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紫菜翡翠粥,顾名思义就是用紫菜配上绿色的蔬菜熬煮的粥,听起来很容易,但是越简单越难表现出色,唯有从食材上入手,才能显得出众。-乐-文-小-说---紫菜自然是精挑细选的上等品,而用来煮粥的,也是产自东北的珍珠米,虽然有人提出泰国的珍珠米品质最好,但是在宫宝柔看来,还是东北产出的更符合华夏人的口味。这一类米,色泽洁白,米粒饱满,口感黏而不腻,是稻米中的佳品。

          “翡翠”用的是豆瓣菜和香菜。豆瓣菜选用的是英国大叶豆瓣菜,它的特点是味道鲜嫩,带点苦味的同时,又有点回甘。

          紫菜和珍珠米淘洗干净,然后把米放进小锅子里,加清水,开中火。为了更加突出粥的鲜味,宫宝柔还取了一小块猪肉,剁成沫,在粥略有热气升腾的时候把肉加进去,转文火,几分钟后加入紫菜。

          等到粥已经煮开,宫宝柔将已经切花的豆瓣菜和香菜放进锅里,加上一勺香油,关火焖。最大程度地保留菜的新鲜和味道。

          粥煮好后,宫宝柔的作品也就完成了。虽然这份粥并不是她的主要作品,而是为了配和她的另一道菜。煮粥能要多少时间,宫宝柔完成之后,四下看了看,发现她好像是第一个完成的。

          可能是她东张西望的样子吸引了无所事事的评委和观众,于是她被点名了。

          “那位选手,你是不是已经完成了你的作品?”主持人问道。

          宫宝柔啊地一声抬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是的,主持人先生,我已经完成了。”

          “那么请你把你的作品端上来吧。”主持人很感兴趣地说。

          大家的目光一下就聚集到了宫宝柔的身上。宫宝柔卡的时间刚刚好,大家对于比赛刚刚开始的兴奋感已经消退,这个时间正是打不起精神没什么可干的时候,而且距离其他的厨师完成作品还要一段时间。宫宝柔作为一个女孩子,在一众“绿叶”之中也是挺显眼也挺受人关注的,毕竟性别放在这里。

          “这个女孩做的是什么?”

          “不会是一碗粥吧?难怪这么简单。”

          “嘿,这个女厨师就是过来走个过场的吧?这我也能做啊。”

          “唉没办法,毕竟是个女孩子啊,年纪看起来也不是很大,可能是哪位老厨师的后辈吧。”

          宫宝柔将粥和另一道菜都装在规定的碗和盘子里,放进托盘,端了上去。观众的目光都聚集在她的身上,包括电视台的摄影机也对准了她。

          “是阿柔!阿柔就完成了她的作品啊!”赵秀秀吃惊极了。这么大的比赛,她们一家肯定是要来为宫宝柔加油打气的。

          “不会就是一碗粥吧?这孩子,也不挑点复杂的做。”刘英爱急得跺脚。

          林书平没有说话,目光却一直落在下面那个身形略显瘦小的女孩身上。

          宫宝柔把手上的托盘轻轻搁在了评委席旁边的小推车上,来到了主持人面前。反正她也不急,现在这会儿粥还烫着呢。

          “第三十九号选手宫宝柔已经完成了她的作品,你能为我们介绍一下吗?这好像是粥和它的配菜?”主持人将话筒递到宫宝柔面前。茄鲞被主持人认为是粥的配菜了,不过应该也没有说错吧。

          “主持人您说得对也不对,我的作品里确实有粥,但并不是粥和它的配菜。”宫宝柔点点头说,引得一片哗然。

          “还真的是粥啊?”

          “这姑娘糊弄人呢是吧,这换我来也行啊。”

          “这下丢人是丢到国外去咯。”有人还记得这是一场国际性的比赛。

          评委们也有人皱起了眉头。倒不是说粥不好,只是宫宝柔的这碗粥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出众的地方,作为一道家常菜,显得平淡了些。至少跟其他厨师什么佛跳墙脍三鲜啊比起来显得档次不是那么高。

          主持人想了想,不能让现场气氛这样消极,而且太过于打击年轻厨师也不好,于是婉转地问:“你的这道粥是不是内有乾坤呢?”

          宫宝柔抿嘴一笑,完全没有收到其他人的影响:“我刚刚说了,我的作品里有粥,但并不是粥和它的配菜。实际上,是我的主菜,和它的配菜,粥。”宫宝柔将装着那道菜的盘子小心地端起来,“我的作品,其实是它。”

          主持人似懂非懂,反正他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把小菜当主菜的。

          小推车慢慢走过每一位评委的面前,评委们用自己面前的筷子取了一点盘子的菜,然后用勺子喝了几口粥。

          “这个味道……”

          “口感鲜脆,既有肉的咸香,又有干果的爽口,辅料挺多,似乎还有点别的材料……”一位评委颇为惊讶地说。

          “配上粥的话,确实相辅相成。”有评委点头。

          “不过这道菜的主料有点难说啊,猜不出是什么,是鸡肉吗?吃起来不像。”

          评委们都是久经试炼,尝一口就能把材料猜的□□不离十,甚至连做法都能猜出一二。

          袁成德在仔细品味之后,带着几分猜测地说:“应该是什么蔬菜吧?口感奇特,偏甜。”

          宫宝柔有点惊讶,这也能猜中?

          一圈下来,宫宝柔准备的菜已经被吃完了。毕竟是第一道菜,卖相再不好,做得再差,评委们还是愿意一尝的,这也算是一个优势吧。

          “诶看得我也好想吃啊。”

          “没听见评委们说吗,这可不是一道简单的粥。”

          “嘿,刚刚哪位仁兄说他也行的?”

          “果然能上台的都是有几分本事的嘛,没想到一碗粥也要暗藏玄机啊。”

          “明明是粥的配菜暗藏玄机啦,评委都说了,这姑娘自己也说了,粥旁边的小菜才是她要拿出来比赛的作品。不过不知道小菜算不算啊,毕竟不是在现场做的。”

          “得了吧,那可是腌菜,怎么可能现场做。”

          评委们用湿巾擦了擦嘴角,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我简单说几句吧,”一位评委开口说道,“这道菜分为两部分,一是粥,二是这小菜,粥的材料都是上佳,做的手法也很娴熟,味道可以说是达到了极致。而这小菜,则是暗藏玄机。我也不能完全说出来它的做法,只能说今天的第一道菜的水平超出我们的预料,拿了个开门红。这应该是选手自创的菜色吧。”

          宫宝柔笑容越来越深,她这算是被肯定了吧。

          “那宫宝柔选手,你为我们介绍一下你的作品吧。”主持人将话筒给了宫宝柔。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