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四十四(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王苗壮

          字数:4168

          20180807

          落日西下,把整个房间洒成一片金黄。厨房里,赤身裸体的魏贞站在料理台

          前,背影颤动,正在低头哭泣。同样赤身裸体的我甩着大鸡巴,走到魏贞的背后,

          双手环在美熟母雪白的孕腹上,脸凑到她小巧的耳边,一边贪婪地嗅着她身上的

          香气,一边咬着她的耳朵说道:魏姐,鞭子抽在你身上,疼在我心里啊。可规

          矩就是规矩,不是么?魏贞哽咽着,泪水止不住地从雪白的面颊上流下。我把

          头伸过她的香肩,舔掉她香馥馥的俏脸上的泪水,感觉真是好极了。我胯下的鸡

          巴又昂起了头,正要打开魏贞的股沟剑及屦及,谁知被魏贞的大屁股拱开。魏贞

          从我的怀中挣出来后,扑通一下跪在我的面前,说道:徐总……我想求你

          一件事……我点了点头,魏贞努力停下自己的哽咽,说:徐总……你现在把

          我们母女三人的身子都占了……我的女儿,小蕊听话的很,心里也没什么非分之

          想,小惠……小惠这孩子自小心高气傲得很,样样要强,徐总,求你,求你给她

          个名分……要不然,我怕她……怕她……想到可能的悲惨后果,魏贞又止不住

          地哭了起来。

          我心里非常满意,又觉得脚下这头熟肉母宠的脑子简单得可笑。她们只是供

          我取乐的肉便器,怎么可能给名分啊。再说了,魏贞能拿什么东西换取我这么大

          的恩赐?这头奶牛的一切都已经属于我了,屁眼也被我开垦了,肚子也被我搞大

          了,两只大奶子、两片大屁股我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哪天我要在她屁股上盖个章、

          屄上刻个字,她也只好乖乖地撅起屁股张开腿,她拿什么来求我?

          不过,我还是得给宠物希望不是,这样玩起来才舒服啊。我摸着魏贞的头,

          笑道:魏姐,我是很喜欢小惠的,以后一定给她个名分。魏贞被我说的双眼

          一亮,我继续循循善诱:不过嘛,现在小惠抵触情绪很大,你要赶紧说服她,

          让她和你们一起乖乖伺候我。魏贞拼命点头。

          十分钟后,我带着魏贞和何蕊进了卧室。床上是一派美妙而淫虐的景象。何

          惠的双手、双脚被铐在四根床柱上,两条逆天长腿大张,露出嫩红的少女阴户,

          整个人就像是要被五马分尸一样。何惠的双眼早已哭肿,满脸泪痕,见到我们进

          来,又破口大骂:禽兽!流氓!恶心的人渣!滚,滚……只是她骂了半天,

          嗓子已经沙哑了,两句过后就咳嗽起来。魏贞看到女儿的样子,眼泪又吧嗒吧嗒

          掉了下来,何蕊也低下头来,也不知是因为羞愧还是难过。

          我张开双臂,把魏贞和何蕊一把搂进怀里,母女两人的香肩都很窄,和我的

          宽阔胸膛形成鲜明的对比。魏贞的个头是168,何蕊的个头是165,在我一米九

          的虎躯衬托下显得娇弱不堪,仿佛小鸟依人;母女两人一身雪肌嫩肉,又把我健

          美黝黑的肤色衬了出来。魏贞和何蕊被我左拥右抱,夸张的招牌巨乳挤压在我身

          上,说不出的香艳淫靡。

          我说:小惠你看,你妈妈和你妹妹现在都是我的了。一手一个捧起魏贞

          和何蕊朝向外侧的大奶子,真他妈沉啊,简直快赶上哑铃了。我掂起母女两人温

          热的大奶子,双手在下乳缘上轻轻一捏,魏贞和何蕊浑身一颤,蹭的一下,

          奶头像被从果肉里挤出来一样翘起来。我比较着两只奶子的手感,魏贞的软中带

          韧,何蕊的韧中带软,充分显示出生育过的熟妇和没生育过的少女的区别。

          不要脸!不要脸!何惠又哭了起来。我松开魏贞和何蕊的大奶子,拍了

          拍她们的大屁股,母女两人挺着硕乳孕腹来到床边。我大喇喇地坐在床沿上,魏

          贞和何蕊在床前跪下。我好整以暇地抚摸着何惠的雪白大肚皮,像拍瓜一样拍了

          拍,发出噗噗闷响。我笑道:你肚子都给我搞大了,性子还这么烈?听听

          你妈怎么说。何惠恨恨地看着魏贞,魏贞伸出纤手抹掉自己的眼泪,说:小

          惠,都是妈妈的错。妈妈干活不小心,打碎了徐总的古董,徐总没有要妈妈赔。

          妈妈的身体长得下流,徐总拿来消遣取乐,妈妈只是徐总的玩具,徐总喜欢的是

          小惠,会娶小惠的……魏贞话还没说完,何惠一口唾沫吐在她脸上,破口大骂:

          不要脸的贱人,骚货,谁当你是妈妈,你就是个破鞋……魏贞被女儿骂得哭

          了起来。我脸一沉,正要抽这头臭脾气的小母马两记耳光,忽然听到何蕊大声说

          道:够了!我、何惠、魏贞转过头,吃惊地看着何蕊。何蕊一直软软萌萌的,

          我从没听她发出这么大的声音。

          何蕊此时泪流满面,声音却意外地镇定:姐姐!你太不懂事了。你知道妈

          妈为了我们吃了多少苦吗?妈妈现在和大哥哥很好很幸福的,自从爸爸生病,我

          从没见过妈妈像现在那么开心。大哥哥对我们也很好,虽然喜欢玩羞羞的游戏,

          但我们现在有的吃,有的穿,有大哥哥保护,妈妈也不会再被人欺负了。姐姐你

          为什么要骂妈妈?一家人和和睦睦的不好吗?为什么,为什么?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