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 沉&泽(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抱住易沉沉的这一瞬间,安泽绷了一路的精神终于松懈了下来。小说

          他担心了几天,紧张了一路。

          担心是因为即使再怎么赶行程压缩时间,他也不能百分百确认自己能在二十六号这天与易沉沉相见,因为艺人总有身不由己的时候,尤其他现在正是复出关键期。

          而紧张是因为他怕自己在路上被认出来,被拍被发现。如果是在他到达易沉沉家之前被发现,那他很有可能就得马上离开;如果是在见面后被拍,他想自己还没有做好公开恋情后保护女友的准备。

          不过…

          抱着易沉沉,安泽笑了笑。这几天的辛苦,一路的颠簸,换来这一抱,值了。

          “让我掂量一下…沉沉的体重好像和分开的时候差不多?”

          仗着自己经常健身有肌肉,他很轻松地把易沉沉单手原地抱起来了几秒,双脚离地的那种程度。

          “啊呀,哪有你这种人,一见面就说体重问题的。”

          易沉沉在扑他怀里之后还有点不好意思,正埋脸想着怎么开口说第一句话才好。现在他这么一“掂量”,倒是让这二十多天没见而产生的淡淡陌生感一扫而空。

          “别傻站着了,进来吧。”她朝他一笑。

          “嗯。”

          门在安泽背后关上,把八月的热空气和蝉鸣关在了外面。客厅里是暖黄灯光和开得足足的冷气,让人疲惫的精神都放松下来。

          安泽背着大包站在玄关里,手上拿着帽子和口罩,颇有点出差很久难得归家的丈夫模样。而穿着格子围裙的易沉沉自然就是那贤惠的小媳妇。

          现在傻“丈夫”满头是汗,摸着脑袋看着“媳妇”笑。

          “先把东西放下吧。”

          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是傻笑。

          他笑着笑着,易沉沉也不好意思了起来。下意识地理了理头发,不自觉地开始注意仪容仪表。突然察觉到自己现在全素颜,易沉沉懊恼着摸了摸脸,但看安泽目不转睛的样子,不好意思之下又坦然了。

          “这个…那个…”

          “嗯?”安泽回神。

          “我给你做饭吃,你等一下我吧。”

          前几分钟还在电视里看男友的新闻,现在他就站到了自己面前,这太没有实感了。易沉沉看着安泽风尘仆仆的样子,第一想法就是“做饭”。

          “坐沙发坐沙发。”

          “啊好。”

          安泽像个笨拙的大熊似的,被易沉沉拉到沙发上坐着。易沉沉随手把茶几上的电视遥控器塞他手上,风风火火地进了厨房。过了一会儿端了一碗冰镇绿豆汤出来,用胖胖的白瓷碗装着的,里面的绿豆很软烂。

          安泽乖乖地吃了起来。胃里总算垫了点东西,心里被热出来的焦躁感也退了。几小口把汤喝完,他舔了舔嘴唇。

          易沉沉的住址是竺秋告诉他的,为了让竺秋开口,他软磨硬泡什么招都使了。来之前他是有些犹豫的,因为他和易沉沉实际相处时间才一周,就这样到女生家去可能会让易沉沉觉得被冒犯。但今天是他们恋爱一个月纪念,是第一个小纪念日,女生一般会很在意这个,他不希望自己不在而让易沉沉不开心。

          即使前几天聊天时,易沉沉一点也没表现出来自己记得这日子。赵楠分析说女生就是这样,在意的也不会主动说出口。所以这样更坚定了安泽一定得来的心情。

          本来应该提前计划好的,定餐厅定酒店。但因为他这回归期日程太紧,安泽根本不确定他能否有时间与易沉沉相聚。给了希望又让人失望是最讨厌的,所以,直到他脚踏实地地踩在易沉沉所在城市的土地上,到了易沉沉的家门前,他才敢给她打电话。

          这次准备得太仓促了。应该一切都料理好,然后有条不紊地进行计划的。

          安泽对自己有点不满意,抓了抓头发。

          几步之遥的厨房里传来易沉沉穿着拖鞋忙活来忙活去的脚步声。安泽听了一会儿,,想了想,端起碗进了厨房。

          “啊,喝完了吗?”

          易沉沉手上还在快速捏着饺子,面前的锅里正烧着水。见安泽进来,她的目光在那空碗里看了一眼,又朝冰箱示意了一下:“冷藏室里还有哦。”

          安泽的目光倒是被她那不停捏饺子的手吸引住了。看了下,感叹了一声:“这是盲捏么,厉害啊。”

          “熟能生巧而已。”虽然这么说,但易沉沉还是有点小得意,舔了舔唇,把刚捏好的饺子数了二十个放到开水锅里。看安泽还在盯她,脸上有点发热,走过去抽走他手里的碗。开冰箱又给他盛了绿豆汤。

          “厨房里比客厅要热,你还是出去吧。饺子一会儿就好。”

          “嗯,我就在这喝。”

          安泽顺势靠在厨房门上:“我看你包饺子。”

          “有什么好看的。”易沉沉不由得笑了笑,嗔怪地看了他一眼。拿着锅铲在锅里推了推,以免饺子粘锅,又收手拿碗去调蘸水。

          “吃辣椒吗?”

          “吃。”

          “蒜呢?”

          “也吃。”

          安泽与易沉沉的口味相似,这一点在他们去西樵镇旅行的四天三夜里就得到了确认。不过易沉沉还是问了问,方才调起蘸水。因为有男友在旁看着的缘故,平时做惯了的事这时候也莫名让她觉得不顺手了。手还在拿着勺子倒醋,心却在注意安泽的反应。

          待易沉沉从橱柜里取了油蒜酱出来,同样注意着她动作的安泽终于找到了机会,迅速把碗往旁边料理台上一搁,伸手虚势大声道:“我来我来!”

          很是殷勤地把油蒜酱的玻璃瓶接了过去,手上用力,干脆利落地开了瓶盖。

          易沉沉赞许地拍了拍他手臂,朝他眨眼:“干得好。”

          “\(≧▽≦)~嘿,本分!”

          安泽回她一个得意的眼神,故意鼓起手臂上的肌肉。易沉沉自然也是看到他这“心机”的举动,笑着戳了戳他的肉。

          过了一会儿,锅里饺子都煮得白胖浮了起来。此时安泽已经站到易沉沉身后,下巴压在易沉沉颈窝上了。亏得易沉沉也不嫌热。

          ↑返回顶部↑

          目录