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塌糊涂第25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急,说我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还不时给我一巴掌,然后装出一副震惊的样子,说:"老怪,你怎么那么不要脸呢!"

          有时,她说:"去,还不去找于莉莉去,免得看见我就烦!于莉莉多好呀,小细腰儿,小可爱,人也长得漂亮,性格还好,个子也高,跟你也配得上,你说是不是?"然而声调陡地转高:"告诉我!是不是!"当然,为了配合这些话,她的动作也一样不少,由于长期地不懈地演习,竟熟能生巧,甚至说哪一句话揪我耳朵一下,说哪一句话瞪我一眼,说哪一句踢我一脚都有章法可循,丝毫不会乱,而且,她还用几种方法来表演,有时是讽刺型的,有时是八婆型的,有时是善解人意型的,于莉莉事件简直就成了她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向我撒娇的题材,当然,这些表演要是拿回团里演给她的同学,那么她一定会成为一个喜剧明星的。

          对此,我的应对措施倒显得十分单调。

          一般来讲,我会说:"扑你们同学怎么了,我认识的姑娘里好点的就你们班同学,再说,一个巴掌拍不响。"然后做出一副我能做出的最无耻的样子,面带微笑,事实上,这样做对我来说还真有点难度。

          对此,嗡嗡反应往往变化多端,我记得有一次令我十分难过,那回听我说完,嗡嗡像是伤心了,她不再说话,转过头,不再理我。

          333

          这件事的后面倒带来一些有趣的后果。

          其中之一是对于莉莉,本来,于莉莉与嗡嗡就很要好,现在,当嗡嗡知道我背着她勾引于莉莉,她们俩就更要好了,嗡嗡在团里时,时常仔细观察于莉莉的举动,回来学给我看,还劝我作出恰如其分的反应,比如:她会说:"于莉莉今天又跟她男朋友吵架了,她还哭了,多可怜啊,老怪,你还不去安慰安慰她,快去吧。"我做出要走的样子,她就高声大喊:"不许动!你敢动一步,看我不打折了你的狗腿!"

          事后,我还几次见到于莉莉,嗡嗡往往学着电视剧处理类似的人物关系,她一手挽着我,一手向于莉莉高声打招呼:"来吧,过来和我们一起吃饭吧!"

          有时,她还对我学她与于莉莉平时的说话,但学着学着往往会不由自主地急起来,比如:"今天我和于莉莉一起吃饭,我说老怪这人特坏,她还说你挺好的,我一听肺都快气炸啦!好什么好!你哪儿好?"

          后果之二是,她听说我请于莉莉去中国大饭店吃饭,于是开始攀比――

          "你从来没带我吃过200块钱以上的饭,从来没有给我买过贵点的衣服,你就是不舍得,对别的女人,你就舍得。"她坐在我一旁,对我翻着眼睛说。

          本来不道德的生活就搞得我十分疲惫,但在嗡嗡的处理之下,这种疲惫变成了一种丰富多彩的笑料,这得归功于嗡嗡的天才,我说过,她是非常非常可爱的姑娘,也许,没有人能比她更可爱。

          一讲嗡嗡,我就收不住嘴,虽然罗哩罗唆,而且总是重复,可是,由于嗡嗡正是这么一种人,她的生活内容很少,因此,每一种内容在她那里的利用率就特别高,也因此,她把每一种内容都挥到了难以想象的丰富程度,她经常嘴边就说那么几句话,可是每一次说的方式都不同,都有新变化,我注意到,嗡嗡还能看得进去艺术电影,对人物有自己的独特理解,她是个艺术气质的人,这使得她在3年中,成为我的私人表演艺术家,在她那里,我得到了莫大的享受,让我知道了,一个年轻的生命竟能焕出如此灿烂的光彩。

          这些,嗡嗡是不知道的。

          334

          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我还得再一次说到嗡嗡走后留下的东西,那些东西现在就在我的房间内,这些东西因为她的存在才具有意义,当她在的时候,那些东西像是与她一样具有生命,一条粉红色的毛巾,一个牙刷,一瓶未用完的面霜,一个星巴克的咖啡杯,一双短筒的袜子,一套喝功夫茶的茶具,一套麻将牌,还有其他一些她买的东西,用来盖电脑的云南染布等等,当然,还有梳子上她的长,这些东西由于被嗡嗡频繁地使用,因此被认为是"她的",然而,她消失了,而东西仍在,成为房间中多余的一部分,有时让我偶尔看到,顿觉黯然神伤。

          335

          是的,回忆令人黯然神伤,消逝的一切令人黯然神伤,甚至这不得不继续的人生也一样令人黯然神伤。

          是的,嗡嗡,我在最可笑最荒谬的假象中与你欢聚,我们明明掉进一个大粪坑却编故事骗自己说在赴一个盛筵,我们在谎言中寻欢作乐,我们荒唐透顶地自圆其说,我们彼此照顾,我们寻开心,我们滑稽不堪地在死亡之外尽情舞蹈,嗡嗡,我要你知道,我其实早已心冷如冰,我是坐在烧开的油锅边上与你说笑,并且,为你担心着,因为你在乐得忘情时,一不小心就会掉进热油中去。

          336

          嗡嗡,会跳舞会撒娇的嗡嗡,让风把你的声音刮去吧,把你的长相也刮去,把你穿戴过的衣服也刮去,把你爱喝的自制饮料也刮去,把电视节目也刮去,把你爱吃的饭菜也刮去,把你爱戴的不值钱的饰也刮去,把你爱唱的歌也刮去,让你的痛苦与烦恼也随风而去,让我的难过也随风而去。

          337

          最后一次见到嗡嗡是在2000年新年第一天。

          1999年最后一天,从晚上7、8点起,我便出门,在外面混了一夜,那天夜里,所有的人看来都显得疯疯癫癫的,北京的单身男女全部出动,希望务必在新年钟声敲响之际,把一个陌生情人弄上床,这种疯狂而孤独的人群里当然少不了我的身影,我的手机响个不停,我换了得有10个酒吧,四处寻找漂亮的目标,准备当夜拿下,最后,通过电话,小春找到我,他正与三个姑娘在一起,而且,据他说,姑娘与我们一样慌,急于找到一个顺眼的情人好顺利地冲过千禧夜。

          我与小春在"男孩女孩"酒吧门口碰头,然后来到城市宾馆附近的一个叫乡谣的酒吧中,三个姑娘都是广播学院播音系的学生,个个长得十分周正,这种一脸正气的姑娘让我刚一见面便感到今晚前途无望,更无望的是小春,我们刚跟姑娘说了几句话,他的旧日情人菲菲便与另一姑娘娜娜推门进来,当然,还有与她们在一起的两个男人,小春一下子便颓了,他冲上去请求菲菲与他共渡新年夜,但菲菲拒绝了,因此,他的心情一落千丈,就像一下子完蛋了一样,很快,他便离我们而去,到别的地方猎艳去了,而我见势不妙,也溜之大吉。在另一酒吧,我冲进去后,见到一帮朋友正围着一帮不知什么路数的姑娘狂嗅,我也加入其中,由于姑娘有六七个,我挑花了眼,当然,姑娘也同样对我们挑花了眼,因为都是第一次见面,正犹豫间,最好的两个姑娘已被带走了,我又与姿色中等的两个姑娘贫嘴,暗中激烈地斗争着,想着带走其中的哪一个,但姑娘接到电话,忽然离去了,只剩下三个差的,我正要破罐破摔,不管是谁,带走一个算了时,电话响了,是嗡嗡,她刚刚演出完毕,给我打电话,祝我千禧年快乐,听到她的声音,我头脑中一片空白,等我与她说完话,挂上手机,眼前只剩下一个最差的姑娘了,与她在床上混过千禧夜,我实在是不甘心,此时,午夜12点已到,周围的人在疯狂干杯喝酒,疯狂地踩地上的汽球,乐队在疯狂地演奏,另一些人疯狂地跳舞,头上的闪亮纸屑在疯狂地纷飞着,而我却无所适从,正巧电话再次响起,出乎意料的是从外地回来的大庆,他告诉我,他在一个叫88号的酒吧里,我问他情况如何,他说姑娘一大把,我二话不说便冲过去,一进门,现他果然所言不差,姑娘确实一大把,有些甚至是小有名气的模特及演员,漂亮得叫人血往上涌,可惜我一个也不认识,除了过过眼瘾以外,在那儿呆着完全是活受罪,我找到大庆,他正与我一年多未见的陈小露在一起说话,我坐到他们身边,陈小露对我极为冷淡,她化着浓妆,给我看了看她手指上的戒指,告诉我她今晚订婚,老公就在不远处,是个外国人,这使我心情有点低落,她很快走了,大庆面带笑意地看着我,说:"千禧夜怎么过?"

          最后,我与大庆打通了吹雪的电话,吹雪热情地招呼我们去巴娜娜迪厅,在那里,我吃下了两倍于平时的兴奋剂,在刺耳的电子音乐声中,不费吹灰之力,我便冲上九霄,尽管眼前幻觉不断,头脑混乱不堪,但我仍知道,我已冲到2000年,冲到21世纪,我冲得一塌糊涂,在心中不断地叫喊――柔情再见,柔情再见。

          头脑清醒时,天已大亮,我开车回家,沐浴在冷冰冰的阳光中,车开上二环,连我自己都不知为什么,拨通了嗡嗡的电话,我想祝她新年好,想向我对她的柔情告别,想告诉她,我正冲向死亡,现已迈过千禧年的门槛,但我却说我想见她。

          我见到了她,我与她在新年第一个白天做爱,我睡去时她也睡去,我醒来后,她仍在我身边睡着,我感到她像是永远在那里睡着,也许她会醒来,但关于她的柔情却会长久地睡在我的心中,关于她柔情之也会长久地睡在我的中。

          我不能再讲嗡嗡了。

          真的不能再讲了。

          不能再讲了。

          338

          在情感里,最终我要谈的是爱,我要告诉你的是,要么爱是一种受难,要么,它是一种最盲目的漏点,这种漏点经年累月地被人一代一代地谣传着,在现代,终于变成了一种彻头彻尾的迷狂,只有对人生的眷恋可以与之相比,这种迷狂令我十分不屑,我一听到有人为爱而苦恼着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一听到有人说"如果有机会再活一遍就要如何如何去爱"我就厌恶之情油然而生,这帮蠢货!无知的东西!怎么糊涂到这种地步!难道活一遍还不够么?

          不是别人,而是我自己,我意识到,我本人就是我要面对的那个丑恶的现实,其余的一切与此无关,我想我不应强调环境的影响,那是一切我看不上的人的恶习,我不想像他们一样,为自己的问题找借口,怨天尤人,我认为那是没出息,我想,我很难从现实中摆脱出来,除非我立即倒地而死,不然,我只能浸yin其中,不思悔改。

          339

          这就是在开头所说的"我错了"的故事,我想我的错误不是我与嗡嗡那点个人纠纷,也不是什么忠诚与背叛的故事,你更别想听到我为此感到不安,你做也别想在我这里看到什么无知的悔恨的泪水,我说的错误不是别的,而是情感带给人的假象,是生存之幻觉,是存在之错。这个错误如此巨大,以致谁也无法改正,更不可能对这个错误有所了解,我不会因为我勾引姑娘而感到错误,更不会因为伤害了谁而感到错误,我知道那一切都是我的想象,别人的痛苦我根本就无从体会,就如同嗡嗡,我违背她的意愿,因此伤害了她,但我与她不是同一个人,怎么可能有相同的意愿呢?

          而且,也许正是因为那些错误,人生才显得多姿多彩,也许我会有机会混到晚年,当我回往事的时候,什么东西还会存在于我的记忆中,从而令我回味无穷呢?也许,正是因为那些琐碎不堪的错误。

          错误在我眼里是如此地富于人性、令人感动,多么可怕的错误也一样,正是那些错误,才使得我的生命没有陷入雷同乏味的一帆风顺,正是那些错误,才与我生命深处最隐秘的感觉相吻合,一次又一次地烦心懊恼,一次又一次的折磨羞辱,一次又一次的委屈受难,一次又一次的撕心裂肺、痛不欲生,直至有一天,让我猜出生而为人才是真正的错误,我相信,我的存在才是我真正的困惑与烦恼!

          340

          生而为人,就意味着必得经历一番人生痛苦,就意味着非死不可!

          一想起人人都须面对冷冰冰的死亡,我就顿觉万念俱灰,至少,活着在我眼里看起来十分可疑,因为对于死亡,生命太像是一个偶然,一个胡折腾的无聊闹剧。令我倍感辛酸的是,无论生命如何地以一种不可理喻的面貌出现,死亡都会以更不可理喻的手法将其无情地终结。

          341

          只有面对死亡,才能被称做活着,而面对死亡,需要一种彻头彻尾、不顾一切的漏点,一种至死不渝的迷狂,一种对必然的视而不见,一种油然而生的蔑视,一种不停息,一种对假象深深的眷恋及热烈的陶醉,这样才可使人稍稍得以喘息,在生命的面具之下,我猜到一种神意,那是一种无情的冷漠,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刻毒,一种嘲讽的冷笑。我抬头面对黑暗的夜空,面对在我身体之外不祥的巨大的不可解的迷雾,真是沮丧透顶,我跨越情感假象的决心顷刻间便消失不见,我面对漫无边际的未来所持有的所谓的耐心瓦解了,我感到双腿软,如履薄冰,我徒然地接近所谓的人间烟火,一厢情愿地想从中嗅出关于生命的味道,可我刚刚迈出一步,便掉进虚无的陷阱,成为真相的瓮中之鳖,成为一个滑稽的影子。

          342

          至于你,我的读者,一百年后,我们都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我们也许天各一方,死守着自己的角落而不堪相见,通过我的书,你知道我的存在,而通过出版商付给我的版税,我知道你的存在,不用问,我也知道你曾像我一样,与痛苦和荒唐捉着迷藏,掉入一个个令人不解的陷阱而难以脱身,饱受命运的捉弄而哭笑不得,我知道你也有过千奇百怪的个人愿望,为你的愿望倒尽了大霉却一无所得,我知道你在不由自主地与你的愿望背道而驰,我知道你曾与平庸乏味做过斗争,结果却大败而归,我知道你在最成功的时候也不快乐,我知道你就是绞尽了脑汁也无法使自己获得平静,我知道你曾无所适从地张着双眼,在人世间历尽辛酸,最终落入悲观与沮丧之中而无能为力,我还知道,你虽生活在世间,最终却必死无疑,我知道你的一切,你的一切我都知道,就如同你也知道我的一切一样――

          我在这里,在我的电脑边,为我自己,也为你,我的读者,为着我们共同拥有的一切、可悲可叹的一切而祈祷,我还有点自知之明,没有可笑到会为我们的幸福而祈祷,更不会自大到想从痛苦中摆脱出来,我祈祷,是希望在我们活着的时候,我们能够顶得住,希望我们的劲儿能够绷得长一点,希望我们不要在顷刻间垮下来。我也为我们具有忍受我们自己的能力而祈祷,我知道,自己比别人更难忍受,我想,我们都用不着别人说三道四,指指点点,让他们的原谅与理解都滚得远远的,我很高兴你们能一如既往地对一切都逆来顺受,听之任之,我也很为你的处境感到由衷地遗憾,虽然大多数事情我们都做不了主,但我们仍要混下去,我为我们愿意、并且能够混下去而祈祷,我为所有的人祈祷,无论这些人自认为好人或坏蛋,我也为我们好笑的蠢行而祈祷,我也为我们无望的存在而祈祷,我知道两者同样毫无意义,甚至描述这种毫无意义也毫无意义,但我仍要祈祷,为你,为我,为所有在绝望中睁着眼睛的生灵而祈祷,我用撞碎在礁石上的海浪祈祷,我用穿过旷野的钟声祈祷,我用掠过深谷的疾风祈祷,我用恒星的火焰祈祷,我也用行星的轨迹祈祷,我还用被弯曲的光祈祷,我更用无所不在却又神秘莫测的黑暗祈祷,用一切我们的感官所能感到的事物祈祷,用一切我们已知和未知的事物祈祷,我、你,以及在我们以前和在我们以后的那些生而为人的生物,我们的将来,虚妄的将来,我们的灵魂,有罪的灵魂,当生命之火熄灭之时,但愿我们都会觉得松了一口气,不是因为生命的艰辛与困惑,而是因为这艰辛与困惑的无意义。当然,我也为一切为我们所深深认同的无意义而祈祷,我希望我徒劳而无情的祈祷能为你所感到,这是我们的联系方式,你的眼睛追逐着我写下的一行行文字,让我把你带到这里,在这里,我们呆若木鸡地面面相觑,无话可说,我们出叹息,如两颗流星交错而过,如同两个被忘记的名字一样相互离弃,消失在各自的虚无之中。

          343

          现在,这本书写完,我的青春三部曲已完成,这三本书我写得十分吃力,受尽了天赋不够的侮辱,以及自己对自己的嘲笑,同时,我已经过够了穷日子,我债台高筑,度日如年,这不仅伤害了借给我钱、真心对我好的人,还让很多我看不上的人低估了我的能力,他们中的很多人笨得要命,仅凭胡拼乱抢的蛮勇,便能连蒙带骗地抓住肥鹅,眼看着一桌子宴席就要被席卷而空,我再也不能坐视不理,我给自己树立一个小小目标,怎么也得弄回只麻雀来解解馋,填不饱肚子也能添点精神,要不然,我守着现在这种急需钱财、无人光顾的个人自由毫无意义,我必须从这种假模假式的自由中脱身而出,不然就会变成佛陀然而去,这不符合一个中国市侩的身份,为了合乎我的身份,我还不如趁机自降一等,赶紧出手,冲向文化欺骗市场里去捞上一把,抄上点东西以后再说,我不知我能不能顺利地与别人同流合污,也不知等待我的是什么,但我知道,只要仍在人世一天,我就要为我的肚子、与我的头脑而奔波,我不知我能不能回来,我要站起来,脱净衣服,头顶恶风,裸奔而上,抢钱抢名声可不能讲条件,我要恬不知耻地前往,虽然我没什么与骗子共舞的经验和智慧,但我有一颗不顾一切的心,和与笑柄、蠢行共存亡的豪情壮志,反正我青春已逝,本钱全无,又有对美女垂涎三尺的美德,加上楞头儿青,这种事上,腆着一张老脸急匆匆前去,与别人连争带抢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344

          我感谢那些读过我书的读者,承蒙你们赏脸,允许我的为你们消愁解闷,但我也希望你们理解我,要知道,在这个如此势利而愚蠢的世界上,我像你们一样精神双空虚,急于消愁解闷,我守在家中,倍受冷落,使我的虚荣心丝毫得不到满足,使我的谦虚品质毫无用武之地,使我拒坏人于千里之外的英雄本色无从施展,近几年的经历让我懂得,如果再不出手,等在家里瞎犹豫,那么,我将无法获得回来写作的生活条件,没有名声地位,迈出国门都困难重重,还得忍受签证人员的无礼,没有金钱,就无法为名声插上翅膀,使我恶名远播,金钱与名声都不具备,对面靓女即使走过来也不会投怀送抱,顶多是赏我一记耳光,说我没资格。我怕我经过长年累月对这个世界冷眼旁观,真的变成一个活鲁迅,我可不想再去品尝鲁迅的痛苦,由于那种痛苦,鲁迅的心态生了很大变化,以至于终其一生在艺术方面也没能搞出一部稍有价值的创作,还有更多鲁迅未遂的人也在这上面吃了亏上了当,而对照我自己,我现我的心态已不正常,常常独自对着电视恶骂不断,随便翻开一本书就能出离愤怒,这种状态促使我在写这本书的结尾时做出决定,不能学鲁迅,得学学萨特、斯皮尔伯格之流,在市俗中去闹腾,对此,我要对我的读者说,我要上路了,我要把我的青春三部曲撕成碎片,丢在身后,让它随风而逝,让它与我的青春一起云散风流。

          345

          是的,我要走了,也许一去不回,我将马不停蹄,全前进,沿着无耻之徒的必由之路奔跑不息,我要冲进那一个个由奸诈小人组成的大派对,并在里面一显身手,是的,随着我年龄的增长,渐渐地,我对自己身上生长出来的邪恶有了信心,自以为可以同别人决一高下,我想在哗众取宠方面有所建树,我想任性地胡闹一气,在世人认定的成功里面,我想亲身摸爬滚打一番,直到我能测出自己对人性恶忍受能力的极限,我将紧追那些不甘平庸者的足迹向前冲,顺手把自己的劣迹记录在案,我为我的计划感到悲哀,我没有能够以正直的人格力量面对一切,我能力有限,只能采取投机取巧的办法把我对人生的假抗争搞得红红火火、臭气熏天,是的,我出了,用不着为我送行,倒是我这个市侩会对你做出一个丧尽天良的笑容,然后转身向前,足狂奔,再见吧,我的一塌糊涂的生活,再见吧,我的读者们。

          346

          是的,无论如何我也要向前冲,为了向前冲的快感我也要向前冲。

          我就是变成眼泪也要向前冲,我就是变成锁链也要向前冲,我就是变成恶棍也要向前冲,我就是变成谎言也要向前冲。

          我就是变成碎片也要向前冲,我就是变成手表也要向前冲,我就是变成盒子也要向前冲,我就是变成泡沫也要向前冲。

          我就是死乞白赖也要向前冲,我就是颓废不堪也要向前冲,我就是变成邪恶也要向前冲。

          我就是晃晃悠悠也要向前冲,我就是支离破碎也要向前冲,我就是一塌糊涂也要向前冲。

          我知道我将浑浑噩噩,我知道我已无药可救,我知道我会万劫不复,但我仍要向前冲,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