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塌糊涂第24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好,对嗡嗡不好,对另一个姑娘也不好,总之,与那些不吐不快的事情相反,这是一件不该讲的事,当然,不讲出来,还会使事情的真相蒙上一层迷雾,我想,是揭去的时候了。

          321-346

          正文321-346321

          在我的想象中,存在姑娘这件事,还存在着我中意的姑娘形象,那是我的幻觉,但是,有一天,我现,这种幻觉居然在现实世界中有一个对应物,也就是说,有一个现实生活中的姑娘曾被我幻想过,于是,一件不幸的事生了,当时,嗡嗡还在与我纠缠,而我,还在对这种纠缠犹豫不决。

          322

          那是生在一个下午的事,我当时去团里接嗡嗡,嗡嗡约了两个同学一起到我家吃饭,我到了以后给嗡嗡打了一个电话,她正在收拾屋子,叫我等会儿,我站在一排宿舍门前抽烟,无所事事地走来走去,这时,其中一个要到我家吃饭的姑娘急不可耐地从宿舍里走了出来,她叫于莉莉,是个热情的小可爱,与我早就熟识,经常与我逗笑,我也没有多加注意。

          可那天有点奇怪,她站在宿舍门口,穿着一条式样过时的白底碎花的旧连衣裙,这与她平时的打扮十分不同,她和我聊天,无非是家长里短,具体内容我现在已经忘记了,甚至当时我也没有对她说的话有什么特别的注意,这时,令我心中一动的事情生了,她说着说着话,像是站累了,慢慢地蹲了下去,然后,她就蹲在地上跟我说话,有时仰起头,有时低下去,还不时用手在地上划来划去。

          她的普通话说得不太好,带着很重的家乡口音,听起来十分别扭,她说着说着,忽然,我感到一种奇怪的情感涌上心头,一时间,我忽然现,这个形象与我幻想中某个场景中的形象非常近似,我想了半天,怎么也想不起那是一个什么场景,但这一切都似乎在某时某地生过一次,甚至,在我的记忆里,有一种重叠的感觉,因而让我感到十分熟悉,这种情感要讲述清楚十分不容易,比如说吧,我曾幻想自己四处流浪,路过一个江南小镇,在一个铺着石板路的小巷子里,我迷路了,不知该向哪里走,这时,身后的门来了,一个小姑娘出现了,她有些羞怯地与我说话,她很害羞,因此只是蹲在地上跟我说,她告诉我关于前方道路的某些信息,而那些信息十分重要,都是我想知道的,反正是诸如此类的幻想,既然世上有人相信一见钟情这种怪事,那么,这个姑娘蹲下的形象能叫我心中泛起奇怪的柔情也应在情理之中。

          323

          可是,在这件事却有很多不在情理之中的东西,我是说,不自然的东西,不是她,而是我,我不知我能否准确地描述出我当时的感觉,但我要在这里试一试,我是说,在一刹那,我忽然有一种感觉,似乎在冥冥中我与她似曾相识,也是在一个夏天,在一条街边,也是在一个门前,也是我在等着什么人,忽然,有个路过的姑娘与我说话,说着说着,她也同样蹲在地上,我们说着话,而那个姑娘说完后站起来,骑上一辆自行车走了,我见她轻快而灵巧地穿过人流,消失在街道的尽头,我忽然记起,我没有看清她的脸,只记得她长着一条细细的脖颈,而她说的话我也未听清半句,她好像是告诉我一件什么事,至于那件事究竟是什么,我却没有丝毫印象,正在此刻,于莉莉抬起头来,我看到她的脸,竟奇怪地感到她的脸上有一种不好意思的神情,就像通常人们所说的害羞,那种神情,只有一个秘密被当面揭穿后才会在表情中出现,我是指,难道在我们俩之间,真的曾有过什么秘密吗?

          324

          以后我接嗡嗡时,又遇到过几次于莉莉,我认为,她对我表现出一种奇怪的亲热,给我一个感觉,让我认为我们俩很亲,至于那是怎么一种亲法,我也说不上来。有时,在遇见我时,她会向我招手,有时,当着她的男朋友,她会尖叫一声,一下子跳到我身上来,实际上,她对所有人都这样,她喜欢大大咧咧地与人打招呼,随随便便与熟识的人笑闹,她与男友因为一次怀孕事件弄得关系不太好,而她的男友也与我讲过话,给我的印象是个十分重感情的小伙子,也许正因为此,他看起来显得有点软弱,但不是那种叫人反感的假时髦青年,他对她的情感谁都看得出来,全都摆在明面儿上,十分真挚,我相信,只要条件允许,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可惜,她似乎对此仍不满意。

          325

          当然,所有的一切也许都是我自己的感受,与于莉莉无关,也许她对我的态度与对任何一个她认识的人的态度是一致的,我想我必须指出这一点,但奇怪的是,从此以后,每当我们见面,我都感到她有一种不自然的感觉,比如她的脸会在忽然间红起来,比如她会说着说着话忽然推开男友或搂紧男友。印象深的一次是她与男友及其他一些姑娘来我家过生日,她坐在我旁边闲聊,她对我说她的腿很软,我摸了一下,她说,是吧?我感到这里面有一丝诱惑的迹象,但是,对于平时与姑娘们随便说笑打闹的我来说,这又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也许是我心里有鬼,谁知道呢?

          326

          于是,我决定弄清这件事,那是与嗡嗡分手后不久,我给于莉莉打了一个电话,她很高兴,我说我要请她出来吃饭,她说她十分愿意,我没有订具体时间,而是看她的方便,她说方便时打电话给我,挂下电话,我再次察觉出一丝异样来,因为她平时与嗡嗡很要好,经常在一起玩,我给她打电话的目的都是找嗡嗡,不用我说,她就会提到嗡嗡,可是,这次电话却不同以往,就像有某种默契一样,我们都没有提及嗡嗡,还有一点,平时打电话时,我都会与她东拉西扯几句,贫两句嘴,但这次却没有,我们干净利落地订了一个不确定的约会,很有点心照不宣的意味。

          327

          两天后的一个晚上,我接到于莉莉的电话,她说她第二天一天都没事,我说我下午3点有一个事儿要谈,于是说定晚上6点在中国大饭店碰头。这样做是因为我的谈事儿地点也在中国大饭店,这样,我完事后,正好与她一起吃饭。

          那天与我谈事儿的制片人是个偏执狂,他认定了我的剧本是个青春偶像剧,对于我想自己拍戏的事儿含含糊糊,却一个劲儿地想让我改一改剧本中他认为不妥的地方,可把我给气坏了,我最讨厌这种一分钱也没有花便开始指手划脚的制片人,一般来讲,我只与签约付钱后的制片人认真谈谈剧本,我坚持认为,准备付钱与付了钱是两回事,如果一个制片人没有付我钱,却与我一起煞有介事地讨论将来须头八脑的合作细节,并在这种想象的合作中履行他作为制片人的职责,那简直会让我笑掉大牙,对于这种情况,一般我会抽身便走,让他一个人去过制片人的瘾,可惜,那天我却一上去就想着要与他谈三个小时,因此,便与他争论起来,当然,这种荒谬的争论毫无意义,但却把我们两人都气了个半死,尤其是到后来我们摊牌,他对我说他准备以一个让我觉得低得可笑的高价买下我的剧本时,我简直快气疯了,事实上,当时与我谈买剧本的公司中普遍出价是他的两倍,而他却自以为大局已定,真没见过如此自以为是的制片人!我看看表,时间已到五点半钟,于是不想再与他纠缠,就报出我的价格后说还有事,以后再谈,没想到他竟然诅咒誓,说我的剧本不可能有这个价,还当着我的面打电话四处询问,问我的上一个剧本价是否属实,得知属实后,他又一反刚才的态度,拼命拉住我,一副要与我共商大计的样子,可把我给气坏了,不用问,这一定是个野鸡公司的制片人,我好不容易才逃开他的纠缠,来到大厅里等于莉莉,片刻,手机响起,她到了,从门口的一辆出租车上下来。

          我与她一起进入里面的餐厅吃自助餐,吃饭时,由于受刚才谈事儿的影响,我余怒未消,心情十分恶劣,谈话间,竟奇怪地与她争执起关于舞蹈的某个问题来了,而且,那天我就像是患了争辩症一样,无论她说任何一个问题,我都要与她争论不休,渐渐地使一场轻松的谈话变为无聊至极的顽强争辩,几个小时眨眼间就过去了,其间我一反常态,时而慷慨陈词,时而破口大骂,表现得不可理喻,连我自己都感到不解,忽然,她对我说,时间不早了,她要回去了,话出口的那一刻,我抬头望向她,现她竟是一脸失望与倦怠的神色,于是,我们起身离去,我走在她身后,我再次惊异地现,她上身穿了一件十分紧身的背心,下穿一条十分短的牛仔短裤,显得十分性感,显然,她并不是为了与我争执才来此吃饭的,看来,似乎一切都在与我们的愿望背道而驰。

          送她回去的路上,我们都有点心不在焉,我原来想问问她是不是喜欢我,但在这种气氛里,这个问题显然无法提出,我有点灰心,为我的表现而失望,同时,也为我为何如此表现而不解,我问她以后愿不愿意在无事时与我和我的朋友们一起玩,她像是很高兴似的答应了,我送她回去,她下了车,跟我招手再见,说会给我打电话,然后走了。

          过了几天,我与一干朋友在酒吧闲混,我约她出来,她推说有事拒绝了,再下一次,我与几个青年男女演员一同在凯莱大酒店的体育酒吧玩,再次给她打电话,她仍然拒绝了,我于是不再给她打电话,她也没有给我打过电话。

          3

          几个月之后,我去团里接嗡嗡,再次见到于莉莉,再次见到了她那不自然的神色,当时是在一个宿舍里,她和几个同学正在就她与男友打架的事评理,我进门后,听到几个操着南腔北调的姑娘们在叽叽喳喳,语惊人,也不知说的是什么,我向她点点头,便准备带嗡嗡离去,但她却冲着我神情激动地讲男友如何不关心她,说着说着,脸都涨红了,一副委屈的样子,我弄不清楚这种委屈是否是故意向我流露的,突然之间,我脑海中再次闪现出她与我说着说着话就蹲下去的样子,再一次,那种似曾相识的柔情涌上我的心头,幻觉中的那个形象也飘然而至,一时间,一种想把她弄到手的欲念从我心中陡然升起,来得快且炽烈,第二天我送走嗡嗡后给她打了一个电话,想约她出来,没料想接电话的却是她的男友,我东拉西扯几句便沮丧地挂下电话,隔一天再次打去,这次接电话的是她,我约她出来吃饭,她没有犹豫,很快答应了,时间约在两天以后。

          两天以后,我在燕莎商场附近的一个意大利饭馆见到她,我们一起吃意大利面条,饭前喝咖啡时,我仔细端详她,现她一副外出的打扮,我是说,是花了时间打扮过的,看起来干干净净,清清爽爽,恰到好处,她的神态十分从容,就坐在我对面,与我说着一些她的近况,什么正在学英语啦,什么觉得跳舞没前途之类的话,令我惊奇的是,在她的言谈举止之间,我现她与我想象中姑娘总是重叠到一起,她的面貌在我看来变化多端,一时间,我对她还有新现,从专业的角度讲,我现她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广告演员,适合出演多种广告,因为她的相貌乍看起来总觉得像谁谁谁,仔细看时,却又找不到一个具体的对象,这种相貌很容易被记住,同时,她的脸很有特点,但又无法一下说得清楚,这使得它在商业广告片中大有用武之地,我没有对她说出这一点,而是继续与她一句接一句地聊天,我们谈了嗡嗡,谈了她的男友,具体内容我已记不清楚,但她头头是道的谈论却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与前一次谈话相比,她好像在很短时间内已变得懂事许多,她很喜欢嗡嗡,对她的男友也有着很深的感情,她叙事清楚,而且有条理,叫我觉得她之所以答应出来与我吃饭,只不过是为了聊聊天,解解闷而已,而对我为何约她出来,她似乎并不想知道。

          饭后,我开着车,带着她一起在三环路上兜风,进行毫无意义的谈话,不知为什么,我始终不想对她讲明我的真实意图,因为我隐隐感到,这一次,我们之间缺乏不言而喻的理解,汽车在行进着,录音机里播着街上的流行歌,我仍在与她谈话,她向我讲了一些她在生活中遇到的小烦恼,我听着,为了鼓励她继续说下去,不时出评论,我很担心一旦她说话中止,气氛就会变得尴尬,此时我们已到歌舞团附近,由于走神,我并错了线,不得不再绕一个小圈子,忽然,我产生一种冲动,要把我的想法对她讲明,但我不知如何对她描述我对她的感觉,眼看已经快到团里了,我抓紧时间,张嘴就告诉她我喜欢她,但因为她与嗡嗡十分要好,我又不想伤害嗡嗡,事实上,我讲出这些话时非常费力,我在尽可能地使用她能理解的话说给她听,谁知她听了以后十分镇定自若,就如同早就料到一样,她解释说她一点也没想到我会这样想,接着问我喜欢她什么,谈话至此,骤然间,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我的心头,我感到自己已落入一个极不自重的圈套,这个圈套是我亲自编织,我一步步地掉入其中,成为一个自作多情的笑料,讨厌的是,这恰恰是一件我很在乎的事情,它关系到我对姑娘的幻想,在那一刻,我如同一个猛地掉进水里的酒徒一样清醒过来,我侧脸看她,只见她大大方方地坐在我的旁边,脸上的神情非常坦然,而我却像个心怀鬼胎的下流坯一样显得心慌意乱,并且,由于做贼心虚,恨不能立刻脱身而逃,此时,我意外地现,我对她的一切感觉全都大错特错。

          事已至此,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告诉她,我是从看到她蹲下的那一刻开始喜欢她的,我还说,其实一切全无头绪,她挂着一个男友,我后面跟着嗡嗡,她又与嗡嗡是好朋友,要是万一哪天她碰巧现自己也喜欢我的话,再谈一切不迟。说话间,她已到地方,我对她说再见,她下了车,用上次分手时同样的腔调对我说,电话联系,然后飞快地走了。

          我驾车回家,心中说不出的懊丧,难道,难道我对她的感觉全都错了吗?难道那一些我认为表明她对我感兴趣的迹象全是我臆想的吗?我的判断在哪里出了问题,目前尚不清楚,但很多迹象表明,一定是哪里出了差错。

          329

          一段时间后,嗡嗡随团去北朝鲜演出,我得知于莉莉不去,留在国内,此时,我认为很多令我迷惑不解的问题有了澄清的机会,不仅是我讲到的一些事情,还有一些我没讲到的事情,这些都令我迷惑不解,我打电话给她,约她到我家聊天,她答应了,但到我打电话真的约她时,她又推说有事,拒绝了,恰巧,一个过去合作过的美工独自包下了一个拍摄牙膏的广告片,急需两名女模特,试了一圈儿都不行,那个美工到我家玩时谈起这件事,我马上想到于莉莉,于是向他推荐,我家里有一盘一帮姑娘在我家吃饭拍着玩留下的录像带,里面有于莉莉,美工看完说没问题,我给她打电话,电话开着,却没人接,美工要我帮着找另外一个演员,我推荐刘琴,我给刘琴打了电话约了时间,中午我们三人在一起吃饭,美工说刘琴没问题,算是定下了,然后,我们三人去了一趟团里找于莉莉,她不在宿舍,接着,我开始给于莉莉打电话,连着打了四五个,都是没有人接,其中一次有人接了,却不是她,而是一个陌生姑娘的声音,她说,于莉莉不在,然后迅挂下电话,此刻,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她是在躲我。

          可是,为什么呢?如果不想见我就直接告诉我,为什么躲着我呢?难道害怕我怎么样她不成?只有一个理由让我觉得合理,那就是她认为我在纠缠她,因而不愿意搭理我,但我从未对谁强拉硬扯过呀!我给了美工一个副导演的电话,叫他另外找人,我这里一有信儿就会电话他,打走美工之后,我对于莉莉的举动百思不得其解,更叫我惊异的是,原来她并没有对我说实话,这一次手机的事不是实话,别的事当然就值得怀疑――可是,我仍旧不明白的是,这究竟是为什么呢?什么东西才值得一个人为之说谎呢?她明明可以对我实话实说,直接告诉我不想与我来往,或是叫我不要给她打电话,当然,她可以说得委婉一点,可是,她为什么不那样做而宁愿向我说谎呢?这实在令人费解。

          330

          第二天,我再次拨通于莉莉的电话,她正在睡觉,迷迷糊糊地接听了,我告诉她广告的事,她十分高兴,我约她出来,她说她很忙,没时间,我问她为什么不接听电话,她说电话落在别人手里,我问她看没看到电话里留下的电话号码,她对答如流,说没看见,于是,我再次给美工打电话,这回是美工消失了,我每隔一小时打一次,两小时后,美工接听了电话,说人已在上海,姑娘已找到,广告已经开拍,但到了现场就一塌糊涂,这回又是刘琴,一夜之间,她的脸上神秘地长起两个大包,大得化妆都无法掩饰,但拍摄迫在眉睫,因此在上影厂现找了一个演员,正在试镜,刘琴接过美工的电话,对我说,看来,我们不能有丝毫联系,不然就会有奇怪事情在她身上生,我挂下电话,重新拨通于莉莉的电话,此时,我对她说谎已坚信不疑,我告诉她,广告的事吹了,她认为十分可惜,我还告诉她,忘掉我说过的喜欢她的话,看来这一切全是我的误会。

          至此,这个想成假的故事全部结束。

          331

          几天后,嗡嗡从北朝鲜回来了,当晚,我去团里接她,还碰见于莉莉,我见她与嗡嗡两人高声喊叫,亲热地搂在一起,我与嗡嗡一起回家,她向我谈了看到的干净但物质匮乏的平壤,以及北朝鲜人在街上见到金日成的偶像便鞠躬的奇特习俗,她还为我买了两个漂亮的北朝鲜小杯子,可惜一个压碎了,另一个也坏了,我本想扔掉,却见她仔细地用透明不干胶牢牢粘好,乍看起来,就如同没有坏过一样,这件事在我心中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令我十分难受,因为这很像我们关系的隐喻,我已决心舍弃,而她却真心地想依靠她的巧手重新修好。

          她仍对我撒娇,仍对我讲"没有人关心,没有人爱护",仍旧喜爱到我这里来,来了以后仍想再来,她仍爱睡在我的身边,睡在她那个位置上,她睡得很香,不像醒来以后那样神经质,这都怪我,我曾长久地在她睡着时看着她,吻她,把遮在她脸上的头移开,再吻她,然后再一次吻她。

          332

          第二天晚上,吃完晚饭后,我对嗡嗡谈起于莉莉的事,她表现出十分无所谓的样子,说:"你就给我丢人现眼吧你,反正我也管不了你,你愿意找谁就找谁,你找我们班同学我也不管了,反正你就是个大色狼。"我问她于莉莉为什么表现得那么奇怪,她说:"人家还不是不好意思,笨蛋!这都不知道。"然后,她又耐心地询问我与于莉莉交往的细节,我尽力回忆,差不多把每一件事都讲了两遍,在她循循善诱的提醒之下,我就差胡编乱造了,她一会儿鼓励我,说:"于莉莉就是喜欢你,我都看得出来。"一会儿又帮我分析,说:"于莉莉本来对她男朋友就不满意,再说,你不是喜欢小可爱吗?于莉莉就是一个小可爱,我觉得你俩挺合适的。"我说:"是吗?"

          "当然了。"此刻,我一抬头,现嗡嗡正用凶狠的目光直视着我,接着,雨点般的打击便落到我的头上,她开始高声叫喊,破口大骂,时而上蹿下跳,时而满地打滚,总之,我又一次中了她的圈套,她的圈套对我简直百试不爽,十分灵验,我几次总结,仍然未能汲取教训,我知道,只要她拿出一副拉家常的架势,对我语气亲切,让我回答问题,那么紧随其后的必是一场暴风骤雨,但是,她的一切在我眼里都是那么可爱,我一点也不感到她有什么不恰当的地方,即使在对我连打带骂当中,她也表现出十足的撒娇才能,她时而拖长声调叫我老怪,时而用夸张的声调学我与于莉莉打电话时的语气,我平时叫于莉莉小可爱,她就在我耳边小可爱个不停,直到我把这句话听成一句骂人话方才罢休,她还不时地拿起电话,假装要给于莉莉打电话,大方地约于莉莉来这里玩,并偷眼看我的反应,她还对我言语讥讽,对我进行维妙维肖的讽刺摹仿。

          那一阵她明了一个动作用以形容她听闻此消息的感受,我是指,她先是看着我,面带笑容,眨眼间,她原地站立,先是目瞪口呆,接着浑身乱颤,口吐白沫,她使用这一舞蹈造型来表达她的感受,最后免不了扑到我身上对我撒娇,总之,我与于莉莉这件事给她了丰富的讽刺我的材料,后来,每次见到我,她都先要把于莉莉的消息一一道来,然后观察我的反应,由于这些话她反复多次地讲,最后形成了套路,她一个人能扮演我们两人,先是用女声学于莉莉如何谈论我,再用男声学我如何谈论她,我有时一说起我不喜欢于莉莉说谎她还跟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