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4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桃蜜儿自从怀孕以后,就很有些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养肚中胎的意思。|以前见着皇帝,还会关心询问一下处理朝堂上的事情有没有累着,现在嘛,她比较乐意和皇帝讨论她的肚子。

          当然,华熙瑾也很甘之如饴就是了。

          肚子里的宝宝刚满三个月的那一天,皇帝一下朝就用袖子揣着什么东西神情分外神秘地来找桃蜜儿了。

          一看便知道他是预备了惊喜给她。

          桃蜜儿近来嗜睡,华熙瑾心疼她,从来都是任由她睡到自然醒的。今天却不管不顾地把她从床上挖出啦摇醒了:“蜜儿乖,咱们先不睡。”

          “唔……讨厌……”桃蜜儿靠在皇帝怀里,闹脾气般扯了扯皇帝的发丝儿,眼睛要睁不闭的,可怜极了。

          华熙瑾任由她扯着他的头发,亲自拧了帕子替她擦脸,温声道:“朕给你带了礼物,和朕一起看看。”

          桃蜜儿挣扎了一会儿才算真的清醒了,向来不乖实的脚被华熙瑾压住了,她不习惯地扭了扭身子,打起精神问道:“什么礼物呀?”她怀孕以后,性子变得更娇气了些,说话的时候带着尾音,叫人听着酥酥的。

          “在朕身上,你要自己找出来。”华熙瑾有心逗弄桃蜜儿,故意板着脸端坐不动。他这些时日可被桃蜜儿勾得馋虫都起来了,吃不了大菜,来点儿开胃的小菜解解馋也不错。

          然而桃蜜儿已非吴下阿蒙,在这种小小的要求怎么难得倒她,手一伸,略过了壮实的胸膛,路过了修长的双腿,抓住华熙瑾的手腕,灵蛇一般地钻了进去,她得意地看着华熙瑾:“我找到了!”

          紧接着,不待华熙瑾露出失望之情,桃蜜儿直起身子亲亲咬住他形状性感的下唇,另一只手也不闲着,隔着龙袍在他的腿根处游移,想要干些什么,偏又什么都不愿意干,反调戏道:“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时候,动手撩汉子会是什么结果?桃蜜儿用血泪的教训告诉世人——会被日的。

          华熙瑾眸光浓如稠墨,扣着桃蜜儿的后脑勺就是一个深吻,他拉着那只不安分的小手往更里面探去,然后用那只张牙舞爪的大家伙咬住,狠狠震慑着“不知死活”的桃蜜儿“你去哪儿学得这么坏的,嗯?”

          桃蜜儿一下就被吓恹了,她肚子里是揣了免死金牌,可是她的手、她的嘴是可以被“问罪”的!

          她尴尬地咳了一声,试图转移话题:“礼物是什么?我摸着像是画儿。”

          华熙瑾点到即止,抬手放过了不知乖的小野猫,还贴心地为她调整了位置,让她能躺得更舒适些:“是圣旨。”

          是封后的圣旨。

          桃蜜儿手一抖,险些把刚看清了内容的圣旨扔出去。

          华熙瑾握着她的手,一字一字地把圣旨念出来,他的声音很好听,有一种奇异的安抚人的效果,至少桃蜜儿听完以后就安下了心,还觉得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皇帝早替她扫平了一切,还铺上了红毯,只等着她迈上去,不是预谋是什么呢?只这预谋甜得叫她心疼。

          “朕要娶你了。”华熙瑾低头亲吻她的发顶,像是要把话语印到她的脑海里。“朕以为……朕本来想着,等你坐稳了皇后的位子以后,就寻个妃嫔去母留子,让你养着。”

          他本以为她无法生育,还为此揪心过许久,才想出这么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没成想他和她的孩子突然就到来了。

          所以那日他才会开心到失了态。不过这些都不必与桃蜜儿分说了。

          桃蜜儿愣了愣,她没有想到她的一时任性竟给华熙瑾带来这么大的烦恼,她想了想,牵起华熙瑾的手放到肚子上,安慰道:“现在,我们有自己的孩子了。”

          华熙瑾脸上浮现幸福笑容,轻声感叹着:“对啊,我们俩的孩子……”

          ——————————————————————————

          桃蜜儿封后一事异常顺利,圣旨是在她平安诞下一对龙凤胎以后颁布的。

          从身份上说,她乃当朝尚书嫡女。从德行上说,她伺候皇帝有功,育有祥兆龙凤胎,还有皇帝倾力在后边给她造势。

          因而不管是谁,明面上都只能竖起大拇指道一声好。就连皇帝做主把后宫分成了东西两宫,把皇嗣养在东宫,而其他妃嫔都赶到西宫,不仅如此,皇帝还封了西宫,也没有人有怨言——

          在西宫的那些妃嫔背后的世家早就化为了尘埃,还有谁会给她们出头呢?

          封后的仪式十分繁复,到了最后桃蜜儿累得压根抬不起腿,几乎是苍白着脸被宫人驾着回中宫的。

          皇帝要做的事情比皇后要多,得等到晚间才能从前面回来。芷萝领着一众宫人伺候着桃蜜儿悄悄用了碗燕窝便退了出去,空荡荡的宫殿转眼就只剩下了一人。

          就在这时,631631忽然说话了:“宿主,我要走了。”

          它早就搜集了足够的能源,只是没有帮组宿主达到最初制定的目标,所以才一直留着。

          “你要走啦?”桃蜜儿抿唇,心里有些失落也有些庆幸——如今的她已经能够不依靠系统独当一面了。

          可631631陪她走过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它之于她,已经不是一个金手指那么简单了。

          “……嗯”631631沉默良久,最终还是应了是。它在生产它的那个星球里是引领幼崽成长的保姆系列机器,正确来说,是不合格的智能机器。

          因为被判定不合格,所以它刚被生产出来就被当成垃圾扔出了外太空。只是它运气好,没有被关机,而且有足够的能量遇到能够接纳它的宿主。

          它一开始并不懂为什么它会被判定为不合格,并且瞧不起来自低级文明的宿主。但在和宿主相处的日子里,它变成了一个合格的机器人保姆,并且把它的宿主培养成独当一面的存在。

          现在,它要回去自己的星系,去完成它真正的使命了。

          “宿主,我来自遥远的星系,依靠情感蕴含的能量运行,编号631631我的存在和消失不会对宿主造成负面伤害,请放心使用。”这是自我介绍,也是告别。

          桃蜜儿看见一小块透明的芯片从她的手心浮现,一闪后消失不见,她对着631631消失的方向,轻声祝福:“631631,一路顺风。”

          除了桃蜜儿,没有人知道631631来了又走了。她真真正正地孤身一人等到了皇帝,与他结了同心结,躺在一个被窝里手足相缠,亲亲密密地睡着了。

          她不害怕,因为这个时代有了和她心意相通的华熙瑾以及可爱的孩子呀。她一定会很幸福很幸福地走完这一生的。

          ---------------end-----------------&!--over--&&div&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