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塌糊涂第19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十几本胶片变成金钱的海洋,这个戏法一直被很多财未遂的家伙们津津乐道。

          257

          电影,我还能说它什么呢?

          你以为它在向你身上投掷鲜花,当你用手去拿时,才现那分明是特别粘手的粪便。

          置身于此行当,叫我感到十分无聊,这里话分两支,一头是精明或不精明的骗子,一头是愿意受骗的受骗爱好者,双方都对这个游戏十分着迷,有时,是骗子得手,有时,观众识破了太过浅陋的骗术而不进影院,但电影还有一个十分不道德的招数使其对骗子一方有利,这就是先收票后看戏的做法,一般来讲,先看货后掏钱是一个普遍的商业的准则,但在电影游戏里,这个准则被无情地翻转过来,你得先花钱,才有机会糊里糊涂被骗进影院,而且不许退票,知道不好已经晚了,买了vcd或录像带也一样,钱已花掉,受骗的观众能说什么呢?无非是自叹运气不好罢了。

          唉,面对如此情况,我怎么能够不削尖了脑袋,使自己钻到骗子那一方去呢?

          这是我作为一个文化市侩,在一番分析之后的理智选择,这没什么特别之处,其实是只凭本能便可做到的。

          258

          但我又特别自相矛盾,看看下面便知。

          那涉及我的个人趣味。

          我个人的趣味,告诉你们――还真是傲得很!我压根儿就看不上搞哗众取宠艺术的人!别说中国的,外国的也看不上,一帮没骨气的东西!电影那么生动什么意思?无非是想讨好别人,引起别人注意!电影那么动人什么意思?就是想让别人从感情上没理智地接受!电影那么多感叹什么意思?还不是分析不出什么真东西,只好抒抒情,那叫没思想!写那么好笑什么意思?当小丑给人逗乐解闷呗!我知道,这些手法在现代被统称为商业性,它的本质是通过引人注目来达到出人头地的目的,我说过,这是典型的下等作派。

          牛顿怎么不感叹呢?怀特海怎么不生动呢?维特根斯坦怎么不动人呢?斯宾诺莎怎么不好笑呢?我想是因为他们可不像莎士比亚那么庸俗,非要引人注意,莎士比亚可不行,为了引人注意,什么都干得出来,当然啦,手段只能是庸俗,大圈子人把他一围,他才能踏实。可高雅的人不一样,他们有事儿说事儿,说完就走,一句话,他们有自己的尊严,才不在乎听的人多还是少,才不在乎别人的反应呢!可莎士比亚也情有可原,他是个搞艺术的啊!他没办法啊!要找钱生活享乐啊!他低级趣味啊!要弄姑娘啊!他又没什么对事物的理解能力,你能指望他怎么着?要知道,古今中外,艺术家都是从庸俗起步的啊!当然了,摆脱了庸俗后才能叫艺术家,庸俗的时候只能叫搞艺术的,或者大师之类――这一番饶舌之后,我想,你总算可以弄清高雅与庸俗之间的差别了吧?

          我的生活就建立在高雅的趣味与庸俗的行动之上,这里面的苦衷是,高雅很难,庸俗相对来讲要容易得多,我高雅未遂,直奔庸俗十分无奈,这是像我这样的市侩的悲剧人格,不说也罢,但愿我能摇身一变,变成市侩里的佼佼者并投机成功,那时,我就不会再羡慕那些对人类做出过真正贡献的人了,甚至可以对他们不屑一顾,高兴的时候,还能把他们说成是一帮一钱不值的傻瓜――99年春节前,我已完成20集剧本,由于情势所迫,看来,这个决心我迟早得下。

          259

          99年春节,大庆从上海回来,大年初二中午,老朋友们共聚一堂,有大庆、建成、老黑、老颓一干人,起初,我们在饭馆吃饭,席间照例讲讲各自的见闻,相互开开玩笑、公开告密、揭对方的短,相互讽刺挖苦,当然,也相互说些带着人情味儿的好听的话,后来,我们换到另一个饭馆,谈话变得有一搭无一搭,往往一个说完,少了接下茬的人,吃得实在吃不下了,就换到一个酒吧,喝了一轮酒,大家的眼睛在彼此脸上转来转来,也没看出什么新意,加上酒吧的音乐太吵,于是换到一个茶馆,在茶馆里,大家终于陷入沉默,我们一个个长大成人,各怀不可告人的心事,气氛十分沉闷,大家分头一言不,只是不断地添茶倒水,我注意到,经过岁月的磨砺,大家都变胖了,腰圆体阔,脑满肠肥,肥头大耳,一脸横肉,更不用提内裤下面变黑的了,一个个真是蠢相毕露!这种深沉的气氛与我们往昔的聚会形成鲜明对照,我们在一起坐了十几个小时,到后来,大家分别出现了倦意,神情呆滞,夜深时分,每张闪着亮光的螨虫脸上犹如涂满了一层粘苍蝇胶,从那无所事事而又似乎有所期待的神态看来,好像已各自准备完毕,布好机关,单等着大群的苍蝇从天而降一样。

          这种老熟人见面无话可说的情况已持续很长时间,就像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一样,被划分在生活常识的范围内,对此也没有人见怪,人过三十,对于彼此及世界的新鲜感与日俱减,以前争先恐后讲出的老话废话套话现在已懒得再讲,但大家都不肯散去,深恐由集合在一起的孤独落入各自的孤独之中,我们就像一群冬天里的刺猬,离得太近怕相互扎着,离远了,又都扛不住寒冷,于是在环境的逼迫下只得重新聚在一起。

          260

          打破沉闷的是大庆放出的一个响屁,大庆扭扭身躯,恨恨地把它放出来,像是对这种冷清气氛的抱怨,大家笑了起来,但气氛依然如故,没有什么改变,而大庆呢,也许是因为不甘心,他接二连三抬起屁股,放出一个个声音忽高忽低的响屁,在他时断时续的屁声中,我们又坐了一个多小时,直到他过足了屁瘾、声嘶力竭为止,散伙时,大庆不安地对我们说:"这就散了,别啊!该不会是让哥们儿的屁给崩散的吧?"

          261

          为了让他不怀歉意地离开北京,我们第二天再次聚会,第三天也聚在一起,总之,随后的日子,只要是大家一起床,便抓起电话,一小时后,一群人便再次聚到一起,接连7天,我们不分昼夜地聚在一起沉默寡言,惟有大庆隆隆的屁声始终伴随着我们,到后来,我们一个个几乎目不转睛地盯着大庆,等待着他一屁之后,再添新屁,好出笑声,而大庆神态自若,装出一副全无察觉的样子,旨在出奇不意地把屁放出,为聚会平添笑料。

          262

          那是一个压抑而疯狂的春节,至少,它在我的记忆里是这样的,另外,我还记得,在那个春节里,大庆放出的屁也引起了我的一段回忆,就如同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年华》中吃到小玛德莱娜点心后所生的回忆一样,这种以感觉器官为线索的回忆想必还在许多别的作家身上生过,我在此把我的回忆叙述一下,用以表明对这位法国作家的敬意,当然,像他那么罗唆的叙述方法我可是不会用的。

          263

          在我年轻的时候,曾与一个姑娘迷失在情感之中,我是如何清醒的呢?我想,我最好把这件事情再讲一遍。

          众所周知,怀孕破坏爱情,很多恋人因怀孕而争吵,抱怨,这表明,爱情的目标不是从相互交往中获得彼此的善意与尊重,而是别的东西――我是说,从娱乐角度讲,那就是性,从审美角度讲,那就是美好的感受。

          性与美好的感受不是一种东西,美好的感受之后,我们将会希望它再次出现,而性的后果之一,怀孕,却使我们被迫面对不太美好的感受――堕胎,那是一种补救,表明性已经被伤害。后果之二,生殖,那是自然的结果,生殖使女性的美感荡然无存,怀着胎儿的女子鼓着肚子,改变了身体原来的自然曲线,正面看怪模怪样,侧面看更加滑稽,生产之后,性便消失了,先,生产破坏了原来的通道,其次,哺育幼儿使性出现了一种荒唐的面目,看着幼儿恣意吸取母亲的||乳|汁之后,我想原来的性伙伴一定不好意思去与一个柔弱的小儿争抢温柔之乡,那个下流的幼儿从他特爱深入的地方钻出,转而咬住他更爱抚摸的,并以柔弱而无助的一举一动,牢牢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在这情况之下,男子最想做什么呢?无非是逃之夭夭罢了。

          其实这里我不想讲怀孕,我想讲的是另一件事,它不常被人提起,但对爱情的破坏力却一样凶猛,它是什么呢?简单地说,那是我们不太喜欢的一种气味,即我们排泄物的气味。

          当时,我所爱的姑娘有个特点,那就是,紧张时有些事情无法控制,我是说,放屁。

          你明白了吧,这个故事十分令人悲哀,但却特别好笑。

          264

          我得声明,这是陈年旧事,姑娘十分年轻,漂亮,且性感,名字不提了,要是非想知道,随便起一个,叫做艺术好啦,其实名字无关紧要,要紧的是,我认识她时,我和她的为人方面都没什么毛病,我那时也很年轻,无不良嗜好,心地纯洁,还算善良,她对我十分信任,即使明知从我身上得不着什么也敢于以身相许,我一下被她打动,更被我自己心中忽然产生的美好情感所打动,要知道,能从心中产生出美好情感的时间一生中可就那么一阵儿。

          我与姑娘第三次见面时,已谈得不错,我们面对面坐在酒吧中,我第一次抓住她的手,她却上前悄无声息地放了一个臭屁,顿时,我们一齐坠入一片愁云惨雾之中,我不知把手松开好还是继续抓着,只能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硬等着那股影响她美丽的气味尽快消失,要不是出于礼貌,我一定会做出一个用手扇扇子的动作,我观察了一下她,她显得十分镇定,一副闻所未闻的样子,我是说,她简直是若无其事,似乎这股神奇恶臭的出现与她毫无关系,我很快想到对策,那就是,尽管边上没有其他人,我仍假装东看西看,一副把这件事嫁祸出去的样子,当然,聪明美丽的她很快对我进行摹仿。我们忍了半天,事情平息,那股气味渐渐飘至他处。

          接下来的一次见面,我们的情感随之加深,深到了我们的都出了召唤,于是我与她在我家的沙上接吻,不料她再次故伎重演,当然,味道似乎比上一回更加令人不愉快,也给我的印象更加深刻,因为我感到我们的接吻似乎变了味儿,而她呢,不再左看右看,妄图嫁祸他人,因为他人只有我,我想这时两人相互推脱将会十分尴尬,于是只好把吻接完,然后长长呼出一口气,如果上次我还有什么怀疑的话,这回我总算拿准了,我想我以后的话题绝不能往她的饮食习惯上引,除此以外,她的美丽已在我眼里大打折扣。我看她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也只好以无所谓的姿态相迎,但对她是个喜爱放屁的姑娘却已心知肚明,真是当头一瓢冷水啊。

          对于爱情,我不想因为两个臭屁而放弃,至少这听来可笑,我想,我不应因为这种令人不齿的理由中断我们之间的感情,于是,我像逆水行舟一样顶着恶臭,顽强地与她进行第三次约会。

          再下一次约会,在我家,我们在漆黑的环境中上了床,我把头钻进被子,吻她的,她轻轻推却着,十分不坚决,而我也十分紧张,这时,下面传来一声轻轻而低沉的闷响,像是在向我说不,一秒钟之后,闷响显示出它的力量,一股无法忍受的臭味击中了我,简直令我猝不及防,进而慌了手脚,因为那股气体集中在被子中这一狭小的空间内,因此显得尤为炽烈,呛得我直打倒嗝,又如当头一记闷棍,此时,我对她的已无丝毫探索心情,只想虎口脱险,尽快从被子中钻出,我钻了出去,把被子压在脖子下面,臭气被关在被子之中,而我则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此时,我已无法做到无动于衷,心中恼火不已,因为她完全可以事先通知我一下,但一想到此时面临的具体情况,便止住了谈论这件事的念头。我偷偷伸出一只脚在被子下面挑出一个小洞,好让那股气味有个逃逸的通道,她呢,我注意到,已经有点不镇静了,她下意识地用双手紧紧抓住被子一角,并把被子勒在脖子上,令我直为她感到担心,怕她勒得太紧有生命危险。很长时间以后,我才敢进行下一步行动,这一回,她没有拒绝,反而十分主动地与我配合,我相信,她私下里认为欠我的情,因为她自己前面那些举动有些不雅,于是,我得以顺利地与她乱搞,正在兴头上,伴着她的一声"我要"之类的示爱叫喊,不幸再次降临,我猛然听到一声只有聋子才能矢口否认的放屁的响声,我的情绪受到了剧烈的打击,我知道,与恶臭的遭遇战再次打响了,不出所料,声音既出,紧随其后的恶臭奔袭而至,这一次,即使我有再高的修养,对这种纯粹生理上的问题也无法抵挡,而且,由于前几次的体会加一起,我再也无法做到对此视而不见,何况,对她伴着臭味的秀色也再无餐饮的丝毫兴趣,我匆匆翻身下床,假装要去小便,中途回头看看她,真想伸手指着她的鼻子出美国电影中的呐喊:你完蛋了!

          265

          事过境迁,回往事,我想我应从中总结出一点道理,我不禁要说,事实上,使爱情受到威胁的事情多如牛毛,每一件事都可能要了爱情的命,色情也不比爱情更经得住风雨,我这样对这件事出一段人生感叹,读者请看看感得合不合适,我要说:再也没有比乱搞中有人放臭屁更令人扫兴的事了!再也没有比躲避一个臭屁的奇袭更难的了!再也没有被一个臭屁击中更叫人狼狈不堪的了!

          对于此事,我真想找个什么人共商对策。

          266-0

          正文266-0266

          但是不行,这里只有我,我一个人,所以,我只好独立干这件事,我是说,对放屁这一生活中常见的事情进行思索,我不相信这件事的价值要比一个国家的经济问题更不重要,因为两者都是关系千百万人的大事――虽然这个话题听起来低级趣味,但我认为,与其道貌岸然地默默忍受臭屁的折磨,对其视而不见,不如承认现实,认真对待,最好能够搞搞抗争,我想,这件事上最好问问贝多芬,他是一个喜欢扼住命运喉咙的人,我不知他如何能够扼住一个随时都会奔袭而至的臭屁的喉咙,我听他的音乐,想从中找到解决办法,但我非常失望,音乐对此无能为力,再往下钻研下去,现所有已有的艺术都对此无能为力。随着我钻研的深入,我现,我提出的问题竟是一个仿佛很新的问题,虽然它的存在由来已久,我很想把这个题目提交瑞典皇家学术机构,看他们能不能把这个题目当做下一届诺贝尔奖的题目――这个问题涉及接受心理学,行为科学,人口素质学,感觉知觉及观念,风俗习惯,食品学,美学,道德,以及生活常识,两性关系,女权,化学知识,气体运动学等等知识,当然,社会学与哲学要是硬把这件事抢过去当他们的研究目标我也十分欢迎。

          267

          我现在仍能回忆起最后一次闻到那股令人不寒而栗的恶臭时,我的心灵所受到的伤害,我想,当然,还有姑娘的,我相信,这件事对于姑娘更加可怕,因为,对于这个悲剧,至少在时间上她比我先知道一刻,因此肯定加倍紧张,它使我在面对人生的乐事时突然间一蹶不振,使我当即改变决定,不想再与一个擅长放屁的姑娘长相厮守,我有理由这样,我认为就是被棒打的鸳鸯的遭遇也不过如此,它们也会像我当时一样愁眉苦脸,一样蔫头耷脑,一样灰心,一样不愉快――简直不堪回!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