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三十六)(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liquid8227年3月7日字数:522魏贞温顺地跪在大床上,大白屁股高高撅起,等待我的享用。从床头的镜子中可以看到魏贞撑着床,两只比乳牛还夸张的n罩杯大奶瓜像椰子一样沉沉悬挂着,仿佛在等待瓜熟蒂落。我一手一个捏住滚圆暴涨的臀球,入手绵软、放手弹韧,温暖的臀肉像是会流动一样,随着手掌挤压幻化出各种不堪入目的淫靡形状。我闭上眼睛,感受着这只世界第一大屁股的美妙,睁开眼睛,猛然松手,像拍手鼓一样在脂流香溢的巨大熟臀上用手掌轻轻一叩,臀肉之海顿时生出一阵诱人的波浪。第一次看??到这只大屁股时,它还被紧紧包裹在旧得发白的牛仔裤里。从那时起,我从隔着裤子裙子抚摸、揉搓,一件件地褪下这只大屁股的包裹,终于让它成了光溜溜的淫臀,等待着我用大肉棒贯穿。而随着屁股的逐渐沦陷,魏贞也从一个传统保守的贤妻良母,堕落成为我的私家宠物、生育机器和人肉马桶,只能像妓女一样摇晃着生育过两胎的丰熟大屁股取悦人,换来人嘉许的屁光。

          我轻轻一笑,问道:“魏姐,你该说两句话呀。”魏贞羞得满脸通红,轻声说:“请……请徐总给奶牛的屁眼开苞。”我满意地从床头柜上拿过肛交专用的润滑油,旋开盖子,把凡士林般的润滑香油涂抹在黝黑的鸡巴上,8厘米的大鸡巴顿时变得油光光的,狰狞可怖,然后我又用小指沾了一些香油,探到魏贞深邃的臀沟里,涂在即将开苞的处女菊轮上。

          我把润滑油放去,扶着自己的大鸡巴,油乎乎的大龟头顶在魏贞的屁眼上。美熟母的雏菊像个橡皮筋口,鸡巴一插就往里陷,柔韧异常。我的大鸡巴就顶在屁眼上,龟头不住打圈儿,马眼都馋得流水了。

          等到准确地对好了方向,我一手一个抓住美熟母肥得榨得出油的硕大臀球,然后深呼吸一口,像是在健身房做器械运动一样,腰肌发力,健壮的臀部肌肉随之向内收紧,把鸭蛋大小的龟头使劲捣进魏贞的屁眼。在凶猛的冲击力下,龟头前端三分之一挤进了魏贞狭小无比的屁眼。魏贞的丰熟肉体一阵剧颤,我看见魏贞的美背瞬间布满香汗,两片性感的琵琶骨带动香肩往背心收紧,显然在忍受剧烈的痛苦。再看镜子中,魏贞的一张俏脸已痛得变形,呲牙咧嘴地咬住自己的香唇。我腰部继续发力,可是魏贞因为痛苦而屁眼紧缩,使我寸步难行。这也难怪,要把我的鸭蛋粗的大鸡巴塞进魏贞未经人事的小屁眼,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我的大手安抚了一下母畜的大屁股,说:“魏姐,放松、放松,放松就不疼了。”我嘴里发出“咋咋”的声音,魏贞虽然疼得眼泪都留下来了,还是像大便一样拼命放松了屁眼。我的大鸡巴掌握了转瞬即逝的机会,狠狠往前一顶,“哧溜”一下,如刀捅肉般把整个龟头塞了进去。魏贞疼得汗如雨下、泪流满面,嘴角都被咬出血来,大白屁股想要摇摆逃走,却被我的大手牢牢捏住肥嫩香腴的臀肉,动弹不得。魏贞有多痛,我就有多爽,我只感到龟头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紧窄空间,我侵犯过的骚逼和屁眼不下千个,鸡巴从来没有在那么小的地方呆过,魏贞的嫩肛像要夹碎胡桃一样夹紧我的龟头。现在,我的大龟头已经在魏贞的臀山中建立桥头堡,大部队将继续挺进臀山。我强忍着爆炸般的快感,把大肉棒一毫米一毫米地缓缓塞进魏贞的屁眼,仔细享受着美肉熟妇的哀羞和痛苦,鸡巴皮穿过屁眼时发出润滑油的“哧溜”声,整个肉棒进入一个紧实无比的世界,仿佛三维世界的人进入没有厚度的二维世界。魏贞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哼,开始啜泣起来。我感受手心捏住的两片熟臀油滋滋的,吹弹得破的白嫩肌肤上覆盖了一层因痛苦而沁出的细密香汗。鸡巴上传来的快感包围了我的整个肉体,阳关像系在一条蛛丝上一样处在爆发的边缘。我深吸一口气,腹肌和臀肌同时收缩到最紧,如果有第三者在后面观察我,一定会看到我的肌肉突起丝毫不比健美冠军逊色。在此时此刻,我仿佛一个遭遇了战争关键点的将领,兴奋紧张到了极点,在享受着极度快感的同时也知道情况非常危险,一有松懈就会万劫不复,使我谷道行军的精锐之师失陷在这座雪脂肉山的娇嫩肛洞里。终于,在魏贞发自喉咙深处的凄惨哀鸣中,我的精锐之师像一把直插臀山的利剑,尽根没入魏贞的屁眼。我得意洋洋地享受着熟母奴宠紧窄得超现实的谷道热肠,宣告了对这只雄伟无比的肉山巨臀的征服。最危险的时候过去了,我居高临下看着魏贞臣服地撅起熟桃巨臀用未经人事的小屁眼为我裹屌,心中充满了美满的征服感。真是一头蠢奶牛啊,我用2块钱的花瓶就骗到了她的一身美肉,让她死心塌地用最下贱的妓女也不会的方法伺候我,这只恼人的熟臀还未我赢得了一大笔钱。想到这里,我拍了拍两片巨大的战利品,发出熟瓜般的“噗噗”声,然后俯下身子压在魏贞洁白的背上,我的胸肌感到魏贞的香背像是刚从水里出来似的香汗淋漓。我的嘴凑到魏贞痛得扭曲的小脸边,闻着魏贞身上淫靡的美人体香,一双大手促狭地从后面握住两只因痛苦挣扎而活蹦乱跳的巨大乳峰,把像刚才从香油里捞出来的水灵妙乳像玩具一样把它们左上右下、左下右上地恣意抛掷搓揉,笑道:“魏姐,你的屁眼夹得我鸡巴都疼呢。”魏贞呜呜地哭了出来,活像开苞时的何蕊。看到这个情形,我心中大乐,再度挺直身子,铁钳般的大手一左一右扶魏贞和爆乳巨臀完全不匹配的纤细水蛇腰。魏贞的大屁股从|????我刚才放开手起,就因为疼痛无意识地左摇右摆,现在因为我把魏贞的纤腰钉死了,巨桃般的大白屁股摇得更激烈,徒劳地想拜托我的大鸡巴。真是一只调皮的大屁股啊。为了对骚动不安的臀山宣示占领军的权,我的大肉棒往上一翘。奇妙的事发生了,伴随着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我的大鸡巴竟像阿基米德撬动地球的杠杆,将整个超重量级的大屁股往上抬起。我丝毫不顾魏贞的哀哀痛哭,继续不断翘起鸡巴,魏贞的臀山像地震一样随着我的鸡巴起伏不已。我就这么玩了两分钟,这才缓缓抽出大鸡巴。想不到的是,退路和进去一样紧,刚才抗拒我的臀山现在想是怕我一走了之似的拼命挽留我,爽得我不禁发出一声怪叫,当然魏贞也痛得发出哀嚎,一时间,在豪华无比的房间里荡着我的笑声和弱女子的哭声。

          我缓缓抽出大棒槌,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整个肉棍都被血染成了红色。不过这更刺激了我的暴虐欲望,在巨臀肛奴的凄惨哀鸣中,我开始了迅猛的抽插。精锐师成了快速反应部队,不断地在紧实?23无比的臀山深处进进出出,时不时把大肉菇往上一翘,让人肉乐器发出悦耳的哀嚎。我健壮的腹肌“啪啪啪”打在魏贞汗滋滋的肥嫩臀肉上,撞得臀山如崩、臀海如啸,魏贞痛得发狂,大屁股发了疯似的左右摇摆,因为整具惹火香艳的肉体被我顶动,带得两只特大乳瓜也活蹦乱跳。我抬起一只大手抽了魏贞一记屁光,打得臀浪四溢点&“b^点^,口中恣意侮辱着这个可怜的弱女子:“魏姐,你看你的屁股摇得多欢,像不像个卖屁股的婊子!”魏贞大概是疼得丧失了理智,根本没有听到我在说什么,大屁股仍然无助地乱摇,爽得我的大鸡巴差点口吐白沫。我收紧阳关,整个下身像打桩般操干着魏贞的小屁眼。美肉熟母的哭声渐渐小了下去,变成呻吟,接着又变成闷哼,魏贞像个死人一样静静地,只有大屁股仍在无意识的摇摆,我把大鸡巴往上翘时魏贞会像过了电的青蛙一样浑身浪肉一抖,喉咙深处发出奄奄一息的轻微哀鸣。再看镜中的魏贞,俏脸上泪痕已干,脸颊发浪似的晕红,香唇性感地微张,发出细密的喘息,两只肥硕无比的大白香乳有规律地做着圆周运动,“啪啪”互相撞在一起。

          魏贞的屁眼彻底容纳了我的大鸡巴,虽然依旧紧实,但已不会排斥,反而在屁眼深处时不时传来一股吸力,这莫非是传说的菊中妙品“水漩菊花”?我不由得对小屁眼的挑逗感到十分恼火,红了眼加速冲刺,嘴里喃喃:“干死你,干死你这头卖屁股的贱奶牛……”在我的猛烈攻势下,魏贞的呻吟声又高了起来,终于,我的大肉棒在魏贞紧实火热的谷道中爆炸了,炽热的精液“噗噗”一股股强劲地射入魏贞的屁眼,每射一股,魏贞被烫得发出一声绝叫,屁眼也被烫得一紧。我满足地把已经发射的大肉棒留在魏贞的屁眼,感受魏贞屁眼中的热度,过了两分钟,才把大肉棒抽了出来。

          只听“波”的一声,如开瓶盖,我的大肉棒拔出,魏贞本来如同针眼的娇嫩小屁眼现在成了一个圆珠笔大小的凄惨粉红肉洞。猛然间我眼前的雪脂臀山地动山摇,魏贞很焦急似的,转过身看她屁股下的白绢。白绢上滴了几滴鲜血,艳若桃花,魏贞看了,俏脸上露出欣慰的神色,小心翼翼地把白绢收好。对魏贞来说,这是一种仪式,通过向我奉献屁眼的初夜补偿没把身子交给我的遗憾。我忽然感到魏贞对我动的真情的分量,心中隐隐感到恐惧,虽然我可以把她当一个上面接尿下面接精、三洞齐开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的肉便器,但我的心灵真能承受这个看似老实懦弱实则坚强执着的女人的爱么?

          我心中忽然一阵烦乱,粗暴地抓起魏贞的秀发,把刚从魏贞屁眼里拔出来的大肉棒塞进她的嘴里。魏贞被我扯着秀发,嘴里“呜呜”地用口舌清理我的大肉棒。心烦意乱的我很想再次抽奶光抽屁光把这头奶牛打哭,让她知道自己只是最下贱的一只马桶而已,可是我却一时下不了手。这种不忍,或许才是我的恐惧的吧?

          精疲力尽的我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等到醒来。我让魏贞掰开大屁股,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魏贞的屁眼红肿得非常厉害。我立马打电话给老吕。老吕派人送了药过来。我让魏贞掰开大屁股,用棉签沾了药膏、药水,帮她涂药。魏贞乖乖地撅着,我能感觉到她的一种全身心属于我的幸福感。可是,这有什么用呢?我心中嗤笑着这头贱奶牛的痴心妄想,打开一个药瓶,涂上了一种黄色药膏。这是一种老吕在亚马逊丛林中从土人那里找到的淫药,经过老吕提纯,药性非常厉害,只是据说效果非常恐怖,所以还没有在人身上用过。这种药叫“活屁眼”,涂了以后女人的屁眼会被改造成淫肛,男人的手指一碰屁眼就会想含羞草一样紧紧咬住男人的手指。据老吕说,这是他见过的唯一一种真正能把女人的屁眼改造成性器官的淫药,只是效果会非常厉害,女人涂久了就会彻底沦落为肛奴。想到麻药和“活屁眼”双管齐下,以后魏贞惊恐地撅起大屁股,根本无法控制淫荡不堪的屁眼,只能哭求我这个人调教,我刚射过精的大肉棒又高高举了起来。魏贞这头笨奶牛还沉浸在爱情的幻想中。

          我和魏贞满载而归,到了国内。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继续在魏贞的小屁眼里泻火,经过几次屁眼撕裂(有一次还去了医院),魏贞的小屁眼已经不再流血,还学会了蠕动,我的大肉棒真是爽得飞起。再加上“活屁眼”的作用渐渐显现,魏贞的屁眼成了名副其实的淫肛,我的手指甚至都不要碰到魏贞的屁眼,魏贞的屁眼就会像婴儿的?|小嘴含住我的手指。

          一个月后,我把魏贞带到她老公的医院。我让魏贞脱下健美裤,桃状的骚屁股“噗“地蹦了出来。魏贞背对丈夫,把自己的大屁股掰开。小屁眼已经被开发成了一个任我随意进出挖掘快感的宝洞,粉嫩的屁眼中结了一层铜钱般的疤,这是我大肉棒进出的证明。魏贞在我促狭的要求下,向丈夫汇报:”老公,徐总……徐总干了我的屁眼,我的屁眼现在属于徐总啦。”“怎么属于我?”我促狭地隔着黑色的紧身衣揉搓着魏贞没戴胸罩的愈发宏伟的肥乳,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美肉熟母明显隆起的滚圆小腹。“我……我……”魏贞嗫嚅着,对老公说:“徐总说,我的屁眼只属于他,老公你也不好碰,以后他可以随时干我的屁眼……”我哈哈大笑,“以后你老公醒了,我也可以随时要玩你的屁眼,知道了么?现在说说你的屁眼还有什么作用。”魏贞满脸通红,说:“昨、昨天,徐总在我的屁眼里泻火后,没……没有拔出来,就在我的屁眼里撒尿啦……徐总说我的屁眼是他的尿壶,我身上的三个洞都是他的尿壶……”我嘉许地扇了魏贞一记屁光,让她撅起雄伟无比的大屁股爬到老公的床上,在昏迷不醒的老公上方被我按着大屁股结结实实在屁眼里放了一炮。

          时光如梭,魏贞很快进入了安定期,硕乳孕腹,淫靡之极。现在我又可以和魏贞做爱了,当我的大肉棒再次进入魏贞的骚逼时,魏贞发出尖叫,被自己的淫荡吓倒的魏贞羞得闭上眼睛,狂乱迷离地喘息着,所谓“千金难操大肚婆”,何况是这么一个绝色孕妇。我的大肉棒被水淋淋的骚逼紧紧咬住,每抽插一下,都好像水电站里积了几年的水开闸泄洪,水漫金山搞得整个床单都湿了。

          这天,我吃好早饭,看到赤裸干活的魏贞隆起的雪白腹球和两只比孕腹还大的n罩杯超大乳瓜,肉棒发紧,把她拉到卧室,干了起来。我以后入式的姿势干着魏贞,魏贞被我从后像喷气式一样拉住双臂,动弹不得,只能被我的大肉棒恣意操弄。我看了看墙上的钟,控制着节奏,很快,魏贞就被我操到了状态上。昔日传统保守的美妇早已不复存在,现在的魏贞无所顾忌恬不知耻地像个婊子一样浪叫着。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加速了抽插,魏贞被操得淫水乱喷,浪叫着:“操死我了……操死我了……美死我了……美死我了……”正在这时,门咔哒一声打开。魏贞看到门口的景象,不禁惨叫一声。

          何蕊站在门口,身上不着一缕,赤裸着一身幼香浪肉。她呆呆地看着床上正在浪叫、挺着大肚子被恣意抽插的母亲,仿佛被抽走了灵魂。触目惊心的是,在她的一双幼嫩的硕大乳球下,和她的母亲一样挺着雪白的大肚皮。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