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黑暗的吞噬气息越来越明显,此时这片空间似乎也感受到了极大的恐惧,竟然再次剧烈的颤抖起来,虽然没有再次碎裂化为混沌,却似是在不断的颤抖,天摇地动,死寂没有意识的空间这一刻也感受到了刑飞手中那积聚着能量的气旋所带来的毁灭。

          走马灯一样围绕在六个气旋周围飞速旋转的青色光圈终于也露出了本体,八盏青色的古灯,古灯无华,却如亘古永存的禁忌之物般散发出一种古老沧桑的气息。

          刑飞的眼角一阵收缩,此时他也终于意识到了六道气旋周围的八盏青灯,这不是围绕在通天塔周围的古灯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八盏青灯与轮回之手难道也存在着某种神秘的联系?

          还有刚刚鼎炉因为恐惧的大吼出的“八方世界,六道轮回”到底是什么,什么是八方世界,六道轮回又在哪里。结合起先前通天塔曾经说过的话,刑飞脑海中似乎有一种明悟,却又难以抓住,只觉得自己似乎将什么事情联系到了一起,可是又完全想不起来,似乎还缺少一些串联的东西。

          这种奇妙的感觉让刑飞竟然愣在了空中,忘记了施展轮回之手。

          轮回之手,掌控者六道轮回,当然不是真正的六道轮回,而是无限开辟出来的异次空间,却相互串联,并连接着从无人知的神秘空间世界,即便是实战轮回之手的刑飞也不知道轮回之手所连接的六个世界是什么世界,只在完全领悟轮回之手的一瞬间领悟到,轮回之手一旦使出将敌人送入轮回世界,便再也难以逃逸,只会在未知的世界中永远的流荡,直到最终形神俱灭。

          一旦坠入轮回,便永不超生。

          这便是轮回之手的真正可怕之处,它虽然难以将对手彻底毁灭,却可以将其彻底放逐到未知世界无尽流浪直到死亡,简直比真正的将之灭绝还要可怕。

          “刑飞住手!”正在刑飞出神思考的时候,通额头上的九层通天塔印记忽然显现而出,传出通天塔焦急的声音。

          “小九,你终于舍得现身了吗?”一声冷笑自刑飞口中发出:“我还以为你到死都不会现身,等着我被吞噬掉呢。”

          “不,不是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通天塔忙不迭的解释,原来他自从隐入刑飞灵台深处后就开始全心全意的融合那通天塔第二层的塔魂,根本没发觉外面发生了什么,当刑飞施展轮回之手的时候,那吞噬世间一切的轮回气旋出现震撼了正在在全心全意融合本身塔魂的通天塔,探出神念一探之后差点没晕倒。他已经彻底的融合了第二层通天塔的第二层塔魂,原本还在奇怪塔魂为何没有自己想象的变得强大,万年封困之后还是以前的样子,让他融合的很顺利,此时才发现原来通天塔的第二层塔魂在万年封困中不是没有变强,而是一分为二,远古的塔魂纹丝不动,如同陷入万年长久的沉睡一般,半层本体却已经在这万年中再次出现了崭新的意识灵念,形成了一道全新的塔魂,两道塔魂虽然共通,却完全自成一路,通天塔融合成功的一层塔魂根本就是残魂,怪不得如此简单。感情真正和本体想通的塔魂自成一体正在作孽。

          第一卷无赖第227章合体

          这还不算,最要命的是这个有了全新意识的崭新塔魂此时正在跟自己的主人暴力pk,眼看就要被送进永无休止的轮回世界。

          “你是说眼前鼎炉中的塔魂是在这万年来重新凝聚的崭新塔魂?”刑飞左手微伸,张新忠气旋依旧飞速旋转,神色中却露出不可思议的注视着面前那百丈高的鼎炉说道。

          “不错,此时与主人你对抗的正是通天塔第二层被封困万年中从新孕育而生的崭新意识,虽然其本源与通天塔同脉,可是其思想意识却是一个崭新的意识。此时这崭新的塔魂明显已经完全占据了通天塔本体,由此可见万年前通天塔被封困在此之时塔魂也受到了重创,否则与本体共生的塔魂绝不会陷入深度沉睡任由崭新的塔魂慢慢竟然变得如此强大。”通天塔沉厚的声音在刑飞心底响起,慢慢的解释崭新塔魂的来历。

          “哦?这还真有意思了,一层残缺的通天塔本体竟然会有一老一新两个全然不同的塔魂,呵呵,真是想不到啊。”刑飞笑道,实在出乎意料。

          “通天塔身为先天灵宝,会随着万载岁月独自出现意识再正常不过,虽然被分开封困,每一层塔魂都变得脆弱,却也绝不是一般神兵所能比拟。”通天塔骄傲的说道。

          “既然这是崭新的塔魂,那就没关系了,竟敢对我这个主人如此大不敬,就让我送他进无休无尽的轮回世界去游荡好了,哈哈哈哈。”刑飞浑然不管通天塔的得意,断然下了决定,轮回之手中六个细小的气旋在这一刻再次迅速旋转,那种让人心悸的吞噬气息再次遍布整片空间。

          “主人不可。”通天塔赶紧阻止,语气中竟然充满焦急。

          “有何不可,身为小弟竟敢逆主,就算是先天灵宝又如何,如果不是我此时恰好进阶,恐怕早已被他彻底吞噬,将他送入无尽轮回还算便宜他了。”刑飞恨恨道,左手轻轻抬起,就要出手。

          看见刑飞的动作,通天塔的声音变得更加不安,竟然激动的从刑飞灵台蹦了出来,这就是身为先天灵宝的好处,如果是其他灵宝就算修为再高,既然已经与主人灵识融合,未得主人允许,哪里能够擅自离开主人的身体:“主人现在修为已经到了一个相当高的境界,轮回之手更是冠绝周天任何一种法诀,我相信主人一定可以将这一层崭新的塔魂送入未知的轮回世界。可是,如果那样,我便难以将其完全融合,虽然融合了古老塔魂,但是一旦缺少了这个崭新的塔魂,通天塔的第二层塔魂便存在了缺陷,以后再也难以凝聚完成。”

          “你不是说它是崭新的塔魂吗?难道你也可以将其融合?”刑飞奇怪的看着面前板半寸高的小塔。

          “当然可以,主人不要忘记我才是真正的通天塔塔魂,我才真正的核心,天上地下,也只有我可以做到将通天塔塔魂完全融合为一体。”通天塔到然说道。

          “你说的这么厉害,那还不快去,在这里墨迹什么?”刑飞恼怒道。

          “是,是。”半寸高的小塔光芒一阵闪烁,似乎被刑飞说的有点怒气,不过勉强压抑了下来:“不过这一次还需要主人协助,崭新塔魂虽然本源同样是通天塔本体,可是却产生自万年来封困之中,有着独立的意识,想要将其彻底炼化融合……”

          刑飞不耐烦的打断了通天塔喋喋不休的话,一甩头:“说吧,要我怎么帮你,不过我要先提醒一下,如果等你融合了崭新的塔魂后,它还有着完整的意识,随时准备对付老子的话,老子可是决不会手软,一定要将他打入轮回空间,我可不想自己身体里随时带着一个逆主的意识,这跟带着个不定时的炸弹有什么区别。”

          “主人大可放心,一旦将其融合,虽然每一层塔魂都会带着一定自己的意识,但是主心却是我,绝不会为主人造成任何困扰。”通天塔的声音有些无奈,跟着刑飞这么一个主人还真是倒霉,不过为了能够将通天所有塔魂完全整合,重组强大的通天塔神威,他也只能讨好。事实上他说的也不是谎言,只要将塔魂融合,随着慢慢炼化,每一层的塔魂就会完美的融合成为一体,就算每一层依旧保存着自己独自的意识,但是也绝不会产生逆主行动。不然,他这个核心是干什么吃的,还融合别的塔魂干什么。

          “那好,快开始融合吧,我没有时间给你浪费。”

          通天塔不再说话,塔身上的青光骤然大放光华,刑飞眼前的景物一变,竟然再次出现在通天塔第一层里,那百丈高的古朴祭台再次出现,通天塔的声音从台上传来:“请主人上台。”

          刑飞没有说话,施展开瞬移瞬间登上高达百丈的祭台。

          登台的一瞬间,刑飞忽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心悸,他已经收回了轮回之手,可是此时身体周围却再次出现了那神秘的八盏青灯。刑飞注目看去,却发现面前一人高的通天塔第一层的八盏青灯已经奇怪的不知踪影。

          “八方世界已现,筑天塔魂还不归来?”

          这一刻一人高的通天塔身上冒起强烈的青光,通天塔沉厚的声音像是古老的梵唱、咒语,在这片空间中久久的激荡。

          随着通天塔的吟唱,一闪神秘的门户在祭台上空倏忽之间出现,飞快打开,依稀可看见正是通往第二层的,现出了百丈巨大的鼎炉的身影。

          那巨大的鼎炉真身似乎受到某种远古的呼唤一般,竟似乎难以抗拒,正在一点点不受控制的从神秘之门中缓缓飞出,百丈大的本体慢慢缩小,到完全飞出神秘门户出现在祭台上空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只有几米高矮,而且还在不断的缩小中,鼎炉周围那奇特的远古符文上不断闪现出红光,似乎是正在努力的挣扎这神秘的力量,可是终究难以抵抗似的。

          “嗡嗡”的响声不断传来,已经缩小到一米高矮不再缩小的鼎炉剧烈的颤抖着,像是在忍耐着极其难耐的煎熬。

          就在此时,刑飞只觉得眼前青光闪动,原本围着自己身体不断旋转的八盏古朴青灯迅速的飞出,先是通天塔的塔身上飞速的旋转了一周,然后极快的将一米高的鼎炉包围在其中,八盏青灯,青光幽幽,急速的旋转,越来越快,最后竟然只剩下八道残影,连成一串,鼎炉周围像是围上了一圈青色光带。与此同时,通天塔第二层的八盏青灯变得越来越淡,最终彻底消失不见……

          刑飞立于祭台中心,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切,天知道此时的通天塔正在将第二层崭新的塔魂融合为一体,原本通天塔喊出的那句话却像是无休无止般,在这片空间中不断的飘来荡去,真像是一种古老的咒语。

          “合体!”

          陡然,一声暴吼在祭台上响起。

          被八盏青色古灯围绕的鼎炉随着通天塔这一生大喝忽然之间变得虚无,只是一瞬间就消散在空中,不见一丝踪迹。

          八盏青色古灯此时也停止了旋转,忽然,每一盏古灯一分为二,缓缓的飞到通天塔的周围,两层通天塔,每一角上挂了一盏,古朴无华的青光一闪而逝,静静的挂在通天塔八角上,俨然再次变成了普通的灯笼……

          “成功了。”通天塔上传来疲惫的声音:“请主人再次进入通天塔第二层。”

          刑飞点头,心中意念一动,再次出现在通往第二层的菱形门户上,这次他毫不犹豫的穿过门户,施展瞬移,只是一瞬间就到了鼎炉出现的地方。

          “怎么可能?”看着空中那高可百丈的巨大鼎炉,刑飞不由得发出惊呼。

          百丈鼎炉悬浮半空中,周围笼罩着无穷无尽的红光,巨大的能量波动四下传出,却不能让人吸收一点,逆天的吞噬之力从鼎炉上剧烈的传来,只是这种让苍天都震惊的力量在靠近刑飞的时候荡然无存。变得温柔无比将刑飞包裹其中,如沐阳光,十分舒服。

          “这便是通天塔第二层残缺的本体核心,第二层本为先天丹炉可炼化世间一切生灵,吞噬一切力量炼化,虽然此时的丹炉并不完全,却绝对也是这世间最完美的丹炉。”通天塔的声音从心底响起。

          “这就是先天丹炉,可以炼丹的丹炉?这么大个家伙?”刑飞有些目瞪口呆,这么大个的丹炉,就算是周天中最强大的丹炉也没用,怎么用啊,况且,自己也不会炼丹啊。这个时候刑飞脑中忽然一亮,想起了一个人。苏妍的父亲,世间最古老修真宗派之一,现在最没落的修真宗派——炼器宗。心说这个大家伙要是到了炼器宗手里还真是一件宝贝,不过到了自己手里就是垃圾,什么用都没有,自己根本就不懂得炼丹。

          “炼丹只是一种小把戏罢了。”通天塔的声音有些傲然:“先天丹炉乃是先天孕育的灵根,名为丹炉,却可炼化世间万物,可以炼化灵魂,炼化任何生灵。”

          “那可以炼化神兵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