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开》含番外_分节阅读_6(1/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内兄**说网@超速更新@)

          **jia住她纤细的身子,把她两条修****滑的x并拢,肿痛的要爆炸的火热**她两xx的空隙,然后迫不及待的上下**动。

          下身的刺痛渐渐过去,****的地方一阵阵的开始有了奇异的**,顾烟**到他的xx就在她酥**了很久的地方外面来**回的**,偶尔他一个xx,还会斜斜的刺进她xx的一塌糊涂的柔**一点点,他压在她身上,一下一下的xx,她被冲撞的**哼起来,听在梁飞凡耳里,无异于火上浇油,她滑腻的两**之间****的缝隙让他几**发狂。

          他越发的忘情,压在她身上越来越重,顾烟**肺里的空气都要被压的散光了,忽然身上一轻,他**喘着起身,快速把她翻了过来,抓着她的**,下身抵住她的**瓣,微微的刺进去,然后紧紧抱住她,一阵颤栗,在她耳边吼了出来,紧紧的压着她,顾烟的下身热热的被灌**什么。

          “你……梁飞凡——那是,什么?”她其实能猜到那是什么,可是……那样子,不是就代表——结束了么?就这样就结束了?那——她怎么办呀……

          梁飞凡含笑,用半软的xx抵住她,“那是证据——证明你多么的xx……烟儿,我简直飘飘**仙……”他边说还什手去**她,手指推进,把他的**揩进她的深处。

          “梁飞凡!你好**情!”她**脸低低的**。

          梁飞凡愉悦的笑出声了,在她手背上**了一下,“我还没做什么呢……烟儿,想不想我更**情一点?恩?”他低沉的声音很是**感,循循善**的引**她。

          顾烟放下手,脸上飞上两片嫣红,她眼睛xx漉漉的亮,媚眼如丝的唤他的名字,“飞凡……”

          梁飞凡被她刺**的眼睛猩红,积攒太久的**火让他马上又坚**如铁。

          “再叫我一次……”

          “飞凡……x……”她的丰盈被他含住,触电一样的**四下游走,他刚刚**在她体内的**忽然的火热起来,她柔柔媚媚的喊他:“飞凡……飞凡……”

          梁飞凡再也受不了,放开她备受疼**的丰盈,**住她的**,腰一**,肿胀的火热一点点的探进她的体内。他缓慢的速度不足以平息顾烟体内的**动,她不满的扭腰,这样的催促梁飞凡当然受不了,**的一**身,顶过一层**的阻碍,处子温润的****浇在他的**发上面,热热****的,终于,他拥有了她。

          充分的前戏和他火热的润滑**,这次顾烟没有感到十分**,只是微微的哼了声。他****的一条埋在体内,涩涩的**。两个人以奇异的方式融为一体,她甚至能感受到他身上传来的脉搏跳动,一下一下,在他们结合的地方,从他的心里,传到她的骨****脉里。

          他把她的**拉的更开一些,以便他更为深入。大手抄起她的后背,让她整个人都贴向他,两个人之间一点空隙都不留。她软软的哼,他开始动了,****的棒状物**过紧紧**着它的****,一种生涩的刺痛蔓延开来,那是仿佛肌理被拉扯的撑开感,说不上痛,却奇异的她恐慌。顾烟忍了两下,开始**,**手推他,微微弱弱的抗拒,“**了……飞凡……好难过,**了好不好?……”

          梁飞凡心疼极了,吮去她眼角的泪**,低低的安**她,“好,知道了,知道了,乖,不哭,**乖不哭……”她的**泣引起下身的紧缩,一阵阵的裹着他的xx,他几乎忍不住再次**出来。

          他死死的屏住,只慢慢的在她体内磨着,她温热的身体**着他,刺**着他每根神经,身上每个**细孔都在**的呐喊,可是她在身下哭叫,喊痛,他只好再难受也忍着。

          他的汗滑过他英**的眉眼,落在她细白的**上,他试探**的往里送了一点点,****幅度的来**回慢慢慢慢的进出,顾烟渐渐有了**,咬着****声的**着回应他,梁飞凡吸住她的嘴**,**一xx放开,她红肿的**嘴****的绽放,惹他一尝再尝。

          她挠在他后背上的力道越来越重,“恩……x……”她失神的叫起来,温热的体内有频率的**起来,箍的他肿大的xx很是**。

          顾烟一丝力气也没有,软软的陷在**里。梁飞凡心疼的在她脸上连连****。他依然坚**的xx忍不住动起来,微微退开一点,再**的顶进去,感受她细腻的****仿佛无数张**嘴一样吮在他的热铁上,**的如登仙界。

          顾烟受不住,身体一个劲的往上缩去,刚刚高氵朝过的体内**异常,他**的顶进来她就**喘着哼起来,他越刺越深,她害怕了。

          “**了……飞凡……”她难受的哼,那样奇怪的**,她一时之间接受不了那么多。

          梁飞凡**着她的眉心,下身恋恋不舍的磨蹭了一会,从她体内退了出来。他再难受也不想吓坏了她。quot;“飞凡……”她知道他应该很难受。

          梁飞凡没完没了的**她,“没**,烟儿,我没有**……”

          他上身重重的压着她,坚**的**膛磨着她的**,一只手什下去熟练的****着自己的xx,好一会儿,热热的一片喷在她的**腹上面。

          两个人的**都平复下来,梁飞凡疲倦却无限**的从她身上翻下来,搂她在怀里。

          顾烟累极了,却觉得刚刚和他**密的接触过,这时候xx过去很**脸,她靠着他坚实的**口,懒懒的窝着,“你刚才许了什么愿x?”

          梁飞凡低头****她红润的**嘴,“我——”

          “——算了,说出来就不灵了……”她打断他,冲他笑了笑,打了个哈欠,慢慢眯上了眼。

          梁飞凡低笑,在她额头上**的细**,会灵验的,顾烟,我许的愿望,一定会灵验的。

          第二天起**时,她哼哼唧唧的赖在被子里,他抱着她去浴室洗漱,洗完出来了她还是懒懒的不睁眼。*“腰还酸吗?”梁飞凡给她一件件的穿好衣服,轻声问她。

          顾烟的脸热的**,什手**住他的嘴,“不许说!”,其实他昨晚很温柔,她几乎没有怎样的**,只是,总是觉得不好意思。

          梁飞凡在她手心**了一下,她呀的叫了一声,连忙放开,在他衣服上蹭了两下,一脸的嫌他。

          梁飞凡忍不住又**上她,把****她****她吸住,“**迟到了!”顾烟面红耳赤的xx,**喘吁吁。

          梁飞凡意犹未尽的在她**角再轻**几下,他昨晚一夜没xx好,一个梦接着一个梦,醒来看看她真的在自己怀里,真的真的不是做梦,就这样一会儿醒一会醒的到了天亮。

          “昨晚,是我收过的最美好珍贵的生日礼物。”他眉眼温柔,修**有力的手指**过她**巧的耳,nie在她白**般的耳垂上。

          顾烟满脸红晕,“呸!”

          吃过早餐,他送她去学校。到了校**口他把后座上的包拿给她,又拿过来一个文件袋。

          “什么呀?”顾烟接过来拆开,一看就扑哧笑了。

          “梁飞凡,你目无法纪!”竟然直接把期末考的试卷都拿来了。

          “不是****了别人的考试重点么?照着这个再整理一份还给人**。”他拨**她的头发jia进耳朵里,漫不经心的样子,这学校三分之二的大楼都是梁氏承建的,要两**试卷能有多难。

          都说被**滋润的**人**灵灵,经过昨晚,她好像越发的楚楚动人了,看的他心里****的。他越凑越近,顾烟见势不对急忙下车,一口气跑了好远,回过身来笑着对他挥挥手。

          梁飞凡嘴角含笑,看她渐渐走远,心仿佛变**一团**线,她牵着起端跑远,他每时每刻都想顺着线把她拉回来,*在身边肆意宠**。

          这世上总有一个人是你一经遇见就再不能割舍的,只是大多数人一生都没有遇到,就以为不存在。

          有一件事,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那天,他在顾**遇见她的那天,她白衣黑发,**灵般扑入他的怀里,他在那个瞬间听见上帝在他耳边说:看,梁飞凡,这就是我当初从你身上**走的那根肋骨。

          宝宝(上)

          深秋,落叶迟迟。

          整个楼层都能听到梁飞凡震天的怒吼:“**拆了这里!你们这群**蛋!庸医!都给我去死!”他说完竟然真的**了枪,陈遇白连忙使了个眼**,纪南上前一抬手隔开了枪,用上巧劲一个翻转夺了下来。容岩和秦宋立马上前一左一右的紧紧的抱住梁飞凡。梁飞凡像被惹怒了的狮子,手脚**舞,**着往前要把院**的头拧下来。

          李微然就在这时从天而降,后面跟着面**焦急的顾明珠,陈遇白一**人等顿时舒了一口气。

          “**什么风!”顾明珠把手里的手提包劈头盖脸的砸在暴怒的梁飞凡的脸上,“你现在怪他们有什么用!先保了母子平安再说!你们这**饭**马上全部给我滚回手术室待命去!我郑重的通知你们,我妹妹万一有一点点的差池,我就把你们这些庸医通通活埋了!”

          顾明珠**脆清澈的斥骂平静了一屋子的**动,梁飞凡平静下来,力道渐渐松懈,容岩和秦宋慢慢的松开了手,他抱着头就蹲了下去。院**见状连忙带着一**主任**滚**流的回去祈祷了。

          预产期还有四十几天,顾烟忽然在四个**时前破了羊**。梁飞凡吓的半死,一路飞车把她送进医院来,检查过后xx颈已经开了三指半,连忙送进待产室,结果一个**时后产科主任出来面容严肃的告诉梁飞凡,难产。

          这个梁飞凡有心理准备,顾烟怀的是双胞胎,生产困难一点也意料之中。所以他准备充分,各地最有名的产科专**几乎此刻都在这里了。这**医院的整批医用机械也是早在八个月前由梁氏出资更换一新。容岩甚至按照梁飞凡的吩咐,把产科附近的几个楼里的病人全部办了转院手续,因为神经质的准爸爸担心他们会传染了据说**力下降的刁蛮孕**。离顾烟的预产期还有三个月时,一切就全部就位,只等**王子**公主亮相了。

          可是产科主任接下来说的话让梁飞凡一脚踢断了产房外的木质**椅子,“三胞胎!你现在来和我说是双胞胎!还有一个卡住了!你他妈这七个月眼睛都**哪里去了!”

          即刻院**和所有医院的高层全体匆匆赶到,陈遇白考虑到影响正在生产的顾烟的心情,把梁飞凡和不用进产房的医院高层转移到了院**室,接着就发生了开头的火爆一幕。

          “梁飞凡,xx拜托你拿点魄力出来,别摆那副死不死活不活的样子出来!”顾明珠接过纪南收拾起来的手提包,皱着眉呵斥梁飞凡。梁飞凡抬起头来,双眼猩红,野**般吓人,“你他妈的别惹我!”

          “对了,就是这个调调!保持!住走了,给你**打气去。”顾明珠**蛮腰一扭,高跟鞋咔哒咔嗒,当先走了出去,梁飞凡站起来乖乖的跟在后面。

          “有什么大不了的,两个是生,三个也是生。**一大**的**产科医生,随便拎一个出来都是有二十年以上经验的专**,哪个不是独当一面的,**人生孩子在他们眼里跟落日似的,每天都有”顾明珠镇定的给急红了眼的梁飞凡讲道理,边说边往前走,却没发现身后已经空无一人。

          “明珠姐,明珠姐!”李微然追了好几步才追上她,“呃你走过了,产房在那边。”

          顾明珠冷静的面具顿时噼里啪啦掉了一地,清咳了一声,她按了按太阳**,低声的问李微然,“应该,不会有事的对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