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6章 九十六二皇子(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金秋九月刚过,正是日子最好过的时候,天高气爽,既没有夏天的炎热,又没有入冬之后的寒冷,若是平常年间,就连着京城平日里最为忙碌的商贾小贩都要显得懒散几分,只是今年。|。。。。。京城里头却有着几分不同寻常的热闹。

          因为就连着京城里头最无知的妇人们都知晓了,当今陛下有了第一个身体康健的皇子,大玄皇朝有后了。

          “我说,赖大娘,您最近够闲的啊,天天靠着门儿跟人吹牛逗趣儿。”一个穿着青色粗布衣的走货婆子放下了后背的背篓。

          “我呸!你知道个啥?”只见靠着朱红色的一扇角门儿站着个麻衣妇人,一边嗑着瓜子一边不耐烦翻着眼睛又有些得意的说道:“咱们府里头最近可要有大造化了,夫人仁慈,让我们下头的人也都松快松快。”

          “哟,您这府里头能有什么大造化啊?”那走货的是个平日里头走街串巷卖花儿给姑娘带的婆子,虽是京城周围的乡下人家,但是脑子活泛,并不沿街叫卖,而是长期穿走于这些后宅角门儿找这些服侍的婆子,丫鬟卖花。这些人手上都有些闲钱,平日里头出门又并不方便,也不吝啬手头的几个子儿,很是好卖,同时也能知晓些上头人家的消息,多涨些见识,在村子里头也是一份儿谈资。那婆子眼睛一瞟,往门儿旁边破败的青砖墙看过去,心里头一声冷笑,还造化!瞧这墙面儿的样儿,还不如她们村子里头的富户来的平整。平日里头这府里头的夫人叫人来买个花儿带几个铜板子儿还要跟她计较的,能有什么造化?

          “哼,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知道我家老爷姓什么吗?”那妇人看出了几分婆子的不屑,有些横肉的脸上挡不住的得色,简直要溢出来了。

          “姓什么?”那婆子满脸的不解。

          “我们家老爷可是姓邢。”

          “哦。”那卖花的婆子拿看疯子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妇人,一面又继续说道:“赖大娘,这花儿你是要是不要,若是不要,婆子我可还有下一家儿要去,可经不起你耗。”

          “哼,就说你这老婆子不识好歹!”那妇人狠狠的叹了口气,甩了手里头的瓜子壳儿,拍了拍手才说道:“你可知道当今陛下最近喜得龙子?”

          “这份儿消息谁还会不知道,当今陛下英明神武,登基数十年以来,我们大玄可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连我这走街串巷卖花的老婆子都知道这可是难得的圣明,不过就是子嗣上面。。。。。。您该不会要说你们府上和这大皇子殿下。。。。。。”那婆子嗤笑一声。

          “你可知晓那大皇子生母姓什么?”那妇人干脆收了瓜子一拍手,干脆的问道。

          “宫里头贵人的名讳哪里是我能知道的,难不成。。。。。你要说那皇子生母姓邢?”那走货婆子发出一声嗤笑。随后却又睁大眼睛看向那婆子,有些惊疑不定得道:“难不成真是?”

          “哼,骗你我能有些什么好处拿么?我可悄悄告诉你,我们夫人为着这事儿一连几日都高兴的不着觉,如今就只是坐着等封赏罢了。”

          “哎哟喂,我的亲姑奶奶,这可是大皇子的生母,你家夫人可得封个一品大员夫人了,就和那戏曲儿里头唱的那般,到时候可真是羡煞人了。”

          “什么一品大员夫人,我们夫人说了那叫做诰命夫人,你这无知婆子!”那妇人说完话,腰杆儿往上一挺,用手抚了抚头上的发髻继续说道:“哪里才只是什么一品夫人,我们大皇子可是占了皇家长子,这以后若是真是有。。。。。。”那妇人将下巴往天上一扬,“才只是一个一品夫人?到时候我们府上可就是。。。。。。我可是小时候伺候过我们小姐的,”那妇人说完话面色潮红,似乎是已经看到了那一天一般,就连眼睛里头都闪着光。

          “这般。。。。。。竟是这般?!”那走货婆子有些语无伦次,以前虽是能听到些这些上头人家的消息,但是却也不过是些后宅妇人的争风吃醋的小事儿罢了,毕竟能跟她买花儿戴的的丫鬟不过都是些姨娘侍妾的粗使小丫鬟罢了,正经的大丫鬟,主子们赏赐的金的银的都戴不完,哪里会跟她买呢?

          “你们家小姐是何时被选入宫的?怎的以前听都没听过?”那婆子又有些犹疑的问道。

          “这个么?”那妇人脸上似是有些挂不住,之后才板了脸说道:“既然你问了,我也就告诉你,你可别跟其他人说!”

          “晓得的,晓得的,赖大娘您只管说给婆子听,婆子我啊保证不再传第二人的耳朵。”那婆子有些讨好的递上了一朵红色的杜鹃花儿,并且口里不住的说道。

          “唉,你也知道,我们这府上之前的状况,说好听些称个邢府,说难听些不过就是个宅子罢了,之前府里头加上我不过就是两个帮工的妇道人家罢了。我是家里头实在是不好过,这里给的工钱也算是过得去,所以后头辞了其他地方便也安心在这里做事了。”

          听得这些话,那走货婆子有些不耐烦的翻了翻眼睛。

          那妇人看到了,生怕那婆子把花要回去,连忙说道:“你别急,后头不就说了么。有一年老爷因着好运气刚刚升了个小吏,听夫人说好像是因着人情世故府里头便手头有些紧张,只是正值老爷需要,可也不能没有。得宁夫人赏识,我家小姐便给宁府嫡出的大姑娘当了贴身丫鬟,后头宁家大姑娘进了宫,我家小姐也就进去了。。。。。。虽是这般说,可谁知道如今竟然有这样泼天的富贵!”

          “可不是吗?这可真是人的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那婆子满脸的震撼又夹杂着些羡慕,紧接着连忙对着那妇人说:“这可是你们府上的大造化,若是赖大娘以后你发达了,可别忘了老婆子,老婆子也不贪心,若是老婆子这些花儿能卖到上面贵人那儿去,老婆子也就不枉费这辈子了。可不瞒赖大娘你说,十里八乡的都知道,我荣婆子的花可是最新鲜最好的。”

          “到时候自然忘不了你。”赖大娘说着脸上的肉挤出了一个有些假意的笑容。

          那荣婆子也不管,只像是得了天上掉下的馅饼一般,又笑着往赖大娘手里塞了朵花儿,便背上竹筐子喜哄哄的走了。

          那赖大娘望着走货婆子的背景,手帕一甩,丢了手里头剩余的瓜子皮,然后哼道:“就这样的花儿,只怕是丢门口都没人要,还给贵人。。。。。。哼!”想到之前荣婆子的轻视,赖大娘终于觉得扬眉吐气了一回,腰一扭关上了侧门,只觉得走路都带上了风。

          ************

          “娘娘,”岸芷走进来的时候,汀兰正在给躺在榻上的合珞剥葡萄皮,岸芷只见旁边堆了一小堆的葡萄皮便连忙说道:“娘娘可不能再吃了,娘娘没听过吗?这怀孕的时候,不能吃葡萄,会生出葡萄胎的!”

          合珞听了,忍不住扑哧一笑,连着嘴里头的半颗葡萄都差点掉出来了,葡萄里面的维生素和花青素对孕妇都很好,加之这是她空间里头的葡萄,对人更是滋补,真不知道这古人有时候迷信起来,理由真是哭笑不得。

          “行了,不吃就不吃了,汀兰你收拾了罢,”合珞摆了摆手,反正她也吃够了。“说说,你那头儿什么情况,咱们的邢娘子好是不好?”

          “瞧娘娘您说的,哪里能不好呢?大皇子身体先天亏损,还不知道能不能养活,再加上沈妃那样一个娘,皇上又不待见,现下宫里头和宫外头都只知邢娘子生的二皇子不知大皇子,若不是因为大皇子养在皇后那里还不知道要怎么样的对待呢!”

          “难不成她还以为这孩子能养在她那儿不成?”合珞一脸的好笑。

          “她倒是也没那么傻,这宫里头,正三品以上方能抚养皇嗣,更何况,这是宫里头的头一个康健的皇子,哪里能给她养呢?不过好歹她也是二皇子生母,先不说晋位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就说以后就算是二皇子抱给了宫里头的高位妃嫔,她也算是平白得了个靠山。”

          “算盘倒是打得不错。”合珞微微一笑,脸上一脸的悠闲。

          “何止是不错呢!听说前几日的时候,这邢娘子家里头还来人了,求见二皇子的生母邢娘子呢!”

          “她也太张狂了些,”真巧汀兰收拾完了之后走了进来,听了岸芷的话便惊叫道:“要知道,这宫里头有头有脸的贵主儿们要得见家人一次得有多难,就连育有二公主的淑仪夫人都是公主满周岁的时候,陛下恩赐才得见府中一面。”

          “可不是么?宫里头皇嗣稀少,皇子她这里能算的上头一份儿了,可不就把自己当成事儿了么?也不想想,若不是娘娘您和莹昭仪加以看顾,她活不活着都说不得,哪里还能有这样的运道,可真是小人得志便猖狂。”岸芷有些气不过。

          “行了,宫务现在在莹姐姐手头,莹姐姐可准了?”

          “莹昭仪说是因着邢娘子孕育皇嗣有功,是准了的,又禀了皇后娘娘,不知道怎的,皇后娘娘也准了!”

          “她自然是要准的。”想着皇后为着沈清如肚子里头的孩子,千般算计,结果得了个养不养得活的不说,还不得皇上待见,如今,看着个以前的宫婢却生了个健健康康的孩子,还不知道如何气不过呢!如今这般身份却能得见家人,不过是小小的点了头,就能把宫里头众人的妒火燃的更大,何乐而不为呢?

          “原本想着她若是个聪明的,本嫔将二皇子送与莹姐姐做个伴以免姐姐寂寞,顺便看她有功,保她一保也未尝不可,可是如今看来,咱们这位邢娘子竟是翅膀硬了,既然这般,就让她好好在前头挡着罢。”合珞轻轻一哼接着对岸芷道,“你去跟莹姐姐说一声,咱们安在她宫里头的防线和钉子可以慢慢撤回来了,不过不要一下子全部撤了,慢慢儿来!”

          岸芷闻言促狭一笑道:“我省的娘娘的意思了,娘娘放心。”

          “宫里头多少世家贵女期盼有孕,如今竟被个小小的宫女占了先,已是不知道有多不满,如今。。。。。。”汀兰也在一旁笑道。

          “恩,再一个,明日请安,我有孕之事也可以。。。。。。”合珞用手轻轻比了一个打开的手势。

          “可是娘娘如今身孕不过才两月出头,胎还未稳,会不会还早了些”汀兰有些不安。

          “不用再瞒了,这段日子,皇上不知道因何事公务繁忙,才不过来了后宫两次,一次是去了皇后那儿,一次就是我这儿,上次我拿身子不适的借口掩饰过去了,若是下次再是这般,一旦爆出我有孕之事,只怕皇上我认为我不信任与他,只怕到时候会伤了情分。”

          “娘娘高瞻远瞩。”岸芷、汀兰均是一头冷汗,两人都只想到了要保住合珞腹中胎儿,却不曾想到,若是娘娘因此到时候失了圣意,以娘娘的家世背景,没了皇上庇护,会怎样的艰难。&!--over--&&div&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