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八十四章 种家军(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在弦,触即!际幕让宋军将十大惊失色的删化现那金军阵前,忽地奔出一群怪人,都穿着奇装异服,脸上似乎还罩着青面獠牙的面具,手里拿的也不知是个甚,便在那阵前又是击鼓,又是跳舞。

          便有宋军将领猜测,莫非是请神?就像当初金国二太子迫进东京时,圣上用郭京使“六甲法”那般?这些秋夷久居蛮荒之地,说不定还真就会些邪术!甚至有人抬头看天,该不会突然之间狂风大作,乌云滚滚吧?

          种师中也看了个满头雾水,这两军对垒。拼的是指挥、勇气、技艺、器械、阵法,还没听说谁靠邪术妖法能够取胜的,难道女真人有撒手铜?听得将士们窃窃私语,议论纷纷,他惟恐乱了军心,立即吼道:“不得喧哗!”

          其实女真人现在搞的,是一种宗教仪式。

          他们崛起于山林之中,把山川河林都当作神一般地崇拜,这种宗教,历史上称之为“萨满”就像汉人信奉道教佛教一样。金军出征,部队里也时常带有萨满巫师。但一般都是用来作驱邪治病之用,就算举行仪式,也极少在两军对阵之时。据说当年斡离不率东路军攻燕山府。在与郭药师的部队对阵时,见他军容鼎盛,心生惧意。就请了萨满巫师望日而拜,然后才鼓噪进兵。现在,完颜委宿在军前祈祷,足见对此战的重视!

          嘹亮的号角声戈;破长空!刹那之间,几乎所有金军军阵都响起了号角,紧随而来的,便是女真勇士惊天动地的呐喊!宋军将士大多闻而色变,那震天的呼声如海啸一般袭来,如重锤击打心弦,让人陡生畏惧!便连战马,似乎都受到了惊吓,不住地划着前蹄!

          种师中脸上浮现出愤怒的神情,将手一举,下令道:“击鼓!”

          一声声缓慢而又雄浑的鼓声在旷野中回荡!士兵们握紧了武器,定住了心神,深深吸上一口气,娘的,要死要活都这一仗了!阵亡了算咱背时,打胜了定有重赏!就在此时,那右翼的陕华军阵中,突然响起一阵奇异的声音。所有虎捷将士一边击打着器械。一边出沉闷的吼声!那声音,与金军扯着嗓子的吆喝全然不同,似乎从喉头出,虽不嘹亮,却慑人心弦!仔细一听。好像是模糊的“虎”…虎…虎”

          在这雄浑的喊声中,虎捷将士们正如同一头头按爪待扑的猛虎,野兽般的眸子死死盯住前方的敌人!这份野性。竟不输生于山林的女真人!不多时。数百步外的秦凤将士似乎也受到了感染,同步击打着兵器,出雄浑的吼声!紧接着,泾源的弟兄们也效仿起来!

          鼓声,吼声,兵器的击打声。汇聚成一片势不可挡的洪流,将女真人带来的恐惧一扫而光!种师中一捋花白的胡须,冷笑着望向前方!委宿。今日你我便决个高下!看是你女真铁骑厉害,还是我三路西军称雄!

          ,心正

          耸角声未歇,金军主阵之中,执长枪、弯刀、钝器的步兵呼喊着号子,踏着一致的步伐,如墙而进!

          想用步军纠缠我?作梦!种师中一声冷哼,拔刀出鞘,高举过头顶,猛然向前一挥!军令一下,各统制官纷纷吼出声来,带领装备重甲,执大刀重斧的步兵离开了主阵,正面迎击来犯之敌!他们出动之后所留下来的缺口,立即被握着丈长大枪的甲士补上!大阵又恢复原貌,无懈可击!

          金军步军加快了行进度,渐渐展开了攻击阵形,向宋军扑来。而种师中这支秦凤步军,几乎装备了清一色的步人甲,重达六十斤,再加上手中的兵器,全身负重至少在八十斤以上!毫无疑问。这肯定限制了机动性,因此秦凤重步军一出击,就时亥注意保持密集的阵形。而不像金军那样逐渐展开。而与虎捷重步不同的是,种家军步军里几乎看不到盾牌,士兵都是双手执器械,互为依托。

          两军相距不过五百步!金军已经全冲击,西草将士们甚至能够清楚地看到对右手中挥舞的弯刀!

          统兵官一声令下,重步兵们将手中原来平放的大刀重斧举了起来!而此时,密集的阵形出现了的妇七!原本数千人连成一片的阵容瞬间裂成数十个小阵,每阵之间拉开一定距离,继续前进!

          面对蜂拥而来的金军步兵。这支重装甲士没有停止,仍旧以稳健的步伐推进!最前面的刀手斧兵们攥紧了长杆,各自盯死了目标!

          一股劲风扑面而来,凶狠的金兵执着武器以排山到海之势动了攻击!就在短兵相接的那一刻,最前头的刀斧手猛然劈下!几乎在同一时间,他们身后的长枪兵从空隙中死命棚出!长枪一抽,刀斧再劈!而士兵的步伐,仍然没有停止!

          血花飞溅,惨叫连连!潮水般袭来的金军步兵已经透入种家军各个小阵之间,但很快他们就现,这个阵,进来容易,出去就难!短兵相接时,他们所遭受的,不过是正面攻击,一旦渗透入宋军阵中,前后左右各处,不时有长兵袭来,防不胜防!

          娄宿突然踩着马镫直起了身子向前眺望!眼见出击的步军虽然与对方混战一团,但强弱之势高下立判!宋军步兵分成若干小阵,四面防守严密,大刀重斧居前,长枪居后。不间断地攻击。最要命的是,他们一直没有停止推进!但凡裹入对方阵中的士兵。很快就被绞杀!种师中不愧沙场宿将!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西军的厉害,无怪乎都说陕西六路的宋军是整个南朝最精锐的部队!

          种师中脸上神情肃然,老子打了五十多年的仗,东征西讨,杀人如麻,想在我手上讨便宜,就算是你女真人,也没那么容易!想用步军纠缠我?看我逼你马军出来!一声军令。又一阵重步兵鼓噪而出!眼见初战得利,宋军士气高昂,呼喊之声直入云霄!为同袍助威!

          远处,委宿一见宋军增兵,神色为之一变!与宋军打了这么多仗,极少见到有主动出击的!种师中想干什么?不管你耍什么把戏。先冲散你再说!将手一举,当即命令骑兵部

          号角声大作!那左翼拐子马早憋了多时,骑士们一得命令,都狠命拍打着战马,如利箭般射出!

          震天动地的马蹄声,是女真勇士们无法替代的勇气源泉!在这铁蹄之下,大地颤抖,风云色变。普天之下,没有任何一支军队,能够挡住女真铁骑!

          不对!回来!妾宿大惊失色,急忙下令!那左拐子马正提起全,忽然听到撤退的号角声,骑兵们虽然大疑不解。但却显示出了极好的战术素养,前军改变方向,向侧面奔去,后续部队尾随而上,数千骑兵打了个转。又撤回了阵前。

          %辽石

          好险!委宿暗呼一声,宋军重步机动性极差,我步军冲出八百步,对方不过前进了两百步出头。这时让马军压上去迂回侧击,正好是对方强弓硬弩威的时候。种师中这头老狐狸!险此遭了你的道!

          “步军。再上”。委宿铁青着脸,切齿喝道。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装备精良的重步兵可压,等你把所有精锐都堵上来,我马军再突袭,就省事多了。

          两军之间,厮杀正烈!宋军虽然没有骑兵优势,但这重步兵却是看家的法宝,刮练有素,装备精良。再加上种家军和党项人打了几十年,是一支经过战场锤炼的百战雄师!金军想在步军上跟种家军争锋,不客气地说,是自取其辱!

          看那步步推进的重步军阵,攻守有序,坚不可摧!金军的步兵撞上他们,无异于碰上铜墙铁壁!每一刀,每一斧下去,都是金兵不能承受之重!而种家军又是清一色的长兵器,每个小阵都是密集的阵形,根本无懈可击!这,这简直就是他娘的长城!就是让我用嘴咬,也得有地方下口吧!

          正当金军步兵节节后退之际,他们的增援到了,将数十个小阵团团围住。再不敢透入对方各阵之间的空隙。可紧接着,种师中第二批次的重步兵又到了,一场惨烈的搏杀再度上演”

          毒宿的脸色越阴沉,就连和和煦的阳光也化不开他满面冰霜。种师中,我且让你得意一时,到了晌午,有你哭的时候!

          “报!”一骑飞驰而来,委宿顾不得前方惨烈的战事,侧望去。那名骑士奔到阵前,在马背上抚胸报道:“元帅,习不猛安传来消息,河中府仍不见异常!”

          委宿挥手摒退”心里又安定了一些。只要紫金虎不来搅局,这场仗我就有十成的胜算!到了晌午。耶律马五的部队一到,这几路西军便只能接受失败的命运了!这一仗若胜,京兆府就是我囊中之物!长安城,就是我放马之所!整个陕西,都将在我的脚下受到践踏!到时,今日牺牲在战场上的女真勇士,将得到南朝陕西军民十倍的偿还!我娄宿,指天誓!

          风陵渡,运个黄河上最大的渡口。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宁静。密密麻麻的士兵拥堵在渡口,翘以盼!他们在等待,等待着过河,等待着杀入关中,成就不世之功业!这些勇士们,从陕西杀到河东,又从河东杀回陕西,李植逆军不能挡住他们!女真秋夷也不能挡住他们!他们的统帅,唤作紫金虎,一头猛虎带领下的军队,自然不是羊羔!

          “看呐!船!大船!”当一名士兵放声大呼声,整个渡口骚动起来。东面,那太阳升起的地方,一支船队正逆水而上!招讨相公果然挖到了舟船,渡河有望了!

          马扩面露喜色!好,太好了!看这架势。徐招讨掘到了不少宝贝!晃眼望去,光是大船便有十几艘!至多明天下午,我军便能将所有部队渡过河去!明天晚上,就能赶到定戎!我们这几万人的突然出现,一定会打乱金军的阵脚,让妾宿大吃一惊!

          徐卫立在第一艘船的船头上。虽然快到晌午,可春天的阳光总让人觉得温暖。徐徐的河风拂在脸上,很是舒服。远处,风陵渡上云集将士的欢呼声顺风传来。没有平阳之战的苦寒。这对我军是一大便利!

          船上的船工们努力戎桨,岸上的纤夫弓起了脊背,亏得河中府百姓鼎力支持,否则,我几万人马不知得在黄河东岸困到什么时候!

          当由几十只大小舟船组成的船队停靠风陵渡口时,将士们欢呼雀跃,摩拳擦掌准备过河。徐卫没有二话,将手一招,下令渡河!

          第一批次过河的部队,有一支没有番号的人马,那是虎捷乡军的耳目,没有他们,全军就是瞎子聋子。杨彦的重步兵也在第一批,虎捷以及折家军的骑兵排在第二批次“其余部队依后顺延。徐卫这么安排,是吴阶建议的,因为河对岸的情况我们一无所知,必须先将精锐主力弄过河,一旦有警,也可以及时应变。

          士兵们登上小船,所有军马都上了大船。永乐百姓的热情令人感动。不但有全家老少齐上阵,协助官军渡河,甚至连女人也脱下了长裙,穿上了短衣,挽起袖子摇接。虎捷将士们看到此情此景,不禁感动。招讨相公从前示我们说,老百姓交粮交钱供养军队,无非就是指望着我们在有敌来犯时杀胜他几阵,保他们平安。这句话,在此刻才得到了最深的体会!

          船工们吆喝着号子,长长的竹杆在码头上用力一撑,装满了部队的船只便稳稳当当地离开了东岸,驶向了对面!

          徐卫停留在河面上的一只小船中。目送部队过河。他现在虽已贵为方面统帅,但仍旧在践行他创军时的承诺,冲锋在前,撤退在后。姚平仲还在率部警戒,他要跟姚平仲的部队最后一批过河。

          “招讨相公!待过了河。便回定戎了”。大船上,一名马军军使抱拳冲徐卫笑喊道。

          徐卫一招手:“往日回家。有肉吃有酒喝!但这回,一旦过了黄河,就得准备作战!你们都把心给我收好,打胜了,肉管饱,酒管够,赏钱我让你用马驮!谁要是掉以轻心,军棍伺候!”

          “是!”一片整齐的吼声回荡在大河之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