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四章真男儿(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话说梁上天婚后持续**几个昼夜后带着一身回忆和下半身疲软回归一帅到底丛林。

          英俊王府,龙腾虎跃青铜炉上插飞烟续断香,一屋子内气氛诡异而紧张,紧张的一屋子叶子烟味。

          “咳咳咳!”正中端坐的帅男子被水烟袋强的不轻,“我擦,后山那帮猴子种的大金元越来越拉嗓子了,这他奶奶还让不让人愉快的抽水烟了?难不成那帮畜生最近把老子的御用大金元杂交朝天椒了?”

          “你再不说正事,我就马上去帮你把那片大金元连根拔起,改种朝天椒。”大徒弟沉首抱肩极不耐烦。

          “说,说,说正事!求大徒弟你别再威胁老子那点爱好。”帅男子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夜歌,扭头对梁上天问道:

          “最近你小子新婚燕尔,结了婚的人除了床上屹立不倒,在外更要稳如泰山,毕竟你到底是跟着本帅混,只有本帅能侮辱你,除此之外,你的实力必须秒杀外面那些小喽啰。所以,本帅决定传授你亡兽再临的顶端之技·五相极道,在这之前嘛,你必须回答我一个小问题,”帅男子眼神瞬间从无厘头吐槽转换成深邃而挑衅的看向梁上天。

          “五相极道,第一道亡兽再临,你看上咱们这广阔的一帅到底丛林中的哪一种野兽准备…下手?”

          梁上天毫不犹豫的第一时间歪头低声询问身边那个**到就差洞房的斩纹蝶,低声询问道:

          “诶,地头蝶,除了你以外,整个一帅到底丛林那些顶级狠角色我那个干的死,赶紧告诉我。”

          “好像我们都能把你弄死。”斩纹蝶一点都没讽刺的意思,平静的回答道。

          “什么?!”

          “其实我当时也能弄死你的,你以为你当时侥幸的被有些人暗中帮助使出最低级的亡兽再临我就怕你了吗?仅仅在那一刹我感觉到你是一个比夜歌贱和老头的不要脸不相上下,并且有一种不认命的独特,所以我爱上了你。”

          **清晰的情话,从一个穿着放在现在的审美来讲等同于束缚透视装的斩纹蝶在这个严肃的氛围中说出,梁上天生理反应那叫一个无声胜有声。

          “切!”梁上天做作的手臂向天空一挥,奢望自己的浮夸能骗过所有人不注意他的生理反应。

          “帅男子,不是我梁上天故意伤你心,但我不得不说,整个一帅到底丛林的野兽,高矮胖瘦,飞的跑的有老巢的,就他妈没一个放在我眼内过!”

          豪情登时弥漫空间,但心情却是:妈了个八字,都不好惹啊。

          啪!帅男子一拍八仙桌,身不沾尘,影不落地瞬间闪到梁上天面前,激动的想把他吃了:

          “好小子!真男儿!有骨气!虽然长得丑。好男儿志在四方,老子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如果人生的起点你的眼界就不够高不够开阔,那你将注定无法花天酒地,哈哈哈哈。你小子这一点其实很有本帅当年的放荡不羁的风范啊,想当年老子五六岁年纪已经出落得帅到让人难以自持合不拢腿,十里八村的**没有一个不是对本帅心心念念日思夜想的,可是本帅那眼界那品味,永远走在时代的浪潮之上,”

          “所以你找了哪个**?”梁上天日后将后悔一声自己当时一时的好奇换来无比的意料之外。

          “不是说了吗,我都没看上啊,老子直接却千里之外一个独特的尼姑庵找了一个清秀的老尼结为百年之好,哈哈哈。”

          夜歌、斩纹蝶、梁上天三人五脏登时碎裂。

          “你准备准备明日一早,怕怕屁股给老子去新的天地,兽帝大洲找寻你的第一个五相亡兽,哈哈哈哈,小子是不是很兴奋啊,未来你即将走上人生巅峰喽!”

          梁上天顿时发现,原来自己的小聪明将自己从一个丛林的险恶直接抛向另一个广阔浩渺到和炎帝大洲齐名的另一个疯狂世界……

          风云涌动,天敕风,拳掌摩擦间是小小虎妞的不世霸气,她决意要杀的对象,今夜怎能安然渡劫?

          雷霆咆哮,地敕雷,一条银龙枪脑海,堪称极心禅道之地胆的三皇子一心护持的兄弟怎会有危?

          一个人的生死之前,必须决断出两名罕世强者虎妞和了断的胜败。就在虎妞和了断准备开始进行也许有史以来身高差距最为恐怖的厮杀刹那,

          嗖,隙光一闪,狗娃身形已经来到准备大打出手的两人身前,对了断道:

          “呵,小子观你之保护兄弟决心不可谓不坚,有你这等豁命护持的兄长,怪不得你身后的废物出手阴狠歹毒不计后果。虽然你的人品初见之下甚得我们欣赏,但,同样为了保护彼此重要的人,此战可免的唯一底限便是,”

          狗娃冷眼一指了断身后已经开始闭眼盘腿自行运灵疗伤的五皇子了无净,续道:

          “我们可以不要他狗命,但你要以你了断的名誉向我们保证,从今晚后,此人不可再来纠缠,否则,也许我狗娃和虎妞的真正怒火会烧到你们极心禅道皇族深脉。”

          一字一句,狗娃说的恐怖如阎罗发誓,冷酷似深潭凝霜,言语间更是表明己方其实早已看透了断几人的底细。

          “哈,”了断一个豪迈的莞尔彰显出不落下风的另一种王者霸气,虽然是亲兄弟,但了断这种豪迈的霸气和老五的怒不可遏不择手段和老九的冷然倨傲却完全不同。

          了断大手一挥,银龙闹海枪登时消散无形,道:

          “原来如此,那两位小朋友尽可放心,我了断谨以了断两字重量在此刻答应你们两点,日后如果有任何一点违反,了断自行果断了断。”

          “哈哈哈哈,有意思有江湖气质的了断小子,本姑娘越来越欣赏你了,赶紧说说是哪两点?”虎妞拍手笑问,丝毫看不出刚刚她正准备玩命弄死了断后,再踩死了无净。

          “第一,从今晚后老五绝不会再骚扰两位身后那位名叫蓝妍的女子。第二嘛,”了断胡子拉碴的硬汉脸上居然玩味的诡异一笑。

          “快说,快说,别告诉我你准备下章再说!”虎妞好奇心上来炽烈的眼神代表她真的好奇了,因为她真的猜不出。

          “当然是下次出门我记得带棒棒糖喽!哈哈哈哈…”

          “你,”狗娃指着大笑的了断,就好似公交车偷摸臀部般尴尬难言,不尴不尬的说道:“很会**小朋友。”

          淡淡轻轻的走来,莲步之间优雅而宽容的甚至连晚风都顿时轻柔,蓝妍轻轻拉起两个小童的手,俯身低声道:

          “两个宝贝咱们回家吧,抓紧时间的话还来得及做什锦木瓜煲当做夜宵哦。”

          狗娃虎妞登时两双眼星眸射出饿狼之光,一顿点头,转身就走,再也懒得和身后三位皇子说半句话。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