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章 二凤下套三更,求首订和粉红(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龙二宝的脸瞬间涨得通红,眼睛黯淡了下来,这是他的痛处,动作明显缓了下来。

          本来就准备还手的吴氏听了这话,如同在她的心上割了一刀,眸子发红,向黄氏冲了过去。此时再也不顾忌其他,啪啪顺手就打了黄氏几耳光,将她打傻在当场。

          “你这条疯狗,逮谁咬谁,看老娘今儿不好好收拾收抢你,让你嘴贱,记你嘴贱。”吴氏一边声嘶力竭的喊着,一边脱下鞋子向黄氏的嘴狠狠舟煽去。

          二妞又换了把平日里扫鸡粪的扫帚,对着黄氏的身上拼命的狠狠打着。打死你这死女人,打死你,让你欺负人,贱女人,她在心里暗恨着,将手里的怨气怒气全部撤了出来。

          “好了好了,都不要打了。”龙年发突然冲了进来,向黄氏和吴氏中间一站,吴氏的鞋子打在了他的身上,好疼啊。

          “桂huā嫂子,对不住对不住了,改天来赔罪。”他向吴氏忙着道歉,并将黄氏向外面拉去。

          披散着头发的黄氏此时的样子比鬼还要难看,脸上带着道道血印,衣服也有些凌乱,还沾着鸡毛和鸡粪之类的东西在上面。

          “放开我,老娘我今天要和这烂婊子一家拼到底,拼到底!”黄氏厉声喊道。

          她在龙年发的手里挣扎着,整个人如疯了一般,曾几何时她受过这等侮辱和被人欺凌。嗯想以前,可都是她欺负别人的份儿,谁知今天自己竟然被吴氏一家这般给整了,这口气憋在心里怎能咽下。

          “快走吧,还想丢人不成。”龙年发有些不耐的叫道。

          对黄氏,不知不觉中他的心里隐隐生了厌意,一天到晚处处惹事生非,没一天安生,让自己都难做人。

          突然很恨他的娘当初为什么要答应这门亲事,让自己过了这些年窝囊日子。

          不过,这是龙年发现在的想法而已,想当初刚娶黄氏,猛得过上稍微富足的日子时他还是得意的。现在是事过境迁想法竟然开始慢慢变了。

          虽然黄氏不想走,但龙年发到底是男人,力气大些,硬是将她给拉了回去。一路上不时有人偷偷指着黄氏的背影悄悄议论着,捂嘴笑着。

          见黄氏走了,吴氏的气终于消了些,看着一旁无比消沉的龙二宝,心里对二妞怨了起来。

          她指着眼前也有些狼狈的二妞责道:“二丫头你说说你都这样大人儿了,做事咋就不能用用脑子呢。明知道那黄氏不是省油的灯,你好好的应了凤丫头去做那事干啥啊。还有你一个姑娘家,咋就变得这般凶狠起来呢,这事传了出去那你的名声“…………”

          “我不要名声,我……“……,我要名声做啥,做啥……”呜呜……“……”二妞不等吴氏的话说完,突然就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先是轻声的哭着后来干脆就是嚎啕大哭。

          吴氏心里颤了一下,忙停了。,心下开始狐疑,难道二丫头听到了刚刚自己几人说的话要不然一贯老实憨厚的她,怎会敢和黄氏对打。

          她的心一阵揪疼这二宝和二妞对于她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该如何成全呢?只怪自己做娘的无能,无法为儿女们遮风蔽雨。哎,重重叹一口气!

          本来在愣神的龙二宝,听到二妞的哭声,忙走了过来低声问道:“妞儿,是不是哪里打疼了?”

          二妞趴在自己的腿上哭着,没有答话,只是摇着头。她不是身体上痛,而是心里在痛,想想龙二宝的亲事,她的心就在疼,心在滴着血。

          自己原本还在替他高兴着,谁知需要付出这样大的代价。二哥一直很疼自己,小时候他有点啥好吃的总是留给自己。明明是自己犯下的错事,他却每次替自己话,我瞧你啊就不是男人?”黄氏刻薄的骂着龙年发。

          他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胸膛在起伏着,看出此时他的心里也窝了不少火。

          二凤适时的推门而入怒道:“黄老女人,你少骂我爹,你们俩在这儿吵架,声音就不能小点儿嘛,别人正在外面笑话咱家呢。”

          黄氏和龙年发两人同时回头瞧向门口,见是二凤,都是十二万分的惊讶。

          龙年发做梦也想不到二凤会帮自己说话,而黄氏则是没有想到二凤竟敢当面这样称呼自己,还有一个想法和龙年发一样,在自己的印象中二凤是恨龙年发的,现在怎么向着他了。难道龙年发背着自己给了她家什么好处?

          “你这死丫头好大的胆啊,竟敢来老娘家挑事儿。笑话?谁敢笑话我?老娘我有什么好让他们笑话的?啊,你今天倒说说看,要是说不出来,看不我不撕了你这张嘴。”黄氏又冲到了二凤面前,将矛头指向了她,心里的怨气正好向她撤来了。

          二凤在心里乐了乐,就等她这句话了,黄老女人,你可不能怪我哦,要怨就怨你自己说话不细细思量着。

          披散着的头发非常凌乱,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嘴角明显有些红肿,黄氏这副狼狈模样让她大感痛快。

          但她脸上却一副为难的模样,瞧瞧龙年发又瞧瞧黄氏,欲言又止道:“人家说……,说……爹,我说出来可不许骂我哦。”

          龙年发也瞧着她,心里突然莫名的咯噔了一下,隐隐有不好的预感。预感二凤说出的话是自己最不想听见的,但又想知道是不是如同自己所想的那样,因此没有阻止,而是点点头。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娘没时间和你耗着呢。”黄氏怒道,手向上抬了抬,随时准备收拾二凤,她自认自己没啥话柄落在别人的嘴里。

          “这可是你们非让我说的,到时候可别乱发脾气啊。”二凤一副不情愿的模样。

          二凤越是这样,龙年发和黄氏越是好奇他们到底有什么笑话让别人瞧了去,龙年发点点头:“凤儿,你说吧,爹不骂你。”

          二凤心里一乐,这可是你们逼我说的,要是受了内伤,可不能怨我呀,嘻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