,不要说了”床上的人虚弱的制止。

          “对不起,我不该在你面前发脾气!”不眠不休的照顾病人,尹封的疲倦可想而知。但是,此刻他的愤怒已经压制了。

          摇头,“封儿我没事,你不要乱来。”

          “恩”端了药喂到他嘴边,“不要担心,我不会的你喝完药好好休息!”

          看著重新躺下的人,尹封走了出去,在出去见到守卫的瞬间,笑容又回到了他的脸上,但是眼里依然的冷冰冰的凉。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