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砸到他脸上,掉头就走。

          赵子安勃然大怒,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发过这样大的火,面色狰狞,双眼冒血,简直就像地狱里的魔鬼yi样,恶狠狠地瞪着我:“把它捡起来,戴好!”

          我轻蔑地冷笑,我丢弃的东西就是垃圾,没有人会把垃圾当成宝。

          他像疯了yi样,扑上来将我按在地上,甚至来不及扯掉我身上的衣衫,没有任何前戏,直直地进入了我的身体。身体像被车裂yi般的疼痛,仿佛有yi把刀将我生生劈成两半。

          我真的成了他口中的□,或者说连□都不如,是天生的□□,在这样屈辱中,我竟然还达到了□。他满足地趴在我身上发出喟叹,那yi声那般漫长,像是从身体的最深处发出的yi

          样,他捡起了地上的戒指,从新在我脖子上打了个结:“以后,除非是我亲手将你的脖子拧断,否则这只戒指你永远不能够丢下。”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被他扼的半死,嗓子已经说不出半句话。我的身体破碎不堪,我的手肘膝盖全是擦伤,还在流血,我残破得像yi幅在雨水中浸泡的水粉画,满是浑浊。李

          然然吓得大叫,颤抖地看赵子安:“子安,我们得把囡囡送到医院,她这个样子,快要死了yi样。”

          我自然没有死成,这样肮脏残败的我,黑白无常也懒得来勾我。赵子安帮我清洗了身体,他不肯让李然然动手,怕她yi时激愤,顺手把我按在浴缸里闷死。其实我觉得,更有

          可能做出这种举动的人是他。可是他的动作却出奇的温柔,他帮我洗过无数次澡,欢爱过后,鸳鸯浴,□的前戏,等等等等,没有yi次是这样,因为绝望,所以温柔。家庭医生来

          了,给我开了外敷的药,又给我挂抗生素。我热爱这个医生,因为他永远波澜不惊,无论看到怎样不堪的我,都不会挑高半毫米的眉毛。

          我在别墅里躺了yi个星期,父亲派人送来了去法国的机票和母亲为我准备好的行李,我毫无异义,传说中,纳塞河可以荡涤无数的灵魂。我学习设计,与热情浪漫的法国男人

          。他们称赞我是至高无上的女神,当我看到卢浮宫里吕燕的大幅海报时,我终于哈哈大笑,终于有yi天,除了你,赵子安,也会有人这般大声的叫我美女。我把我的第yi幅作

          品卖出去,我请我所有的朋友去酒吧狂欢,可怜那点儿钱不够付账,有个高大英俊的亚裔男人为我解决了账单问题。他带我回了他的公寓,我微笑着等待419的来临。上yi次临到坦

          诚相见,我yi脚差点没把那个倒霉的美国帅哥踢成不能人道完全是因为我有洁癖,看了那金晃晃的胸毛就感觉自己是在人□。被我在酒吧钓到的美国帅哥很生气,作为精神补偿,

          我做了yi顿中国菜给他吃,他吃的满嘴流油,感慨真是可惜,亲爱的ryise,你是个性冷感,否则我yi定会娶你回家。我微笑着收拾餐盘,那些菜式是你回来之前我报烹饪班去学的

          ,我在你面前不是性冷感,可是你依然不会娶我。

          我的走神让亚裔帅哥非常不满,他在我胸口上重重咬了yi口,原来男人都是属狗的,喜欢咬人。我看着埋在我胸前的黑色的脑袋,闭上眼睛,忽然很想你。亚裔突然开口骂人

          ,他说的是法语,我那从正规法语课堂上学来的华而不实的词汇自然不能领会法语的真谛。亚裔帅哥终于放弃了,因为我痛的浑身颤抖,满身都是冷汗,我紧紧抱着他,用女王般

          的气势命令他继续下去。男人其实就是yi种恶心虚伪的生物,你高高在上,他们就窥视裙底,你脱光了衣服投怀送抱,他们反而吓得逃之夭夭。中看不中用的亚裔帅哥躲到了卫生

          间里,任我如何捶门,都不肯再开。我苦笑着穿好自己的衣服,在寒风瑟瑟的纳塞河边游荡了yi夜,中途遇见警察叔叔无数,没有yi个流氓醉汉来占我的便宜。

          原来,只要不是你就不行,哪怕是yi个长的如此像你的男人,原来身体是最忠实的,我用我的身体记住了你。

          每个人心中都有yi座隐匿的城

          四年后我回到了家中,其实还没有来得及参加毕业典礼,因为母亲的急电。家族中的争权夺利已经到了白炽化的阶段,剑拔弩张,勾心斗角。母亲需要yi位同盟军,在同父亲

          以及赵子安的争斗中赢得胜算。她想到了她的女儿,她被誉为设计天才的女儿。天知道我的母亲是不是晕了头,那些所谓的名师的话也能信?所谓专家,全是屁话。中国牙防组的

          那些白大褂,哪个不是号称资深权威专家,谁给的钱多就说谁家的牙膏好。那些所谓的设计金奖也是假的,我都不知道我设计的那些东西到底有哪里好,我怎么就看不出其实深远

          的寓意?好在那些奖金是还是真的,所以我才能应付这么些年的学业生活。可是母亲急红了眼,有了李家准女婿的头衔,赵子安如鱼得水,已经将她击得节节败退,李然然的肚子

          里又孕育着yi个小生命,简直就是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她只有yi个女儿,关键时刻,她只能选择向她的女儿求救。而这唯yi的女儿又能有什么选择呢。

          我最终答应帮助母亲完成设计图纸,她始终是我的母亲,虽然我们常常彼此都忘记了这件事情。我得进这份孝心,无论有没有效果,我都要做yi次试试。

          赵子安爬到我的床上时,我微笑着用手指描摹他面庞的轮廓,仰起头来,露出光洁雪白的脖颈,低声喟叹:“哪个女人为男人生孩子都是他们的笨蛋加三级,她在忍受身材走

          样面庞发肿以及剧烈的妊娠反应时,她的男人正爬在别的女人的床上象yi条狗yi样。”

          他笑,咬住我的嘴唇:“我就是狗,要的就是你这条小母狗。再说,我不是她的男人。”

          我讽刺地抬高了眉毛:“那你是谁的男人?我的?哦,上帝,我真恨不得自己是慈禧,搞yi次全国快男海选,选上的统统送到宫里当太监,等到yi揭榜,呵,头名竟然是你。

          赵子安哈哈大笑:“我会让你知道我是谁的男人的,我亲爱的老佛爷。”

          他从不食言,他告诉了我他是他自己的男人,三天后的董事会上,赵子安拿出的设计方案如我母亲手里拿到的同出yi辙。我的母亲当场心脏病发作,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停止

          了呼吸。医生在无谓地抢救了六个小时后,宣布抢救无效。我的母亲,在收到不知名人士寄给她以我和赵子安为主角的□光盘时没有惊慌失措,只是打了我yi个耳光勒令我学业完

          成前都不需要回国,为了防止我偷偷溜回来继续丢人现眼,她甚至断了我的经济支持,让我没有多余的钱买机票。这样yi位坚强的女性,却在女儿对自己的背叛后精神支柱轰然坍

          塌,猝死在董事会上。而我,在这yi刻,终于明白了那天晚上我为什么会睡得那么沉,其实真的不必要,不必要递给我yi杯放了安眠药的牛奶,因为只要是在你的怀中,我总能安

          睡到天明。

          母亲的葬礼很盛大,生前悲哀死后荣,楠木棺材葬香魂。我站在她的墓碑前,沉默地磕头,直到额头鲜血淋漓。当我血迹斑斑地出现在老宅时,李然然惊慌失措地看着我,好

          像见到了鬼yi样,连连摆手:“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没有给她吃过药。”

          我拿着在母亲房里找到的药瓶在她眼前摇晃,李然然惊恐地解释:“那些都是你母亲吃的药,她心脏yi直都不好。”

          我微笑:“这些我自然知道,我请教过医生,他告诉我,药是没问题,但只要吃得过量就会引发猝死。”我俯下身子,把耳朵贴在她微隆的小腹上,轻声道,“又没有人告诉

          过你,当yi个生命的结束,就是另yi条生命的开始,那离开的灵魂并没有散去,而是盘旋在她生前生活过的地方,伺机钻进谁的芓宫里。你看,我的妈妈正躺在你肚子里呢。”

          李然然“啊”的yi声尖叫,拼命地往楼上跑,快到楼上的时候,她yi脚踏空了,直直地往后仰,顺着楼梯,滚了下来。

          赵子安在大门口怒吼:“囡囡,你在做什么?”

          我无辜的举起双手,指指楼梯:“你老婆是从上面摔下来的,我yi直站在楼下动都没有动过,可别把责任推到我身上。”

          李然然躺在血泊里,双手紧紧抱着她的肚子,眼神凄厉:“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没了。”

          赵子安这才想到当前的重点不是追究谁是罪魁祸首,而是挽救自己老婆孩子的性命。他抱起躺在血泊里的李然然,表情像在哭:“然然,然然,你别怕,不会有事的,我们的

          孩子不会有事的。”

          对,你们的孩子不会有事。而我的孩子,早在白色的药片作用下永远的离开了我的身体。巴黎找不到肯为我打胎的医生,我只好辗转弄来了药物自己按照说明书自己做药流,

          结果失血过多,在租房里晕了过去。是我的房东,yi个可爱的瑞典籍男孩把我送到了医院,我淌了yi个多月的血,我问医生,这样子是不是说明我身上的血都是新生的,医生点头

          ,愿上帝保佑我,我们都会获得新生。

          我的面色苍白而透明,可爱的瑞典男孩变成了我的男友。像他这样纯正的基督徒原本是无法忍受堕胎这样的原罪,然而他原谅了我,照顾着我,他反对婚前性行为,所以我们

          能够相安无事。

          李然然的孩子最后没能保住,她原本就是不易受孕体质,此后干脆就习惯性流产起来。这些都是后来的事,我没有亲身经历。我又飞回了巴黎,穿着性感内衣把我亲爱的善良

          的温柔的英俊的瑞典男孩引诱到了床上,我们终于做到了最后,最后的最后,我抱着他的头,轻轻地呼喊“子安”。

          瑞典男孩终于飞回了他的祖国,我在新房客搬来时才知道他已经把这间小公寓卖掉了。我yi点儿也不怪他背后yi刀,他为我做了太多太多,所有根本就不值得的事情。他是个

          好男孩,我祝福他会找到真正的天使,而我在地狱,已经无力挣扎。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