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0来者身份(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苍穹国是什么地方!哼,管他来自哪儿,敢在这儿闹事就是和我们整个邀月大陆作对,武仙么,让我去会会他!”司马大将军越过侍卫,提着刀继续往前走。

          “慢着!”

          一道急切的声音,乾坤帝从座椅上站起来。

          虽然司马大将军和侍卫的对话声不大,但经乾坤帝授权,播音魔兽将两人的对话一重复播放,在场的所有人就都听见了。

          苍穹国……

          晚妆眼神微冷,目光朝南竺西宫正门的方向看去。

          苍穹国的人,怎么会来邀月大陆,好巧不巧,还在是四国祭时出现?

          “呵~三大世家么,看看来的是哪个蠢蛋。”白末身子往椅背上一靠,嘴角邪笑着和晚妆一同看向南竺西宫的正门方向。

          而凤胥言,则风轻云淡的继续剥橘子,喂橘子。

          “让……请来者进来。”乾坤帝朗声吩咐。

          司马大将军和在场的各国官员十分震惊,来人这么嚣张,乾坤帝的神色竟然还看似不能惹他,苍穹国三大世家,这究竟是什么地方,什么人?

          “皇上,万万不可!”林丞相出声阻止,“来人如此不把我们四大国放在眼中,我们怎可以礼相待?”

          “对啊,应该将此人抓起来,处以刑罚!”兵部尚书随之附议。

          “说的对,皇上陛下,万万不可将此人放进来!”西凉国的随行官员也出声认同。

          而后,此起彼伏的反对声响起,四国官员皆不认同将外面闹事之人放进来。

          只有北陵梓澈,还有西凉国国师大人,沉默着不说话。

          “司马大将军,还不快去!”乾坤帝催促。

          “是!”司马大将军知道皇上让他这么做,有他的道理,不敢违背。

          “皇上,苍穹国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何我们要惧怕?”兵部尚书觉得这么不明不白,不能服众。

          乾坤帝长叹一声,“苍穹国……大家只要记住,苍穹国的人,可以轻易毁灭我们任何一国,千万不能得罪!”

          “这……”兵部尚书和众人异常震惊!

          “太子哥哥?”北陵羽疑惑的看向北陵梓澈求证。

          北陵梓澈神情凝重的点头。

          “这是什么地方,为何以前没听说过呢?”北陵羽不相信这世上竟有这样厉害的地方。

          北陵梓澈不能多说,只道:“苍穹国,是只有当朝皇帝和皇位继承人才能知道事。”

          北陵羽还想问点什么,但见南竺西宫正门处,司马大将军已经迈进来,便将目光看向那儿。

          除了司马大将军,姿态嚣张的走在司马大将军前面的三个人,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这三人当中,一人身穿淡紫色锦袍,二十岁左右的脸上写满了骄傲与蔑视,趾高气扬的目空一切。

          另外两人做侍从打扮,走在紫衣男子身后一侧,随着缓缓走进,他们的目光落在周围邀月大陆人的身上,眼神依然如同看蝼蚁。

          “这就是苍穹国的人吗?看他们那拽样,真想去把他们揍到爹娘都不认识!”司马水仙气愤的猛拍一下桌子。

          凤胥言轻声叫了一声,“凤一。”

          “君上。”低沉嘶哑的声音,凤一无声无息的不知从哪儿冒出来。

          “这个人的信息。”凤胥言看着越走越近的紫衣男子。

          凤一迅速道,“蓝立轩,蓝家主家二房蓝逸傲之子,在蓝家排行老六,武圣级别,资质一般,不受家族重视。”

          凤胥言点头。

          凤一如出现时一样,又无声无息隐踪。

          “原来只是这种人。”白末轻笑一声,妖-艳的双眸勾魂摄魄,“正好无聊,看看他要耍什么花样,解解闷。”

          只是!只是这种人!?

          司马水仙恨不能抓着白末的衣领使劲摇晃,那可是武圣啊!在整个邀月大陆都找不出几个的武圣,在你眼里却仿佛根本不值一提,你究竟是有多厉害!?

          咦,武圣?

          不是说来的人中有比武圣高一级别的武仙吗?

          那个什么蓝立轩是武圣,难道武仙是他的侍从之一?

          司马水仙被这个想法惊住了,如果武仙都是他的侍从,那这个人的身份地位……

          “皇上。”司马大将军走到乾坤帝不远处停住。

          乾坤帝摆下手,司马大将军退到一边去。

          “赐座!”

          内侍们立即抬着一把较为名贵的花梨大椅,摆放在蓝立轩面前。

          蓝立轩看了一眼花梨大椅,还没说话,他的两个侍从便一同上前抬起椅子,把花梨大椅安放在整个场地的最高位。

          那个位置,该是在场最尊贵的人落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