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下的一百三十名屠尸战士急行军赶回村寨救援。

          唐天豪带领的屠尸战士先是从山寨赶来水潭,接着又和丧尸们大战一场。现在听说山寨被围又心急火燎的赶回去救援,这一路上的心情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疲于奔命!唐天豪在心底不由感到又气又怒,不知道这一切是否真地是那只尸语者所设的阴谋,自己到真要好好会一会那只该死的丧尸!

          等等,娘的,如果之前的一切都是那只狡诈的尸语者所设下的圈套,那么自己这一百多人会不会也落入他的算计?自己带着这一百多名疲劳地战士冲回去。如果丧尸们已经张好了口袋。不正是战场上常用地“围城打援”吗?

          想到这里,唐天豪猛然回过神来,他狠狠的摇了摇头。心里暗骂道:,再厉害也不过是一只丧尸,绝对不可能聪明过人类,就算他真地设下了龙潭虎穴我也要闯一闯!

          尸语者,你的头颅我唐天豪要定了!

          在唐天豪的带领下,一百多名战士以急行军的速度迅速赶回了村寨。此时此刻天色全黑,刺耳的丧尸吼叫声以及濒死人们发出的惨叫声汇集成一片,仿佛潮水般的冲击向唐天豪等人的耳膜,远远看去,村寨山脚下倒处都是密密麻麻的丧尸,像是一汪黑色的海洋包围了整片山脚并且不断向山上的村寨侵蚀,原先村寨设在山脚下的岗哨早已被夷为平地。

          “该死!”唐天豪怒骂一声,双眼凶光毕露,霎时间变得鲜红。

          紧跟在唐天豪身后的蒂伦贝妮和陈仲也看清了眼前的情况,陈仲忍不住惊叫道:“这么多丧尸,最少有一千多只,这怎么可能……难道情报有误?”

          “管它一千还是两千,所有人跟我冲上去——杀光丧尸!”冰冷刺骨的杀意从唐天豪的身上爆发出来,对于这些可恶的丧尸,唐天豪将再次展开杀人王的手段——杀无赦!

          “尖刀阵型!冲击!”

          陈仲心里隐隐感到一丝不安,可是此时的形势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在唐天豪的命令下,所有人以唐天豪为首,蒂伦贝妮、珠儿、陈仲随后,一百多名屠尸战士按平时演练的一样排成尖锥阵形向着包围村寨的丧尸群奋勇冲去,这一

          人为漫山遍野的丧尸而感到害怕,大家都知道这是最寨是所有人的生存希望,如果被丧尸攻破,大家全都会完蛋!

          村寨是我们最后的家啊!

          “杀!杀杀!!”

          一百多名战士怒吼着,在唐天豪的带领下仿佛化身成为一把锋利至极的尖刀,从丧尸们的背后狠狠的插了进去。

          鲜血飞溅!

          唐天豪带领下的尖刀阵型就像是一具恐怖的绞肉机,所过之处留下一地被砍成碎块的丧尸尸体。尖刀阵型的周围不断闪耀着收割丧尸生命的武器锋芒,一百多把刀剑犹如多足虫的尖足不断吞吐突刺着,一个个强壮而狂暴的丧尸丧倒在屠尸战士们的脚下。冲在阵型最前面的唐天豪更是整个阵型中最利的锋尖。

          “杀!”

          左手丝质消防斧狠狠的劈下,一具接近两米高的巨大丧尸被唐天豪一斧硬生生劈成了两半,浑浊的脓液挟杂着丧尸腥臭的血水喷得老高。唐天豪脚步不停,重重一脚将丧尸的尸体踢飞。

          “轰!”丧尸尸体如同摔飞的布娃娃,旋转着撞上三米外的三具丧尸,蕴藏在尸体中的超能炸弹猝然爆炸,银白的月光下,三具丧尸连同半边丧尸尸体一齐被炸成碎末,如同高压水枪般的血水喷起四五米高,最后化成一团浓烈的血雾缓缓散开,一团团腐臭的碎肉如同冰雹般淅淅沥沥的从天洒下。

          唐天豪带领的尖刀小队一鼓作气向山上冲了二三十米远的距离,但是转眼间又有更多疯狂的丧尸们悍不畏死的向他们围上来。

          “呜呜……”一具具或高或矮的丧尸,睁着浑浊溃烂的眼睛,张着獠牙错乱的大口,嘴里“嗬嗬”怪叫着,摇晃着身体,伸着爬满白色蛆虫的手爪,任凭一块块腐肉从他们的手臂上脱落,争先恐后的向唐天豪扑了上来。

          尸体臭肉腐烂的臭气直冲向唐天豪的鼻端。

          “去死吧!”唐天豪爆炸般的大吼一声,身体一屈一纵,闪电般的冲到最近的丧尸面前,“呼”的一声,被豹骨拳套包裹的右拳瞬时轰进丧尸的腹部。没有内脏和肌肉阻碍的感觉,只有一种腐烂的粘液脓水,还有蛆虫的蠕动以及臭味不断刺激着唐天豪的神经。

          “嗬嗬嗬……!”丧尸金色的瞳孔中只有唐天豪靠近自己的脖颈动脉,他似乎根本没看到自己的腹部已经被唐天豪的拳头穿透了,嘴里诡异的怪笑着,张开满布獠牙的血盆大口,猛地一口向唐天豪脖子上那根跳动着的动脉咬去。

          “哼!”唐天豪的瞳孔一缩,右拳一震,狂暴的超能气霎时如星球爆炸般的喷发出来,“轰!”的一声响,拳下的高大丧尸刹那间被炸成了一团血雾,红色的血雾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轰得向前喷去,仿佛变成了一条高速喷射的血龙。首当其冲的一名丧尸被这条血龙击中,上半身瞬时筛烂成一团肉渣。

          “嗷嗷嗷……”

          漫山遍野的丧尸似乎都发现了这里的异常,一个个吼叫着向唐天豪带领的小队围拢。

          鲜血、碎肉不断的在唐天豪和队友们面前绽放,最后全都零落到脚下,被无数人踩踏成肉泥,或是散落在嶙峋的山石间成为滋养山体的肥料。唐天豪带领的尖刀小队虽然仍然保持着高效收割丧尸的威力,但是他们所受的阻力也越来越大,向半山腰村寨靠拢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无数丧尸从眼前晃过,包括唐天豪等人都已经杀红了眼,这不是一个两个或者十个、一百个丧尸,这是上千名丧尸,唐天豪带领的尖刀小队杀伤力再强,在这群不惧死亡不知害怕和痛的丧尸海洋中也渐渐被磨钝了锐气,只能艰难的一步步向前。每一步都要付出无数的汗和血。

          呼吸越来越粗重了,汗出如浆,心跳如擂,双脚和握着武器的手臂开始发软了……该死,这些丧尸们怎么越来越多了,他们是不会累的吗?几乎所有的屠尸战士们心底的信念都开始动摇了。就在这时——“嗷呜……”一声凄厉而诡秘的吼叫声突然从半山腰处响起,听到这个声音后所有的丧尸像是接受到了某种神秘的指令,对村寨的攻击变得更加猛烈起来。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群身高在两米以上的巨型丧尸从丧尸群中拥了出来,排成一堵黑色的丧尸墙阻挡在唐天豪等人的面前,左边、右边和后面也同时由体格健壮的丧尸组成阵列向唐天豪等人挤压上来。

          第三十一

          老唐,情况不太对!”陈仲抹了一下额头上被汗水浸丝,两眼微眯着盯着眼前的丧尸群,以及远处村寨脚下丧尸攀爬冲击村寨的混乱场面,微微喘了口气道:“丧尸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而且我感觉他们像是有组织的……”

          “也许吧……”唐天豪头也不回的一拳又将逼近的两名丧尸轰成一团碎肉。

          陈仲急忙道:“老唐你记不记得,听说这些丧尸的首领是一个非常狡猾的尸语者……”

          “没关系。”唐天豪嘴角上勾,微微一笑,在他发红的眼睛里似乎正燃烧着一团冷酷而又自信的火焰,“就算敌人再狡猾也只不过是尸语者罢了!”在说这话时,唐天豪的脑海里不自觉的想起了另一个如同梦魇般的高大丧尸——反古修罗者司徒震天!

          那才是我最大的敌人!其余的丧尸在我眼里都不过是跳梁小丑!

          想到这里,唐天豪低喝一声一脚踏在地上,“呯!”脚下的岩石立刻发出沉闷的震响声,这一瞬间超能气从他的脚下冲入地底,瞬时化成三枚地雷弹呈品字型的冲到丧尸群的脚下。

          “轰!”

          剧烈的爆炸声像是野兽的咆哮,将那群高大的丧尸人墙撕开了一个大口子,赤红的爆炸光芒在一瞬间照亮了唐天豪那张冷酷而坚毅的脸庞,“杀光丧尸!”冷酷如冰的声音从他的口里发出,像是对敌人发出地痛恨的绝灭宣言。声音过后。唐天豪扬起手中的消防斧,身形如同矫健的猎豹,带头穿过爆炸产生的火焰,杀向围困村寨的丧尸。

          一群又一群的丧尸狂吼着,疯狂的扑向带头冲杀地唐天豪,但是,对于这一切唐天豪只是冷漠地、用他至强地实力来做出最狂暴的回应。

          “水雷阵——破!”

          “轰!”包围向唐天豪的七名丧尸被高速旋转的水雷炸弹击中,刹那间发出猛烈的爆炸。红光过后。五六只丧尸被唐天豪的超能炸弹给掀飞了上半身。白色残破的碎骨片、一条条溃烂地肌肉纤维、血淋淋的还未完全腐烂的粘稠肚肠一团团的,好像红色的肉团般四处飞溅,空气中立刻充满了催人欲呕的酸恶的腐臭味。

          一大团白色的“肉芽”争先恐后地从丧尸地尸体中爬了出来,这一群群白色的蛆虫不断蠕动着,拚命的从血肉模糊地尸体上吸取最后的营养。在丧尸和人类战士的脚步下,这些密密麻麻的小虫很快就被踩成一堆堆翻着白沫的、粘稠的肉泥,那如同粪便般的尸臭味随着它们的脓水不断向外蔓延着……

          “轰!!”

          一个身高近两米的黑色丧尸被唐天豪一拳打爆了头颅。丧尸的一只绿色腐烂的眼球飞射了出去,还有另外一只眼球搭拉在只剩半边脑壳的血肉模糊的头颅上,好像一条溃烂的绿色毛虫。一大团花白的,带着热气和猩红色泡沫的脑汁翻滚着,如同淋上滚油的豆腐花般迸溅出来。鲜血从丧尸露出白色颅骨的破口“咕嘟咕嘟”的往外冒着,还没等丧尸的尸体堕地,唐天豪左手一伸,又一只丧尸的胸膛被他的重拳击中。“轰!”的一声爆响。丧尸胸口破了一个大洞,白垩色的带着脊柱的胸骨从他的背后一根根的飞了出去。每一根白骨上都粘满了血淋淋的肉屑、粘稠的绿色脓液、花花绿绿的内脏以及米粒般蠕动的蛆虫……

          在唐天豪的带领下,其他人也对丧尸展开了最残酷的杀戳手段。这其中最令人瞩目的要数珠儿。白衣飘飘的珠儿就像是一朵会吞噬丧尸生命的死亡之花,没有任何一只丧尸能令珠儿停下脚步,那毫不带烟火气息的白色双手如同死神的勾镰,将丧尸如同野草般的割碎、秒杀!甚至可以说,珠儿杀戳丧尸的速度、手段,比起唐天豪只快不慢。

          “啪啦!”一声裂帛响,一只拦路的丧尸被珠儿瞬间撕成两半,腥臭的脑浆犹如地狱里的熔浆般翻滚着喷溅出来,白森森的骨骸如同错乱的犬齿,带着一丝丝血沫、碎肉渣、绿色的脓液,从破烂的尸体中穿刺出来。一大团腐烂的水混合着散发出腐臭的爬满虫蛹的心肝内脏一古脑的喷涌在地上,那股剧烈的恶臭味令人只想反胃和呕吐。

          撕开丧尸的瞬间,珠儿身形如电,一个闪身雪掌横削,“波!”的一声,一个丧尸被劈开了半边头颅,血淋淋的脑袋像是被劈开的椰子壳,又像是被开了壳的猴脑,如同腐乳般泛着白沫透着血腥气的腐臭脑汁,混和着一些蠕动的肥蛆一起

          来。

          珠儿的双手不停切、砍、削、抹动作越来越快,就像是一团旋风起舞的白色风车,不计其数的丧尸丧生在她鬼魅般的双手下。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