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三十七)(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liquid8227年3月8日字数:52魏贞发出一声惨叫,拼命挣扎想摆脱,可是我的一双巨掌像一对铁钳一样拉着她的双臂,她哪里能摆脱我?魏贞流着泪对女儿哭喊道:“不要看……不要看??……”我的大肉棒因为淫虐无比的场景兴奋地更加粗壮了,健壮的屁股像打桩机一样疯捣,魏贞虽然羞耻欲死,但身体的欲望哪能是那么容易控制的?很快就被操上了高潮,尖叫一声,因快感而翻着白眼,在自己的女儿面前展露了淫乱不堪的丑态。

          我心满意足地放下魏贞。魏贞赶紧抱了一块毛毯,徒劳地想在女儿面前遮住自己。半分钟过后,弱智的何蕊仿佛还了魂,哭着扑到母亲怀中,母女两人抱头痛哭。我得意洋洋地看着两个娇艳无比的母女花裸着一身浪肉抱在一起因羞耻而痛哭,怀着我的骨肉的雪白肚皮早已掩盖不住。这是我的一个小花招,让何蕊在我指定的时间进卧室,让她看到自己的母亲羞耻地挺着大肚子被我操到高潮。

          我点了根烟,欣赏着美人母女的哀羞之态。魏贞呜咽道:“我做了什么孽啊……”何蕊净在母亲怀里哭。我展开健壮的双臂,抱住这对赤裸母女花魏贞何蕊母女的乳房虽然无比巨大,肩却很窄,是典型的古典小香肩,所以我能轻易把两人抱进怀里。母女花被我抱住,一种男人的雄风让这两个奴性深重的美人儿不敢挣扎。我闻着母女花香喷喷的秀发,笑道:“魏姐、小蕊,以后你们一起来伺候我吧。”

          我放开两人,拍了拍魏贞的大屁股,说:“我饿了,你去准备中饭吧。”魏贞不敢不从,放开女儿,眼泪汪汪地去厨房做饭。我抱住何蕊,何蕊的头一直低着,我拉了几次都不抬,最后只好抽了她一记屁光,强行抬起她的头。何蕊婴儿般的幼嫩脸蛋上泪流满面,哽咽着说:“大哥哥……大哥哥……我怎么办……”

          我舔了舔她香馥馥的肌肤上的泪水,轻声说:“你和你妈妈一起来伺候我,不是很好么?我们以后永远在一起。”何蕊发育不完全的智力很容易被说动,刚才只是因为事出突然,加上魏贞哭泣的感染,所以才会莫名哭了,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听到我这么说,笨母狗点了点头,羞涩地说了:“嗯。”我放下香喷喷的小孕妇何蕊,来到厨房。

          魏贞边啜泣边做菜,时不时放下菜刀,掩面痛哭。我悄悄地走到魏贞身后,揽住魏贞的裸腰,在她耳边说:“魏姐,不要哭嘛。”魏贞忽然挣扎开来,跪在我的脚下,抱住我的腿哀求:“徐总,我知道事情已经这样,也不能挽。我求求徐总,以后你玩够了小蕊,放小蕊找个老实人嫁了吧,求求徐总放过她,别让她有什么非分之想。”我知道魏贞的意思,她自然知道我只是玩玩何蕊,她的意思是让我不要欺骗那傻丫头,让她离不开我,她生怕自己女儿的人生全部给我毁了。我拍拍母畜的脑袋,说:“魏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是很喜欢小蕊的,要和她过一辈子呢。”魏贞无言以对,只能呜呜哭泣,我摸摸魏贞的脑袋,说:“魏姐还有什么要说?”魏贞哭着说:“我老公要小惠小蕊都读大学,徐总,小蕊生完这个孩子,求你别让她再生了,等她念好书再生。”我暗笑,这要求倒可以让我借机把何蕊的屁眼给开垦了,嘴上却为难说:“可是我想要生很多孩子啊魏姐。”魏贞哭着说:“我帮徐总生,徐总要生几个就生几个,呜呜……”这句话说得我鸡巴大硬,说道:“好,但你和小蕊现在要伺候我。”魏贞流泪点了点头。

          我吹着口哨,打开了浴室的门。眼前的场景让我的鸡巴瞬间直了。在雾气腾腾的浴室里,魏贞、何蕊母女一丝不挂,挺着大得离谱的超肥奶子和圆滚滚的雪白孕腹跪在地上。我像帝王一样坐在小浴凳上,满意的看着眼前一大一小两个娇艳的孕妇。我招手让她们过来,魏贞和何蕊用膝盖跪着爬到我脚边。我伸出两只大手,各自抚上母女的雪白球腹,触感温暖,视觉淫靡,我促狭地轻轻拍了拍两个孕妇的肚皮,发出熟瓜般的“噗噗”声。何蕊的小脸蛋仿佛新雪上染了一层霞晕,不好意思地咬着嘴唇,魏贞则蛾眉轻蹙,一双曼妙的美目中隐现哀愁,似乎在诉说着母女共侍一夫的羞耻。我的大手像掂量西瓜一样摸着母女花的孕腹,蜘蛛般的魔爪在弧形的雪白瓜腹上缓缓爬上,说时迟那时快,两只大手倏然抬起,一手一个捉住了母女花的肥硕乳峰。母女两“啊”的一声轻呼,一左一右两只豪乳已经落入了我的魔掌。我只感到满手肥嫩,由于魏贞的罩杯已经达到了骇人听闻的n,而何蕊的奶子怀孕后也疯长了两圈,达到了魏贞孕前的l罩杯,所以我的双手虽然可称巨掌,却只能握住她们的一小部分乳峰。我把母女花的奶头强行向上拗起,两只风韵不同的奶头向我怒目而视。这两只奶子正在为产后蓄奶,虽然还没有奶水(我给她们服了推迟出乳但大量增奶的药),但乳晕已经扩散成一朵,覆盖住了乳峰。魏贞的乳晕是褐色的,尽显熟妇饱受摧残的淫靡,何蕊的乳晕却还是粉红的,俏皮可爱。我灵机一动,把两只肥硕的豪乳往中间一抖,魏贞的熟乳和何蕊的幼乳“啪”的一下撞在一起,又因惊人的弹性弹开。我笑道:“这两只奶子会拍手呢。”又是抖奶相拍,浴室中荡着“啪啪”的淫靡肉响,何蕊脸蛋红得像发烧一样,魏贞羞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却只能任我随意抖奶。

          玩够了奶子,我让魏贞和何蕊帮我洗浴。何蕊低着头拿莲蓬头冲我,魏贞要去拿海绵,却被我拉住纤手,我笑道:“魏姐,拿什么海绵呀,本来你胸前就有两只大海绵,现在又多了一个,还要什么海绵。”魏贞无奈,只得在自己的肥大的奶子、淫靡的肚皮和毛茸茸的阴户上打上沐浴露,我笑着对何蕊说:“小蕊也跟你妈妈好好学学。”何蕊点了点头,也用沐浴露给自己的大奶、球腹和骚逼打上沐浴露。我笑道:“好了,开始吧。”母女花一前一后,魏贞站在我身前,何蕊站在我身后,开始挺着大奶子和大肚皮给我做香艳无比的孕妇擦身服务。魏贞把大奶子和大肚皮贴在我的胸腹上,我只感到胸肌腹肌上一片温香软玉,然后何蕊的乳腹也贴上来了。母女花似乎心有灵犀一点通,同时开始在我的身上打起圈来。魏贞辛苦地做着圆周运动,一蹲一起,用硕乳球腹给我的整个前半身打着沐浴露,哀羞欲绝的俏脸对着我,目光泫然欲泣,口香如兰似麝地喘息着,感觉好极了。何蕊也丝毫不亚于她的妈妈,我的整个背肌被又暖又滑的三片嫩肉擦洗,何蕊温暖的喘息喷在我的脖子上,让我不得不给何蕊做水磨的天分点三六十个赞。我就这样舒舒服服地被母女花的肉体夹在当中,享受着极上的人肉海绵擦拭,特别是那个雪白的大肚皮,真是意想不到的爽。擦好了全身,魏贞和何蕊开始用骚逼刷子擦洗我的手。母女花把我的手臂夹在胯下,前后摩擦,魏贞毛茸茸的骚逼像毛刷一样把我的手臂擦拭得惬意之极,何蕊的光子则别有风味,嫩嫩的阴唇形状都印在我的手臂上了。擦好手,魏贞和何蕊调了一个位子,魏贞在后,何蕊在前,分别擦洗了我的屁股和大腿。我站起来,抓住何蕊的秀发,把大肉棒塞进她的小嘴里,何蕊猝不及防,拼命张大小嘴容纳我鸭蛋大小的龟头,我把肉棒长驱直入,直插到底,何蕊忙不迭地脑袋前后摇摆。此时我把屁股往后一抬,会意的魏贞掰开我的屁股,温香暖湿的小香舌伸进我臭烘烘的肛门,帮我做起毒龙来。女吹箫,母舔肛,魏贞、何蕊母女花伺候得我仿佛进了人间仙境。不一会儿,因为实在太舒服,我一声虎吼,把滚热的精液射到何蕊的小嘴里。

          接着,何蕊伺候我泡澡,魏贞从浴室外端了午饭进来。我就一边泡着鸳鸯浴,左拥右抱着爆乳巨臀的美人儿母女,奴性深重的魏贞和何蕊帮我尽心尽力地剥虾倒酒,就这样,我在豪华大浴缸里,吃了一顿极其淫靡的午餐。

          当晚,在席梦思大床上,我期待已久的梦幻景象上演了。在昏黄的灯光下,魏贞和何蕊两张如花似玉的俏脸凑在我的胯下,两只小香舌此起彼伏,乖巧温顺地舔着我一柱擎天的大肉棒,嘴里还发出“嗯嗯”闷哼,最爽的莫过于魏贞和何蕊一边一个含住阴囊,刺激得我都怪叫出来了。我拍拍母女花肥得惊人的大屁股,让她们挺起胸。魏贞和何蕊俏脸通红,一对n罩杯的熟乳和一对l罩杯的幼乳四面围,夹住了我的大肉棒,总胸围远远超过2厘米的超肥乳瓜包裹了我的大鸡巴,温暖肥弹的乳肉四面八方汹涌围,挤压得我的大鸡巴都快窒息了,两个淫贱到极点的母女拼命把奶子往下压,让我的8厘米大肉棒探出头,时不时用小香舌舔一下马眼,给我带来入髓的快感,整个卧室荡着母女的“嗯嗯”声和口水润泽鸡巴的“啧啧”声,时不时夹杂着我的喊爽声和“啪啪”抽打在母女花巨臀上以示嘉许的屁光声,最后是一声虎吼,我的火山爆发了,魏贞、何蕊的秀发、俏脸、乳沟都沾满了我的雄性液体。

          接下来的日子,我去办理了一些手续,要是托苏丽在教育厅的关系,帮何惠、何蕊办理了长期请假手续。除此以外,就是我天堂般的生活。我第一次在母女的面前操了对方,羞耻得魏贞还掩面痛哭了。不过我随手一抹,魏贞的胯下照样不争气地屄水淋淋,真是个下流的母亲啊。我让魏贞教何蕊很多性技巧。比如让她们观看各种口交技巧的录像,魏贞准备了热水、冰块、果冻等示范地教何蕊怎么伺候我,往往是魏贞含着热水、何蕊含着冰块,使我享受到冰火两重的快感。

          看着这对被我剥得光溜溜的美肉母女教学相长,认真地伺候着人,我只感到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让母女花一个给我舔肛一个给我吹箫,到后来甚至可以让一个用果冻舔一个用热水含,爽得我不要不要的。当然,我撒尿的时候也会把她们母女叫来,一个用小嘴接尿,一个给我舔屁股。

          这一天,我用后入式的姿势抽插魏贞,我一边干,一边让何蕊舔了一会肛。

          ??¨?何蕊舔了一会儿,我就让她在旁边看着自己的母亲的耻态。魏贞羞得无地自容,想要矜持却被我大鸡巴给她的快感弄得声音都变形了,只能颤着声愚蠢地叫何蕊不要看。这我也不射,猛然间拔出大肉棒,失去了肉棒的淫熟母发出一声不满足的呻吟。我一把抱住魏贞的腰,拉进自己的怀里。我把魏贞摆成仰天姿势,一手一个勾住魏贞的腿弯,把淫肉美母的胯下私处打开。魏贞羞得捂住了自己的脸,我让何蕊来看自己妈妈的骚逼,说:“小蕊,你看看你妈妈骚成什么样儿。”何蕊好奇地凑近,看到魏贞粉嫩的小穴阴唇张开,阴蒂暴露,正在不断地吐水。何蕊嘻嘻一笑,说:“妈妈好骚哦!”魏贞羞得哭了起来。我哈哈大笑,对何蕊做了一个示意动作。魏贞因为遮着脸,所以没看到。她忽然感觉骚逼敏感部位被挑动,浑身浪肉一颤,我笑道:“魏姐,你看你女儿有多孝顺你。”魏贞放下遮脸的手,眼前的场景让她惨叫一声!原来何蕊在我的指示下,正在用小香舌舔自己的妈妈的小骚逼!魏贞的心灵受到重创,拼命挣扎,却哪里挣得过我铁箍般的巨掌?魏贞这个美熟母,绝望地大哭起来。这是何等淫靡的景象在席梦思大床上,拥有一身丰熟得惹火的夸张浪肉的美少妇,被健壮的人架开腿弯,她年幼的小女儿正和她一样赤身裸体,撅着大屁股跪在她的腿间,帮她舔弄骚逼……终于,在何蕊的香舌攻势下,魏贞的阴蒂一颤,发出一声浪叫,美肉乱抖,两条长腿一阵痉挛,竟然在自己女儿的舔弄下潮吹了!阴精喷得何蕊满脸都是。

          我看得哈哈大笑,房间里荡着我的笑声和美熟母的哭声……得到这次启发,我开始让魏贞和何蕊在我面前表演同性性爱。魏贞开始死活不乐意,直到我打得她奶子冒烟,魏贞才哭泣着和女儿做这些恬不知耻的事。我点b&“点^让她们拥抱着互相亲嘴,或者以69的姿势互相舔逼。魏贞往往做着做着就哭了起来,何蕊则不解地看着妈妈,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哭,有时这个弱智但孝顺的女儿还会帮妈妈把泪水舔掉,真是舐犊深情啊。

          魏贞和何蕊一般用牛槽和狗粮盆里吃饭。看着她们四肢着地撅着大屁股吃饭的样子,真怀疑她们是不是真的是人。我的阿拉斯加和金毛很喜欢这对母女。魏贞常常心惊胆战地看着这两条大狗,被大狗纠缠时会哀啼求救,何蕊则和两条狗|????很得来,狗用舌头舔她,她还会开心的叫,果然是一条母狗啊。我让何蕊学习狗叫,何蕊为了讨我的欢心,常常带着项圈对我“汪汪”。有一天,我抚摸着母女花的两个大肚子,忽然灵机一动,拿黑色油笔在她们的大肚子上写了几段东西,魏贞的肚子上是“育种牛(兼处理排泄物和精液,已开发两穴)”,何蕊的肚子上是“育种狗(兼处理排泄物和精液,已开发一穴)”。我把她们的照片拍了下来,隐去头像,发到了论坛上。

          我的创造力是无穷无尽的。有一天,我让魏贞和何蕊用四只奶子拼成一个人肉便池接尿,结果没接好,有几滴尿弄脏了地。我正要抽奶光惩罚她们俩,忽然灵机一动,让魏贞和何蕊面对面跪着,命令她们甩起奶子互抽。母女花当然不敢违抗命令,甩动腰肢,两只沉沉的熟乳和两只肥肥的幼乳互相抽出“噗噗”的淫靡声,我让她们抽了整整半天,直到母女两人都哭出来才罢手,再看两对大肥奶子,早已红彤彤一片了。

          ?找请32?不过,我虽然调教起来极为暴虐,但对母女花也极其呵护,她们在安胎期间得到了最好的照料,所以魏贞依旧对我感激,看得出有时会自欺欺人想我这么玩弄她们只是因为年轻人爱玩。还有一件事值得一说,当初魏贞知道自己怀的是男孩时,都激动得哭了。后来知道何蕊怀的也是男孩,她也极其高兴。在她保守的意识里,觉得生不出男孩是作为女人的罪过。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