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安珀的生日会很盛大,几乎所有的贵族都齐聚一堂。。。是的,安珀在贵族少女们的圈子里没有什么人气,甚至是某些少女们口中取笑的对象,可是,这个世界从来不是以外表来说话,特别是在虚伪浮华的贵族圈,财富与权势才是最好的通行证,所谓高贵的头颅在面对闪闪发光的金币的时候也会自然的低下。

          “先生们女士们,今天是我此生最珍贵的珍宝,我最闪亮而乖巧懂事的女儿——安珀·斯威夫特的成人礼。在这个特别的日子,我和我的家人都希望我的亲朋好友们能够共同分享这份喜悦,所以,对于诸位的到来,我感到非常的高兴及感激……”

          安珀的母亲是个美人,但是她的父亲却圆滚滚的像个酒桶,噢,那点缀满身的金银宝石让他看起来更像一个华贵的酒桶,外形看起来并不是很搭的二位却又让人感受到旁人插不进去的甜蜜与融洽。

          所谓贵族挑剔一切,长相,身高,体态。若斯威夫特老爷只是个平民,大概,他的夫人也不会成为他的夫人,毕竟贵族老爷们可不能忍受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这是对于美的亵渎。可是,很遗憾,斯威夫特家族有钱,特别有钱,虽然外形像酒桶,但是在各位贵族的眼中,斯威夫特老爷更像一枚移动的超大金币。

          所以对于斯威夫特老爷动情的发言,诸位贵族老爷夫人们,给予了极大的热情来捧场,热烈的掌声,甚至有的感情丰富的夫人们甚至被感动的擦拭起了眼泪。

          当然,说是年少无知也好,年轻气盛也好,成年人虚伪的游戏交往规则自然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越来越熟稔,但是在还是烂漫少女时期的小贵族们,她们总是无法很好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所以当被各自的父母带往安珀的生日会的时候,三三两两的小团体齐聚在一起,用扇子遮住她们的嘴巴开始窃窃私语。

          “哈,你们看,今天斯威夫特老爷依旧把自己打扮成了一个移动的珠宝展示柜,啧,这可真是极具斯威夫特风格啊,真是经年不变呢。”

          “要不是父亲强制要求我来,我可真不愿意来参加一个体积惊人的姑娘的成人礼,毕竟,这对父女的体积和他们的谈吐一样——膨胀而粗鲁。”

          “说起来……在这样一个日子里,我们的富贵女安珀·斯威夫特小姐应该要把她们家的所有珠宝柜都搬空了吧,毕竟,这可是难得的众人将视线投注到她身上的机会呢!”

          这样的一句话让聚在一起的少女们都面露厌恶的神色,有些甚至夸张的做出了一副要晕倒的样子。

          “我的天哪,那画面真是不敢想象,我觉得那会刺伤我的双眼,毕竟,是那样的——富丽堂皇,光彩照人。”最后两个词吐出来的时候,周围的少女们不由得轻轻地笑在了一起。

          “可是——”一直在安静的做听众的伊丽莎白·菲尔德忽然开口道,“听说,安珀·斯威夫特的礼服是杜邦先生手底下的宁煊制作的。”

          “那又——”一个少女见到看口的是伊丽莎白,想也不想地就开口反驳,但是刚刚吐了两个字,又忽然想到目前高了一截的伊丽莎白,又把要说出去的话给咽了进去,嘟囔了一句,“那又怎么样啊。”

          “嘿,姑娘们,注意你们的仪态,”伊丽莎白的姐姐安妮塔轻轻地拍了一下自己手中的扇子,瞥了一眼伊丽莎白,昂着头轻声说道,“不过是一次小聪明,加在身上简单,从身上减掉东西可就难了。”

          “就是,就是!”安妮塔·菲尔德的话让姑娘们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开始笑了起来,其中一个连连点头应和,“毕竟那可是全世界谁也拯救不了的安——”

          她的话还未说完,不经意抬眼往前看的时候,她就好像被掐住了长脖子的鹅一样,再也发出不了一点声音。&!--over--&&div&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