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三十九)(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王苗壮2017-05-29字数:5379(三十九)想买我调教文新作的朋友可以私信我。

          第二天,我抽打着魏贞的超肥大屁股,在熟肉母宠紧实的屁眼中酣畅淋漓地放了一炮后,给魏贞、何蕊母女带上了贞操带,告别了她们,开车来到魏洁所在的城市。

          我的一个朋友正好有一间空关的豪华公寓,他此时人在国外,所以让我住了。

          我开始着手征服魏洁的计划。想到这只比魏贞还要夸张的超级豪华盛臀,我的大肉棒就翘得老高。

          我经常去魏洁所在的学校打交道,因为苏丽的关系,我和省教育部门很熟悉,所以下面鸡毛当令箭,那个学校对我也十分巴结,这就提供了我很多方便。由于合作的深入,我和魏洁也渐渐熟络起来,我当然不会像一开始那样失态了,魏洁对我的恶感也渐渐消失,但无论如何,我给她的第一印象是失败的,这就造成征服魏洁的道路十分艰难。

          不过艰难的道路对男人来说反而能激发征服的欲望。我制定了细密的计划。

          首先,为了给自己安插得力的助手,我勾搭了卫老师。卫老师是那种虚荣而简单的美女,在我展示了几次实力后,就深陷在我的罗网中,成了我的猎物。

          这一天,我在家里和卫老师一番云雨过后,讲到了魏洁。卫老师娇笑一声,说:“你想搞魏洁啊?”我笑道:“她很难搞么?”卫老师伸出食指在我额角一弹,说:“就你花心!想干她的大屁股啊?”

          说着忽然掩嘴笑了起来,说:“魏洁的奶子和屁股真是大得离谱,特别是那大屁股,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她教游泳课的时候,屁股露在外面,所有男学生的鸡巴都翘得要把游泳裤炸裂。不过我和你说啊,魏洁看起来这么媚,其实拒绝男人可有一套了。他老公经常出差,垂涎他的男人很多,可是没一个搞定的,都被她笑眯眯地脱身了,让那些男人心里那个痒啊。你知道么,我们那个白校长,不要看他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其实巴不得搞上魏洁,结果却碰了一鼻子灰,不过魏洁是有一套手腕,那些男人始终心痒痒,也不生气。”

          我暗笑,这个魏洁真是好手段,和她那个懦弱好骗的姐姐简直不是一个档次的,不过也就是因为难搞,魏洁那身美肉还新鲜着呢,正和我的胃口。卫老师又说:“可别说我没提醒你啊。”我自然唯唯诺诺,又抱着她干了一炮。

          这一天,我开车停到一个街旁,看见魏洁正被一群学生围着,似乎在撕扯,我按了按喇叭,那些半大小子瞬间就做了鸟兽散。我开车来到魏洁面前,这位动人无比的美肉熟妇正喘着气,高耸无比的大肥奶正随着呼吸微微起伏,满脸通红,有些狼狈。她看到是我,也有点惊奇,我说:“魏老师,你上来吧,我送你回去。”

          魏洁说:“麻烦你了。”上了我的车,被黑色条纹包臀裙包裹的巨大臀山坐在我的副驾驶位上,两条诱人到了极点的黑丝美腿紧紧夹在一起,我的大肉棒蠢蠢欲动。

          我一边开车送她回去,一边聊着。魏老师说今天被几个流氓学生骚扰,幸好有我解围,我说现在的学生真是有问题啊,在家里为所欲为,到了社会上也不守规矩,要是我小时候这样的话还不被我爸打死。我说的倒也不是假话,我爸爸是军人,对我出了名的严格,小时候基本上就没有过笑容,碰到什么事都是把我当新兵崽子一样狠揍。这导致我很逆反,和老爷子也不大见面,当然也不是成了仇敌。他要是知道我把魏贞当做马桶和宠物,恐怕得抄起棍子把我打死了。

          魏洁说那个学生就是这样,成绩也很差,无法无天,只是家里仗着有钱,上了这个省重点,成天和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混,今天居然发了昏要来调戏她。我一面迎合着她的话,一面有意无意说着我自己的奋斗经历,给她塑造成一种靠自己奋斗的成功男士形象。不一会儿,车已经到了她家。魏洁请我上去喝杯茶,我看了看魏洁,目光中带着微妙的意味,两秒中后才说:“魏老师,不用了,我买了两件卫浴用具,今天要送来,我们下次有机会吧。”我的拒绝让魏老师金丝眼镜下的媚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魏洁下了车,我的嘴角闪过一丝笑意。我知道在这场征服战争中我已经初步挽回了劣势,今天最后临走的拒绝像一支生力军一样让战场的形势逆转。我拨通了东子的电话,感谢他今天带着狐朋狗友们调戏魏洁,和我串通演了一场好戏。

          魏洁这一身丰美无比的熟肉已经陷入了我的蛛网中。

          下午我回到家,门铃叮咚响,打开一看,两件卫浴用品已经送到了。这两件卫浴用品,一件叫魏贞,一件叫何蕊,是浴室和厕所的必备用品,这几天没有它们,我感到排泄和洗澡的质量都受到了影响,所以托朋友从家里带来了。

          魏贞和何蕊看到我都十分高兴,我一手一个托起母女的超肥硕乳,掂了一掂,笑着说:“魏姐、小蕊,你们的奶子都更沉啦。”我拍拍魏贞的奶子,说:“魏姐,你看我,知道你来了,特意憋了一泡尿。”魏贞脸一红,驯服地跪下,拉开我的拉链,我臭烘烘的大鸡巴弹了出来,打到魏贞娇嫩的脸蛋上,魏贞张大小嘴,含住我的大鸡巴,摆到让我最舒服的位子,我爽得叫了出来,在魏贞的小嘴里撒了最近几天最爽的一泡尿。

          当下我不能自已,让魏贞把我的裤子脱了,来到沙发上,我撅起自己健壮的臀部,让魏贞给我没洗过的肛门来一个毒龙。魏贞乖巧地凑到我的臀沟,把整张小脸埋进,伸出小香舌钻我臭烘烘的肛门,时而把舌头退到臀沟,像草纸一样舔我整个肛门。

          何蕊也不枉我宠爱,头凑到我的下身,摆出69姿势,小嘴含住了我的卵蛋,津津有味地含了起来,继而有含住了沾着她母亲唾液的大鸡巴。我就在一前一后至高快感中享受了近一个小时,最后在何蕊的小嘴射出了爽快无比的一炮。

          晚上自然是香艳的美肉浴,魏贞和何蕊一前一后用浪肉给我打上了沐浴露,我舒舒服服地躺在水床上,魏贞和何蕊用加起来超过200厘米的超大肥奶夹住我的大肉棒,一上一下给我打奶炮。我的两只大手伸出,一左一右,对准两个辛勤劳作的母畜的大肥屁股上狠狠扇去,用了全力,手劲很大,抽得母女俩臀肉翻飞,发出“啪啪”的脆响,这对温驯无比的母女花却不敢反抗,依旧卖力地做着下流的乳交,只是把掌印密布的大白屁股徒劳地乱摇,更加刺激了我的暴虐欲望。

          魏贞和何蕊的身体其实是畸形的,因为奶子和屁股实在太大,其他部位又很纤细,不算矮的个子看起来显得非常娇小。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她们只是我的性宠物,只要我用着舒服就好,将来随着生育,这两双超级肥奶还会像气球一样不断膨胀,迟早有一天对她们来说直立行走都会有问题。不过等我玩够了,我自然会把她们卖给富豪或者高级服务中心,狠狠赚一大笔钱。我只是怀疑魏贞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因为魏贞长期服用的淫药让她把生命的精华透支释放,让她浑身都美到极致,给享用她肉体的男人以最高的享受,几乎很难活过45岁。

          洗好澡,我光着身子坐在椅子上,魏贞和何蕊温顺地跪在我的脚下,一人捧着我的一只脚,小嘴含着我的脚趾细细品尝。我抬起脚,一脚一个,把母女两人的头踩在脚下,那种彻底凌辱母畜的征服感真是美妙极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只要我在家,鸡巴基本上都放在魏贞的小嘴里。魏洁绝对不会想到,我这个温文尔雅、励志奋斗的英俊男士,在家是如何糟蹋她姐姐的。

          我现在吸香烟时,总把魏贞娇俏的奶头和淫靡的乳晕当成人肉烟灰碟,把燃烧的烟头摁下,魏贞不敢反抗,忍受着剧痛,捧着自己沉甸甸的变态巨乳,给我烧奶子玩。

          这天我一个朋友带我去会会本地的工商业巨子。其中就有个全国数一数二的五金老板。我和他一来二去混熟了,叫他老梁,才知道他也是喜欢调教女人的。

          我忽然想到,以后等魏贞生产了,要在她身上打一些记号,便问老梁,能不能帮我做两个铁印子。老梁说没问题,只是问我你莫非要烙在女人身上,我笑笑说只不过做来玩玩,因为老梁根本不相信有女人会让人在自己身上打上烙印。我和老梁说,打一个圆的铁印,中间有个突起的“徐”字;另外一个三角铁印,中间是突起的“淫妇”两字。

          老梁说小意思,我感谢了他。我准备把“徐”字烙在魏贞的超级大屁股上,白花花的肥熟臀肉上烙上个黑色的“徐”字,何等触目惊心,这个烙印表明魏贞这头大奶牛的产权和使用权归属;另外一枚“淫妇”准备烙在魏贞的阴阜上,让魏贞随时一摸自己的骚穴,就感受到强烈的羞耻感。暂时我准备只烙这两个地方,以后等我玩腻了可能会在她的大肥奶子上再打个记号。

          可笑的是,魏贞还以为她给我生育后放过她,这个美肉熟母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安产的巨大熟臀上会被残忍地打上烙印,成为小嘴接尿、肛逼接精的活体马桶。

          通过老梁我又认识了本地另一个老板文哥。文哥以前在黑龙江做跨境生意,把中国的电器倒卖到莫斯科去,是个真正的毛子通。他对毛子是真有研究,在本市开了个俄罗斯收藏馆。俄罗斯收藏馆里真是无奇不有,甚至还有一辆报废的t72坦克。

          我偶尔看到里面有一个俄罗斯的机器介绍。毛子的机器,大家都知道,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傻大笨粗,有的根本没有什么实用性。

          其中有一件机器,是俄罗斯的农业科技部门造出来的榨乳机,专门用来给奶牛榨奶的,全世界只有两台。为什么只有两台呢?因为这机器毫无实用性,功力实在太强大。据那份介绍说,这种榨乳机功率共分三十档,到了第十五档奶牛已经会感到烦躁,到第十七档奶牛会挣扎惨叫,到了第十九档竟会把奶牛的乳房撕裂下来,所以根本不会有人来买,只出了两台实验机器。我问文哥能不能帮我搞到一台,文哥拍拍胸脯说完全没有问题。

          我笑了笑。我心里在想,这台机器怎么能说是没有实用性呢,实用性是人开发的,我准备在魏贞生产后用这台机器给魏贞榨奶,不过得把这台机器放在地牢里,否则魏贞的惨叫声估计能方圆几公里都听得到吧。

          我准备给魏贞施以严酷的训练,争取在两年里可以用第三十档给她榨乳。想到哺乳期的魏贞撅着因为生育增大了一圈的特大号超级大白屁股,白花花的臀肉上烙着黑色的徐字,绝望地看着自己奇大无比的世界级大奶子被超强功率的榨乳机拼命压榨,看着乳峰在玻璃罩子里被撕扯成各种恐怖的形状,最后在前所未有的剧痛和惨叫中榨奶榨到见血,我的大肉棒就翘得厉害。

          这一天,我坐在电脑前,魏贞正跪在我的胯下吹箫。在电脑旁边,何蕊被我五花大绑,双腿岔开,嘴里塞着内裤,正在呜呜挣扎,腿间的无毛嫩逼里塞着各种各样奇技淫巧的按摩珠,随着嗡嗡声响,何蕊被折磨得口水直流,香肉乱抖,身下的桌板上早已湿了一大滩。

          我打开东子发来的一个压缩包,里面是几十张照片。我打开照片,巨大的肉棒猛然暴涨,胯下的可怜母畜被我的肉棒把小嘴撑到了极限,发出凄惨的呜咽。

          原来,照片上是一个女人的背影,不用说我都知道谁。照片上的女人穿着连体泳装,秀发扎了,玉背呈现出极度优美的弧度,是最完美不过的香肩。不过最令人惊讶的是照片底部的臀部。

          这是世间从未见过、骇人听闻的臀山,即使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那种让人窒息的压力,那种香味蒸腾的热气,那种炸裂常识的魄力。

          两片极肥的臀球毫无下垂,也毫无皱褶,暴涨的臀肉把雪白香嫩的肌肤绷得滚圆,仿佛随时会爆裂,因为臀肉实在太肥,互相挤压的臀瓣把可怜的泳装挤压到了马里亚纳臀沟深处,留下光溜溜的两座臀山争奇斗艳。不用说,这两片比大屁股世界冠军魏贞还夸张的天字第一号超大臀属于谁,当然就是那个即将和她姐姐一起撅着令人类蒙羞的大白屁股伺候我的贱货魏洁。

          我一张张翻过照片,全是魏洁穿着泳装的照片,有时魏洁在撅着大白巨臀做入水前的热身运动,本已比魏贞夸张的大屁股还夸张的大屁股顿时又夸张了一倍。

          随着我颤抖着手翻动鼠标滚轮,我的身体顿时变得燥热不堪。这些照片是东子安排人在魏洁的游泳课上偷偷拍下的,属于绝密文件。

          看完了照片,我发现自己身体里好像被种入了一颗原子弹,不发泄不行了。

          我抓起胯下魏贞的秀发,魏贞好不容易吐出我的大鸡巴,“啪”地一声,不满的大鸡巴抽了魏贞一记耳光。

          我让魏贞趴在桌子上,撅起超大屁股,同时舔掉何蕊流在桌上的淫水。我一向认为养出这么一个淫贱的女儿是魏贞作为母亲的责任,作为惩罚,我抽了一下魏贞的巨臀,荡出一圈诱人的臀浪。

          魏贞乖巧地伸出舌头舔着女儿的淫水,乖乖地掰开臀缝,把含羞草般的小屁眼张开。原来,我已经规定,抽左臀是干骚穴,抽右臀是干屁眼,人工智能便器根据设定好的程序运行良好,真是值得表扬。

          我把沾着魏贞香唾的大龟头塞进魏贞的小屁眼里,紧窄而压迫感十足的屁眼让我想到我初中时破处那种微带痛感的快感。

          我把酸涩的大肉棒慢慢塞进魏贞的菊轮,魏贞发出痛苦的呻吟,我的肉棒的体积和硬度无论如何都不是一般女人承受得了的,何况魏贞的小屁眼又是特别秀气紧窄,我有多爽,她就有多疼,我很清楚她现在的呲牙咧嘴的样子,虽然已经比她开肛苞时好多了。我扶着魏贞的两片大屁股,小心翼翼地把大肉棒缓缓塞入,以免快感让大肉棒提前射精。魏贞的呻吟似乎是从灵魂深处发出的。

          终于,我的大肉棒连根没入,我吐了口气,一掌一个抓住大肥屁股,笑着说:“魏姐,你的屁股是不是你们全家最大的?”

          老实的魏贞喘着气说:“我的……我的屁股没有我妹妹大!”我呵呵一笑,嘉奖地狠抽了一记魏贞的臀球。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