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4章:挂了一整天的水(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今天发起高烧来了,走路像踩在棉花上面,浑身轻飘飘的,先恢复一下身体!

          小宝打算先去找一起从孤儿院出来的竹杆和冬瓜二人,然后一起来解决这个天大的难题。

          冬瓜本名叫莫河,典型的宅男一枚,整天就会待在房间里玩网游,偶尔印堂发亮时便会打出三两件极品游戏装备,卖几个钱改善一下生活。

          竹杆本名叫刘海,和那二愣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死党,唯一与他们有区别的是,这竹杆可并不是什么好货色,不但没有正经的工作,而且整天游手好闲的,平时就靠着偷蒙拐骗过日子。

          小宝整理了下对这两人的一些记忆之后,暗想:“这老王实在是应该好好地检讨检讨自己的教育方式了,看看都教出些什么货色来了?”

          穿过了一条阴暗潮湿的小巷之后,一栋民国式样的陈旧老楼出现在小宝眼前,楼很老,老得甚至可以闻得到那股子末日般的绝望气息。

          墙壁上写着一个巨大惨白的“拆”字,显然这幢楼早就光荣地加入了政府的拆迁之列。但正是冲着这个巨大的“拆”字,房租才会比街上的大白菜还便宜,而竹杆和冬瓜二人,就住在了这里,若不是实在挤不下,相信二愣也早就搬了过来。

          踏上虫咬蚁啃,半残不全的木楼梯,在阴暗中发出了阵阵“吱吱”声,忐忑不安中,小宝直接推开了房门。

          小宝探头一看,房中只有冬瓜一人在,此时他两条粗短的大腿正架在桌子上,活似只特大号冬瓜般的身躯瘫倒在椅子上。随着他的晃动,木头做成的楼板就好像一头老牛拉着满车的货物,不负重荷地发出阵阵沉闷的喘息声,令得小宝一阵心惊肉跳。

          此时冬瓜胖如圆盘的脸上显出无比亢奋之色,正聚精会神地盯着台老得快断气的球形电脑屏幕看,一双暴凸的眼球,几乎贴到了屏幕。

          听到推门的声音,冬瓜却连头也不回,只是用余光瞄了小宝一眼后,淡声说道:“你自己随便找个地儿坐吧。”

          小宝一语不发地站在他身后,屏幕中正放着岛国爱情动作片。小宝看了一会儿,忍不住笑着说道:“想不到你这里还有这么精彩的东西看啊!”

          闻言冬瓜胖脸不由抽搐了一下,回过头鄙视的说道:“屁话,你这一根筋的二愣还没开过荤吧?看了别憋着,用五姑娘解决一下好了。”

          屏幕中的岛国爱情动作片已渐渐到了,剧中男女经过一翻试探之后,开始展开了惨烈无比的肉搏,随着动作的愈发激烈,屏幕中的女优,呻吟声越来越高亢

          二人盯着屏幕,脸上的表情随着发展而显得更加专注和凝重,直到最后那男的猛地拉出短枪一阵狂射,女的身体不断抽搐着,那样子,活似一条跳上了岸的鱼。

          随着那男的出局,屏幕中只剩余那女的添着手指,脸上满是意犹未尽的表情,似蛇般扭动着她那白花花的身子时,小宝和冬瓜脸上紧绷着表情这才松驰了下来。

          小宝盯着屏幕中那女优诱人的身体和脸上饥渴的表情时,不由舔了舔嘴唇说:“唉,好大菜都让猪给拱了啊,实在太可惜了,看那些小日本的女人活得真是憋屈,如果让她们试过咱中国爷们的味道,估计就明白日本男人是啥种残次产品了,那样的话儿,拿去剔牙齿我看还差不多”

          “咦?二愣,你的嘴啥时候变得这般毒了?”

          “靠,难道我说得不对?等爷有了钱,一定要去岛国溜达溜达,顺便一展我们中华爷们雄风,将无数的日本娘们解救于水深火热之中!”

          冬瓜闻言愣了愣,随即嘲笑着说:“算了吧你,等你有钱的时候,岛国可能都已经沉沦了。不过二愣,三棍子打不出个屁的你,咋像变了个人似的,居然说出这么有水平的话来了。”

          “呵,时代在进步,人也会进步的嘛,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小宝心里却在想:“二愣?那货早就不知赶那投胎去了,老子是一等鹿鼎公,韦爵爷!”

          动作片终于放完了,二人的目光恋恋不舍地屏幕上离开,冬瓜猛地吸了一口烟,挑了挑眉毛说:“二愣,自从你丫的没事找事被车撞了后,你就没来过了,嗯,我还真有点怀疑,你脑袋是不是被车给撞开窍了,要不然的话,你说得出这一翻话来就是怪事了,今天过来,有事嘛?”

          “呵呵,难道没事就不能来逛逛了吗?”

          “废什么话,有什么鸟事就赶紧说,一会快出来了,我还得进游戏刷副本打装备呢。”

          “你身上有多少钱,全掏给我。”

          小宝毫不客气地说,冬瓜一听,二话不说的将全身口袋全部翻了个遍,把十多张皱巴巴的钞票全部拿了出来,递给了小宝。

          “33块五毛?你一个大男人身上就这么点钱?你怎么混的?”

          “大哥,拜托,穷好像并不犯法吧?你管我怎么混的干嘛?”

          “行了吧你,还打个鸟装备啊打,立马关掉电脑随我出门,咱们捞钱去。”

          “捞钱?我说二愣,你是做梦呢,还是脑袋真给车撞秀斗了?就你,还去捞钱?那还不如我跟着竹杆出去呢,靠!”

          “你不信?”

          “信,我怎么会不信呢,因为太阳都要从西边出来了,我能不信吗?”

          “冬瓜,跟我去捞一票,院里急等钱用呢,你去不去?”

          一听到孤儿院,冬瓜立马坐了起来,旋即惊讶地问:“二愣,院子急用钱,那你准备啥办?你所说的捞钱法子该不会是要去岛国,然后抢掉那些男主角的戏吧?”

          “”

          “二愣,这饭可是要一口一口慢慢吃才行啊,咱能不能治好这一身穷病再去解放日本女同胞为好啊?现在去,难道我们俩游水过去不成?”

          “少在这扯淡,赶快跟我走!捞钱去”

          钱是个很现实的问题,俗语说得好,一文钱逼死英雄好汉!这种悲剧小宝不知道自古以来到底有没有发生过,但显然,小宝并不想成为这种故事中的主角,所以他要想尽办法去捞钱,不择手段地去捞钱。

          但捞钱还真是一门高深的学问,你得明白什么钱可以捞,什么钱不能捞,怎么去捞?怎么个捞法,林林总总,捞到的这个钱有命花才行,要不进了局子,吃了花生米或逃亡什么的,那样的钱不是钱,而是催命符!

          小宝和冬瓜二人走了一个晚上,几乎把整个扬州城翻了个遍,但结果却悲哀地发现,那里看到半点赌场的影子!

          一个原来是二愣,一个是半步不出大门的宅男,想找到赌场显然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没有了赌场,没有了牌九,也没有骰子买大小点数之类的东西,小宝空有一身惊俗骇世的技术,最终自然落得了个跑断腿也没处施展的地儿。

          二人拖着两条沉重的腿,唯一的收获就是在某个商业广场撞上了正在向人兜售假文凭的竹杆

          只见贼眉鼠眼的竹杆正在耐心地向一名二十多岁,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青年介绍包里的文凭,时不时小心翼翼地四处张望着。

          最后竹杆压低声音说道:“我说朋友,这年头就算是清洁工都需要文凭竞争上岗,有这一证傍身,可谓是前途无量啊,你看看,这本北大的就两百块,那,这本牛津的才二百五十块,怎么样?买上一本吧?”

          那青年楞了楞,迷惑的说道:“北大?牛津?你这还有些什么证?”

          “什么证都有,哪怕你要美国哈佛经济系的学士学位,英国剑桥大学的都行,找工作如果没有这张金字招牌,你怎么和别人竞争呢是不?这个道理,相信你应该比我懂吧?”

          那青年细细思索了一下,目光渐渐变得发亮了起来,问道:“你说美国哈佛大学经济系的学士学位都能办得到?”

          竹杆晒然一笑,把自己没有二两肉的胸膛拍得“砰砰”响,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用着一百二十分肯定的语气说:“这个自然,嘿嘿,告诉你兄弟,我不但能办得到,而且绝对专业,学位证编码就算在网上都可以查得到,里面的资料能证明你确实读过哈佛大学。”

          青年惊讶地说道:“是吗?这怎么可能?你是如何办得到的?”

          一见鱼儿快要上钩,竹杆淡淡的笑了笑,脸上的表情变得高深莫测了起来

          那青年压低声音说:“兄弟,我告诉你吧,其实我也是个专门卖文凭的,不过,我手里头只有国内二流以下本科和些大专的,似你这般手眼通天,居然连哈佛剑桥也弄得到,真是天都黑了。”

          闻言竹杆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愕然地问道:“兄弟,天为什么黑了?”

          “呵,那还用问吗?牛都让你给吹到天上去了,那能不黑吗?”

          竹杆不由满头黑线,那青年不屑地瞟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呵,你自己瞧瞧,我身上穿着的西服是阿玛尼,手上戴着的是劳力士,你呢?”

          那青年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旋即上下打量了竹杆一眼之后轻蔑地说道:“卖文凭是门技术活,你瞧瞧你,都混成个什么样子了?身上全是地摊货,连你底下的裤衩加起来也不到三位数,呵,还哈佛?我看你脸上的那些坑坑洞洞,就只差刻着麻子这两个字了。”

          “兄弟,这口饭并不适合你,我劝你还是另寻门路去吧。”那青年说完,轻轻地拍了拍呆如木鸡般的竹杆以示安慰,随即潇洒地扬长而去。

          原地空剩下脸上满是沮丧之色的竹杆,蔫着个脑袋,也不知他在想着些什么,但显然,他严重地被打击到了,小宝与冬瓜走上去,向他挤了挤眼,旋即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大笑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